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星門 線上看-第353章 東風已至(求訂閱月票)熱推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皓星界。
宇宙动荡,大道有些排斥。
李皓厉吼一声,如同开天巨人,只手托城,疯狂暴涨身躯,将大城托举进入皓星界中。
雷霆瞬间四起!
好像李皓此举,让大道不满了。
平日里运送几个人进来就算了,今日直接运送了一座大城进入,对于大道宇宙而言,这简直不可容忍。
四面八方,一颗颗星辰汇聚而来。
一些遥远的地带,都有星辰闪烁而来。。
一些李皓之前未曾发现的星辰,也迅速浮动而来,爆发大道之力,好像要镇压他们,镇压古城,镇压天地!
这是第一次,非红月之力导致的大道宇宙爆发。
李皓面色有些凝重。
尽管有些猜测,可见到大道宇宙,真的开始针对了,他还是有些无奈。
雷霆四起!
李皓腾空而起,一拳打爆了雷霆,下一刻,更多的雷霆席卷而来,李皓击碎雷霆,吸收大道之力,若是平时,薅羊毛他很喜欢。
可今日……他担心雷霆过多,薅不过来,真被大道雷霆给劈死了。
他看起来强大,实际上,也不过是36道修士罢了。
和整个大道宇宙比……还是不值一提的。
雷霆不断轰击李皓。
李皓眼神闪烁起来,下一刻,厉声吼道:“战天军!”
“在!”
下方,数万战天军狂喝!
“敢战天否?”
“战天!”
喝声震荡天地!
“开启体内道脉,迎战大道雷霆,汲取大道之力,今日……战天!”
“战天!”
爆吼声响彻天地。
下一刻,数万军士,冲天而起,还有数位金甲强者,纷纷冲天而起。
体内,道脉开始。
恢复肉身的人不多,只有数千。
其他战天军,并未恢复肉身。
可此刻,依旧冲天而起,宛如当年,敢向天地挥剑!
雷霆爆发!
轰隆隆!
“列阵!”
“迎敌!”
“战战战!”
数位师长,放声高吼,无数年了,战天军已无敌人可战,困守孤城,今日,可向天而战,战大道雷霆,一个个战意爆发,杀气撼天。
古城之中,数位圣人,悬空而立,一个个面色凝重。
龟守护轻叹一声,一言不发。
激发道脉,转换新道,随着李皓战天道……对底层军人而言,就这一切,足够了,他们的新军长,好像不错的样子。
对军人而言,平日里再多的不服气,不喜欢,一场大战打下来……那就是好战友,好同袍,再有一些收获,开启道脉,实力变强,那更是无敌军长,转头就是李皓的人了。
就是如此现实!
何况,李皓的军长一职,也是战天城赋予的,来的名正言顺,也并非巧取豪夺而来。
这一刻,老乌龟明白,战天城……就在李皓这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中的几次变故中,改了名姓了,起码,战天军改了姓了!
吴鹏……这混蛋,为何要背叛呢?
老乌龟心都在滴血!
他若不叛,军长还在,哪有李皓什么机会。
轰!
正在它胡思乱想中,数万战天军,挥剑斩苍穹!
大道雷霆破碎,大道之力涌入,军阵开启,疯狂抽取大道之力,新道之力,迅速融入众人体内,这些军士,并无什么本源气息。
所谓本源,哪怕在新武,也是九品之后的事,绝巅时候的事。
而普通军士,没几人能达到那个层次。
转换新道,其实很简单。
王署长他们难,那是还要保住本源大道,续接大道,以免一切真的要重头开始。
此刻,一位位战天军,迅速开启窍穴。
开窍之道,也早就通过铠甲传播而出。
几位黄金师长,也是迎战雷霆,他们气息难以转变,可随着麾下将士,纷纷转变气息,大道对他们的针对,好像瞬间弱下来了。
因为都是新道之人!
