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討論-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擊殺剃刀展示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出来了之后,陆远就感觉到了情况的变化。
这里因为刚刚自己的操作导致变电器被烧,甚至整个兽笼这边所有的电力全部停止。
原本还嘈杂的世界一下子没了声音。
安暖暖 小說
陆远松了口气,然后朝远出的方向看了看。
手电筒的光芒还在四处的寻找,似乎还有军队的人过来询问到底是哪里发生了爆炸。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朝着自己的方向追了过来,陆远赶紧的躲到了一处比较安全的地方。
好在剃刀那边的声音源源不断传来,陆远可以判断对方的位置不至于跟丢。
超級 女婿
因为没有抓到陆远,所以剃刀此刻暴跳如雷。
虽然陆远获胜了,但是剃刀似乎失去了更多。
首先是干掉了血手,让他在蓝星人那边一下子丢掉了太多的业务。
我独仙行
刚刚打电话打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告知自己之前租赁的那十几个矿区以及其中所有的矿工全部都被收回。
而这一次虽然他赢下了五个矿区,但是没有了人手,没有了许可,这几个矿区基本上就没有任何的用处了。
他恨陆远,是陆远让他失去了一切。
他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赢得最后一场的比赛,但是陆远却赢了。
而且还把血手给干掉了,一般的情况下是不允许将蓝星高层人员干掉的。
虽然在兽笼这边没有明文规定,但是血手毕竟是纯种的蓝星人,身上流淌的是蓝星人的贵族血液。
干掉了他无疑是干掉了一个蓝星的贵族,这对于蓝星人来说是一个非常难以接受的事情。
现在他忙的焦头烂额,到处都是电话打来,每次电话都像是一个噩耗一样,代表着他一块地方的失去。
剃刀听着手下的人再次汇报了情况,怒吼一声,一脚将手下的人给踹倒在地上。
“一群瞎子,老子养的就是一群瞎子,你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这么多的人竟然连一个人都抓不到,你们干什么吃的!眼睛呢?用眼睛去找啊!”
手下的人一边起来道歉,一边躬身跑掉了。
而此刻黑漆漆的黑夜当中有一个矫健的身影,正不断的朝着剃刀的方向疾驰而去。
现在剃刀跟前的手下人也不过只有十几个而已。
陆远知道这绝对是他最后的一次机会,电力的修复应该很快,因为他刚刚搞掉的并不只是这一块儿的电。而是将整个兽笼地区所有的电全部都给停掉了。
如此大面积的停电导致附近的矿区停工,商业区也陷入的停滞,所以他们恢复电力的话,基本上只需要将备用的变压器给更换了就好。
终于,陆远来到了广场的跟前,只见附近的人员已经被剃刀给叫下去寻找陆远了,剩余的十几个保镖依旧在附近来来回回地巡逻。
这里没有灯光,所以他们使用的只能是手电筒,手电筒的光芒有限,在这种阴云密布的日子当中。照明的程度可想而知。
陆远慢慢的潜入到广场当中。
前方有两个保镖,二人交错的一瞬间,陆远立刻冲了过去,手上拎着两块板砖朝着两个人的脑袋上分别来了一下。
砰砰两声。
两个保镖只感觉自己的后颈一疼,接着便没了知觉。
陆远伸手将两个人的衣领给拽起来,防止摔倒的声音太大引起他们的注意。
接着他轻轻的将这两个人给拖到了废墟里面,然后继续朝着广场的方向走去。
刚刚在拖着两个保镖的时候,在他们的腰间还有裤兜里,都找到了匕首和手枪手枪。
陆远将手枪别在腰间,匕首拿起来,他准备用匕首干掉剃刀,这样的话不声不响不会引起他们太多人的注意言。
于是,陆远继续朝前走,身子非常的矫健,像黑夜当中的一只灵猫一样。
终于到达了距离剃刀还有不到十米远的距离的时候,陆远刚准备继续往前走去,听到了他身旁那个戴眼镜的助手,发出了一声疑问。
“不对!”
听到听到他的声音,剃刀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助手。
“什么不对啊?”
“剃刀哥,你难道没有感觉到附近的血腥味有点重嘛,而且咱们的保镖好像少了两个呀!”
剃刀一点紧张的朝四周看了看,稍稍地数了一下保镖的数量。
果不其然,真的少了两个。
他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警惕的神色。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他感觉黑影当中似乎有什么人朝自己的方向冲来。
剃刀下意识的往后一躲,然后将手伸到了衣服里面。
咔嚓一声,只听黑夜当中传来了一声拉动枪栓的声音。
陆远微微的皱眉,他没想到对方的反应速度竟然这么快,只在自己过去的一瞬间就被对方发现了。
而他身旁的那个助手已经准备大吼提醒了。
陆远眉头一皱,然后用力将手里的匕首给丢了出去。
噗嗤一声。
匕首精确地命中了对方的脖子。
那助手的脖子像是被拧开的水龙头一样,鲜血不断的往上喷洒。
可以看得出来这名助手的血液是紫色的,应该是半蓝星人。
剃刀的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恐惧的神色。
他拿出自己的手枪疯狂的朝着陆远的方向扣动扳机。
陆远的速度极快,根本就不给对方机会。
由于对方手里没有手电筒,所以导致对方开枪只能是凭自己的主观意识去判断。
陆远现在伤势已经恢复,所以在面对对方开枪躲起来还是非常轻松的。
一步,两步,三步。
陆远一边躲一边靠近对方。
终于当陆远来到了距离追房还有两米远的距离的时候,剃刀手里的手电筒忽然亮了起来。
手里的手枪的枪口也正好对准了陆远的方向。
陆远可以透过一些微光看清楚剃刀脸上的那些狰狞的表情。
“你给我去死吧!”
说完,剃刀手里的手枪被狠狠的扣动了扳机。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陆远只感觉自己的耳边传来了一阵高铁呼啸的声音,仿佛一列列车从自己的耳边飞驰过去一样。
就这一秒陆远身子直接迈了过去。
手里的匕首狠狠的扎在了对方的胸膛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