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一世獨尊 起點-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平平無奇讀書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林云眼下只看到了数百名圣境圣君,实际上前前后后来此的圣境强者早已超过了千人。
光是荒古域就有许多圣者门阀,偌大的东荒拥有圣境强者的势力,就更不知道多少了。
再算上魔道势力和一些四处游荡的邪修,圣者数量就更多了。
以前见不着,一是因为级别达不到,二是因为那会天地也没发生巨变。
他若是没有对抗圣境的实力和底牌,也就不会来葬身山脉冒险,也就见不着这般大的场面。
实力若是一直达不到,就一直见不到。
天地巨变则更好理解,以往的昆仑界没有那么多宝贝,值得圣境强者出来冒险。
但现在不一样了,无论是传说中的神之血果和神火,还有葬身山脉下面的古老宗门,都有着数不清的传承。
噗呲!
空间裂缝处,有一名圣君陨落,圣血飞溅,圣相被撕成粉末。
“五阶圣君还是无法进去啊!”
“按照这几天的情况来看,封禁虽然松动了,可四阶以上的圣君,还是无法进去。”
“一阶圣君可以进去,但极为勉强,最安全的还是二阶圣君、三阶圣君和四阶圣君。”
“至于半圣,碰一下就死了,这地方半圣根本就没法来。”
瞧着死去的那名圣君,附近有各种声音传来。
林云催动圣气,混在人群之中朝着空间裂缝飞去,根本就无所畏惧。
“那人好像只有半圣修为?”、
“你眼花了吧,空间处的压力,没有圣元支撑,半圣来就是送死。”
绝人 小说
“可能吧。”
……
林云的出现,并未引起太大波澜,毕竟人数太多,前仆后继,没那么多人注意他。
就算注意到,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好像,还行。”
旁人眼中可以扯碎半圣的空间压力,林云轻轻松松就穿过了。
这压力,比起血狱山的第二峰还差了些,对林云来说没有半点难度。
只是这葬身山脉内部,早已变了模样,视野一片猩红。
眼下也不知道被空间裂缝,传送到了哪里。
只见天上地下到处都是红云,林云双眼微眯,看清后诧异道:“血鸦!”
万坟谷中罪孽凝聚成的血鸦,如今铺天盖地到处都是,见到生灵就主动发起攻势。
以往林云龙脉就能对付的血鸦,如今实力暴涨,达到了极为可怕的地步。
其中不少头目都有半圣修为,少数血鸦甚至有圣境实力,简直匪夷所思。
“这些血鸦,怎么从万坟谷飞出来了。”小冰凤奇怪的道。
林云来不及回答她,因为一队血鸦已经冲杀过来。
“苍龙之怒!”
林云催动圣道规则,而后打出一掌,掌心风雷齐聚,很快凝聚出一个可怕的漩涡。
唰!
漩涡立刻就绞碎了成群的血鸦,小冰凤也在旁边出手,将剩下血鸦快速解决。
十里外。
一黑衣青年脚下莲花绽放,面对数百只血鸦攻击,没有慌乱之色。
“火玉龙莲!”
黑衣青年变化手印,脚下莲花疯狂转动同时火焰暴起,他屈指弹去。
砰!
每弹出一指,就有一条火龙呼啸而去,不多时血鸦就全部烧成了灰烬。
“好厉害的手段。”
林云眨了眨眼,轻声说道。
“这是很古老的秘术。”小冰凤啧啧称奇,道:“上古年间,就有一古老的世家以养莲出名,家中年轻子弟成圣之时,就可以获得一株圣莲,火玉龙莲算是极为罕见的圣莲了。”
“若是这家族还在的话,乃是八大帝族之一的黎族,不知道这年轻人和黎族有没有关系。”
相距十里,但那黑衣人明显听到了小冰凤的话,回头看了二人一眼。
初始不甚在意,不一会就眉头微皱,眼中闪过抹异色。
他的视线在林云和小冰凤上快速扫过,而后眨眼就消失在原地。
“八大帝族,剑氏一族,陌氏一族……萧氏一族,又多了个黎族。”林云喃喃自语。
八大帝族很神秘,他间接接触过其中三家。
师尊就是剑氏一族,千年火则是陌氏一族,曾经打过照面的白发刀客,则是萧氏一族。
如今又见到一个了!
