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線上看-第三千二百五十七章 金湯鐵汁毒殺器閲讀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贺兰卢咬了咬牙,他转头看到了内墙之下,三十几个大火炉之上,扣着四五尺见方的大铁锅,锅里冒着滚烫的热气,流淌着火红的液体,如同岩浆一般,那灼热的温度,连隔了这几十步远,三四丈高的城头,都能感受得到。原来,这些锅里盛着的,乃是打铁时以极高的温度熔化的生铁,化为铁水,只是,这些铁水不是用来铸造兵器的,而是准备在守城之时,生生地用来泼洒攻城的敌军。
以吻喚醒
而更是有一些挑着担子的人,戴着口罩,把口鼻掩得严严实实的,一路之上,所有人都会皱着眉头,离他们十步以上的距离,只有一些蚊蝇还围着他们,尤其是那些挑着的担子飞来飞去。
聖女不是好惹的
一个民夫把担子挑到了一大锅铁水边上,本来正在拿着木勺在搅拌着铁锅里的几个军士,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有意无意地往边上挪了几步,而站在锅边,汗流满面的一个军官则掩着鼻子,大声道:“动作快点,恶心死了!”
那个民夫嘟囔着:“这一下就受不了,我可是挑了一路呢。”他一边说,一边卸下肩上的担子,提起一个桶,打开盖子,只觉得一股恶臭,扑鼻而来,而所有人都掩鼻而退,原来,这一桶里,漂的全是黄黄黑黑的粪便,甚至有几砣拳头大小的,沾着草末的屎蛋子,就浮在这一锅黄黄的屎尿的最顶上,让人看到,绝对会有要呕吐的感觉。
那军官看了一眼这个粪桶,咬了咬牙:“奶奶的,哈尔比,你这桶金汤里,怎么他娘的,他娘的还有马粪啊。”
那个名叫老许的民夫没好气地说道:“城里都断粮这么久了,天天都在死人,哪有屎可拉,也就这两天才有口饭吃,不然,我哪有劲来挑这金汤啊。人粪不足,就用马屎蛋子好了,啥屎不是屎啊。”
他说着,把那个粪桶提起,直接就把这一锅黄汤,倒进了铁锅之中。
御 天神 帝
“嘶”地一声,红色的铁汁给这一锅屎尿直接淋下,顿时就是一片沸腾,锅里本来那如同红色米糊状的铁针,突然猛地炸了一下,当下浇下的一个马屎蛋球,一下子就如同手雷一样地碎成了千百块,四散向外飞出,那个哈尔比和锅边的军官,还有四五个靠得稍远的军士,身上脸上,都给溅得全是黄黄兮兮的屎块,还点缀着几点青黄不接的干草末子,一股恶臭之味,伴随着铁汁的那股生锈的味道,顿时弥漫在了四周。
军官气得一脚踢翻了哈尔比的另一个桶,地上的粪水横流,而他一把抽出了刀,直指着掩面惨叫的哈尔比:“你没长眼啊,就他娘的这样倒下来,是想害死人吗?”
那哈尔比离锅最近,脸上身上也给烫伤得最多,这会儿的功夫,从他的手指缝间,可以看到红色的血水和黄色的脓水横流,而他放下手的时候,从他那杀猪般的嚎叫声中,可以看到,他的脸上,已经开始迅速地腐烂,皮肤如同融化的雪块一样,纷纷下落。
那军官看到他这惨样,吓了一跳,也顾不得再拿刀砍人了,他突然也扔掉了刀,惨叫着开始抓起自己给粪汁溅到的手背:“呀呀呀,疼,疼死我了,水,快来水啊!”
十余个身上裹着厚厚的皮革,脸上戴着皮革面具,全身上下,几乎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外面的军士,奔上前来,二三人一组,按倒了这些给铁汁粪水溅到,滚地惨叫的军士与哈尔比,他们的皮肤在迅速地,如同融化的霜雪一样,一片片地脱落,甚至,有些地方因为烂得太快,血肉都化为脓血烂掉,连里面的白骨都露出来了。
这些惨叫着的军士,给这样迅速地按倒,然后用绳索或者是牛筋五花大绑,让他们无法再去拼命地挣扎,再用一个布团塞进他们嘴里,同样用几根牛筋捆上,就这样,把他们连拖带抬地,就这样搬离,一路之上,那些腥臭难闻的脓血洒得满地都是,让人不忍卒睹。
一个头人模样,戴着大耳环的贵族军官走了过来,看着四周散布着的三十余口大铁锅附近,几百名瞠目结舌,愣在原地的军士与民夫们,大声道:“全都看好了,这些是金汤铁水,是把粪水扔进铁汁锅中,这些粪水和铁汁都受过大萨满的诅咒,里面有着我们全城军民的怨气和亡者的诅咒,只要沾到,那就别想活了,攻城的晋军,会比刚才的几个倒霉鬼死得惨上百倍。”
人群中发出一阵心有余悸的叹息之声,突然,有人高声叫嚷道:“大燕威武,贺兰部有救啦,靠了这个,一定可以把晋军吴儿全杀了,我们就有的活啦!”
四周响起了一阵欢呼之声,那个贵族军官也满意地点头道:“不错,所以这个秘密武器的制作,就全靠大家了,放金汤入铁汁锅时一定要小心,不能再搅拌,要隔了几丈远,身上穿好护具,用长柄木勺打这金汤,一勺勺入铁汁锅里,片刻之后,这一锅无敌金汤铁汁就做好啦,到时候把吴儿全都烫成骨头,给我们战死的兄弟们报仇!”
哥布林殺手:嶄新的日子
很快,城墙下就变得热气腾腾,臭气冲天,整个瓮城内,仿佛变成了一片巨大的粪池,只是,身处这恶臭空间的上千军士与民夫,全都兴高采烈,无论是打粪,挑粪的民夫,还是搅拌铁汁的军士,人人的眼中都放着光芒,看着那一锅锅红黄相交,屎块共铁汁一色的大锅,仿佛是在看一锅锅世上最美味的牛羊肉火锅,甚至有些人开始情不自禁地咽起口水了。
城头,黑袍微微一笑:“久闻你们贺兰部制作毒箭之时,就是把这粪便灌入铁水之中,然后倒入箭头的模具之中,与那些在箭头涂毒液的部落相比,你们贺兰部的这种金汁箭头,中者无不皮溃肉烂,甚至毒气入骨,神仙难救,今天,我是真的看到了,此等秘法,你今天也公开在这里拿来用,还真是拼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