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星門 線上看-第379章 壓的死死的(求訂閱月票)分享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大离皇宫。
李皓熟门熟路,径直而入。
这一次,没有穿梭虚空,那是正大光明地进入的,宫殿中,一些神卫只能眼睁睁看着,压根没办法阻拦,也阻拦不了。
大殿中,大离王端坐王座之上。
看到李皓进门,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看着。
“大离王,我来看你了。”
李皓进门,笑了一声,人还未至,就差点点燃了大离王。。
好在,大离王还是忍下来了。
语气倒是还算平静:“银月侯来了,入座吧,看样子银月侯的伤势恢复了。”
“还要多谢大离王支持。”
支持?
支持个鬼!
你说天意消散,本王起码能进入合道的,结果呢?
你还好意思再来?
大离王心中想着,微微点头,也不多说什么。
少说少错。
随便李皓说什么,这一次……就当没听见好了,李皓要大离出兵,大离出兵了,要本王奉献出天意,奉献出了。
如今,你还能要什么?
李皓见他话少,笑了笑,也不在意,自顾自坐下,又招呼洪一堂也坐下。
很是熟络的样子。
又转头喊道:“姜主祭呢?一起来坐坐,坐下聊!”
门外,姜离一言不发,也没回应什么。
李皓笑道:“大离皇宫,稍显清冷了。”
大离王淡淡道:“是清冷了一些,不如银月侯,本王倒是没想到,银月侯如此年轻,马上就要娶妻了……倒是忘了恭贺。”
这消息,他也意外了一阵。
大概明白,是局势所需,此刻,也拿来刺激一下李皓。
结果李皓点点头:“是啊,男人嘛,到了年纪就该成家立业了,大离王年纪不小了,也该如此,否则,皇宫之中,就大离王和姜主祭,容易惹人闲话。”
大离王面色发冷。
混蛋东西!
殿外,姜离有些无辜,稍微后退了几步,几乎是贴着墙脚,消失在了李皓眼前,这人心思不好,不和他多言才对。
大离王耿直,和李皓这家伙说这些,也只能自取其辱。
“银月侯此次前来,是有事?”
大离王只想趁早打发走李皓,有些不耐烦。
李皓笑道:“是这样的,之前因为意外,导致我跌落境界,大离王也没提升,加上为了对付西方神国,又夺了神国,很是自责,和我李皓合作的人,哪有付出没回报的?”
“此次前来大离,便是为了弥补上次的过失……”
大离王一怔。
送好处来的?
有些不敢置信呢。
不过李皓这人……前面合作,他也没算吃亏,比如上次打无边城,他就拿到了不少资源。
下方,李皓继续道:“不过如今我手头上资源太少,好处太小,也没什么好东西,其实大离境内,就有至宝!禁忌海的源头,就来源于北方!”
“我想了想……不如将禁忌海进行压缩,禁忌海贯穿天地,我要压缩禁忌海进入大离境内,这是宝地,也是圣地,资源无数,能量无数……将禁忌海压缩在大离境内,大离能量能瞬间提升三成以上!”
“这是提升整个国家的底蕴……而不是那些无源之宝!能源石总有用完的时候,可禁忌海的能量,是抽取天地能量,无穷无尽,这才是真正的宝藏!”
“如今,禁忌海也是整个天星的宝藏……不过天星地大物博,我也不在乎少一条禁忌海,大离王,你若是要,我就答应,将禁忌海进行压缩,镇压在大离境内!”
大离王一怔,这一次,心思浮动,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禁忌海……的确算是宝地。
当然,也很危险。
海水腐蚀力极强!
可这条海,其中宝物许多,包括最常见的天金莲,昔日李皓还服用过一瓣,那可是提升精神力和势的宝物,而禁忌海中其实很多。
如今,天地复苏,很多地方,都在复苏,都在崛起。
可要说宝物……也许还要属禁忌海天然诞生的宝物最多。
禁忌海能量浓郁,若是真能压缩在大离境内……那大离的能量浓郁程度,会瞬间提升许多。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也会越来越浓郁的。
李皓继续道:“不止如此,禁忌海……如今的禁忌海,当年其实只是主世界的一种映射,现在好像有了自己的灵,山川万物,皆有灵!若是能捕捉禁忌海之灵,未必就比天意差了!禁忌海非同寻常,若是压缩进入大离,甚至可以以苍山为界,将禁忌海横亘天地……以后,大离和天星之间,要想交战,出现分歧,还要跨过禁忌海才行!”
