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深空彼岸討論-第四百九十三章 接引劍仙子讀書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银白色飞船平安降落,去的时候是一艘小型飞船,回来的时候型号差不多,但是内里却天翻地覆。
这是以瘆灵遗落在这片宇宙深处的飞船残骸改装而成,以机械智能生物为管家,可以和超大型舰船放对厮杀。
王煊有些出神,原本只想去密地走一遭,将赵女神和大吴接回来,没有想到,最终横渡一片又一片星系,脱离仙道宇宙范围,跑到不朽之地去了。
这种经历,这样的远行,不知道此生还有没有了,哪怕流浪在宇宙中避祸,他大概也不会跑那么远了。
“师爷,欢迎您回家,看看旧土变化大吗?”从飞船基地出来,青木作为向导,给他师爷进行各种介绍。
至于他师傅陈永杰,最为激动,喃喃着:“只出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不算太长,我就赶回来了。”
下了飞船第一时间事,他就是和关琳报平安,告诉她异域征战结束,他回来了。。
电话那边顿时传来哭泣声,这段日子关琳怎能不担心?但却要控制自己的情绪,怕对胎儿不好。
现在得悉陈永杰平安回来,降落在安城,再也忍受不住了,满脸泪水,喜极而泣。
“我师弟什么时候出生?”青木凑过来,插了一嘴。
“一边呆着去,还得三个月呢!”陈永杰将他扒拉到一边。
“恭喜陈大宗师!”吴茵还是习惯这种称呼,满脸是笑。陈永杰夫妇五十多岁得子,着实算是万生晚育了。
赵清菡也送上祝福,并问是男孩还是女孩,是否准备好名字。
“没有提前去看是男是女,但名字早想好了,男的叫陈煊,女的叫陈萱。”陈永杰一摆手,很满意地说道,也算是旧事重提。
王煊立刻送上杀人般的目光,威胁他,真敢这么起的话,以后一天找他切磋三次!
小狐仙不解,道:“我怎么听着是一个名字?”
“煊字好啊,我以前还想叫马役煊呢。”马超凡咕哝,然后就挨了一巴掌,引发路人侧目,毕竟城市中出现一头妖马,想不让人注意都不行。
王煊以一个安全的手机号,联系他的父母,原本想委托陈永杰和青木关照的,但他自己回来了,自然要知道他们在哪,以及具体情况。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这种声音传来,让他心头一沉。
陈永杰得悉后,第一时间让人去查,结果那两人给王煊早就留言了,说是出去旅游转一圈,可能会去新星,暂时就不要找他们了,跨星空电话费太贵。
王煊出神,那两人真在新星吗?悬,他胡思乱想,猜测他们两个会不会和那对影子夫妇一起跑不朽之地去了?
这让他眉毛直跳,有点坐不住了,但却也没有办法。
王煊陪赵清菡和吴茵进入安城,然后喊秦诚出来吃饭。
“清菡,还有凌薇的闺蜜……吴茵,你们被老王从密地接回来了?”秦诚惊喜,但一句话,让现场气氛微妙。
当然,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立刻改口,抱怨道:“前段时间,我好不容易破关,踏足大宗师了,结果震啊震,一而再的震,我现在连宗师都不是了,气死我了!”
他是真的气,好不容易体验了一把大高手的风光,结果没过多少天,就又给打回原形了。
主要是因为他的根基太虚了,一身实力是被王煊带着,生生拔高的,人为“催熟”上去,不是自己苦修所得。
不然的话,换成陈永杰,哪怕七件至宝齐震,仙道至高规则压落,将他打落到凡人,他也能保住大宗师的水准。
因为,那是老陈真正苦修上去的,在无法修行的旧土,硬熬到那种境界,一点水分都没有。
从宇宙深处回来,体验到那种广袤无垠的深邃,还有冰冷的死寂,现在他们坐在高层餐厅,眺望整座城市的夜景,车水马龙,灯火通明,红尘滚滚,别有一番感受。
“还是人间好啊!”王煊说道。
“说的好像你成仙了似的。”秦诚撇嘴。
“差不多吧,我们进入宇宙深处,经历了很多事,嗯,神都在死,列仙都在消亡。”吴茵说道。
一顿饭吃下来,秦诚得悉,赵清菡和吴茵现在是超凡者,顿时眼睛发直,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样大?
尤其是赵女神,和他是同学,秦诚很清楚,她是为了保持好身材才练旧术的,最后竟有了这种成就,让他无言。
“我真的很废柴吗?”他有点怀疑人生了。
“确实有点废。”赵清菡点头,然后又笑了。
“老王,你这次远行,又开内景地了吧?不行,我得跟着你了,我就是不成超凡者,也要保住大宗师的体质,体力好,关乎后半生的幸福!”秦诚疑似在开车。
“短期内恐怕不行,我有事要处理。”王煊摇头,告诉他要出一趟远门。
“行吧,那你三个月后能回到旧土吧?我女朋友杨琳不是毕业有段时间了吗,三个月后,大约在冬季,我们准备结婚。”秦诚告知。
三个月后,老陈的孩子要出生,秦诚要结婚,让王煊发怔,因为,三个月后,超凡也将彻底落幕,大结界和仙界都将熄灭,神话终结!
“你选的这个日子……”王煊想说什么,最后目光坚定,道:“行,无论我在哪里,都会赶回来!”
“听你这意思,要去干大事?危险吗,悠着点,一点要保重自身!”秦诚严肃起来,然后,又转移话题,不想过于沉重,道:“你什么时候结婚?”
