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嘉佑嬉事 起點-第三百零四章 鎮壓讀書

嘉佑嬉事
小說推薦嘉佑嬉事嘉佑嬉事
旸城,城外。
卢仚三两下蹦上了一株大树,站在树梢,眺望着城内的动静。
漫天红光,仙音缭绕。
乍一看去,旸城好似变成了神仙福地,端的仙气飘飘、仙音曼妙。但是这红光和仙音,都隐隐透着一股子邪气,让卢仚隐隐觉得有点熟悉。
“这是……”
卢仚皱着眉头。
四周有微风响起,一群身穿火红色长袍,神色倨傲的年轻修士,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将卢仚围在了正中。
“诸位有何贵干?看诸位的袍服,应该是魔傀宗弟子?”卢仚站在树梢头,看着这群穿着熟悉袍服的修士,笑着拱了拱手。
一个青年男子缓步而出,朝着卢仚拱了拱手:“大司徒,在下谢多金……”
卢仚的嘴角就抽了抽。
之前他见过谢富贵、谢有钱、谢多宝等等一众谢家族人……现在可好,又来了一个谢多金。这谢家的老祖宗,对发财是有多大的执念啊?
轻咳了一声,卢仚冷然道:“原来是谢兄,敢问谢兄有何贵干?”
远处,密林深处,方火蝎的声音远远传来:“谢多金,你小子想干什么?你敢对大司徒不敬?”
‘嗡’!
那个方向传来了法力对撞发出的闷响,几条金属舟船从密林中腾空而起,大队通体银色的魔傀儡无声的从舟船上跳下,和一群咒蛊教的弟子纠缠了起来。
谢多金笑着向卢仚拱了拱手:“大司徒,在下不敢对大司徒不敬……那黑玉小戈,品级太高,我也不会冒着触怒诸多同道的风险,强行向大司徒索要。”
“但是那两颗邪骨舍利,在下这两天左思右想,那可是制造傀儡的极品材料。我魔傀宗,恰好有一种顶级的傀儡,需要邪骨舍利做核心……若是大司徒愿意割爱,那么,我魔傀宗在极圣天的弟子,会全力配合大司徒,将旸城彻底扫平。”
随着谢多金的话语,高空中有低沉的轰鸣声传来,大片云层被压碎,一座长宽三里,比卢仚之前见过的魔傀宗金属城池更大数倍的浮空城堡,冉冉从高空落下。
旸城内,厮杀声大起。
一片红光荡漾,元魔兜所化的密布血色眼眸的大网,将整个城池都笼罩在了里面。
“这样做,是坏规矩的。”卢仚叹了一口气:“这两颗球,是叫做邪骨舍利么?提前支付给谢道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是坏规矩的。”
卢仚叹息道:“其他各宗的道友,他们会否有意见?”
方火蝎的冷笑声远远传来:“谢多金,你可不要犯糊涂,进入胤城之前,我们可是都约好了共同进退的……”
卢仚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
他掏出了两颗邪骨舍利,随手丢给了谢多金,然后,他又掏出了一些闪烁着淡淡幽光的物件,随手朝着密林中投掷了出去。
“诸位道友,所谓,皇帝也不差恶兵,罢了,罢了,这些小玩意,我也不知是好还是坏……总之,都是我新胤准备用来招揽天下奇人异事的宝贝。”
“本官负责的就是这一块事情……本官就逾规一把,将这些宝贝,提前支付给诸位道友。”
“还请诸位道友同心协力,为我新胤,铲除了和邪魔勾结的大将军乐武这个奸臣逆贼!”
谢多金一把抓住了两颗寒气森森的邪骨舍利,先是呆了呆,然后眉开眼笑的朝着卢仚急忙点头。
四周密林里,传来了包括方火蝎在内的一众领头弟子的惊呼声。
他们也没想到,卢仚居然被谢多金稍稍逼了一下,真的就掏出了这么多的好东西来。
卢仚丢出去的那些闪烁着幽光的物件,全都是鲁青羊这些年挖掘古墓得来。
燃 鋼 之 魂
在旸城东南的万里桃花林中,鲁青羊得了天大的机缘造化,得到了太古符道的正统传承,他和他的一众门人弟子,全都转修符道,那些从古墓中得来的东西,好些都运用不上!
而且,这当中,好些物件,就和那柄黑玉小戈一样,在古墓中存放得久了,不知道怎么的就养出了一身的邪气、祟气,稍微碰触得久了,人不知不觉的就会倒霉!
这些年,鲁青羊带着弟子们到处挖坟,为了这些小物件,曾经闹出了无数诡谲的麻烦。
此次,得知卢仚居然是大金刚寺内定的下一任方丈,他很欢喜的,将这些麻烦一次性大批发的处理给了卢仚。
卢仚对这些东西,也没多大兴趣!
无论是无量归墟体,还是五大金刚法相,卢仚如今修炼的功法,都和这些邪门玩意犯冲,他拿着这些玩意儿能干什么?
