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愛下-第2484章 天降活人鑒賞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在日光的毒辣下,在微风吹过大部分根须都泛黄枯萎下,这棵怪草表现出了让人惊讶的生命力!
只凭仅存的一根细茎在石缝中的藕断丝连,凭每日清晨些微的露水,它竟然就这么顽强的活了下来;虽然看起来很让人提心吊胆,因为幼苗时被拔出来了大半,所以气色就总是不太好,颜色也不正常,悬在石头缝外,就仿佛一棵吊兰?
“妞子,你要记住,哪怕是植物,它也是一种生灵,就有生灵的共通特质!
温室的花草移去外面,不一定死!但野生的花草移进温室花房就一定活不长!
越是坚韧的品种越是如此!
人有骄傲,植物也一样!什么时候你把它们当作人一样的看待,你就出徒了!”
虎妞一撇嘴,“我干嘛要出徒?出嫁还差不多!”
小凡就叹了口气,她也知道小姑娘的烦恼,在这个世界,女子一过十五,六岁就会谈婚论嫁,逃不掉的。像她这种情况就很少,大部分女子都不会承担家庭的重担,那是男人的事。
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烦恼来得快去得也快,
“凡姨,你说这棵怪草真的是岁末独一份么?那么,会不会也是云岭独一份?大陆独一份?”
小凡就笑,“小孩子想什么呢?什么都是独一份,对植物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危险!
只有漫山遍野,才是花草最好的生存方式!
不过在马蹄镇我问过好几位见识广博的老花匠,他们都没见过这株怪草,等有机会我再去其它镇子问问,希望能有个结果。”
看了看虎妞,“不过就算在岁末城谁也不知道,也不代表在云岭它就是孤种,就更别提大陆了!
这么大的世界,植物物种上百万,我们真正了解的怕连一成都不到,又凭什么说它就是独一份呢?”
说笑间,也就偏离了怪草的话题。也确实没什么好过多讨论的,在岁末城,最不缺的就是奇花异草,无数种类,争奇斗艳!
有美丽的,有色泽鲜艳的,有花香浓郁的,有典雅高贵的,有造型别致的……见得太多,审美自然就很挑剔,一般的品种岁末人是看不上的。
就像这株怪草,颜色黄绿混杂,枝叶肥大看了月余下来,应该是属于兰草一目的范畴;但在兰草一目中,出名的种类实在是太多,无论是品相还是形状,这棵怪草都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它唯一的优势就是生命力强大,除此之外,一无是处!
像这样的新品种,在花卉界也很常见,对其中的绝大部分来说,也就是短时间的新奇,如此而已。
日常劳作中,时间慢慢过去,花房外又走进了一个妇人,牛嫂,面色却不太好。
牛哥牛姐都是小凡父母在时花坊的帮工,时间处得很长了,为人老实肯干,任劳任怨,也是父母走后給她留下的最重要的遗产。看牛姐神色不豫,却不愿多说,心思细腻的小凡却不得不问,
“牛姐,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方才和牛哥出去,那些人又难为你们了?”
一个女子,正当花信年花,怒放之时,孤身一人操持一间花坊,就很容易招至有心人窥觑的目光,这很正常,无论是色还是财,都是凡世间最让人心动的东西,无法避免。
对小凡花坊来说,窥觑的目光可不止一道,她也无法通过某种途径表达什么,或者找来某个能傍身的依靠,就只能勉力支撑;也就是云岭承平已久,秩序井然,所以她这样的情况在父母去世后几年中还能坚持下来,时间久了还真不好说,这也是她真正担心的。
牛姐勉强笑道:“小姐,也没什么,我家那口子身糙皮实,些许为难也不算什么,就是花肥价格又涨了两成,就独独针对我们……”
有些话没法说,其实不说小姐心中也很明白;岁末城花肥要求比较高,是专门从数百里外的一出黑沼掏来,利益链早就形成了垄断,普通花匠根本无力自取,就只能从这些掌握资源的本地花商手中购买,好在花费也不算太多,种花也不是种粮食,毕竟数量有限,也能承担得下来。
其中有个大花商,就相中了她这家花坊,连人带铺子都想盘过来做他的第五房小妾;小凡当然不允,于是就使用各种手段来拿捏。
这一开始可能还比较讲究吃相,毕竟大家都在岁末花城一个圈子里,总不好落下太坏的名声;但这种顾忌是有时间的,眼看一年多过去,花坊这里还是坚决不同意,手段就开始上来了,提高花肥价格只是开始,达不到目的后面还有无数的后着,一个弱女子要想守住父母留下的产业,何其艰难,就是芸芸众生,世态炎凉。
苏珞柠 小说
花商只是窥觑者之一,还远远不是全部!
众多仰慕者中,还有一位外地来的大族子弟,他们这样的出身就有养外室的爱好;最喜欢干的就是在各地蓄养美人儿,游历四方,处处都有藏娇之地,也是时下大族豪门的一种风气。
这个大族不在云岭国内,却是云岭国强邻的大族,在朝堂上有些话语权,反而更让云岭更加忌惮,有恃无恐!
还有一位在附近薄有才名的士子,一个岁末城掌管治安的校尉……这些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盯上了一个女子,背后的东西就很让人奇怪?但也正是因为这四个人的互相较力,互相挚肘,小凡花坊才能存活至今,如果单单是一股势力来威逼她,怕早就沦陷了,或趋炎附势,或背井离乡……
这些内中的龌龊,对小凡花坊的人来说并不是秘密,能坚持到现在,不得不佩服这个弱女子足够坚韧的神经;牛姐甚至还知道,在小凡卧房内绣枕下永远压着的一把锋利的剪刀!
但作为一名有一些阅历的过来人,她也很清楚这一切不过是一种心情的表现,坚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剪刀也解决不了。
这是个死结,总有一方要屈服,不管怎么看,在几方强大的让人绝望的势力下,小小的小凡花坊都一定是被人鱼肉的一方。
对此,大家都心知肚明。
小凡有些苦涩,“涨就涨吧,我还能支持些时日……”
两人相对无言,她们都是弱势人群,在这样的压力下甚至都找不到一个解决的途径!
便在这时,‘嘭’的一声大响,花房顶棚被砸了一个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