“大离王不想被我所辖,那指望苍山可不行,苍山易渡,禁忌海难渡,这才是真正的天堑!”
“……”
大离王不吭声。
心动了吗?
心动了。
可他知道,事情不简单!
若是简单,李皓会这么好心?
他沉默了下来,可李皓说的有道理,大离又不愿意投降,又想独立,可苍山现在已经不是天堑,若是将禁忌海作为天堑……如何?
那时候,除非顶级强者,否则,任何人都难度过。
新武时代的禁忌海,绝巅进入都会被腐蚀的一干二净。
念头闪烁,大离王开口:“禁忌海如此重要,银月侯自己取走便是!”
李皓笑道:“也不是不行……大离王若是不要,我就自己取走,因为源头在大离,我想着你我兄弟之邦,我一声不响拿走了,也不合适!不过现在大离王不要……那我就取走了。”
“等等!”
大离王瞬间开口。
看向李皓,微微皱眉。
不要,你就拿走?
他此刻稍有纠结,迅速开口:“姜离!”
殿外。
姜离再次出现,大离王缓缓道:“银月侯刚刚的话,你听到了?你觉得……我大离,需要一道天堑屏障吗?”
“……”
姜离也很纠结。
要是要的,但是这是李皓说的,李皓说的,他们不放心。
此刻,姜离也有些无奈,看向李皓:“侯爷……这禁忌海,之前三大组织曾进入过,是否存在一些问题?侯爷既然说,要帮我们压缩……有什么问题,不如直接说出来,我们也好评断一下。”
李皓笑道:“能有什么问题?就是映红月恐怕野心不小,想要炼化禁忌海!我说了,禁忌海有灵,一旦被炼化,整个海洋,也许会成为他的分身甚至是本尊!”
“那时候,很麻烦!”
“现在,对方应该只是刚开始,所以,只要驱逐了映红月的炼化,就没问题了!”
在这等着呢!
大离王刚想说话,李皓又道:“当然,不驱逐也行,真炼化了,禁忌海源头在大离,若是禁忌海被人炼化带走,那整个大离,瞬间会成为贫瘠之地,能量会被抽取走!”
大离王一怔,没再开口了。
李皓又道:“映红月还是有希望成功的,他这家伙,实力很强大!这是其一,第二,他一直在渗透红月之力进入禁忌海,你们不会真以为他是为了消耗红月之力吧?”
李皓笑道:“还真不是!他就是为了侵染红月之力,感染整个禁忌海,贯穿整个禁忌海,同化整个禁忌海!映红月不怕红月之力,他若是怕,还会不断抽取?他给大家的感觉是,他用八大家血脉,抵抗红月之力……实际上,他可能早就能融合这两股力量了!”
“到时候,成功了,映红月就很难很难对付了!”
“当然,首当其冲的,一定是大离,谁让源头就在大离呢!”
李皓瞬间说了许多。
大离王沉思了一会,缓缓道:“映红月在炼化禁忌海……禁忌海居然可以炼化成分身……这……”
“银月天地都能吞噬,何况海洋?”
李皓笑道:“对强者而言,无物不能吞!无物不能炼!”
也是!
天地都能炼化,何况只是一条海洋。
大离王皱了皱眉头:“映红月……现在什么实力?”
“圣人初期,但是极限爆发,甚至可能达到圣人后期!若是炼化了禁忌海……他甚至可能打破所有限制,成为天王!”
李皓如数家珍道:“另外,映红月还在吸收消化一些八大家的传承,一旦全部成功……也许也能更进一步!他还能汲取红月之力……其实这家伙的底牌很多很多的!”
大离王眼神微变。
姜离也是有些凝重,沉声道:“侯爷所言,当真?”
“这还有什么假不假的?”
李皓笑道:“另外,大离王若是能炼化……也能增强一大截,虽然没了天意,可禁忌海也算天地一部分,还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甚至也算是得到了天意加持,还不用受天意干扰!一旦能炼化,圣人天王,指日可待!”
