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九星之主 ptt-964 神明的遊戲分享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徐风华傲然屹立与圆形场地中央,不断的提升着自己的气势,抵抗头顶正上方女巨人的气息威压。
她抬起头,遥望着枯木路径的尽头,看着石板前伫立的身影,开口道:“你我无冤无仇、此前素未谋面,只是神明的游戏规则致使我们不得不对立。”
变革者托侧跪在石板旁,从顶礼膜拜的姿态,变成了扭头看向下方。
连带着,他那一双炽热的眼神,也渐渐阴沉了下来。
徐风华:“如果你愿放弃体内的至宝,也许我们没有必要战斗。
一切结束后,你可以回到你的国度,继续你未完成的梦想。”
变革者托当然能认清现实,却也一声冷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说辞。”
诡异的是,与华夏八竿子打不着的变革者托,不仅完全理解徐风华的话语,他口中的中文也很不错,只是腔调稍显怪异。
徐风华轻轻颔首:“以我的姓名担保。”
“呵,华夏第一魂将?”
变革者托哼了一声,目光扫过后方的高凌薇和荣陶陶:“所以你可以替他们做主,私自做出决定,无需顾虑他们的感受,他们也会听从你的命令要求。”
闻言,徐风华眉头微皱。
有些事情是她改变不了的,形势至此,她只能去尝试沟通。
但这样的沟通显然无效,对方的态度很明显:拒绝。
且变革者托并不是用常规方式表示拒绝,而是抓住机会,开始离间?
“是的。”后方突然传来了高凌薇的声音,替徐风华解了围。
女孩一双美眸凌厉,遥望着变革者托:“收收你的小心思,别让你塑造给世人的形象崩塌。”
变革者托眼眸一凝,心头窜起了一丝怒火。
“神明”的概念是相对的,在二尾面前,变革者托可以规规矩矩、恭恭敬敬。
但是在自己那一方土地上,变革者托就是唯一的神明,没有人敢触犯他的威严。
此刻与他对话的女孩,看似与他处于同一层级,但说到底,她不过是个年少无知的小崽子罢了。
这要是放在自己的国度里,她可是要被狠狠上课的。
徐风华的确有资格与他平等对话,但是高凌薇?
你算什么东西?
为何缺乏对魂武世界先行者应有的尊重?
就因为你侥幸获得了雷腾至宝?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
粗浅鄙陋的见识、少得可怜的阅历,愚昧无知和年少轻狂?
高凌薇并未被变革者托的眼神吓退,反而张目对视,不让分毫:“她的确可以替我们做主。
也许你不了解东方文化,与你们不同,我们对父母有爱有敬,我们与家庭一生紧密相连。”
变革者托:!!!
徐风华忍不住微微挑眉,在她的印象中,高凌薇并不是一个言辞激烈的人。
也许是被头顶的女巨人压迫得有点惨,女孩的状态不对劲儿?
无论如何,高凌薇的话语声声入耳,倒是让徐风华放下了心。
彻底断了变革者托的念想,不给他一丝一毫的离间希望,这显然是无比正确的决定。
如若真的能兵不血刃的拿下胜利,避免战斗的话,那对于荣家三口而言,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只可惜,虽然变革者的幻想破灭了,但他并没有选择投降,而高凌薇的一番话语,似乎也刺痛了他,勾起了他的怒火!
“咔嚓!”
变革者托的脚下突然冒出一根根枯木树枝,如小蛇一般四处蔓延,它们急速长大、愈发粗壮。
枯木体型猛增的瞬间,还带着酥脆的“咔嚓”声响……
徐风华心中一叹,知道一切不可避免。
唰~
徐风华的身影悄然消失,瞬间出现在变革者托的身后,手中的雪制方天画戟重重向前一刺!
“呲!”
徐风华面色一变,方天画戟亦如想象中的那般强势,硬生生贯穿了变革者托的背脊,锋利的戟尖自他身前刺了出来。
她無法完成任務的理由
但却并没有淋漓的鲜血,崩裂开来的伤口处唯有一节节腐朽的枯木?
变革者托不是血肉之躯,他是由枯木拼凑的?
“咔嚓~咔嚓~!”
枯木树枝不断蔓延,阵阵清脆的声响中,一根根树枝宛若锋利的木刺,同样穿透了徐风华的身体!
