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天阿降臨》-第947章 差點玩完相伴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村子的规模不大,只有七八间房屋,圆墙尖顶,墙是土墙,顶是茅顶。小屋都没有窗户,只有门洞,也没有装门。村子中央有个大篝火,另外还有用石头凿出的水缸,里面有大半缸的清水。
哥就是踢的遠
村子后方,有一根数米高的图腾柱,上面缠着彩色布条,涂抹着鲜艳色彩,柱身上还有绘画,画的是一群部落勇士追杀猛兽的场面。
不过此时整个村子中空无一人,也没有动物活动的痕迹,就像里面从来没人住过一样。
然而在楚君归眼中,篝火虽已熄灭,但温度仍远比周围环境要高,显然不久前还在燃烧。那这村子里的人都去哪了?
楚君归放缓速度,慢慢靠近村子,监视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就在他快要走入村子时,突然几支骨箭从林中射出,其中一支还是他来的方向!这几支箭射得又快又狠,中空的箭尖发出呜呜呼啸,摄人心魄。
楚君归都不知道这些家伙是怎么在自己眼皮底下藏身的,不过这些攻击在他眼中速度缓慢,当下一个横移,从容避过。随后他反身张弓,一箭就向着袭击来路射去!
楚君归这一箭就狠得快,也快得多,长箭带起一声炸响,射得一棵大树树冠乱晃。林间响起一声惨叫,一个身影从树上现身,掉落在地。
楚君归出手出电,又是连环三箭,有两箭奏功,最后一箭居然被躲了过去。
林间出现了七八个身影,他们只有一米四高下,有着和人类差不多大的脑袋,身体却颇为瘦小,手长脚长,看上去和人类有几分相似,但身后却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他们皮肤黝黑,脸上、身上涂抹着惨白色的条纹,一双眼晴呈现奇异的绿色,有的拿弓,更多的持矛,一点一点向楚君归逼近。
楚君归没有立刻动手,而是问:“你们是什么人?”
这句话,他以多种语言反复问了好几遍,可是那些小人都全无反应,只是沉默着一点一点靠近。
突然,持矛的小人用力掷出手中长矛!但呼啸的长矛只刺中一个虚影,楚君归一跃而起,已自他们头顶掠过,然后利箭当空而落,射入一个个小人的头顶。
落地之后,楚君归面前就只剩下两个拿弓的小人。他们悍不畏死,拔出骨刀扑了过来,但楚君归已出现在他们身后,在他们后颈上一捏,就把他们捏晕。
处理完这批埋伏者之后,楚君归再等片刻,见再无其它埋伏,才把小人的尸体放到一处,然后将那两个被打昏的小人提进村子,开始搜索整个村子。
大部分房子里铺着干草,屋檐下则挂着风干的兽肉。有一间是仓库,另一间则是手工作坊,里面堆放着大量兽骨,还有几块用来磨制骨器的磨石。这些骨器石器没什么可看的,倒是一个造型奇异的石缸引起了楚君归的兴趣。
石缸里填着腐土,土里埋着一块矿石。楚君归一看就知道这是铁矿石,在真实梦境中随处可见。至于腐土,只能看出里面富含微生物,只是味道不怎么好闻。
石缸下方有着开口,有一些土块滚了出来,堆在地面。楚君归拿起土块看了看,随手一搓,把土块搓碎,然后就发现里面居然有许多坚硬的微粒。他把微粒拿到眼前,开启显微视野,然后切换光谱,就发现这些微粒居然是铁,而且纯度超过98%。
楚君归再把石缸中的矿石拔出,就看到埋入土中的部分出现大量孔洞,如同海绵一样。看样子是腐土中的微生物侵蚀吞噬了矿石,再把金属元素排出,就得到了那些纯度极高的微粒。这些微粒甚至都不用再冶炼,直接用水冲去泥土、筛出微粒,在炉中融成铁水,就可以直接使用了。
这个石缸算什么?生物冶金?
看样子这个小小村落的金属部件,就都是这么来的了。难怪从骨箭茅屋来看,他们应该还是在石器时代,但是手中却有品质上佳的钢刃。
不过石缸冶金效率显然很低,所以只有寥寥三四个小人能够用上钢刃,其他小人就只能靠石刀骨箭生活。但生物冶金的思路对现在的楚君归来说却是正好。这些金属微粒中那2%的杂质大多是熔点极高的稀有金属,所以当这些微粒熔炼成锭时,并不是铁,而是合金钢。
楚君归现在不缺铁也不缺铜,有了热能动力炉之后大部分基本金属都可以稳定供应,但是他缺稀有元素,而这石缸里的微生物显然能对付稀有元素。在现阶段,楚君归需要的量也不大。
“开天。”楚君归开始招唤开天。细胞层级的操作上,开天显然比楚君归更有经验。
处理完工具坊,楚君归就来到了图腾柱下,仔细打量之后,忽然轻咦了一声。这根图腾柱四面见方,顶部四面各漆着一个大的符号,各不相同,看上去不像是单纯的图案,倒像是象型文字。
但楚君归回忆,这些小人的叫声比较单一,音节多是重复,不像是有高度发展的语言的样子,更不用说文字了。
这根图腾柱上泛着淡淡光芒,不仔细看的话还看不出。楚君归心中一动,伸手轻触图腾柱,忽然间眼前变得模糊,一段信息直接冲入他的意识!