“所有强者,不都是为了变强吗?大离王想要守护大离,没有实力怎么行?难道一直指望那位初武强者?这不合适!”
大离王沉默不语。
原本不想搭理李皓,可是……真的忍不住啊。
李皓说的有道理吗?
当然有!
每次李皓说的都是堂而皇之,让你无法拒绝的那种,可是……这混蛋是不是就想我去斗映红月?
他正想着,李皓又道:“大离王若是想做,那就需要镇压,驱逐映红月!但是……我们对禁忌海了解不多,倒是初武强者,了解很多,而且,也只有那样的实力,才能驱逐走映红月!”
懂了!
借刀杀人呢!
大离王眼神微变,看向李皓,冷冷道:“银月侯是让我请动初武之神,驱逐击杀映红月吗?”
“不是我让你请……是你想要禁忌海,你就得自己付出努力,不能我送给你吧?”
李皓笑道:“我自己做,其实也能做成,可是……我做成了,还送给你干嘛?如今天地初次复苏,机会不多,我掌大道宇宙,还算有机会,我就问问大离王……你还有什么大机缘,能一日跨入合道,甚至跨入天王层次吗?你有吗?我有的,映红月也有,郑宇本来就是,红月帝尊已是帝尊……唯独你,你一个日月七重,哪来的机缘呢?”
“……”
机缘!
我有吗?
我没有!
天下机缘,现在真不算太多。
大离,本就贫瘠,遗迹都没几个,哪来的什么大机缘呢。
仔细思考李皓的话,其实很有道理。
自己不去争取,哪来的机缘可言?
自己如今只是日月七重……李皓他们都有自己的提升手段,而我呢?
大离又想独立,又没实力,怎么独立?
一个个念头,不断浮现。
而姜离一看,顿时明悟,大王动心了!
李皓,不安好心啊!
他急忙咳嗽一声:“大王!”
之前可是说好了,集全力宰了李皓的,结果人家来了,不到三分钟,才和你说了几句话,你又要给人家出力了?
好家伙,三分钟,李皓就让大离王开始卖命了!
映红月,那可是李皓的大仇人!
大离王瞬间清醒,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李皓……可恶!
这家伙的话,每一次都带着无限的诱惑力。
可真吃下去……你就知道,其实都是毒饵!
“李皓!”
大离王压下心动,镇定无比道:“这其中,必然没那么简单吧?”
李皓点头:“映红月难缠!甚至可能会有一些底牌,危险还是有一些的,早些时日,我就察觉他在炼化禁忌海,红月之力甚至侵染到了镇压禁忌海的力覆海镇海使。这只是其一,第二,禁忌海复苏,一般情况下,按照新武所说,当年他们的禁忌海,是因为陨落了绝世强者,才诞生了禁忌海。”
“那银月的禁忌海,如何出现腐蚀力?如何出现强大的力量?全靠天地加持吗?”
此刻,李皓也没隐瞒,说出了自己的推测:“我推断……只是推断,不能确定,那就是现在的禁忌海中,可能也存在一尊绝世强者的尸骨!纵然不是帝尊,也是半帝层次的存在!”
大离王愣了一下:“怎么会?银月就一位帝尊,便是剑尊!”
扯淡呢!
李皓笑了:“我不知道,也许神知道!源头在大离,这代表,若是有,那尸骨可能是大离这边诞生的……别问我,可能的话,你去问问那位神!”
李皓笑道:“禁忌海不会无缘无故地具备腐蚀力,也不会无缘无故自然复苏……必然是海中存在什么!”
大离王眼神闪烁。
看向李皓,有些难以置信。
半帝甚至帝尊的尸体?
这可能吗?
整个银月之地,就一位剑尊……也许还能算上被封印的那位帝尊,都活的好好的,若是真有半帝或者帝尊死了,早就轰动全世界了吧?
可是,从未听闻过!
历史上,也没任何记载。
而李皓,却是给出了这样的推测,这也是根据新武禁忌海作出的推测,新武的禁忌海,那是因为有顶级帝尊陨落,血洒禁忌海导致的。
所谓的腐蚀力,就是他们的一些残念形成,血液滴落,融入了海洋,导致海洋出现了强大无比的腐蚀力。
可银月之地,没这种情况,怎么会诞生一样的禁忌海呢?