顿时,徐风华被捅成了“蜂窝煤”。
虽然画面很惊险,但是没有刀锋入肉的声响。
徐风华的身影层层重叠,完全豁免了物理伤害!
徐风华二话不说,一手中直接汇聚出了一颗雪爆球,连着变革者托、带着他的无尽枯树枝统统搅进了风雪球中。
一时间,咔吱咔吱的声音不绝于耳。
而在徐风华企图摧毁变革者托的时候,蜿蜒向下的枯木路径上,已经爬过了无数条枯木枝。
枯木爬行的速度奇快,顷刻间便掠过了角斗场地,直刺高凌薇的面门!
变革者托的目标竟然是高凌薇?
嗯…也对,人的名树的影。
也许在变革者托心中想来,高凌薇应该是华夏三人组中的弱点。
“呵。”高凌薇随手一抬。
滋滋作响的电流弥漫,一颗巨大的雷电球赫然出现,瞬间爆炸开来!
八方雷电·隆雷!
无尽的枯木枝宛若一条条飞刺的巨蟒,极其凶狠,但却酥脆得可怕。
在高凌薇的雷电球爆炸之中,层层树枝毫无悬念的被碾碎了。
“妈,回来!”高凌薇一声厉喝,一手遥遥对准了萤森石板,纤长的二指轻轻一挑。
“呼~”
狂风乍起,电闪雷鸣!
八方雷电·风电!
恐怖的雷腾风暴呈龙卷风状,不仅淹没了萤森石板,也淹没了地上密密麻麻的枯木树枝。
真·毁天灭地!
高凌薇一双眼眸中电流弥漫,纯粹的破坏欲望填充脑海,甚至要将这魂武世界的尽头统统搅碎!
仅论输出的话,九大属性中的雷腾自认第二,就没有谁敢认第一!
也只有暴躁的熔岩能跟雷腾掰掰手腕,但最多也就是认并列第二。
咔嚓咔嚓的脆响接连传来,高凌薇的心很决,手段更绝!
只见女孩缓缓向后拖拽手掌,而那雷电龙卷风竟也向后推移,从萤森路径的尽头摧毁着万物生灵,一路移动向下,直抵圆形角斗场。
她在摧毁万物,更是在赶尽杀绝!
没有熔岩分庭抗礼的日子里,雷腾就是“输出”的终极答案。
“对!我是废物!是泥捏的!”蓦的,身后传来了荣陶陶的颤抖声线。
高凌薇心中一惊,猛地扭头向后望去。
却是见到一根根枯木,悄无声息的爬过角斗场、爬过长长的霜雪路径,急速刺向荣陶陶的头颅!
变革者托的目标竟也不是高凌薇。
之前他对着高凌薇怒目而视,同样也是假象。变革者托的终极目标,是那处于晋级状态中的荣陶陶!
跪倒在地的荣陶陶一手前探,掌心开花。
一朵莲花·狱莲!
猎奇故事中那些吞食天地的生灵,往往都拥有着一张可怕的血盆大口,或是惊悚的深渊巨口。
然而这囚禁万物的狱莲,却是那样的美丽迷人。
幽幽绽放的花朵挡在了荣陶陶的身前,也将无尽的枯木树枝吞入花朵之中。
看得出来,荣陶陶对莲花的掌控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程度!
狱莲不仅仅是单方面的接受枯木枝入侵。
巨大的花瓣之中更是浮现出一片片小花瓣,缠裹着易碎的枯木枝,疯狂的向花朵中拖拽着……
荣陶陶和他的狱莲,不仅要枯木枝,还要施展这项魂技的人!
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的变革者托,突然就变成了吐丝的蜘蛛,而荣陶陶却化身资本家,疯狂的向外扯着蛛丝。
来吧!
来多少我要多少!
我就看你什么时候被掏空……
呼~
枯木树枝突然分出了密密麻麻的小杈,其上绽放开来一朵朵小花,它们五颜六色,颇有一种“小清新”的感觉。
也就更别提这些小花是绽放在枯木上了。
矛盾的画面,煞是美丽。
但美丽的东西往往都是致命的。
花朵不是平白无故盛开的,一朵朵小花之中迅速释放出了层层花粉。
荣陶陶不知道这花粉是什么功效,但他知道的是,这玩意,自己绝对不能吸!
