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第二千一百六十三章 欽差大臣分享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这反转来得也未免太快了。
本来,孟绍原只是借着面见委员长的机会,冒死为河南灾民进言。
谁想到,却接手了一件二千两黄金失窃大案。
而带着黄金失踪的,竟然是自己的拜把子兄弟:
唐度锦!
这到哪说理去啊?
“唐度锦是你的把兄弟,如今携带巨款失踪,你也有义务找他出来。”委员长话里有话说道。
“校长,学生绝不敢徇私情。”孟绍原急忙说道:“若黄金失踪案真的和唐度锦有关,学生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个态度。”委员长微微点头:“连着唐度锦在内,一共七个大活人,一下飞机,没多久便失踪了,简直岂有此理。绍原,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有。”
“哦,是吗?”委员长看了他一眼:“我就这么顺口一问,你倒敢顺着杆子往上爬。戴笠和我说过,你是惯于讨价还价,趁机勒索的,我看看,你要勒索我点什么啊?”
“学生不敢,学生不敢。”孟绍原连声说道:“此去河南,人生地疏,必定困难重重。然学生肩负校长重任,千难万险,总也要完成任务。只是,学生这个算是钦差大臣吧?”
拍马屁是有很大学问的。
贵女谋嫁 小说
孟绍原就是一个马屁大王。
一句“钦差大臣”,那委员长是什么?
果然,委员长面上微带笑意:“什么钦差大臣,一派胡言,不过,你是替政府做事,特权还是应该给你一些,也好你方便做事。”
他拿了一张纸,拿过毛笔,在上面写了几行字,又找出印章盖了:“拿去吧,这是我的手令,河南各部,都需配合你的工作,到了关键的时候再用,不要滥用。”
圣旨到了!
“谢谢校长。”
孟绍原美滋滋的接了过来:“学生听戏文,钦差大臣除了有圣旨,还有尚方宝剑,专斩那些贪赃枉法之徒的脑袋!”
“你简直就是得寸进尺,什么圣旨,什么尚方宝剑。”委员长哭笑不得,敢在自己面前这么说话的,孟绍原也是独一份了,可他偏偏随口说的这几句话,让委员长听着非常受用。一时心情大好,从办公桌上拿出自己的佩剑:
“拿去,我送你的,拿了赶紧给我滚蛋!”
“多谢校长,学生这就滚蛋,这就滚蛋。”
“等等,明天有去郑州的飞机,你跟飞机一起去。”
“是,学生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走。”
“滚,滚,戴雨农的痛苦我也算是懂了。”
尚方宝剑到了!
这是“中正剑”!
中正剑其实也不是什么稀罕物。
军官基本人手一把。
自从1936年初颁行《陆军服制条例》后,国军军官着军服时佩中正剑被以条例的形式制度化,成为一个硬性的规定。
从那以后,不论是上将还是少尉,中正剑便是人人必备、人人必佩了。
所以那些年随便一名军官,不管少尉中尉,腰佩中正剑者满大街都是,就更是丝毫也不稀罕了。
稀罕的是,这把中正剑,可是委员长亲自佩戴又送给了孟绍原的!
这一位孟少爷,此时又有圣旨,又有尚方宝剑在手,到了河南,天知道他会闹腾点什么事情出来。
戏文里,那钦差大臣,一旦被小人给当上了,那是真正的小人得志,拿着鸡毛当令箭,狐假虎威,不可一世,狗仗人势!
……
戴笠那是事先得到委员长通气的。
对外,说军统局昆明站办事不利,需要派专员前去督导。
这个专员,自然就是孟绍原了。
这是掩人耳目的办法。
明明去的是郑州,在戴笠的嘴里却变成了昆明。
这算是给孟绍原的离开打了掩护。
而且,还确保了孟绍原的行踪保密,不至于被日特知晓。
戴笠特别交代了一下,第一战区福司令长官,兼四省边区总司令汤恩伯,那是他的好友,遇到困难,可以找他帮忙。
话里还有另外一番意思,提醒一下汤恩伯,重庆方面关于告他状的人可不在少数。
这个汤恩伯,大肆吃空饷,倒卖军用汽油,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他和他的部队,在河南当地口碑极坏。
他在四省边区扩充实力,拥兵自重,除正规军外还收编游杂部队,总计达四十万人。
汤恩伯及其所部在所在地区横行霸道,苛征暴敛,肆意杀人,祸害至深,民众苦不堪言,比之与蝗虫一样,当地有“水旱蝗汤”之说,做为他的好友,戴笠也都深感不安。
孟绍原当然明白这层意思。
问题是,你劝了,他也得听啊?
要不然和放屁有什么区别?
这次去郑州,轻装简从,李之峰是肯定要带的,丁文瑞也要带上,再加上苏俊文和一个卫士也就行了。
机动快速大队,暂时交给易鸣彦指挥。
行动处嘛,吴静怡回来了,由她坐镇自然可以放一百个心了。
转念一想,战略忽悠处,不是,战略行动处的那些人也被陆续接到了重庆。
那副处长鲁子航是很有办法的骗子,这次也带着他去郑州,没准能够派上什么用场。
邱管家一听说老爷答应要去河南调查灾情问题了,惊喜之下,心里感动,再三坚持要跟着老爷一起去。
一是他很久没回过故土了。
二来,他感激老爷,想着老爷身边需要个服侍的人。
想了想,带着他也好,孟绍原也就答应了。
一转头,看到李之峰正在和自己妹妹彩儿说着什么话,逗得彩儿“咯咯”直笑。
孟绍原阴冷一笑,拔出佩剑:“李之峰,你看这是什么啊?”
“中正剑啊?”李之峰顺口回道。
“嘿嘿,我这把中正剑那可不一样了。”
孟绍原大肆炫耀:“这是委座亲自赐给我的,上斩昏……昏头的官员,下斩的就是你这样动我妹妹坏脑筋的狗头!”
我呸!
彩儿妹妹,可是你亲口答应许配给我的。
怎么一转身说话就不算数了?
彩儿羞得脸都红了,赶紧跑了出去。
“小人得志,小人得志。”
李之峰心里喃喃咒骂。
委员长你也是的,尚方宝剑给谁不好,非要给这种小人吗?
完了,这次去郑州,这小人手里有了尚方宝剑天知道要让自己受多少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