大道,没道理去灭杀发扬新道之人。
新道,都是大道的子民。
李皓汲取大量的大道之力,原本还没彻底开启的36道脉,这一刻,伴随着最后一个窍穴开启,轰隆作响,体内,36道脉,彻底完成了一次循环。
36道脉,是一个基础循环。
也是最基础的一个循环体系。
这一刻,当36道脉彻底完成了贯穿,一股无形之力,笼罩李皓,下一刻,这36道脉,凝聚成了一柄小小的剑,不如360道脉那么强大,却是凝聚成了一柄匕首一般的小剑。
而李皓的肉身,也开始出现了一些蜕变。
原本的肉身道脉附近,再次浮现出一条条白色道脉。
这一刻,居然引发出了其他肉身道脉。
果不其然!
肉身道脉,并非只有一条。
随着李皓完成了第一次小循环的贯穿,又浮现出了3条肉身道脉,加上之前的那条,足足四条。
肉身道脉,其实很好辨认。
充满了白色液体的感觉。
之前,打通一条道脉,就出现了大量白色液体,强化肉身,按照南拳他们的说法,这就是生命的起源力量。
这一刻的李皓,笑容灿烂,再次吼道:“出击!汇大道雷霆,强我自身,再战天地!”
“战!”
众人纷纷放声高吼,太多年了,哪怕对面的敌人,不是真的人,只是大道雷霆,此刻,众人依旧狂欢,狂喜,狂啸!
如猛虎出笼!
这一刻,哪怕几位师长,哪怕八师长,都放声狂吼,撒欢似的对着大道雷霆疯狂追逐,军阵凝聚,数万军士,鏖战天地。
雷霆熄灭,大道退却。
四周,浮现出一颗颗星辰,尽管不是那么璀璨,可李皓知道,这是新人诞生了新道脉,战天军……有人已经开启道脉了。
之前,那轰击古城的雷霆,消散了大半。
四周,一颗颗大星好像要退走,退回宇宙星空深处,李皓一声大喝:“擒拿星辰,摘星拿月,汇聚一方,手摘星辰扬我军威!”
擒拿星辰!
此话一出,众将士大喜,好一个摘星拿月!
实际上……李皓只是让他们帮着搬运。
一个人,太累了。
这一次,来了这么多人,刚好,这些星辰从宇宙深处出现,刚好擒拿了,塞入自己的大道循环体系当中,完善自己的大道长河。
当然,对将士们不能这么说,那得说摘星拿月!
一瞬间,数万将士,纷纷冲杀而出,一张张巨大的神兵大网,朝那些星辰捕捉而去,军方,自然有手段对付这些东西。
一颗颗星辰,被迅速捕捉。
李皓声音再起,“星辰运转,布万星大阵,以颜色区分,将对应颜色星辰,强行固定,塞入大道长河,布大道之阵!”
“诺!”
众人还是兴奋。
倒是几位强者,此刻看出了端倪来,都忍不住暗骂一声!
艹!
李皓这家伙,不当人。
将战天军的将士,都当搬运工了,偏偏将士们没觉得不好,都很兴奋,觉得大战一场,摘星拿月,和宇宙鏖战,在混沌中爆发,简直是梦寐以求的事。
作为守卫军团,太多年不曾参与这样的战斗了,在宇宙中战斗,和大道战斗……听起来,多让人兴奋啊。
一位位将士,摘星拿月,捕捉星辰,将星辰归位。
圆环形的大道长河,原本还有些稀疏,此刻,渐渐丰盈了许多,甚至亮度都比以前更强大了。
下一刻,李皓看向后方,看向众人,传音道:“放大战天城!”
龟守护几人没多说,一瞬间,燃烧大量能源石,古城瞬间放大无数倍!
李皓喝声再起:“将士们,一起托举战天城,占据宇宙中心,占据大道中心,覆盖天地,战天城……新道宇宙第一城!从此以后,皓星界中,第一城之名,属于战天!”
“战天!”
将士们都快激动到疯狂了。
我们战天,占据了大道宇宙。
而几位圣人,此刻都无声凝噎。
完了!
战天军……被李皓忽悠残了。
数万将士,纷纷回归,热血沸腾,纷纷双手举天,大城悬浮,李皓身穿橙色战甲,振臂一挥:“进发!”
“前进!”
轰!