天地巨变以后,这些人怕是迟早都要出世。
“要不将他抓来问问,看看这些个所谓帝族在搞什么。”小冰凤天不怕地不怕的道。
林云摇头道:“这人很谨慎,没必要和他结仇,先去一趟六圣城看看吧。”
六圣城曾经掌控在六大圣地手中,初九之后被血月神教和魔灵族联手攻破,六大圣地的势力被尽数驱除。
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播 小说
林云想去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他赶到后,才发现六圣城已经是一片废墟。
只有城中心的祭坛还在,但那祭坛笼罩在一层黑雾之中,方圆百里的地面上躺着数不清的尸骨。
林云一眼看出,这里曾经举行过某种仪式,但仪式最终失败了。
地面上的尸骨除了圣地中人之外,还有一些身穿血甲的修士,那些血甲看着颇为眼熟。
除此之外,城中一片寂静没有半个活人,血月神教和魔灵族不见踪迹。
林云看着血甲,心中涌出不好的预感,这好像是……血字营的圣甲。
抬头朝祭坛看去,古老的祭坛裂开了一道缝隙,祭坛上方有光柱笼罩,周围则是一片黑雾。
吼!
在祭坛下方,隐约可以听到一阵阵可怕的嘶吼,似乎镇压着什么恐怖的存在。
“林云,这祭坛有轮回剑意。”
遮天 小说
小冰凤忽然开口道。
林云也察觉到了一些端倪,眼中不解之色更浓。
这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要不要过去看看。”小冰凤不太确定的道。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看出了这里的古怪,没敢肆无忌惮的过去。
林云盯着祭坛,祭坛上有明显的打斗痕迹,裂开的缝隙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元龙 任怨
直觉告诉他,现在这祭坛很危险。
即便有轮回剑意在里面,也不可轻举妄动。
林云深吸一口气,忽然转身道:“朋友,跟了这么久,露个面吧。”
他的视线盯在某处残缺的墙壁后。
“有人?本帝怎么没察觉到……”小冰凤惊讶道。
沉默片刻,墙角阴影处走出一个黑衣青年,正是刚才见过的那人。
“不愧是葬花公子,这剑意当真了得。”黑衣青年面不改色的道。
“你认得我?”
林云道。
“人的名树的影,如今昆仑,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葬花公子。”黑衣青年语气平淡,似乎只在诉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他方才听到小冰凤的话,本想直接离去,可一回头感觉林云面向有些眼熟。
这才想起来,此人就是葬花公子,那个瑶光亲传。
初九之后,林云身份暴露。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夜倾天就是林云,林云就是夜倾天,这一下葬花公子的声名达到了顶峰。
某些古老的世家,都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放心,我没有敌意,我只是好奇,大名鼎鼎的葬花公子来这做什么。我姓黎,黎飞白。”黑衣青年自报家门,释放善意。
“八大帝族之一的黎族?”林云问道。
“你这朋友,说的没错。”黎飞白看了眼小冰凤,如实承认。
“我劝你别靠近这祭坛,这祭坛很危险。”黎飞白淡淡的道。
“你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林云心中一动。
“又不是什么隐秘,谁不知道?”
