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深空彼岸討論-第四百六十八章 都是至強獵手看書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消息相当的惊人,不朽伞、神明宫、生命池,不知道是被人得到了,还是有些特殊,始终神隐,即便共振,也不给人找到它们的机会。
这次的盛会被人利用,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的至强者出征,反向进军仙道之地,要夺走那里经常显照出来的至宝!
“野心勃勃,不顾他人死活,诱惑部分至强者激战,血祭此地,牵引出至宝共振,然后,那批有准备的神明去捕捉人世剑、逍遥舟、羽化幡。”
“一旦他们得手,会立刻调头杀回来,将神隐的不朽伞、神明宫、生命池也逼迫出来,想集全所有至宝!”
……
人心惶惶,因为众多超凡者在掉境界,发生这样的大事,没有人可以平静,这关乎着他们的未来。
有人说,是不朽之地勾陈帝宫和神明之地的超绝宫的鼻祖联手发起的,也有人说,科技生命之地也参与了。
外太空中,所有人都面色苍白,各自在抗争,不想被震落下去很多道行。
此时,青木整个人都傻了,精神恍惚,坐在飞船中,简直不敢相信,祸从天上来,他刚入超凡,又给震回去了!
最近,他都在炼化那颗造化真晶,自身实力突飞猛进,都来到一段后期了,结果眨眼间,回到解放前。
“我又成大宗师了?”他喃喃着,如果是一年前,他肯定激动与喜悦无比,因为那是突破了。。
现在,一闷棍砸下来,他重回凡人,这就有点狠了,这个局面让他难以接受。
“凄苦啊,我又成马三段了,最近这天地是不是有病?有事没事儿就震,我辛辛苦苦修行的成果,一朝间,被打到尘埃!”马超凡很受伤,差点咳血,它从四段掉落下来了。
小狐仙晕乎乎,被震落到四段,也要发飙了。赵清菡倒退回三段,还算平静。吴茵从二段掉落到一段,心虚了,再震一次的话,她也要重回凡人层面。
“别捕捉我师傅那里的画面了,看一看王煊怎样了!”青木想确定下,是不是王煊的问题。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老王一旦认真静心修行,外面就会出事儿,忒离谱了!
“他情绪很稳定,没折腾,没叫喊,在那里皱眉想事情呢,并未修行。”机械小熊告知情况,认真扫描。
这次和王煊无关?青木郁闷了,慨叹怎么会这么艰难?他只当了不足一个月的超凡者,就被打回原形,太伤人感情了。
此时,现世中的至强者处境也有些艰难,都在对抗,不手段尽出的话,他们也要掉境界了。
但不得不说,这些人很强,经历多次被震,有些抗性了,这次竟熬住了,甚至有少数几人还在藉此捕捉至宝的轨迹。
大部分至强者留在现世的化身堪堪保住道行,没有掉境界,但过程十分惊险。
当然,这个层面,也有少数几人大意了,兼且自身根基原本就不是那么坚不可摧,掉落到逍遥游二层。
其中,羽化宫中那人一脚踹碎半座大殿,面无表情地望向天空。他坐镇于此,居然“遭遇大劫”,没能抗住,比其他至强者的分身弱了。
……
现在,王煊静等这次的“盛会”结束,离开是非之地,他不想蹚浑水,感觉这次各方的动作都会很大。
这段日子,他一直在思忖自己的路,默默修行,想着怎么去降服那些化身,想要进军十二段,必须要镇压他们,让精神分身合一。
“倚仗炉盖这种外物是下策,不可取,所谓诸神融合,是指我自己有足够的实力降服他们,这样的元神归一才算圆满,不然只能算是拼凑,即便强行组合到一起,也是属于有裂痕的瓷器。”
他悟法,从各种经文中印证自己的路,提升自己的实力,怎么才能压制所有分身,是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的问题。
“他们就是我,我就是他们,每个分身都非常强,懂我的一切法,我一个人怎么能够和将近十位的‘我’开战?”
他眉头深锁,这是一个现实问题,这意味着,他在短期内必须要大幅度提升实力,才能压制他们。
他如果可以猛烈地提升自己,也就意味着,差不多能进十二段领域了。
“我会的他们也会,石板经文、释迦真经、金色竹简、元神棺椁大法……除非,我从当中选一部,近期有突破性进展!”
