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綁架了時間線 起點-第275章 來戰!

我綁架了時間線
小說推薦我綁架了時間線我绑架了时间线
不知过了许久。
封棋悠悠醒来,发现自己正蜷缩着身子。
他下意识想要舒展身体,却发现身体被束缚,根本无法伸展。
四肢触碰到的地方有着冰凉的金属质感,似乎是被装在某个金属箱子中。
仔细倾听,能听到外面有发动机轰鸣的声音。
冰火魔廚
他不清楚现在是被装在运输车上,还是运输机上。
但他觉得自己显然已经离开了星城。
否则在他按下警报后,迷雾之主应该已经前来营救了。
至于绑架自己的神秘势力是何方势力,他心中已有大致猜测。
前来绑架的势力身体构造与他熟悉的“羊头恶魔”十分相似,再联想到羊头恶魔膜拜的雕像。
这支神秘势力显然就是暗神教背后的势力。
但他不理解,暗神教为什么能找到他,并确定他就是破坏暗神教分部的幕后主脑之一。
其实对于暗神教背后势力可能出现的动作,迷雾之主早有准备。
首先是对星城内领域弱族联盟的整合。
导致暗神教背后的势力不可能从领域弱族手里得到任何情报。
所有调查任务还未发布就会被迷雾之主提前截断。
这一步计划无疑是成功了。
旧日城那边唯一获取星城内情报的路线被掐断。
即使旧日城那边的势力真就坐不住想要来到星城展开调查,也调查不到任何有用信息。
毕竟从头到尾,迷雾之主和他都未暴露身份信息。
即使是领域弱族联盟的高层,都不知晓迷雾之主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更重要的一点是,迷雾之主笃定旧日城的势力在未获悉有效情报前不敢贸然行动。
即使贸然行动,他在星城的眼线也能很快侦察到踪迹。
多重保险,保证了他们现阶段的安全。
想到这里,他心中更加疑惑了。
不理解暗神教背后的势力到底是如何精准锁定了自己。
近乎密闭的空间内,不时有轻微颠簸。
不知过了多久,失重感袭来,发动机的轰鸣声缓缓停止。
他感觉到自己所处的金属箱子被提起,走动时的上下颠簸感袭来。
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他听到了箱子内传来了金属弹簧的撞击声,紧接着一阵强光袭来,他下意识眯眼。
跟前身影模糊,渐渐清晰。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佩戴羊头白骨面具,浑身遍布黑色符文的高大身影。
“起来吧。”
封棋听闻,缓缓从金属箱子中站起身。
环顾四周,他看到了伫立在远处的高耸暗神雕像。
这座雕像与他记忆中的雕像相比,模样有着诸多不同,但显然有关联。
“为何要绑架我?”他在这时转头望向了为首的面具男。
“你选择针对我们的时候,就应该想过有这一天才对。”面具男沉声开口道。
听到这番话,封棋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暗神教背后的势力已经看穿了他们的计划。
但他还是不理解,暗神教到底是从哪个渠道探查到的情报。
想到这里,他淡定点头询问道:
“能给我解释一下吗,你如何肯定我就是针对暗神教计划的主谋?”
面对询问,面具男想了想,还是开口道:
“相互交换一下情报吧,我可以回答你一些问题,但也希望你配合我回答一些问题。”
“作为诚意,我可以先回答你的问题。”
“关于为何能锁定你就是幕后黑手,这完全就是巧合,我们在星城调查已有数月,但始终不敢与星城内的领域弱族联盟接触,害怕被你们知晓我们已经进入星城,这导致我们的消息十分闭塞,难以展开有效的调查行动。”
“我想也是,如果你们的调查行动不是隐秘进行,我早已得到了相关情报。”封棋当即点头,随后继续道:
“所以你口中的巧合是什么?”
面对询问,面具男没有隐瞒:
“星城中央公园的雕像揭幕仪式上,有一群小朋友给你送花,我们发现你竟然从这些小朋友身上获取到了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这种东西可不是谁都能轻易获取的,想要利用这种特殊力量,需要一种极为特殊的手段,看到你能吸收信仰之力我们就意识到你就是我们潜在的对手,也是我们这次行动的目标。”
听了面具男的回答,封棋心中恍然。
原来前面的计划都没有出错,唯一出错的点就在雕像揭幕仪式上。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暗神教背后的势力能够精准锁定自己了。
“但你们并不知晓的我的实力具体如何,为何敢在星城内偷袭我?难道不怕全军覆没。”
“偷袭你之前我们进行过思想挣扎,但我们已经在赌局上了,赌注是我族的未来命运,我必须冒险一搏。”
“你们背后的灵能族就这般放任你们冒险?”