源头,刚好就在大离。
約會靈空間
大离,又有一位神秘无比的初武之神。
想到这,李皓又道:“还有,姜离主祭,之前不是一直用初武神骨吗?难不成……还是那位神自己的骨头?人家拆了骨头给你用?初武神骨……代表有强者死了,就冲那骨骼,只是几根,就能将他提升到日月中后期……这骨骼的主人,昔年最少也是一位圣人巅峰乃至于天王吧?”
他有些疑惑道:“你们用了骨头,难道就没想过,骨头怎么来的吗?”
“……”
安静!
大离王看向姜离,姜离有些尴尬,没有想过,我……我真以为是初武之神的!
李皓说的也对,人家能把自己的骨头,拆了给你用?
肯定是杀了谁,才有的骨头啊。
大离王甚至有些想抓耳挠腮,此刻,也感受到了李皓的妖,这家伙,总是能通过一些大家不在意的线索,很快推断出一些东西。
禁忌海的形成方法,禁忌海源头所在地,姜离用的初武神骨……
这一系列的线索,让李皓断定,禁忌海中,应该存在一位顶级强者的尸骸……而禁忌海若是形成了灵,可能就是这具尸骸形成的。
而映红月,也许就在寻找这个……当然,李皓没和映红月提,映红月不一定知道,但是也有可能是知道的,因为那家伙也是聪明人。
我被困在同一天十萬年
只能说,大离的这两位,不太聪明!
一直就在这,一点没察觉的意思。
禁忌海复苏,就任由禁忌海复苏……好像一点没感觉到什么不同。
实际上,此刻,洪一堂都听的有些失神。
这样吗?
一个禁忌海复苏……大家没想太多,新武人都没想太多,李皓倒好,想的真多啊!
大家还觉得……天地复苏,禁忌海复苏也是理所当然呢。
大离王此刻憋不住了:“你的意思是,现在海中有骸骨……可能骸骨也复苏了,很强大……加上映红月也在打禁忌海主意……所以,很危险?”
“对!”
大离王沉默了一会:“源头在这……那若是海中真有强者,是被……我们的初武之神击杀的?”
“我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去问,我哪知道这个。”
这时候,姜离略显别扭道:“那这么说,我用的骨头,可能……可能是被杀的那位强者的?”
李皓点头:“所以我让你们自己去找,因为姜离很可能可以用骨头,去找到真正的骸骨!这具骸骨,也许才是禁忌海的核心!映红月大概率也在找,一位顶级强者的骸骨……对大家而言,都是至宝!而且……对方可能还是初武时代的强者!因为你用的骨头,是初武白玉骨!”
李皓又道:“据我所知,初武白玉骨,能炼出来的人不多!而能炼出这样的骨头,都不是弱者!到时候,你们是掌控禁忌海也好,是大离王掌控,还是姜离掌控,或者你俩一起掌控……都是一个机缘!不说帝尊,半帝就有希望了啊,前路就在眼下!作为霸天帝的传承者,你需要这样的力量,其实比大道宇宙还要合适你!”
“每个人,都有自己合适的力量……禁忌海,若是真的初武强者形成的,最适合大离王你们了!”
没毛病!
这一刻,大离王再也不想着驱逐李皓了,也没想到集全力弄死他了!
这家伙,神算!
塑夢師
他开始思考什么,不断朝姜离看去,而姜离,有些失神,有时候会朝后方神殿看看。
难道……我们的初武之神,真的曾经杀过一位顶级初武强者?
初武强者,活着的,起码天王层次吧?
甚至半帝都不算什么。
可是……我们的神,不也是初武强者吗?
初武杀初武吗?
被杀的又是哪一位?
我们信奉的又是哪一位?
为何要杀对方?
连骨头都给拆了,作为神殿主祭的专用品……这……下手可是极狠的!
种种念头,让姜离也有些走神,没看到大离王的几次眼神示意。
大离王见状,也有些无奈。
最后看向李皓:“那你觉得……这具骸骨若是复苏了,会不会很强大?”
“真要复苏了……圣人层次跑不了,甚至天王也有可能!对方也许未必能出禁忌海,可你想拿下对方,难!要不然,我就自己拿下了,就是没把握,所以让你们自己想办法!”