数万将士,纷纷气血震天,大城悬浮,朝着星河中央进发。
……
古城中。
力覆海都没忍住,传音道:“这位……打仗怎么样不知道,激发士气倒是有一手,这还没遇到敌人呢,战天军都跟吃了药似的。”
李皓年纪轻轻的,排兵布阵大概也就一般,大规模的战斗,大概也就和大离军打了几次,而且还不是全部进军。
可不得不说……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起码,人家喊口号那是一流的。
搬个城而已,弄的热血沸腾的。
实际上……这座巨城,是自己前进的,还真指望几万将士,可以将这座巨城搬运?
也许可以……那得猴年马月了!
一座容纳五千万人的巨城,可不是几万不到绝巅的将士,轻易就能搬动的。
龟守护不吭声,槐将军也不说话。
九师长已经率军搬城……一时间倒是没人应声,还是红杉见状,马上传音道:“镇海使大人此言差矣,事无大小,战天军战意盎然,侯爷领导有方……”
“……”
力覆海看了一眼红杉,意味深长道:“杉岐,妖植也好,妖兽也好,都是妖!”
明白了吗?
别针对老子!
咱们都是妖族,要和人族争!
这大木头,有点要和自己争的意思,这可不好。
而今的李皓,收服了战天城,自身也有圣道战力,掌控了一方大道宇宙,不断完善新道,可以说,此刻的李皓,根基已成。
而据说,李皓这边,并非就他一人。
银月,日月不少。
日月,都代表跨入了绝巅。
日月中期,更是不朽战力,后期虽然未必能匹敌圣人,可也处于不朽和圣人之间了。
如今,李皓也算是羽翼丰满了。
八大古城,无边已灭,战天已入瓮中,剑城封印,其他五座大城,若无郑家坐镇,其他几座大城,都已经不是李皓的对手。
此时此刻的李皓,已经有了一统天下的征兆了。
天王,也能战!
只是,帝尊无法匹敌。
巨大的城池,渐渐挪移到了星河中央,轰隆一声,大城伫立宇宙星空,而此刻,下方,一条金色通道,融入了古城之中。
李皓再次轻喝一声:“妖植军何在?”
“在!”
数十妖植,纷纷出现。
“固守此地,日夜不停,萃取大道之力,固化此地!输入生命之泉,强化通道,布下封印大阵,一旦有人强行闯入,镇杀之!”
“诺!”
妖植们也兴奋无比,总算有事情干了,虽然只是看守通道,可看样子,好像也不简单。
与此同时,李皓心中微动,又道:“群星伟力,妖植军,可以尝试,抽取各大区域之力,汇聚于此,固化通道,将整个星河融为一体!”
他要让这些妖植,根须伸展,蔓延到星河之中,从不同区域,抽取大道之力,不断强化自己的肉身大道,神通大道。
至于能不能行……试试就知道了,如此一来,散乱的星河,就有了联系了。
而妖植们,也没意见。
虽然它们不修新道,可此刻,抽取一下大道之力,也不一定就会失败,妖植本就很复杂,任何力量,都能让它们生长,只是,习惯了本源而已。
下一刻,无数根须蔓延,密布虚空,一根根晶莹剔透的根须,贯穿天地,蔓延向远处的各大区域,整个战天城,如同天地中心,此刻,一个圆形宇宙星河,渐渐成型。
几位圣人,都看在眼中,有些异样。
这算什么?
他们不知道!
