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萬古神帝-第三千七百五十五章 七十二品蓮分享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十个元会前……其实,具体时间已不可考究。那时,还未出家的须弥圣僧,奉不动明王大尊之令,去往海石星坞,寻找传说中的永恒之花,以做宿命镜的器灵。”
“所谓永恒之花,指的乃是以精纯的恒古之道滋养自身,天生地长而成的奇花。”
“在当时,这仅存在于娲皇的一则预言中,记载在《女娲道诀》上。实际上,自古以来,从未有人见过真正的永恒之花。”
“圣僧在海石星坞,苦寻千年,竟真的找到了两株永恒之花。”
“分别是,代表时间的七十二品莲,代表空间的混沌莲。”
“带回昆仑界后,这两株神莲,便化为宿命镜的器灵,生长在宿命池中。是圣僧教授了二莲时间和空间的修炼法,而且,据说圣僧能够得到大量时间奥义和空间奥义,皆是得它们相助。”
“大尊消失后,张家和昆仑界皆遭遇了血劫。”
“有神秘强者借机闯入宿命镜,盗走七十二品莲,毁灭了混沌莲。本是在宿命镜中修炼的昆仑界修士,全部惨死,曾经的修炼宝境,变成了现在的鬼门关。”
“正是那一战,让如日中天的昆仑界,陷入低迷,顶尖强者几乎全部战死,数个元会后随着第三儒祖、太上、问天君、圣僧他们的崛起,才恢复过来。”
般若道:“这段上古迷案,只有老一辈的人物才知晓,我也是从看门人那里,才知道了一些。”
木灵希听得入迷,好奇道:“看门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会知晓这么多事?”
般若道:“看门人,是太上的一位族侄,是殒神族修士,自称影叟。”
“十万年前,地狱界引动黄泉星河浩浩荡荡压向天庭宇宙,全面战争爆发,昆仑界就如现在的古文明星域一般,首当其冲,在战场的第一线。在这生死关头,太上他们制定了一系列计划。”
“但无论怎么计划,挡住黄泉星河都是最紧要的事。”
“于是,有了问天君率领诸神,杀向地狱界,毁黄泉星河的能量之源。一去尽不归,未见马革裹尸还。”
“而须弥圣僧,则将宿命镜交给了太上,欲布置星空大阵,抵挡黄泉星河。”
“宿命镜虽曾遭遇了大劫,但在后九重关中,蕴含磅礴的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只要引动出来,威力非寻常神灵可以想象。而太上的阵法造诣,更是当时宇宙的第一人!”
“但要引动宿命镜中的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必须要有一位强大的器灵。于是,影叟便舍弃肉身,化身为了镜灵。”
“后面的事,你们也知道了,虽然星空大阵布置了出来,挡住了黄泉星河。但太上消耗了太多精神力,被擒拿,在命运神殿受了十万年的磨灭之苦。”
“宿命镜也遭受了惨烈的攻击,器灵受了重创,不少命运奥义被命运神殿吸走无数。幸好,天庭诸神及时赶到,才保住鬼门关。”
“而现在,随着雷族归来,天庭丧失无定神海的防线。鬼门关已然成为防御地狱界和雷族的第一大关!”
张若尘默然。
很多事,太上从未向他提过。
张若尘知晓,这是因为他还不够强大。在太上心中,他只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辈,现在的第一要事是修炼,是提升自己,而不是去掺和诸天博弈,去挖掘现阶段不该知晓的隐秘。
太危险了!
知道得越多,越危险。
张若尘道:“到底是谁盗走了七十二品莲,又是为何将其盗走,难道至今都没有查到结果?”
般若轻轻摇头,道:“其实连影叟也不是很清楚,一是猜测,七十二品莲其实已经与混沌莲一起毁灭了,所以后来在灰烬中生长出来的时空混沌莲,才会同时具有时间和空间的属性。”
“二是猜测,此是命运神殿所为。因为,七十二品莲之所以失窃,乃是因为须弥圣僧被虚天纠缠住了!同时,那次迷案,导致不少命运奥义丢失。”
“现在的命运神殿,蕴含世间半数以上的命运奥义,绝不只是从十万年前对付太上的那一役中夺得。更应该是,两次大劫都和命运神殿有关。”
“所以影叟猜测,命运神殿或许有不为人知的隐世强者。大尊当年踏碎命运神殿,有可能,就是想将其找出来。”
“隐世强者?”张若尘低语。
这样的猜测,太虚无缥缈了!
若命运神殿真有什么隐世强者,在龙主救太上的时候,在残灯取《命运天书》的时候,为何没有现身?
不过,张若尘对命运神殿始终保持着极高警惕,倒不是因为凤天和虚天。而是因为,在借助须弥庙,渡时间长河,去往过去,修炼一品圣意的路上,命运之门曾多次出现,有命运神殿历史上的多位老祖出手杀他。
隱 婚 100 分 漫畫
这是天机使然,是命运推算出来的吉凶!