还不如丢给这些蠢蠢欲动的元灵天修士。
“嘿嘿嘿!”方火蝎突然狂笑了起来:“这居然是……”
笑声戛然而止,方火蝎并没有说自己得到了什么,他只是带着同门向后退去,脱离和和魔傀宗傀儡们的接触:“大司徒高义,这份情,我方火蝎,领了……这旸城,且看我们的手段!”
尖锐的哨子声响起,方火蝎和一众咒蛊教同门的方向,大片蓝盈盈的薄雾升腾而起,伴随着细微的‘嗡嗡’声,无数绿豆大小,形如虱子的蛊虫扑腾着小翅膀,快如旋风的朝着旸城方向冲去。
密林中,好些元灵天修士纷纷欢啸,然后各自施展手段,齐齐攻向了旸城。
谢多金也是向卢仚拱了拱手,笑道:“大司徒豪气,那,我们也不是食言之人,这旸城,且看我们的手段。”
谢多金一行人跳上了从天而降的金属城池,电光盈盈中,金属城池朝着旸城一点点碾压了过去。
金属城池下方的厚重甲板缓缓开启,一队队形如螳螂的魔傀,还有大量身高丈外,通体银色的人形魔傀犹如雨点一样落下,沉甸甸的落在地上,撒开大步直奔前方。
隐隐的,卢仚还听到了谢多金的笑声:“蛮王殿的那群蛮子,活该受穷……嚇,这么鲁莽的冲进去,好处没拿到,还不知道要折损多少人呢。”
卢仚依旧站在树梢头,看着成群结队攻向旸城的元灵天修士,又想起了神醉老和尚和鲁青羊的一些交待,不由得连连摇头。
群魔乱舞,多事之秋。
这大胤,不太平。
这天下,要乱了。
不过……卢仚双手抱在胸前,低声嘟囔:“尽力吧……先顾好自己,然后,能多做点,就多做点!不过这旸城,是保不住喽!”
卢仚的心情很沉重。
他倒是有点怜悯旸城的平明百姓……但是他心知肚明,他不是什么真佛转世,他更不是什么万家生佛……他只是一个,前辈子死得莫名其妙,这辈子想要多活一些年岁的俗人而已。
轻柔的脚步声从身后树林中传来。
乌云兽低沉的咆哮了一声。
卢仚转过身,看向了林中。
魔算子和熊泰斗,正从树林中走出。月光穿过光秃秃的树枝,一道道光斑落在他们身上。
魔算子笑得很灿烂:“卢兄?我没弄错吧?”
卢仚挑了挑眉头:“魔算子?你这是作甚?”
熊泰斗身体笔直的腾空而起,轻轻落在了另外一根枝头上,他背着手,带着一丝微笑,上下打量着卢仚:“你,就是卢仚?”
熊泰斗的声音飘忽不定,他轻轻笑道:“有趣,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
“大胤,新胤,极圣天,元灵天……这是一场好戏啊!”熊泰斗笑看着卢仚:“你们,就不怕玩脱了?”
卢仚骇然:“你不是熊泰斗……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熊泰斗,绝对不会用这种口气说话。
而且,卢仚深以为,以熊泰斗的智商,他也说不出‘一场好戏’、‘玩脱了’之类的话。
熊泰斗微微一笑,他摇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熊泰斗的执念,是要我杀了你之后,我的这一缕分魂,才能彻底占据这具身体。”
琉璃娃娃 小說
“罢了,你也不过是一个小角色,杀了你,对大局影响不大。”
熊泰斗身边,‘嗖嗖嗖’飞出了数十根白玉算筹签子,这些签子一阵急速飞舞后,纷纷腾空而起,按照一个极其玄妙的方位列下阵势。
天空中,一缕缕月光就微微颤抖,瞬息间,一缕缕月光分化而出,注入了悬空的算筹签子里。
卢仚只觉浑身一滞,好似突然和四周天地脱离了一切联系。
就好像被封在了树脂中的苍蝇,再也无法呼吸,再也无法感受到四周天地的任何气息。
“好了,小家伙,不管你们做什么打算,这新胤,是个好棋子,我会替你们,将这局棋下完的。”熊泰斗背着双手,自信满满的看着卢仚:“能死在……”
“相公唷!”熊泰斗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柔润娇美,甜滋滋直透心窝的呼唤声,悄然在他耳朵边响起。
一裘大红嫁衣,满头珠宝玉翠的花丧女,凭空出现在熊泰斗身后。
她双手抚摸在熊泰斗雄壮的背肌上,轻声笑道:“这位大相公,养得好生精壮,想来,嚼口不错呢。”
卢仚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悬浮在熊泰斗身后的花丧女,突然笑了起来:“唷,是花丧女大姐啊?那旸城里的红光,是你的手段喽?”
看着花丧女,卢仚莫名的为攻向旸城的元灵天修士们感到了一阵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