李皓轻声道:“不劳而获可不行,我给你们提供的线索,提供的资料,都够你们之前付出的回报了,所以……上次,其实你不亏!你若是成功了,我觉得,你起步一个圣人,运用的好,未来有你一席之地!”
大离王哼了一声,淡淡道:“你还不是为了对付映红月,否则,有这么好心?”
李皓笑道:“论迹不论心!你不要管我为了什么,我是不是给你们机会了,有问题吗?”
“……”
无言以对。
大离王深吸一口气:“姜离!”
“在!”
姜离急忙回话。
大离王开口:“你我……去见见那位!银月侯,你们在这,稍等片刻,若是我们有了决定,会告知你的!”
“请便!”
李皓露出笑容。
姜离有些纠结,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和大离王一起迈步走出皇宫。
……
等他们走了,洪一堂忍不住笑道:“大离王……真够老实的。”
李皓摇头:“我又没算计他,阳谋!想变强,他机会太少了,这的确是个机会,若是他不答应,我才觉得奇怪,一个王者,居然因为害怕被算计,从而放弃了变强的机会!”
大离王,没什么机会的。
而今,李皓送上门来了。
能不抓住吗?
不抓住……大离王那就废了。
能得到霸天帝的传承,大离王不至于那么废物。
洪一堂微微点头,的确是阳谋,有些东西,李皓完全可以不去说,可还是说了,事先,他也不知道这些。
此刻,洪一堂沉吟道:“你是说,有初武强者,死在了禁忌海中,源头就在大离……所以……”
是那位杀了对方?
那留在大离的这位,到底多强?
李皓笑了笑,传音道:“谁知道谁杀谁,大离原本信奉的那位,也许才是骸骨呢!谁能说的清楚?”
鸠占鹊巢?
洪一堂心中一震!
也不是没可能。
大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信奉的是哪位……当然,对大离而言,其实都差不多了,胜者为王。
……
同一时间。
大离神殿之中。
大离王正了正衣冠,迈步走入了神殿。
神殿中,很是空旷。
也没什么雕像一类的,就一个祭坛一样的玩意,上面摆放着一些吃食,很简陋,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阳神殿!
是的,这些年,此地一直叫阳神殿。
“大离,北武,见过吾神!”
大离王微微躬身,倒是客气的很。
北武,是他的真名。
只是,也没人喊他真名便是,不像李皓,弱小时就以真名行走天地,倒是许多人知晓。
神殿安静无比。
大离王微微扬眉,也不再客套:“天星之王李皓,剑尊后裔,前来告知,禁忌海复苏,有初武强者骸骨遗落,可能诞生了灵!映红月妄图炼化禁忌海,吾神,李皓之语,是否能当真?”
安静。
过了一会,大殿中,淡漠声响起:“小小年纪,算计不少,想法不少……的确如此。”
大离王心中一震!
果然!
李皓这家伙……不愧是当代天骄,只言片语,些许线索,就推断出了事实。
他又道:“那……姜离主祭所用初武之骨,是否和那海中骸骨同源?”
“是,当年拆了一些最坚固的骨头出来……不过大部分丢弃了……”
真是他杀的!
大离王有些口干舌燥:“所以,海中强者,是被吾神所杀?”
“不错。”
“那……”
大离王还没说完,淡漠声再次响起:“你要去夺?只是废弃的骸骨罢了……当然,对你而言,的确是个机会!而且,既然诞生了禁忌海……这也代表,得到了一些天地造化,比起以前,应该不一样了!”
大离王有些紧张:“据说……很难对付,甚至具备圣人乃至于天王之力……吾神能否……”
“我不去!”
“……”
大离王惊呆了,为什么?
只是你杀的一具骸骨而已,你去了,拿到手,不是手拿把掐的事吗?
大离……可是你庇护的国度。
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姜离也忍不住了:“吾神,如今各方争霸,大离势微!若是……若是真能拿下禁忌海,驱逐走映红月,大离也能有机会……”
“哪来的机会?”
那神灵语气平静:“指望你?指望北武?战力一般,脑子一般,别人都没来过几次大离,眨眼间推断一切,事无巨细,麾下也是强者如云,天才如雨……你们……斗得过他吗?”
“……”
无声。
大离王有些尴尬。
斗得过吗?
大概……斗不过吧?
可是,还是说道:“若是我能成为顶级强者,一力降十会……再多的算计,也是枉然!”
