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sdf火熱小說 都市異俠-六.找到了繩結(下)-scsgz

都市異俠
小說推薦都市異俠
我笑道:“老头子,您知道我也是唯物论者,但人在广场怎么从高处摔死?”
總裁大人的小萌
父亲递了张报纸给我,指着一行标题“风筝载人上天”,上面报道有个小伙子做了一个大风筝,可以趴在上面半个小时,离地五六十米云云。
一不小心愛上你
父亲道:“元宵前后,也是放风筝好时节,并且只要十五米的高度,一只不用很大的风筝就能做到,所以要是我说,谋杀远比所谓神鬼之力的可能性大得多。”
我便问道:“那野狗的事呢?”
父亲笑道:“你真没见识,狗,只要你不动,它们不会咬你的,那人就是因为一身杀气,狗才会攻击他。”
石英杰这时又道:“那个蒙面人,比狗还不如,不用可怜他!”
我摇了摇头,石英杰是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我不是,虽然我讨厌那个国家的人和事,也拒绝购买那个国家的商品。但现在是和平时期,很多事情不能也不允许太偏激,虽然他要杀我,但他终究没杀得了我,并且,不可否认,毕竟是同类,眼见他这样,心里还是不好受的。
“那么李伯和那位局长呢?”我错开话题,提出心里最大疑问。
父亲还没有开口,这时边上的石英杰掏着鼻孔笑道:“老荆,你这人,有时很精,有时又很糊涂。”
石英杰是我的一位朋友,虽然他在经济学方面有一定的造诣,但按他自己所说的,他是一个研究心理学的人。他笑道:“老荆,你敢说你走出门口的时候,你就信了那姓萧的话?”
重生之末世狂潮 奴隸糞鬥
我想了想,这个的确不好回答,我抬起头道:“只能说,我当时不能肯定萧某人说的是真话。”
石英杰之后,做了一番论证,他的意思不外就是说,听到陈伯说话,其实不过是我自己的心理暗示罢了。我一时也无法反驳他这种说法。
此事只好不了而了之。
又过了一年,在去意大利的班机上,我靠窗打着盹,机上没有几个人,基本一排椅子就坐一两个人。
我醒来时,发现我隔壁坐着一个亚洲人,他在拆一条绳子,见我望着他,便笑问道:“外国人?”
反正在机上时间漫长,我道:“不,我是中国人。”
鄰家妹子愛上我
他笑道:“我也算是中国人,日籍华人。”
我瞧他手上在摆弄的绳子,让我很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是在哪见到过。
他这时又道:“我少年时,曾在**生活过。我父亲是中国人。”
我心里一跳,对了,就这个结!
我苦笑道:“冒昧问一句,令堂是越南人?”
他很高兴的道:“是啊。你怎么知道?”
我笑道:“我会看相。”
醫冠禽獸 石章魚
他很有兴趣的问:“那你说一说?”
这时飞机的空服走了过来,我向她要了杯咖啡,我边上那人说:“请给我也来一杯。”
那空服却不理他,我便道:“小姐,两杯咖啡,谢谢。”  空服望了望我,重复了一次得到我确认后就走开了,我听到她嘴里在说什么贪心的亚洲人之类,我刚想发作骂人,我边上那人递了张名片给我,是外国的一家公司的分公司老总,坊间传说,这家公司很有黑道背景。
他问道:“你能说说我的面相吗?”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新版 桐華
我笑道:“可以,不过我一会想问你一件事,你要告诉我。”
他笑道:“好。”
我道:“你自幼失佑,十来岁悲遇剧变。”
武則天正傳 林語堂
他笑道:“利害。”
我问道:“你拆这个是什么东西?”
他道:“这是我父亲教给我母亲的,我父亲在世时,和我母亲开玩笑说:你不识字,不如学打中国结,以便结绳记事。便教了我母亲这个绳结,据说这种结是为了记录重大的事情。”
我不解的问道:“那你又解开它?”
那人笑道:“事情过了,就要解开的。”
这时咖啡来了,打开小桌板,空服却把两杯咖啡都放在我的桌板上。我很奇怪的望着这个俏丽的黑女郎,我和她说:“漂亮不是做错事的籍口。”
她不解的问:“什么?”
我指着我边上的人道:“”
因为我无话可说,我边上没有人。我只好把另一杯咖啡还给空服,那空服走的时候,嘴里又在低声说道:“浪费的亚洲人。”
下了飞机打电话给赵重犀,他说道:“萧大卫的公司,让一家外国企业吞并了,巧合的是,那个企业所在的国家就是阿诚的国家,之后萧大卫失踪了一年了,萧劲荣也在半年前进了精神病院。”
的确,结绳为了记事,事情完了,结自然就要解开。
我是个无事生非的人,自然按照飞机上那人给我的名片打过电话去,得到的回答却是这个人不认得我。当时他也在飞机上,但坐的不是和我同一班飞机,连线路都不同。
我去找了一些飞行线路的书来查,发现他坐的班机和我坐的班机有一段路线是重合的,就在我见到他的时间里。  我还准备找飞机上那个人的资料写下去,于是准备打电话托人帮我查,这时头上响了个爆指。父亲在我身后面笑道:“结解开了,这事也就完了,难道你还想写成日记骗稿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