但是他们知道一点,有了战天城存在,有了48位妖植坐镇通道,布下了妖植守护封印之阵,哪怕真有天王闯入,不说直接镇压,起码,也能阻拦天王一阵。
李皓左看右看,微微点头。
很快又道:“防守有余,进攻不足……”
这倒是个问题。
这些人也好,妖也好,此刻布下大阵,防守还是很强的,可进攻力,杀伤力,还是欠缺了许多。
城内的不朽,其实也不多。
如今看来,其实银月的不朽,反而不少。
日月四重,就有不朽之力。
而且,修的都是新道。
最近几日,李皓一直在忙碌这些,但是通过皓星界,还是能看到一些的,光明剑这些人,也许都快跨入日月中期了。
不说巅峰战力,中层战力,其实银月正在迅速追赶新武。
一群先天道体之人,在新时代,在新道初生的时代,其实修炼速度都很快。
而新武人,失去了本源宇宙,又被封印多年,沉寂多年,除了那些叛徒,都恢复的不快,而哪怕叛徒,没有了本源大道,其实修炼速度也很慢。
没有不朽之力,没有本源之力,晋级,其实很难。
李皓心中想着,新武强者,如今看来,也没那么可怕了。
等到一群银月人跨入了日月后期……那时候,哪怕圣阶的新武强者,也没那么可怕了。
当然,日月九重,也许才能和圣阶一战……甚至输面很大,这都无所谓了。
李皓不再吩咐什么,体内大道之力爆发,新发现的三条肉身大道,很快,被他直接洞穿开启,下一刻,三条巨龙,遨游虚空,迅速融入通道之中。
他体内,依旧只是保留了开启的36条道脉。
此刻的李皓,无其他神通道脉。
不是送人了,就是融入了通道之中。
但是,力量其实都在。
只是,看起来更像是平凡人,因为都是无属性道脉,只是剑意,依旧盎然。
最近这些日子,李皓看似没强大多少,只是开启了几条道脉罢了,实际上,李皓觉得,最近他在完成整个大道体系的修缮、梳理工作,相当的有成果。
体内的力量,也不再混杂。
而是精纯无比!
花里胡哨的手段,少了许多,更多的还是化为了一种纯粹。
而星河的壮大,对他接下来的修炼,都有极其巨大的帮助。
和无边城一战比起来,李皓道脉数量没增加几条,可今日的李皓,觉得,若是再遇到当日的寒江,绝对不会一直被他压制,只能等到最后一刻才能去反击。
若是当日有此时实力,那寒江……也可轻易击杀之!
肉身,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强大了一截。
体内,360条道脉,都隐约浮现,只是其他324条道脉,此刻都只是开启了一个窍穴,而李皓,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开启第二个大循环。
只是,如今时间倒是不允许了,那镇星城中的家伙,也许也起了戒心,还是要小心一些,早日解决对方才行。
稍微修整了一下,李皓睁眼,落入古城中央。
看向几人:“几位切割分身,稍弱一些就行,战天城伫立在此,我接下来随时可入……几位,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看那位于海道友!”
那人自称于海,是不是不说,反正……这一次李皓谋划许久,就是要将他干掉才行。
几人对视一眼,没有多说。
很快,一道道分身呈现,不算太强。
而李皓,探手一抓,一抹本源浮现,下一刻,一副橙色战甲浮现,片刻后,呈现出了吴鹏的模样。
几人看的有些牙疼。
这是真要冒充吴鹏了!
而李皓本体,则是失去了战甲,换上了一身青衣,笑容灿烂:“这就差不多了,该谋划的,该准备的,都做了!若是如此,还无法镇杀这人……那只能说,非战之罪了!”
说罢,转头看了一眼战天城城门,迅速消失。
片刻后,两枚文字,如千斤重山,被李皓收入囊中,李皓剧烈喘息一阵,下一刻,将两枚文字,收入了脑海之中,眨眼间,两枚文字消失。
龟守护几人,再次头疼欲裂!
这是之前答应的!
可是,真看到李皓取走了这两个字……大家还是有些悲哀,战天城……以后姓李了。
明明只是合作啊……怎么忽然就这样了呢?
真是完全没想到!
“走了,几位!若是大战爆发……总之,大家随机应变即可!一位可能是天王,甚至不是一般天王的存在,没那么好对付,但是,一旦成功,杀死一尊天王……大家全部吃饱!”
众人都没说什么,下一刻,几道分身,包括李皓自己制造的分身,都跟随着李皓一起,从通道消失不见。
……
东方大陆。
镇星城附近,最近看守的人少了许多。
更多的强者,去了东方大荒那边,大荒最近入侵,如今,已经有爆发大战的迹象,四面八方,各大都督,都在率军前来。
包括天剑、霸刀这些镇压各地的强者,都在朝东方汇聚。
而镇星城遗迹这边,一棵小树,屹立山巅,也在朝远处观望。
大荒……入侵了!
或者说,荒兽入侵了。
此刻,小树上,一张脸浮现,看向东方尽头,陷入了沉思中,大荒入侵,荒兽入侵,化此地为混沌……那自己是否可以出来了?