我脑子未必有他好,可我若是比他强……打的他不得不服就完事了!
“何况……我大离,还有前辈在……”
“我不管!”
“……”
神灵之语,再次响起:“我只是栖居在这,尔等并非我之后裔,也非我之族人……当然,栖居多年,结个善缘,所以,之前庇护尔等一二!”
“至于那骸骨,昔年我杀他一次……恩怨已了!而今若是他复苏了,那是他的能耐,和我无关!何况……此刻复苏,也不是当年那人了,只是一些残念成灵,天地还不完善,撑死了不过天王之力……想对付,你们自己对付!”
“……”
撑死了,天王之力!
这话的意思……太多了。
这么说,当年那人,真的可能是半帝?
甚至……不敢去想的帝尊?
不可能!
若是帝尊,眼前这位,那是什么?
杀帝尊的存在,还真是阳神不成?
“那人……生前是帝尊吗?”
“不是!”
神灵之语再次响起:“若是帝尊……区区一条禁忌海,能容纳吗?不比那郑家少爷强,也就那个水平……如今死去多年,骨头不全,天地刚复苏不久,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强大!”
可是……也可能是天王啊!
大离王有些吸气:“这……天王……还有,这个天王,是……是前辈眼中的天王,还是这个时代的天王?”
这个得问清楚!
初武眼中的天王,是本源时代的天王,这个时代的天王……撑死了那个时代的圣人,这两者,不可同日而语的。
还有,初武不靠本源的!
也许,这位口中的天王,是真天王!
那其实就是半帝层次的郑宇了!
“当然是这个时代!”
神灵再次回应:“若是当年的天王……禁忌海早就覆盖半个银月了,何至于这么渺小?”
好吧!
安心了一点。
可是……还是不安啊!
太强了!
天王!
到今日,也就李皓这边杀过一位天王,可情况是,五位荒兽先被对方杀了,结果,李皓他们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最后才杀了那位天王。
至于怎么杀的……无人知晓。
郑家家主怎么死的,大概连郑宇都想不通,李皓他们,哪怕联手,其实也不具备杀死郑家家主的实力的。
大离王沉默一会又道:“那……若是我能夺取禁忌海,炼化禁忌海,炼化那骸骨……”
“你传承很强,若是真能成功,圣人天王……也不遥远!”
大离王深吸一口气,果然,又被李皓说中了!
这一刻,只觉得李皓真的很可怕……甚至都忘了,眼前这位,才是杀死那位的强者。
“除了此地……银月,还有让初武强者强大的机会吗?”
“很少。”
神灵再道:“有其实也有……比如,封印中的那位,宰了他,帝尊骸骨,足够你强大了!”
“……”
你在放屁!
“比如那李家之人的大道宇宙,你不用学他去掌控,进入之后,直接吞噬无数本命星辰,初武修士,强自身,吞完了,你也能强大!”
当我没问。
大离王心中暗骂!
那神灵淡漠无比:“想都不敢想,只敢心中骂?霸天帝若是活着,知道传承落入你之手……简直就是耻辱!行了,我还没恢复……天地沉寂太多年,自己想办法!一心指望强者庇护的人,成不了强者!我可以给你,就可以给别人,我若是能给你,何不给那李皓,还多一分善缘?你想争,自己争!”
大离王心中一震!
想争,自己争!
姜离却是急忙道:“吾神,我们想争,可实力……真的不足!初武在这个时代,前进的道路,有些……有些迷惘。”
那神灵叹息一声:“那为何,那李皓,能从弱小时期,自己找到大道宇宙,你们不行?”
“……”
两人无声。
老是打击我们做什么?
我们不是李皓,若是……还有李皓的事吗?
十万年来,不也就一个李皓吗?
“帮忙不可能了,指点一二倒是可以,若是那人真的诞生了新的灵……对方也有弱点,弱点就是姜离掌握的几根骨头……若是骨头还无用,当年,我曾打碎了对方的天灵盖,这也许也是弱点所在!话已至此,你们退下吧!”
都说到这份上了,两人还能说什么。
只好转身离去。
而就在他们出去的时候,神灵忽然又道:“找那李皓帮忙便是!他其实比你们更想解决禁忌海的威胁,那映红月一旦炼化成功,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他!你们以为,他真的好心?真的不在意?他能诱惑你们,你们为何不能反制他?”