“你怎么知道我的背后站着灵能族?”面具男略显诧异道。
“暗神教的起源在旧日城,我的情报中旧日城可是在灵能族的掌控中,难道灵能族还会允许一个未知势力在身边发展壮大?”
“灵能族并不知晓我的冒险行动,但现在我已经派遣族人前去通知了,想必灵尊很快就会到来。”
封棋点头,随后继续询问道:
“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
“我现在对你很好奇,我们能掌控信仰之力来源于我们的先祖,它是一位差点成为柱神的半神境强者,他死后生命之源成为了我们收集信仰之力的核心,你又是通过何种手段收集的信仰之力。”
听到这番话,封棋意识到暗神教势力根本就没发现佩戴在自己身上的奇迹手环。
并且它们还不知道迷雾之主的存在。
更不知道血肉祭潜在的隐患,甚至现在还以为《血肉祭》只是收集信仰的一种手段。
但迷雾之主没有暴露,他却是彻底暴露在了暗神族与灵能族面前。
现在他的处境十分危险。
在被榨取完情报后,暗神族显然不会将他放走。
毕竟在暗神族眼中,他会是收集信仰布局上的阻碍。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
“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处置我?”
面具男正要开口,这时一道黑影在旁边缓缓浮现、凝实。
赤红色的眼眸在黑影中显现,与科技研究院背后的黑影势力长相上极为相似,显然是灵能族的成员。
这时面具男与身后的族人恭敬朝着黑影开口道:
“灵尊。”
被称为灵尊的灵能族成员没有回答,它的目光直勾勾盯着封棋,随后沙哑的声音传来:
“想必你身后还站着其他势力吧?如果能给我有用的情报,或许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我说了,更活不了。”封棋淡然摇头。
“稍等,我现在需要了解一下你的信息。”说着,灵尊闭上了眼睛。
只见它的头顶浮现一根赤色能量虚线,朝上方蔓延,刺入了虚无之中。
接下来封棋看到无数能量粒子从虚无中浮现,顺着能量虚线不断涌入灵尊的大脑。
“圣灵意识库?”
灵尊在这时睁开了眼:
“看来你对我圣灵族十分了解,封棋。”
“为什么你们圣灵意识库内有与我相关的资料信息?”他忍不住好奇道。
“为了扩充知识与资料信息,我们灵能族有百余名专门负责学习的族人,它们将旧日研究院的权限能查阅到的所有资料都以学习的方式背记下来,然后传入圣灵意识库中,现在已经记录了80%左右,你的信息也在其中。”灵尊毫不在意的说出了真相。
听到这番话,封棋心中咋舌。
按照面前的灵能族成员所说,它们灵能族成员简直就是随身携带了一个人类科普数据库,各大城市共享的数据它们都能随时随地调取。
“封棋,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你背后到底是哪一支势力?我们并非一定是敌人,未来说不定可以结盟后共同进退。”
这时候选择说出真相,无疑是在出卖迷雾之主。
而迷雾之主是他1500年后变强的保证。
灵能族成员说得轻巧,未来可以结盟同行,但这番话他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迷雾之主的潜在计划将影响到世界的未来格局。
如果知晓了《血肉祭》的潜在隐患,灵能族根本不可能放任迷雾之主成长起来。
现在唯一让他感到担忧的是。
如果在这里死了,他的脑袋该如何被带回猩红研究院。
事出突然,他参加揭幕仪式并未携带“大脑活性针”,猩红特救小队也还在星城内。
他现在已经陷入了绝境。
高達創戰者 A-T
甚至觉得这条牺牲线大概率是废了,所获得的信息除了提前交给猩红研究院的那些,其余信息都将无法带给主时间线上的他。
“你不说也可以,我有办法让你背后的势力主动站出来。”灵尊在这时开口道。
“你打算怎么做?”
淺淺的心 小說
“推广《血肉祭》显然是为了帮助你获取信仰之力,说明你背后势力的未来布局中,你是关键核心,我想它们不会轻易放弃你吧?”
“什么意思?”