混沌,切割天地!
自己出现,是否不用被银月限制了?
如此一来,倒是好事。
心中想着这些,又想到了消失数日的李皓,那李皓……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就放任自己不管了吗?
还是说……这几日,一直在谋划着,如何对付自己?
心中想着,倒也不惧什么。
这个时期……自己就是无敌的存在。
李皓再强,也不至于能匹敌自己,就算是拉来了几位主城强者,也奈何不得自己,何况,自己处于此地,那些人也来不了。
就算来了……也没关系。
他正想着,忽然,虚空波动,数日未见的李皓,居然出现了,不止如此,这一刻,他身边还跟着数位本源分身。
看到这几位分身,小树中的人影,心中一动。
李皓,倒是有点面子。
居然是战天城的老乌龟,槐将军,还有银月镇海府的镇海使,这可都是圣人!
这几日,此人便是找他们去的吗?
还有那战甲强者……这是……战天军的吴鹏吧?
那就是四位圣人了!
难怪李皓消失了数日,原来是找这些人去了,想必说动他们,也付出了不小代价吧?
不过,只是分身罢了!
“于海前辈!”
李皓一马当先,笑容灿烂,踏空而来,“前辈让我找八大家之人,其他几座古城,我都不太熟悉,也不好去找,倒是战天城几位前辈,和镇海使前辈,得知于海前辈还活着,很是兴奋,非要和我一起前来……”
此刻,槐将军分身主动开口:“于海?你不是在镇星城沈家吗?怎么会出现在银月之地?”
此刻,小树上,人脸浮现,带着一些无奈,又将之前对李皓说的一切,复述了一遍。
力覆海分身显得有些憨厚:“原来如此,居然是人王陛下后手……”
“谁知道真假?”
“吴鹏”声音冰冷:“不可贸然相信此等言论!于海乃是沈家护卫队副队长,还参与过新武初期的战争,怎会贸然离开沈家?何况……只是圣人巅峰,人王陛下后手,只是一位圣人巅峰吗?为了抵御红月,不说帝尊,起码来一位天王吧?”
此刻,于海解释道:“天王,会引起剑尊注意,剑尊不愿他人插手银月之事……”
老乌龟倒是笑容灿烂:“吴军长,不要随意去怀疑一位战友!还是新武初期的前辈!我更好奇,道友发现了什么,能解决一位帝尊的威胁?李小友来找我们,和我们诉说,我们不敢相信,谁有这样的手段,只是留下一些东西,就能解决一位帝尊?这一点……才是我们好奇的地方!”
于海犹豫道:“此地不宜谈论……容易被天意窥探,而天意也被红月帝尊入侵,几位若是真想知道,进入城中,便能知晓。”
“哼!”
“吴鹏”冷哼:“你乃圣人巅峰,我们都只是分身,贸然进入,你若是有歹心,岂不是全军覆没?吾等本尊难出,分身损失,也是难以承受,事无不可对人言!有什么好担心的?”
“……”
几人一唱一和,李皓倒是开口道:“前辈,人我给你找来了,现在的麻烦是,大荒入侵……之前前辈曾说过,一旦大荒入侵到了这边……前辈可以帮我解决荒兽,此言是真是假?”
李皓笑容收敛,看向东方,微微皱眉:“荒兽有圣人,而且不只一位!我自认战力不弱,甚至……可敌圣人!”
于海心中一震!
李皓,可敌圣人,真的强大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太快了吧!
而李皓,此刻好像无所顾忌,沉声道:“前辈,先不说帝尊的事,我有个想法,任由荒兽入侵到此!我可牵制一位圣道荒兽……那前辈……能否帮我诛杀其他圣道荒兽?这些荒兽,着实可恶!”
于海心中迅速想着一些东西。
诛杀荒兽……二次复苏……但是要剿灭混沌才行。
而荒兽入侵到了这边,他才能自由行动。
种种念头闪过,他很快道:“理所当然,分内之事!荒兽入侵银月,便是要侵占新武天地,我此刻行动不便,无法出入,若是对方来了这边……我倒是可以出手诛杀它们!只是……我也只是圣道战力,数量太多,恐怕就难了,你可知荒兽这边,圣道荒兽多少?我圣道巅峰之力,匹敌两三位还行……多了,恐怕很难!”