说完,他还瞄向赵清菡和吴茵,看了又看。
……
王煊时间很赶,吃饭过后就离开了,这次没有开飞船,驾驭至宝而行,无声的划过夜空,遮蔽天机,来到安城八百里外的荒山。
他轻灵地落了下来,踩在山体上,看着蒿草,瓦砾,以及明朗的月光,心有感触,根本没有等到三年之约,一切就要提前落下大幕了。
一年而已,超凡便崩坏了,他要接引剑仙子的主身从仙界回来。
他以精神天眼扫视,这里没出什么意外,那个小东西正在呼呼大睡呢,又……变小了。以前还十岁出头呢,现在也就八岁左右了,满脸苹果肌,婴儿肥,漂亮可爱的如同瓷娃娃。
剑仙子很敏锐,被目光注视,顿时有感,长长的睫毛轻颤,倏地睁开了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睛。
她敏捷地坐了起来,很不满,依旧如同以往般,有起床气,很快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神色不善,很凶,道:“是不是又是你震的?让我逆生长!”
她虽然想体现的很凶,表达不满,奈何,她是迷你版剑仙子,漂亮而精致,那种凶巴巴只能突显出活泼,跳脱,非说凶的话也是奶凶。
監禁醬和殺人魔君
不过,她被震的也没那么严重,最终还是保住了逍遥游一层,因为,王煊给她留下一堆造化真晶,这是无限接近真实的超级物质。
王煊满脸是笑:“生气容易变老,我这不是看你来了吗,要将你的主身接回来,你马上就要长大了!”
“等会儿,你现在什么修为,不要她为你寻找天髓、天药了吗?她破关成功,已经是绝世高手,一直在努力找药呢。”
“我大概十三段吧,嗯,不需要她找药,我自己就有。”王煊说道。
霎时间,剑仙子瞪大眼睛,鲜红的小嘴张的溜圆,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十三段让她这个天纵奇才都晕乎乎了。
“你比当年的我……还厉害?”原本傲娇的剑仙子,现在这种呆萌状态,实在惹人想捏一把她的小脸。
果然,她没逃过王煊的魔手,这次又被捏了,气得她哧哧发剑光,要和他决战。
主要是,王煊实在没忍住,看着她那小模样,确实想捏那张肉呼呼而美丽的小脸。
“等着,我主身回来的话,要让你明白漫天星斗为什么那样灿烂!”她气鼓鼓,现在真的打不过王煊了。
“赶紧联系你的主身吧,别等到最后,万一哪天大幕突然熄灭,里面的强者无论你修为多么高深,都要瞬间寂灭,死去!”
王煊神色郑重地说道,这不是没有可能,大结界远比人们预估的腐朽时间来的还要早很多。
早先,列仙中的绝世人物推测,还有三年时间可以去准备,结果一年就要走到终点了!
剑仙子道:“我需要时间,最近和她约定,每七天联系一次,还差两天才能感应到她。现在她应该离开广寒宫了,去高等精神世界不周山碰运气,想采摘先天葫芦,混沌神藤等,如果没有天髓等,就送你一件先天奇物。”
王煊道:“我什么都有,别让她冒险了,我在这里等两天,你和她约定,就近出现,我去接引她。”
他开始在这里闭关,感悟自身的法,这次又进入飘渺之地了,闯进陨石通道上方的烟霞汪洋中。
他明显能感觉到,十三段在趋向于圆满,但是,有一点让他费解,无论是新元神,还是新生的肉身血精,以及新收缩的内景地,都没有涅槃出来的迹象,蛰伏形神最深处,寂静不动。
这是什么状况?他有些不解,都快圆满了,为什么新的形神还没有再生出来?
两日后,他苏醒,听到剑仙子的呼唤,告诉他,可以了,她的主身从高等精神世界不周山回来了,正在大幕中等他。
“好,你为我护法,我去接她!”王煊盘坐,精神来到命土,带上了斩神旗和养生炉,收入元神深处,用以防身。
随着命土飘出去的迷雾,他睁开精神天眼,寻找它远去的归途,而后一步一步的跟着,临近一片模糊之地。
他颇有感慨,命土是神话起源之地,不是空话。在命土的下方,最深处也有迷雾飘荡,那里是有虚无之地,有陨石通道,接近真实的源头。
而在命土的上方,另一个方向,迷雾飘去的远方,却是连着仙界,大结界,命土所在地诞生超凡!
他进入一个漩涡,而后消失了,出现在一片幽暗之地,看到了驿站,那里挂着灯笼,他大步走向远方。
“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进仙界了,应该带些土特产回去,比如真龙、金乌、大鹏、麒麟肉什么的。当有一天,大结界熄灭,也证明,我曾来过仙界,家里有存货。”王煊笑着自语,冲淡了某些心绪,这片世界即将死去,着实给人以清冷凄凉感。
并没有什么意外,他赶到最近的那座小镇边缘,发现剑仙子。
她一身雪衣,背负仙剑,青丝如瀑,面孔美丽无暇,眸子澄澈,飘逸而空灵,安静的站着,自成一片天地,让附近的环境都化为了净土。
“给你!”她先开口了,声音很好听,递过来一个葫芦,还带着碧绿发光的叶片呢,葫芦紫莹莹,竟缭绕着丝丝混沌气。
庶 女 棄 妃
王煊吃惊,她还真在高等精神世界不周山采摘到先天奇物了?不,这是有混沌气的瑰宝,这东西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