灵尊这次没有回答,身形缓缓消散在了原地。
这时站在一旁的面具男上前一步,伸手掐住了他的脖颈。
束手就擒不是他的性格,他正要反抗,但熟悉的倦意汹涌袭来。
他才举起拳头,身体就已经无力垂下。
……
当封棋再度醒来,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座由特制金属打造的牢笼中。
四周近乎一片黑暗,只有头顶有能透过光线的小孔。
他试图打破牢笼,但即使他触发恶魔龙的力量也无法打碎金属墙壁。
接下来几天,封棋被关了禁闭。
灵能族不杀他,显然是想钓大鱼,但他不清楚灵能族究竟想要怎么做。
接下来几天,封棋明白了灵能族的意图。
这天囚牢大门被打开,他被面具男带到了监牢外的实验台上。
他再次见到了被称为灵尊的灵能族成员。
接下来他的身体被束缚在了实验台上,灵尊开始了对他的身体改造。
过程没有痛苦,他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当他再度醒来,发现身上缠满了绷带,就连脑袋上也是。
一天的休养后,灵尊为他拆开了绷带。
这时候封棋发现自己的面容发生了变化,身上的许多特征也发生了改变。
灵尊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明白了它们的计划。
“从今天起,你就是人类叛徒封起了……对了,你将在一个月后在旧日城刑场公开处刑。”
灵能族的计划就是改变他的身份,将他设为人类叛徒公开处刑。
不选择用他本来的身份,显然是担心影响太大。
旧日城虽然已经在灵能族的掌控中,但他的身份太过特殊,如果灵能族毅然在旧日城将他处刑,将承受巨大的舆论压力。
这个压力甚至可能来自于旧日城居民。
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新时代修炼学的奠基人,到时候联合军部、联合研究院,以及其他城市的各方势力都会出来反对,乃至提出重新调查。
他的身份太过敏感。
即使灵能族也不敢贸然处刑。
想要用他的身份引出幕后势力,最好的办法就是为他更换一个身份,但要让他背后的势力明白更换了身份的他就是“封棋”。
在灵能族看来,他背后势力的未来计划核心就是他。
公开处刑计划一旦施展,他背后的势力只有两种选择。
一、为了信仰收集计划不被破坏,冒险跳出来拯救封棋,然后暴露身份。
二、放弃封棋,就此放下收集信仰的未来布局。
这一招无疑是阳谋。
这两种选择在灵能族看来他们都赢定了。
……
正如封棋所预料。
身体改造结束后,旧日城内大肆宣扬报导。
旧日城内抓到了一名效忠于领域势力的人类叛徒,名叫“封起”,在潜入旧日研究院被抓。
外界舆论哗然。
封棋也被提前押送至旧日城刑场,待一个月后受刑。
这期间他每天都要被送至行刑台,接受民众的怒火。
封棋心中明白,这一步显然是为了让他被囚的消息更好地传达至迷雾之主那边。
而每天前来丢石子的民众显然也不会想到。
这个被全身束缚捆绑在行刑台上的家伙,会是他们心中的人类明日之星“封棋”。
即使名字上只有一字之差。
时间一天天流逝,距离行刑日只有十天了。
望着站在身边,浑身包裹在金属铠甲中的面具男,封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灵能族的阳谋很厉害。
但它们想漏了一点,迷雾之主的未来计划中,信仰收集只是附带罢了。
身处星城中的迷雾之主即使失去了他,依旧可以高枕无忧。
《血肉祭》的计划还是会成功推广开来,他还是能够站在1500年后的未来收割众生。
所以他的死,对于迷雾之主来说没有任何损失。
收集信仰之力,不过是迷雾之主为了提携他想出的一个附带计划罢了。
他知道迷雾之主很重情意。
这么多年的相处,迷雾之主早已将他视为了亲人。
但他看到过迷雾之主的残忍面,以及在权衡利弊时的极端冷静。
现阶段的迷雾之主远没有灵能族想象的那般强大,这时候贸然前来相救等同于是往陷阱里撞,有去无回。
所以灵能族的这个计划,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失败了。
迷雾之主的未来布局核心从来不是他,而是自己。
何况迷雾之主身上还背负着无数战死族人的未来期望。
他相信迷雾之主会给他报仇,但以他对迷雾之主的了解,他绝对不可能前来相救。
如果意气用事,他也不可能屹立在1500年后,成为一方霸主。
“已经过了21天了,还没来,如果你死了,你们布局的信仰计划不就彻底失败了?”这时站在他身旁的面具男忽然询问道。
“很遗憾,看来我被抛弃了……对了,麻烦送点水给我,被暴晒一天了。”封棋语气轻松道。
“你是计划的核心,我不信你背后的势力没有一点反应。”面具男继续说道,顺手拿起了桌上的水壶抛向了封棋。
用嘴接住水壶,他仰头“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大口。
将水壶甩回给面具男后,他望向面具男不由得好奇询问道:
“你祖上出过半神,按理说有着远高于灵能族的血脉强度起点,为何要听命于灵能族?”
