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x624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第九十五章、一隻傻帕尼展示-my9nh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王太卡本来想和龙崽子好好聊聊。
看得出来,龙崽子最近状态好了很多。之前社交恐惧症,连出门都不敢。现在一点点解开心结,一点点的恢复,已经好了太多。
但是一通电话,却让他不得不提前送回龙崽子,然后赶到了酒吧。
帕尼喝的烂醉,给王太卡打电话的是酒吧的调酒师。
那件事之后,王太卡因为对充儿的愧疚,再也没有找过帕尼。
还是别见面了吧!王太卡这么想着,见到说什么呢?已经发生了实质性关系的两个人,关系并没有变得亲密,反而尴尬。
不知道怎么面对,怎么想都觉得别扭。所以压根就不见了,所以连带着公众出现的事情,也都延迟了。王太卡找了很多合适的理由,但帕尼不知道怎么想,她也没有任何反应,一副随便都行的样子。
王太卡也跟很多人打过招呼,所以也不怕帕尼出事。
比如他知道帕尼喜欢到这喝酒,但是之前喝酒,有尼坤去接她。现在没有了尼坤,她也不会主动来找王太卡。所以王太卡再跟酒吧的调酒师交代过,有事给自己的打电话。
万万没想到,居然被王太卡猜中了。这才多久,帕尼就出来买醉了。
但是帕尼真的可以,王太卡没有找她,她也压根不找王太卡,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怎么过自己的生活,那就照旧。王太卡就好像是个过客,被一阵风吹走,爱留不留,爱回不回。
可帕尼越是这样,就越让王太卡觉得自己的无耻。他知道帕尼不是故意的,帕尼没有想强迫自己的意图。
但王太卡宁愿帕尼是一个那样的人,哪怕是为了钱也好,那么肤浅的样子,给了钱或者利益当做交换,这件事就结束了。
可帕尼什么都不要,就好像这一场,是帕尼占了王太卡的便宜一样。就好像是帕尼对王太卡做了错事,不想面对一样。
如果不是今天的喝醉,王太卡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再和帕尼见面。他潜意识里在躲避,这是真的。
不是不想负责任,而是帕尼根本就不给他表现的机会。帕尼从来不觉得自己讨好过王太卡,也不觉得王太卡亏欠过自己,这只不过是一场暧昧的交换,只不过她亏了而已。
王太卡没办法对帕尼坐视不管,所以只好到了酒吧,在单独的房间里,看着靠在沙发上的帕尼。
“真的是……”王太卡看着帕尼,一身红色短裙,耀眼又炙热,黑丝高跟鞋,像是夜色中的小妖精。
王太卡开始庆幸自己的交代,他甚至想,如果这只迷人的小猫咪被别人捡走,那么他一定会很生气。
虽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名义,但王太卡已经潜意识里把帕尼列为私有,只不过是他自己不肯承认。
而且他也没有资格对帕尼有过任何的保证,他没办法给她什么承诺。
糟糕的是,她从来就不想要。
王太卡从来没觉得自己受到这种轻视,就算是泰妍现如今这样憎恨着王太卡,也比帕尼这种完全无感的样子,让王太卡觉得好受。
起码憎恨,也是在乎的一种。
可连憎恨都不配得到的人,那也太可悲了。
扶起帕尼,王太卡的手自然的扶在了帕尼的肩膀。帕尼歪着躺靠在王太卡的肩膀上,下一刻却忽然挣扎。
“滚开,我不是你可以碰的……”语言有些口齿不清,但是意思表达的很明白。
王太卡低声道:“是我。”
“嗯……”帕尼居然很快就听出了王太卡的声音,迷迷糊糊的问着:“王太卡?”
王太卡本想答应,却鬼使神差的问了另一句话:“我是他朋友,他让我来照顾你。”
“那你松开我吧。”帕尼是低着头,看不清面孔,只是醉醺醺的说道:“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你帮我谢谢他就好。别误会。”
王太卡咬牙切齿,就算喝醉了,本能还是在否定两个人的关系。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帕尼是在避嫌,还是在否认。
王太卡伸出手,抬起帕尼的下巴,问道:“黄秘书,和我有什么关系,让你这么负担吗?否认的也太着急了吧?”
帕尼这时候才看清王太卡的样子,伸出手摸了摸王太卡的脸,说道:“好巧啊。”
“不巧,我是来找你的。有什么烦心事吗?喝酒都不叫我?”王太卡扶着帕尼,给帕尼喂水。
但是帕尼却拒绝,伸出手想去接水杯。
王太卡没松手,冷冷的哼了一声:“嗯?”
“哦……”帕尼抿抿嘴,一副受委屈的样子,任由王太卡给自己喂水。
喝了点水,帕尼感觉精神了一点点,也仅仅是一点点而已。她看向王太卡,说道:“找我什么事?”
“你自己来喝酒?喝成这个样子,想被人捡走吗?一个当红偶像,如果出了点不好的事情,就完全了。你现在是想自暴自弃了吗?”王太卡说完这些,感觉自己的语气不太好,于是又说道:“喝酒也得找个伴吧,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帕尼笑了,虽然还是靠在王太卡的怀里,但那是因为她真的没有力气,而不是想这样。她笑呵呵的说着:“王先生,你是有女朋友的人呀。再说了,我喝酒为什么叫你呢?难道我不能和别人喝酒吗?你如果说不能,让未免也高看自己了。我就是和你玩玩,所以别那么着急为我负责,我不需要。我只是和你玩玩而已,开心了吗?那就结束了,玩玩而已,懂吗?”
王太卡想笑,一句话重复三次,这是说谎的表现。帕尼这点把戏在精通心里揣摩的王太卡面前,确实有些不够看。
见王太卡毫无难过的样子,帕尼不懂为什么,但心也是凉了几分。
罢了,既然他不看重我,我又何必这么辗转反侧呢?她干脆起身,在王太卡的嘴唇上蜻蜓点水的碰了一下,说着:“要再开心一下吗?”
王太卡笑了笑,然后端起水杯,直接浇在了帕尼的头上。顿时帕尼被淋了一身,单薄的衣服有些透,可王太卡却没有去看那些春色,只是说道:“现在开心了。”
帕尼笑了笑,竟然被这么侮辱也没生气,好像是自甘堕落的说着:“原来你喜欢这个调调吗?”
“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王太卡叹了口气,语气松下来:“我知道你从头到尾也没有想让我难堪。所以你不用这样来表达态度,更别把自己塑造的放荡,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帕尼动作止住,不好意思的笑了,有些蠢萌的样子:“老实说,我学过演技的。”
看着眼前这只傻帕尼,王太卡仅剩下最后一丝的坚持了。
千万挺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