李皓摇头:“目前我也不知!只能去探查一番,看看情况。还有,如今荒兽比以前进化了许多,居然能施展新武战法,可怕至极……”
“荒兽可以施展新武战法?”
此话一出,何止于海,其他几人也莫名其妙,怎么可能呢?
两者,都不是一个体系好吧!
李皓也是头疼:“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而且,会施展新武战法的荒兽,甚至能化形成人,据说荒兽是无法化形成人的!”
众人都很惊讶!
老乌龟几位,也是真的古怪,你……说真的还是假的?
我们都不知道有这事!
李皓,是不是又在忽悠人?
可如此说,有何意义呢?
于海也是古怪无比:“化形成人的荒兽……还会新武战法,这……小友不会认错了吧?难道是新武时代的人族,只是在荒兽区域行动?”
李皓摇头:“不清楚,但是大概率不可能!我看荒兽和那些人形荒兽,关系密切……不过这一切,还需要探查一二才能知晓。”
李皓凝重道:“这些家伙,都很难对付,我若是放任对方蔓延到了这边,这边算是东方大陆的核心之地,那就代表,我丧失了一半的东方大陆,若是前辈无法击溃它们,我可能会丢失整个东方大陆!”
说到这,又看向其他几人:“可惜几位前辈,本尊无法出现,否则……必要时刻,于海前辈,可否……可否使用那特殊宝物或者手段,帮我们诛杀这些荒兽?”
“这……”
于海有些迟疑道:“目前,这手段还无法动用。”
“这样吗?”
李皓皱眉道:“那就麻烦了,我看荒兽一方,恐怕不止两三位荒兽……不管如何,此次都要劳烦前辈了,几位前辈在这先聊着,我去大荒那边探查一番!”
“小友……不进来坐坐?”
“事情紧急,解决了大荒再说吧!”
李皓抱拳,拱手道:“几位前辈先聊着,我先去大荒!”
话落,不等几人说什么,瞬间消失在原地。
“倒是个急性子!”
老乌龟笑了笑:“他不来,我们进去聊聊,不急于一时,若是需要八大家联手才能启动什么,那就等大荒之事结束,我们去找……只是……八大家这边,郑家可能叛变了,未必能凑足八大家了。”
“此事之前倒是有些耳闻,哎,郑家来自镇星城……没想到……”
于海也不多说什么,开口道:“几位道友,那就请吧!”
说完,一道光圈浮现。
于海看了一眼李皓离去的方向,稍有遗憾,这李皓……不愿进入,是怀疑,还是……真的太急了?
这几人,只是分身。
而且极其孱弱!
说是分身死了,损失太大,实际上,他看在眼中,骂在心中,一个个的,分身有七八品之力吗?
就没见过这么弱小的分身!
看样子,也都是对自己很是怀疑,警惕性倒是极强。
这么弱小的分身,拍死都嫌弃累赘。
这几人的分身,大概也只是为了来一探真假罢了。
而李皓,也没说实话。
此人得到天意加持,甚至得到了一些大道加持,若是真有心,也许……可以搬运新武强者本尊前来,这是他自己的判断。
可能性很大!
如今,只能放长线钓大鱼了,若是能搬运来一尊圣人本尊……那倒是好事,实在不行,也要等大荒入侵到了这边,再想办法。
还有,其他主城,都废掉了吗?
怎么没看到任何一位其他主城强者,游走天下?
这天地,虽然有限制,可对一些弱者的分身,又没太大限制,大荒都要入侵了,怎么没有任何一位新武强者分身来探查一番?
真是……无法理喻!
都不关心吗?
还是都没复苏?
那不至于啊!
……
同一时间。
星河城、武林盟这几座古城之外,除了还没彻底暴露地址的洪家古城,以及消失不见的飓风城,其他几座古城外,这时候都有人坐镇。
武林盟外,七长老分身有些恼火,看向坐镇此地的上千猎魔武卫军,以及柳艳,有些恼怒道:“我武林盟已经和天星结盟,为何不允许吾等分身出入?从没有人敢限制新武,也没人能限制新武!”