黎飞白说到此处顿了顿,忽然醒悟过来,道:“看来天道宗确实自顾不暇,消息已经闭塞到这般地步了,连这等大事都不知晓。”
“你知道就说,别废话。”小冰凤不耐烦的道。
黎飞白没在意小冰凤的无礼,道:“说与你听也无妨……”
听他叙述过后,林云终于知晓其中来龙去脉。
血月神教和魔灵族联手占据六圣城后,马上着手准备解除封禁。
他们只有日神纹,仪式举办的风险很大,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将俘虏的半圣捆绑之后,以血祭来举行某种古老的仪式,意图将葬身山脉的封禁彻底解除。
关键时候,九公主带着血字营杀到,双方展开混战。
祭祀遭到破坏,祭坛中的力量泄露,当场就将整个六圣城夷为平地。
“这时候封印已经压不住了,好在万坟谷方向有神秘力量出现,留下一道剑光暂时压制住了封禁下的黑暗。”
黎飞白淡淡的道:“然后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情况了,现在祭坛已经失控了,封禁虽然没破可也松动的极为厉害,那剑光短时间也不会消除。”
“你现在若是靠近祭坛,不仅会遭受黑暗侵蚀,还会受到剑光无差别攻击。”
“你看地上的尸体,有很多就是这么死的。”
林云皱眉道:“九公主呢?”
黎飞白道:“祭坛裂开的一瞬间,血字营和血月神教双双遭受重创,魔灵族的人也死了不少,至于那位九公主,受伤之后也是下落不明。”
林云心中一沉,苏紫瑶受伤了。
“现在很多人都找她,据说祭坛中飞出一件宝物,就在她的手中,如今她人在何处,是生是死,没人知道。”黎飞白将自己知晓的全盘告知。
“多谢。”
林云简单道了一声谢,情绪沉重,刚到葬身山脉就收到一个坏消息。
黎飞白看了眼林云,道:“我没看错的话,你才半圣修为吧。”
“没错。”林云道。
黎飞白笑了声,道:“那还是不要深入的好,这地方现在比你想象的要乱很多,天道宗也顾不上你。若有人杀你的话,没有比葬身山脉更合适的地方了。”
顛覆笑傲江湖 夢遊居士(月關)
小冰凤不满的道:“这就不用你来操心,多关心你自己比较好。”
黎飞白神色超然,淡淡的道:“你既然知道的来历,还不信我的实力?黎某说句谦虚的话,这葬身山脉我不说横着走,起码要走,没人拦得住我。”
小冰凤正要发火,被林云拦下,道:“不管如何,这些事情多谢告知。”
黎飞白摇了摇头,道:“不用谢我,我只是来看看闻名天下的葬花公子,究竟有何风采。”
“所以?”林云道。
黎飞白上下打量林云一番:“平平无奇。”
顿了顿,他轻声道:“我是故意让你发现的,时代变了,就算是天龙尊者,也别太将自己当回事,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一点都不狂傲,神色超然,只是心平气和的说着话。
甚至没有半点敌意,可这话却听着让人刺耳的很。
“我先行一步了。”
黎飞白飘然远去,他有意证明自己所言不虚。
离去时的身法鬼魅无比,闪烁之间,几个呼吸就飘在了百里之外。
“这家伙,好讨厌。”小冰凤道。
“别管他。”
林云心中惦记着苏紫瑶,他在这地下空间外围搜寻了许久,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推测苏紫瑶应该去了葬身山脉深处,林云只能朝深处走去。
呼呼呼!
不多时,有阵阵热浪袭来。
林云和小冰凤面前,出现了一条流淌着滚烫岩浆的河流。
这是炎龙河,在葬身山脉还未巨变之前,这里是地底深处和边缘的界限。
在以往这条河本身就是禁区,河对岸更是充满危险和未知的禁区。
半圣修士来此就是死路一条,现在封禁松动,圣君可以进来,倒不至于完全是禁区了。
“河对岸被称作天墟,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也没人从里面回来过。”
林云轻声说道。
河岸边聚集着许多圣境修士,这些人都没有妄动,因为河水上漂浮着好几具圣境尸骨,都是贸然渡过去死掉的人。
一具具圣尸在其中沉浮,彰显着此河的恐怖。
“圣地的人来了!”
就在此时,一阵骚动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