两个愚蠢的家伙!
李皓若是无心,能跑这找你们,告诉你们,那边有好处?
“骨头和天灵盖的弱点,就是你们的底牌……修炼初武之道,难道真的会把脑子修的僵硬吗?”
“……”
两人不敢多说,很快离去。
再留下来,少不得又是一阵嘲讽。
这位……没复苏之前,一直没开口,这一开口,说话真毒!
……
等两人回到皇宫。
李皓正在开饭。
一位位神卫,正在给他们上菜。
此刻,这些神卫,也很无奈,李皓吃的其实不多,可那条狗……真的吃的让人崩溃,整个皇宫的菜肴,几乎都给端来了,还不够这条狗吃的!
大离王微微扬眉,也没说什么。
语气平和:“银月侯,合作吧!我们有办法对付那位诞生禁忌海的骸骨……但是,需要你们也出手!事成之后,骸骨我要,禁忌海归你!”
“……”
李皓侧头看向他,笑了:“骸骨是核心,核心没了,我要海洋干嘛?”
“里面有宝物,天金莲这一类的天材地宝,绝对不会少!”
大离王平静道:“还能断了映红月的希望!否则,他真炼化了禁忌海,你还有把握对付他吗?合作共赢,你完成你的目标,我完成我的目的!”
“那位……不愿意出手?”
李皓好奇道:“所以只能找我?”
“……”
你说对了!
可是,我们能承认吗?
姜离笑道:“那倒不是,只是吾神说,昔年斩杀了那位,恩怨已了,如今再斩对方遗骸……不符合初武之风!当然,若是对方敢进入我大离境内,吾神必将再斩之!”
“那就挪移禁忌海,进入大离核心圈……”
“……”
两人无言。
我们就这么一说,你当真了?
大离王无奈,强忍着,低沉道:“愿不愿意合作?不愿意就算了,愿意的话……若是映红月捣乱,你负责解决,而骸骨,只要你们能将其镇压一瞬间,我们就可以解决他!”
说到这,又退了一步:“除了骸骨,我什么都不要!”
李皓陷入了沉思,许久,开口道:“也行……骸骨分我一半!”
“你……”
李皓笑道:“不愿意算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给你一半……其实都是因为上次的原因,否则……我都能镇压瞬间了,真没办法解决对方吗?”
大离王心中微动,一咬牙:“可以!你这边,需要多久,才能调动人手过来?那位复苏,恐怕也是一尊天王……”
“我自己就行!”
“……”
大离王怒了:“你要送死,还要拉上我们吗?毫无诚意……那便罢了!”
李皓笑道:“我的命,还没你的值钱?算了,你不信,我就去调动人手,就怕动静太大,引起对方警惕,引起映红月和郑宇的警惕……”
導演、我不能做受嗎
大离王皱眉不已,面对李皓,他是真的毫无办法。
半晌,开口道:“随你!什么时候动手?”
“三日后吧!”
李皓开口道:“我还有一些东西没拿到……拿到了,我们再出手!”
对映红月,没必要客气。
三日后,看看能不能拿到洪家的锤和雷霆城的城主印。
至于大离王他们的底气……不外乎那几根骨头,李皓心中有数,其实就是冲这个来的,至于那位初武之神不愿意出手,很正常。
真要愿意,早就冒头了。
低调的吓人!
回头自己得多查查新武的资料,也许……能通过这低调无比的性格,查出对方的身份。
“三日后,我来找你们!大离王,此次若是成功……以后多多合作才对,我向来喜欢和耿直的人交朋友!”
李皓笑了一声,起身,招呼道:“你们吃,黑豹,师叔,我们该走了!”
话落,两人一狗,凭空消失。
再看看那被吃的干干净净的菜肴……大离王忍不住骂了一声:“狗都不吃了,让谁吃呢?”
这家伙,真他么讨人嫌!
若非还需要对方帮助,今日一拳打死他!
姜离暗暗叹息,也就只有等人走了,大王才敢抱怨几句了。
以前那个无敌天下的大王……现在被李皓克制的死死的。
真悲哀啊!
又想到那位信奉的神灵,更悲哀了,话说回来,我信奉多年,对方到底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