楚君归看到十几个小人围在篝火前跳着原始的舞蹈,口中嗬嗬作声,又有几个人在对着图腾柱不断跪拜。跪拜的小人身上不断升起点点灵光,汇入图腾柱中,然后图腾柱射出一道光芒,直冲天际,而夜空则降下片片光华,落在了图腾柱上。这些光华随即变成一个个符号,闪烁之后就没入图腾柱。
一名上了年纪的小人用血涂抹双眼,盯着图腾柱的方向,然后用木炭在地上画出一个符号,正是图腾柱上显现的符号之一,只是有些似是而非。
幻像散去,图腾柱上的光芒消散了大半。楚君归抬头,就看到顶端的四个符号之一和幻像中那上了年纪的小人画出的一模一样。
楚君归转身,盯住了村外的一具尸体,那就是幻像中画下符号的小人。
“开天?”楚君归又召唤了一声。
开天终于有了回应:“等等,主人!这里还有一个……啊!”
楚君归一惊,一跃而起,顷刻间冲入树林,就看到地上倒着一个小人,一手一脚都被切断大半,而开天则失去人形,变成一团雾气,身上还沾染着大片乳白色汁液。这些汁液似是极具腐蚀性,将开天的身躯大片大片的化为灰色微粒。
眼见开天身躯急剧缩小,楚君归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出手如电,将沾染在开天身上的乳白色液体全部摘下,握成一团,随即手心中浮出火焰,将这些白色液体全部烧成了灰。
开天又是一声闷哼,那团液体中也有一些他的细胞,现在失去了控制,也在楚君归的火焰中化为飞灰。
地上的小人挣扎着撑起身体,张开嘴,又喷出一道细细的毒液,自然被楚君归避开。然后它萎靡倒地,再也喷不出什么了。
“怎么回事?”
开天恢复了一些,就把一段记忆传送过来。
当楚君归歼灭埋伏者时,开天总觉得森林中有哪里不对,于是潜伏不动,静静观察。当它靠近一棵大树时,一个小人居然从树干中浮现,张口就是一团白色毒汁,喷了开天一身。这种毒液极为霸道,开天细胞级的防御也抵挡不住,要不是楚君归来得快,搞不好它就要变成真实梦境中死亡的第一个雾族了。
现在开天的身体只剩下500克,可谓损失惨重。不过只要缓过来,体重用不了几天就能吃回去。楚君归倒是对开天记忆中的一个细节十分重视。
“从树里出来的吗?”楚君归来到开天指认的那棵大树前,纵身上树,来到贴近树冠的位置。这里就是那小人出现的地方。
大树表面毫无小人活动痕迹,也没有气味残留。如果不是开天亲眼所见,楚君归绝不会相信那小人是从这个位置出现的。
略一思索,楚君归就拔出刀锯,把树皮削去,露出后面的树干。然而树干表面十分光洁,连个大点的洞都没有,更不用说能够容下小人那么大的物体了。
楚君归又拔出锄斧,向树干深处挖去,转眼间挖了一个大坑,也是一无所获。最后他索性把大树伐倒,又再砍成几段,就只发现这是一棵实心的、发育良好的树。
楚君归试着审问小人,但是这个小人一手一脚几乎被开天勒断,又喷吐了大量毒液,楚君归连一个问题都没问完,它就已经失去了生命。
楚君归又把两个打晕的小人一一弄醒,试图审问,但最终发现它们只有非常简单的语言,彼此之间能够进行的沟通都十分有限,更不用说听懂他说的话和回答问题了。
此时天色渐晚,楚君归见问不出什么,就把两个小人绑在木桩上,准备晚上就在小村时过夜。有被袭击的前车之鉴,楚君归也不让开天守夜了,这些小人显然能看破开天的伪装,且能对开天造成巨大伤害。而楚君归虽然发现不了他们,但只要这些小人现身进攻,楚君归就能瞬间反击,一击致命。
燃起篝火后,楚君归坐在火边,煮了一锅杂烩粥,慢慢喝着。此时开天遭受重创,就只能喝一碗了。
一边喝粥,楚君归一边回想着从图腾柱上看到的幻像。这种直接把数据送入人类意识的手段,可是人类至今都没能掌握的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