张若尘至今记得,其中两次命运之门出现,一次是被第二儒祖击退,一次是被天魔击退。
第二儒祖所在的时期,命运神殿之主是何方神圣,倒是不好推测。
但,天魔所在的时期,必定是乱古。
而乱古,最强的就是七十二柱魔神,他们对宇宙有着绝对的统治力。
张若尘查阅过史料,发现唯有至上四柱中排名第二的巴尔,与命运神殿有极大联系。
可以预想,在一千多万年前,应该就是巴尔,推算到了时间长河中的异常波动,发现了对命运神殿,或者对他不利的凶兆,所以才对张若尘出手。
但被那个时代的天魔挡了下来!
张若尘能够修炼出一品神道,本身就是各个时代的最强者护道,才得以成功。
北泽长城一战,至上四柱中,张若尘只知晓盖灭和羌沙克的消息。
其中,盖灭被酆都大帝镇压,囚禁在酆都鬼城,时刻磨灭着他的神魂和神灵物质。
至于巴尔……
张若尘觉得,有必要找人询问一番,必须了解清楚北泽长城一战的具体情况。
老酒鬼倒是提过一嘴,在北泽长城苏醒的乱古魔神足有五六十尊,逃走的,仅有不到十尊。
这些魔神,个个巅峰时期,都是诸天级的存在,而且很快就能恢复到巅峰。任何一个逃走,都是天大的威胁。
而且乱古魔神,本身就是一个奇怪的局。
绯玛王和项楚南的那位神秘的师父,都是乱古魔神之列,但却不在北泽长城,且苏醒的时间要早得多。
修为越高,接触到的隐秘越多,张若尘越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可怕。冥冥之中,似乎真的存在某种诡异力量,能够挣脱天地规则的束缚。
莫非长生不死者,真的存在?
大尊当年到底知道了一些什么,又在寻找什么?
般若道:“第二个猜测,的确可能性很小。其实影叟当时还说了第三个猜测,或许是雷罚天尊出手。”
“因为,大尊消失后,雷罚天尊是世间第一强者。能破宿命镜中始祖规则防御的修士少之又少,他必是其中之一。”
“随着雷罚天尊以这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再度出世,远远超出他本该有的寿命。他盗走七十二品莲的可能性,是极大的增加了!”
张若尘再度拿去筷子,挑起羊肉,往嘴里送,道:“这种事,只当是趣谈吧,以我们现在的修为接触不到,也管不了!般若,吃完这顿羊肉汤,你就回昆仑界。”
般若自然明白张若尘为何这般安排,陷入沉默。
张若尘看过去,道:“太危险了!而且,刚才我们已经说透了,宿命镜上看到的,都是假的,完全没用,你留在命运神殿已经没有意义!”
“那我活着的意义呢?”
般若低声自语。
声音微弱得仿佛只有她自己可以听见。
张若尘停下筷子。
她道:“我的愿景,就是要修炼命运之道,解开命运之秘,去寻找打破宿命的办法。或许未来帮不了你,可是,这早就已经烙印进了我的心中,放弃了愿景,放弃了这条路,我……我该何去何从?我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昆仑界已经没有我牵挂的人了……”
“黄烟尘已死,我现在只是一个孤魂野鬼。”
张若尘不知该如何形容心中的难受,就像心被冻进了寒冰之中,要凝结,要破碎。
木灵希本觉得自己已是十分不幸,但此刻才明白,自己是何等的幸运,在天庭至少还有义父和师尊,还有一大帮友人。
而尘姐,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这样难以名状的哀伤气氛中,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不如生个孩子怎么样?”
般若先是一怔,继而恶狠狠的瞪向张若尘。
“好啊,好啊,若是尘姐有了孩子,自然就有了亲人,有了陪伴,这提议实在太好了!离开命运神殿吧,现在的昆仑界,其实蛮好的。”木灵希眼眸睁大,欣喜的道。
般若的眼神只是稍微有了些许神采,就又转为黯然。
张若尘道:“怎么了,不愿意?还是在担心什么?是怒天神尊那边吗?”
“师尊待我不薄,并且对我有大期待,想要我今后继承怒天神殿。”般若道。
张若尘眼神微凝,道:“其实我早就想去拜访怒天神尊了,很多事,只有他才能告诉我真相。”
般若目光落在木灵希脸上,道:“灵希,你眉心的凤凰印记怎么燃烧起来了?”
木灵希雪白俏脸早已变得滚烫,一直在暗暗运转神气,却无法压制体内越来越旺盛的热量。
身体中,像是有火焰在燃烧。
她蹙眉,纤长的脖颈白里透红,尽量维持神灵该有的仪态,以质问的眼神看向张若尘,气道:“你这鼎中煮的到底是什么肉?你是不是早有预谋?不会也想让我回昆仑界生孩子吧?”
般若也察觉到自己体内的不对劲,立即释放出冥河,以阴冥之气,炼化血液中恐怖的热量。
张若尘揉了揉太阳穴,道:“这肉大补,本想帮你们提升肉身和修为,只当是一场机缘。被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提议甚好。”
木灵希终究是未经人事,听到这话,再怎么想维持仪态都不能了,怀着羞涩之情,立即向过去神宫外逃。
太可恶了!
她可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哪有这样的?
……
隆重推荐一下小龙的新书《明克街13号》,非常好看的一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