坐在惡魔身邊
甚至,连精神病大法,那些人也都懂,那页经文本就扔在飘渺之地。
“不现实啊,关于这些典籍,我都参悟的差不多了,而他们也和我一个路数,短期很难有质的变化。”
很快,他想到自己的优势,有血肉,精神和形体合一,这点远超他们,每日修行能够互补。
“金蝉功、化蝶法、蝼蚁望龙篇……这些最适合肉身和精神共修,一起蜕变,他们无法和肉身共鸣,近期不会有大成果。”
难道要从这些法入手,可是,他有些不甘心,这是他为自己立足十二段领域后准备的,有些野望。
因为,练这些可以涅槃的功法,一旦圆满后,会有奇效,能有一次质的提升,形神皆蜕变。
他认为,现在就想办法提升到尽头后用掉,有些浪费!
“当然,我此时不用的话,也存在一种很不好的可能,后面效果不见得会有多理想。”
他认为,金蝉功、蝼蚁望龙篇等,都是立足神话领域中开创的法,而现在他已经站在理论的尽头了。
这是个让人不安的问题,让他有些烦心,一次绝佳的涅槃机会,是否会浪费掉?
“我还有一本至高经文,一直没有练,现在可以尝试参悟。”他想到了五色玉石书。
这本经书得自老钟的书房,当时无论怎么看,怎么和那种经义共鸣,都无所获,只能记在心中。
“依旧很难,这篇经文似乎与这个超凡大世格格不入,应该属于逝去的文明,需要以时光去熬,去揣摩它。”
王煊在想各种办法,最后,他神色一怔,想到了自己最为与众不同之处,那自然是特殊的内景地!
“能不能利用它提升自我?”
事实上,内景地中的神秘因子,接近真实的超物质等,对他效果不是很大了,他缺的不是能量的问题。
但有一样特质,让他很在意,心中火热,那就是在内景地中精神思感提升了也不知道多少倍,等于在盗取时光。
“如果在其他地方,我的精神思感也能这么活跃,那么简直不敢想象啊,必然能降服那些精神分身!”
然而,那是属于内景地的特质,离开后,怎么能保持住这种能力?他一时间没有头绪。
咚!
天地间,又有剧震传来,惊得很多超凡者面色惨白,又要开始了?没完没了,这是想全面摧毁超凡世界吗?!
谁都没有想到,一震再震,根本停不下来。
不久后,更是有大消息传来。
“羽化幡,似乎被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的至强者联手得到了!”
消息传来,整片盛些暗淡了,最凶猛的猎手得手了?所有这一切布置,都是为了成全他们。
片刻后,又有爆炸性消息传来。
“出变故了,仙界蕴含大凶险,人世剑早在很多年前就有主人了,早已被炼化,被其主人故意放养在外边,现在有恐怖生灵持人世剑出手,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的人吃了暴亏,有些至强者死了!”
“我去,什么状况,人世剑不是被人初步得到,而是真正炼化与拥有了很多年,而今早已可以放心的养在外面?!”
人们发呆,形势十分复杂,消息太惊人了,且在不断地变化。
“据悉,从仙界赶过来的至强者,最近看出端倪,猜测到人世剑早有主人了,预感不妥,得悉这边有盛会后,故意跑过来了,留下大后方的空白之地……”
这种传闻一出,各方都傻眼,愈发觉得,这次风运动荡,全都是手持镰刀的收割者,没有一个善茬儿,都在故意挖坑。
“都是猎手,各方皆是食肉者,这就有些恐怖了!”
人们原以为,仙界大后方被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的强者偷袭了,可是现在看,还难说谁是受害者。
各个阵营都在高度警惕,全在戒备,仙界、大结界彻底大乱,有至强者血液在流淌。
“天啊,又有一个新说法传来,仙道之地的人世剑被一位本应该死在上古的巨擘炼化,而我们这边的神明宫也被上古一位巨头炼化了,所以神隐,不显出来。这一次,是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的至强者联合方雨竹、妖主等人,密议过后,双方交换信息,互补了优势,并交换战场,一边联手,一边又在互坑,有针对性的去征伐上古时代的强者……”
大结界和现世,全都乱了,除却至强者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实情,不知道真实情况。
连王煊听到后,也是一阵愕然。
但有一样是可以确定的是,各方都是猎手,全不是吃素的,最后谁能有所获,谁能不流血,还很难说。
轰隆!
大结界震动,这次影响更为深远,有至高符文交织,有至宝气息弥漫,清晰的霞光扩张。
“有人在这个时代……炼制至宝,是从仙道之地赶过来的那批人,她的手镯在发光,是御道级别的宝物!”
“一日三变,至强者都疯了,什么都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