“那只是曾经,我族的辉煌早已在各方势力的相互争霸中陨落,现在灵能族愿意慷慨扶持我族,为了族群未来我只是做了对的选择。”
“这份扶持的背后,可能藏有阴谋。”
面具男听闻,淡然道:
“这是一场赌局,赢家通吃,我现在已经赌上了全族的命运。”
“我都快死了,和我说说你们暗神族的未来布局吧。”
“都快死了,就没必要知道这么多了。”
探查不出有用信息,封棋不再细问。
抬头望向蔚蓝天空,他知道这条牺牲线大概率是失败了。
但至少未来的线的他并非一无所知。
大致情况他都通过蔚薇传给了猩红研究院,包括这条时间线中的部分细节。
只是1500年后的他,无法再通过读取大脑记忆来获取这条时间线上的情报,会错过许多细节。
例如暗神教的相关信息。
这些信息他也是被抓后才知道,显然无法传达给另一个他了。
多条时间线的经历,让他对死亡看得很淡。
望着被拦在行刑台外群情激奋的民众,他神色平静,内心更是毫无波动。
他并不恨这些对他投掷石子的民众。
民众的愤怒出发点来自于对这个世界的热爱,以及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他们只是被蒙蔽了认知。
迷雾之主曾与他分析过人类社会的结构。
期间他说过一句话,封棋对此印象深刻。
他说,只需要看懂星城民众的底层动力是什么就可以很轻松操控他们。
恐惧、虚伪,亦或是正义与使命感,这都是可以操控的点。
例如想要操控那些心怀正义的战士为他们而战,只需要为它们设立一个假想敌即可,它们会为了心中正义义无反顾地成为他手中的屠刀。
多条时间线的经历,他深刻认同迷雾之主的这番话有多么正确。
下谋伐兵,上谋谋心。
这也正是迷雾之主的可怕之处,他能将许多事情看得十分透彻。
所以他能肯定迷雾之主不会来。
因为迷雾之主比谁都看得透彻,肯定明白前来相救的结果是什么。
他甚至脑补出来,这时候的迷雾之主在暗暗发誓要为他报仇的画面。
天色渐暗,他从束缚架上被放下。
面具男抓着他走向了刑场后方的囚笼。
明天他将继续被悬挂在刑场上,接受民众的怒火,灵能族显然也还在期待幕后势力的露头。
……
九天后。
行刑日来临。
这天万里无云,艳阳高照。
一大早封棋就被押送至刑场,这时候他身上的衣服被换成了囚服。
他右手腕上的奇迹手环,也被面具男收缴,此时佩戴在了他的身上。
但显然面具男并不知晓奇迹手环是奇迹物品。
只是觉得这件物品比较特殊。
当初迷雾之主能探查出来奇迹手环是奇迹物品,也是因为黑绝领域场的类人首领利用奇迹手环释放了强大能力。
正常情况下,奇迹手环看起来更像是能量晶石打造的装饰品。
来到刑场后,他被面具男按着跪倒在了刑场中央。
此时刑场内潜伏着大量提前埋伏好的力量,甚至灵能族还邀请了旧日城军部的力量观看此次处刑。
天罗地网已经布置,只待猎物上钩。
目光环顾四周一圈,封棋脸上浮现一抹讥笑。
计划很完善,可惜迷雾之主根本就不可能到来。
伴随着时间推移,刑场外前来围观的旧日城居民越来越多。
行刑时间临近,封棋被面具男按倒在了铡刀前。
挂在刑场上空的钟表跳动,就像是他的生命倒计时。
指针向前走,他的生命向后退。
站在他身后全副武装的面具男在这时抬起了铡刀。
临近死亡,封棋内心平静。
仔细想来,多条时间线中他什么样的死法都经历过了。
尤其是刑场。
电椅、砍头,现在还多了一个铡刀。
目光望向那些表情愠怒的民众,他的内心忽然多了一丝藉慰。
我的这条线,终究还是要落幕了……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传来滚滚雷声,乌云遮蔽烈日。
狂风拂面,他抬头望向了天空。
只见天空中乌云汇聚,一道庞大的灰雾身影从中浮现。
巨大的灰雾手掌在这时猛地拍向了刑场。
看到这一幕,封棋不由得愣住了。
面具男也在这时抬手拍向了天空。
轰!
雾手与面具男挥出的幽绿色火焰相撞,眨眼间将火焰吞噬殆尽。
灰雾继续下沉,砸在行刑台上朝四周蔓延。
当灰雾散去,迷雾之主的身影从中浮现。
他望向被束缚在铡刀前的封棋,脸上浮现狰狞笑容:
“来晚了,趁着还有时间这一个月来我选择了闭关修炼,尽可能的增强实力……现在,接你回家。”
“为何要来!”封棋有些不敢置信道。
“曾经的我丢失了所有亲人,为此我追悔莫及,现在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神经病!”
“哈哈哈,我说过将来攀登至顶峰身边会有你一席之地,这是我给你的保证,我们的路才刚刚开始,绝不会在这里倒下。”
望着四周围聚而来的身影,迷雾之主再次化身迷雾。
迷雾剧烈扩散,眨眼间他化为了百米高的雾巨人,低头俯瞰众生。
“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