柳艳身穿银色战甲,气息震荡天地,日月之力展露,滔天水势涌动,后方,上千军士,都是水势汇聚。
柳艳声音冷漠,没了当初的妖艳,带着冰寒之意:“侯爷有令,昔日背叛新武之人,藏匿于各大主城,为了以防万一,还请诸位前辈,稍安勿躁,侯爷正在追踪背叛之人,一旦查出背叛者名单……侯爷定当亲自给诸位前辈赔罪,在这之前……任何人不得出入,违令者……杀无赦!”
“杀!”
后方,上千将士,几乎都跨入了斗千,甚至还有许多山海,一瞬间,气势滔天。
七长老脸色微变。
没想到,这群人短短时日,就有了如此威势。
他有些恼怒:“你怀疑我武林盟中,也有叛徒?”
“不错!”
柳艳冷酷道:“一切皆有可能!侯爷所做一切,也是为了诸位好,为了和平,为何联盟继续,难道……武林盟要背弃盟约?若是如此……天必诛之!”
七长老恼怒无比!
真憋屈!
若是本尊可以走出,一巴掌拍死你!
日月虽强,可也只是绝巅。
他本尊,哪怕在九大长老中,排名靠后,也是不朽巅峰,只是如今,天地愈加脆弱,他出来的分身,甚至还不如上次强大了。
李皓一方,居然封锁了古城,和上次的态度,截然不同。
之前,各大古城的强者,还是可以自由出入的。
而今,通讯都无法通讯了,基站恐怕被李皓夺走,无法通讯,无法联络外界,哪怕之前培养了一些人,此刻,这上千人封锁四周,谁敢贸然来这?
就在七长老恼怒无比的时候,地面上,再次浮现出一道虚影。
“二长老!”
七长老连忙招呼,城中,如今是二长老做主,没想到二长老分身都出来了。
此刻,那虚幻人影,轻声道:“这位将军……武林盟不愿和李都督起什么冲突,可如今……主城动荡,恐有变故发生,我们消息来源全部被封锁,不知将军,能否告知一二?”
柳艳平静道:“见过前辈!具体情况,吾等也不知!只知道,无边城郑家,也许便是叛徒主力,之前想通过击杀大量强者,复苏天地,结果被侯爷识破诡计,之后,无边城忽然消失,启动了城池,近些时日,已经无影无踪,侯爷正在追踪……不止如此,据说,还有飓风城也消失了,能启动主城,侯爷怀疑,城中还有完全复苏的绝世强者坐镇,所以侯爷担心其他主城也出现类似情况,才让吾等坐镇各方,以防万一!”
此话一出,二长老好像有些变色,七长老也有些震动:“你说无边城和飓风城都消失了?”
“对!”
柳艳点头:“现在侯爷担心,周家的星河城,会不会出现变故?毕竟,都来自于镇星城!对武林盟,其实侯爷已经极其信任,只是让吾等坐镇,而其他地方,都有数千猎魔武卫军坐镇,根本不会允许任何分身出入,胆敢走出,直接诛杀!前辈们……这也是无奈之举!”
两位长老都有些吸气的意思,两座主城消失了。
难怪!
怪不得最近动静很大,感觉不对劲,甚至连最后的一些牵扯都断掉了,好像彻底消失了一般,原来如此,难怪之前好说话的李皓,居然派人强行镇压主城,不允许主城强者出入。
若是真出现了三大主城背叛……后果不敢想象!
柳艳又道:“另外,侯爷让我转达诸位前辈一句,小心城内出现变故,贼人已经入侵各大主城,就连战天城,据说都受到了影响,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七长老忍不住有些不快道:“慎言!此话一出,人人自危,我新武同袍,岂会……”
柳艳直接打断:“这是侯爷的意思,信与不信,诸位自己衡量!人人自危也比人人无知要好!若非武林盟和天星建立联盟,此话就不该说!”
说到这,又道:“我不管诸位前辈信不信!侯爷命令下达之前,武林盟,不得走出任何一人,否则……休怪天星无礼!为了天星,为了银月,为了整个人族……诸位前辈,能忍便忍,实在无法忍耐,侯爷也有命令下达……先礼后兵,胆敢主动擅闯,便是和天星为敌,死战不休!”