“呼~”
小花释放浓郁的花粉,而雪莲也卷起了霜雪风浪!
随心所欲的荣陶陶,竟在狱莲内部开启了雪莲风暴,且不是向外吹拂霜雪,而是向内席卷霜雪。
完美克制!
“轰隆隆!”
就在荣陶陶尽情施展着自己的战斗天赋,表演着自身与莲花的完美融合之时……
喜不自禁飄飄然
天地间,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轰鸣声,震耳欲聋!
荣陶陶手中的蛛丝突然间就断了!
一股股巨大的吸力突然传来,宛若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把握住了荣陶陶向后拖拽而去。
“咚”的一声闷响!
荣陶陶的背脊重重砸在了雪境石板上,下意识闭合了手中的花朵。
“嘶……”荣陶陶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身侧的道路上,同样传来一声闷响。
虚空之主·徐风华竟然也被这股能量操控,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被揪出来的。
此刻的她双手撑在虚空石板上,险些脑袋遭受石板重击。
“妈妈?”荣陶陶心中一紧,不明所以的他,急忙扭头看向另外一侧。
果不其然!
暴躁的雷腾之主高凌薇,肩膀抵着雷腾石板。只见女孩面色难堪,正看向身旁的萤森道路。
刚刚被雷电大肆摧残的枯木路径,此刻已然恢复了原状,萤森石板更是毫发无损。
石板上贴着变革者托的身体,他的面色惊恐,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尤尔德?”一道质问的语调传来,二尾的身影悄然出现,伫立在圆形角斗场正中央,仰头看着巨大的女性面庞。
女巨人依旧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更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但是从二尾突然出现,以及那质问的声音中,荣陶陶能推测得出来,似乎是出现了什么计划之外的事情?
“呵。”变革者托突然一声长叹。
短短时间内,他接连被徐风华刺穿、被高凌薇碾碎、被荣陶陶连魂带人的吞噬!
这一切的一切让变革者托陷入了绝望,惊魂未定的他,浑身上下冷汗直流。
突然间,救世主出现了!
果然,我的信仰是最虔诚的!
被吸附在萤森石板上的变革者托,极力挣开了石板的束缚,直接跪倒在地,仰头望着遮掩世界的巨大面庞。
他的目光虔诚,对着创世神明顶礼膜拜,献上了最崇高的敬仰。
您也觉得不公平,是么?
您会怜悯对您付之忠诚、奉若信仰的子民,对么?
“咔嚓~咔嚓!”
接连数道声响,空间屏障竟然又回来了,每一条路再次被封死,角斗场就这样关闭了?
身傍虚空至宝的徐风华,对空间元素最为敏感!
我的鐵錘少女
她甚至不需要尝试着闪烁出去,就知道自己被囚困于此,不可能离开这条虚空道路。
诡异的是,徐风华的虚空元素在此处被限制,但二尾却可以随意闪烁穿梭?
“你什么意思。”二尾的声音低沉了下来,仰头看着女巨人的面庞,竟隐隐有些不耐烦?
如此态度,可是让荣陶陶心中惊讶。
当他见到遮天蔽日的巨人面庞时,心中已经有了推论,二尾就是一个引路人,而正主儿是这个女巨人。
万万没想到,二尾敢用这种态度与之对话?
天地间一片寂静,渐渐的,除了四座被激活的石板之外,其他道路上的几座石板隐隐发出了些许光亮。
二尾眉头紧皱,沙哑的声音中满是不悦:“这不符合我们之前定下的规则。”
然而女巨人依旧面无表情,完全无视了二尾的存在,唯有其余石板上的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二尾心中一声冷哼:明明要死了,事儿还这么多。
讲道理,二尾还是太有素质了,这要是换成野蛮溪,那就是直接一声“事逼”了…..
“师父。”弱弱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二尾扭头望去,看到了面色痛苦的荣陶陶。
想着他经历了层层苦难,终于要收获战果,却是被织梦者横插一刀,临时改变规则……
不由得,二尾的心中也是一声叹息。
“发生了什么?之前的规则作废了么?”
“呵,也许吧。”二尾抬眼看着尤尔德,过往的心头积怨隐隐有爆发的趋势,“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