七长老都怀疑,这人是不是假传李皓命令?
那李皓,他见过。
上一次见面,人家可好说话了,斯斯文文的,提出条件,那也是有商有量的,一看就是个斯文人,这番话,能出自李皓之口?
我都不信!
这也太霸道了!
他们习惯了对敌人霸道,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对自己这么霸道的。
柳艳也不管他们,她只是一直盯着他们,甚至……隐约间,有些挑衅的意思。
诛杀这些人!
她心中有股火焰升腾,但是没有对任何人说出口,只要这些人,敢迈出范围,她就会迅速击杀他们的分身,直接打破和平,等待侯爷腾出手来,直接诛灭古城!
能诛灭无边城,那就能剿灭武林盟!
先礼后兵……我已经说了,这些人不听,那我没办法。
猎魔武卫军成立,她和其他几人,成为猎魔武卫军的统领,袁硕、刘隆几人消失,她其实就明白了一切,谁不明白呢?
无边城打下来了!
打下一座古城,有那么容易吗?
所以……还用去猜吗?
什么去执行任务了,柳艳知道,也许,此生再也见不到那些人了。
她强忍着痛苦,从未在李皓面前提及这些,她知道,李皓比她只会更痛苦,所以……她也知道,若是如今有古城主动打破和平,也许,很快就会迎来天星的雷霆一击!
李皓还要拉拢一部分新武人,不会主动撕破脸的,但是,对方主动撕破脸,那就不用顾忌什么了。
而对面,七长老好像还想再说什么,而二长老,却是轻声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外出了,出去也没什么大事,本尊无法出入,李皓小友既然有令,我们也无需为难诸位,老七,回去吧。”
“二长老,这……”
“回去吧。”
“好。”
七长老愤愤不平,有些憋屈,这李皓,到底什么情况?
变心了吗?
上次见到的,难道不是李皓?
無敵 劍 域
真是见鬼了!
而柳艳,见他们主动退回了古城,微微皱眉,好像有些遗憾,但是也没再主动挑衅,对方自己出来是一回事,再挑衅,逼的对方翻脸,那就不好交代了。
……
与此同时,其他几座古城,也都是类似的情况。
李皓,真的封锁了古城,不允许对方出入。
不止如此,还有一支猎魔武卫军,一直都在探查四方,寻找洪家古城位置,但有古强者分身出现,必然会迅速赶至,雷霆一击,直接消灭。
而今,凡是出现的古强者分身,李皓有令,都是敌非友,直接诛杀便可!
天地的限制,让这些古强者无法本尊出现,分身实力也大打折扣,面对日月强者,面对上千斗千山海,也无法反击。
……
这只是银月之地,而各地,都有一些变化。
奎山蛇王,号召天下妖族,齐聚奎山,共创妖族圣地。
北方白圣教,暗中传讯天下各方,愿收纳各方强者,反抗暴政……至于反抗谁,并未多说,只是提出,再建天星。
四海之地,水云将士,剿灭了一处处匪盗,四海之上,海盗已成绝响,水云太后,更是一剑震天下,一剑剿灭了北海最强海盗星光海盗团,什么神通山海,通通死于剑下。
这一刻,除了东方大荒入侵,所有地方,几乎都陷入了寂静当中,就连西方神国,也低调的仿佛不存在一般。
可天下,却是暗流涌动。
不少人奔赴北方白圣教,大量的妖族,也迅速迁徙,朝奎山跑去,那边不单单有奎山,还要苍山妖族,也算是天下妖族的聚集地,起码比现在安全。
七大神山,天剑神山直接解散,昊天神山失踪,浮屠神山、凤凰神山、天鹏山直接被天剑霸刀率军剿灭。
剩下的两大神山,在林红玉的劝说下,两大神山之主,亲自带着山中强者,前往天星城,准备觐见李皓,臣服天星,天下为之震荡。
昔日,纵横天星的三大组织,七大神山,九司皇室,四海匪盗,如今都快成绝响了。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李皓孤身前往大荒,完成自己最后的布局,准备对三方都来个雷霆一击,这三方……分别是大荒、红尘、镇星城那位,至于能否成功,看运气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