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ktt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劍骨-第三百六十章 碎在甲子分享-xtebn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石山之内,酒香四溢。
宁奕所言倒是一点不假,这“虺骨酒”是一等一的好酒,师父东岩子的游记里提到过,此酒乃是由虺蛇大妖的蛇骨泡制,酿造工艺简单粗糙,但年份越长,酒性越烈,单论烈性,远胜大隋这边能找到的烈酒。
他这趟北上去妖域,可是实实在在留了心思,给大圣寻觅好酒。
只不过……这好酒,可不是白准备的。
宁奕这显然是有备而来——
果然。
听到“有屁快放”这四个字时,宁奕就知道,猴子动摇了……他嘿嘿一笑,顺着猴子给的台阶老老实实应承下来,也不卖关子,恭恭敬敬将那坛虺骨酒递给大圣,然后席地而坐。
他将自己北境大荒遭遇刺杀的事情说了一遍。
宁奕知道猴子没太多耐心,所以没有提刺杀自己的人是谁,只是说对方具备了一种与神性截然相反的“至阴”特质,如深渊一般内敛。
如今大隋天下,东境与中州,打得如火如荼。
可猴子哪会在乎这等事?
对它而言。
漫长岁月里,外面那座天下,不知破碎重组多少次。
所有人,都只不过是滚滚海潮中一朵不起眼的浪花。
宁奕认认真真说着。
另外一边,猴子细细把玩着酒坛,眼中只有那坛刚刚入手的妖族老酒。
这“虺骨酒”入手极沉,酒坛与大隋规格相差不大,但质量却远沉于后者。
揭开酒坛,果然是凛冽入骨的刺鼻酒香!
这“酒香”,寻常人闻上一口,怕是要被刺激地反胃半天。
但猴子深深闻嗅了一口,满脸陶醉。
这宁小子回来的,可真是时候啊……天天被丫头管着,每天就只能喝一坛酒,偶尔破戒都没戏。
半柱香后。
“前辈……我说完了。”
宁奕有些无奈,看着那位独自一人,玩得不亦乐乎的大圣爷。
甲子城一战,自己打碎韩约三尊法身,接下来,理应便是琉璃山的最终决战了。
这趟回蜀山,也是寄希望于猴子能给自己“指点”!
自己的神海内,因为执剑者传承,早早就萌生出了“神性”。
而第二股不朽特质,则是来自于大圣的馈赠。
纯阳气。
由于北境大荒,韩约稚童身的出手……导致了第三股不朽特质的注入,以及神海如今产生的异变。
可以说,两座天下。
没有人能在这样的神海异变当中活下来,宁奕是唯一的例外。
他史无前例的,拥有着三股变异的不朽特质。
这个消息如果放出去,势必将引起轩然大波……而眼下,听着宁奕说完的猴子,仍然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在他眼中,天大地大,眼前的美酒最大。
虽然在玩。
但宁奕的话,他也听了。
“三股不朽特质,聚集于一片神海……”
穿越之农家小爱妻 心雨心恋
“听起来颇有意思,连本大圣都未曾听闻。”
猴子玩弄着酒坛,面带讥讽地笑了笑,望向宁奕,道:“小子,你不会觉得自己,是遇到一场天大的造化了吧?”
宁奕一怔。
这……
听大圣的意思,难道这还不是好事?
猴子面色淡然,吩咐道:“把那股力量,引召出来。”
宁奕连忙打坐,闭上双眼。
这三股力量,交融之后,便坠入神海的最深处。
漫天星辰,凝成长河,这股玄而又玄的不朽之力……则是万千星光之中隐约汇聚的一条纽带。
实战之中,他从未动用过这股力量。
不是不愿。
而是不能。
他根本就无法挪动……即便是观想,也需要消耗极大的心力,引召出一丝,便需要竭尽全力。
这也是宁奕来后山寻找猴子的原因。
如果这是属于自己的力量,那么……该如何动用?
許妳壹世謊言 傻氣
只见坐在笼牢前的黑衫男人,浑身气血如龙蛇般狂舞,整个人气势不断攀升,他早已抵达了星君境界的圆满,巅峰,上苍垂落的加持拉满之后,境界被压制在涅槃之下。
但由于提前领悟了“不朽特质”。
他的身上,逐渐浮现出“超凡”的异象。
三颗巨大命星,缓缓浮现。
大道长河,缠绕星辰。
小衍山界如一副泼墨山水画,在宁奕身旁展开画卷,一柄柄飞剑,如鸟雀一般围绕旋转,发出叽叽喳喳的剑鸣。
这些异象,宁奕统统不知,他沉浸在引召神海最终处那股玄妙力量的内心博弈之中,浑然忘我。
所以……他也不知道。
当三颗巨大命星浮现的那一刻,猴子脸上讥讽的笑容消失了一些。
霸道總裁:丫頭,來吧 七淺淩
大道长河出现之时,猴子微微眯起了双眼。
小衍山界,诸多异象,加持于一人身上,这座天地间的牢笼,竟然发出了一道轻微的震颤之音。
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
最终,紧紧闭眼,盘膝而坐的黑袍年轻男人,额头渗出汗水,他缓缓伸出一根手指,一缕极其细微的“光”,在指尖艰难凝聚——
哪怕是天地间一掠而逝的闪霆,或者是干燥时节衣袍擦出的静电,都没有此刻宁奕指尖凝聚的“弧光”更加微小。
那是真正的,近乎于“虚无”的一缕弧光。
是近乎于不存在的“零”的物质。
而且……是三种物质完全交融,合为一体的特质。
在这一刻,猴子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笑意,他神情凝重地盯着那缕弧光,双眼瞳孔燃起赤海,缭绕成一片金灿赤红如火炼的颜色。
在弧光闪逝仅存的一刹,他看清了弧光内的构造。
神性,至阴,纯阳气。
以一种极其匪夷所思的方式,达成了“平衡”,而且完成了融合。
“一生二,二生三……”
“三,生万物。”
这世上的衍数,唯独三的意义最特殊。
三,意味着无穷无尽,无限可能。
这道弧光,是一个全新的特质。
更准确的说,这不是一个全新的特质,而是一千个,一万个,无数个……这意味着,宁奕的神海,将不再拘泥于“一”。
他拥有了无限的可能。
竭尽全力,只是引召出一缕“特质”的宁奕,蹙起眉头。
那缕弧光,如狂风之中的烛火,一燃即熄。
他有些无力地睁开双眼,看着自己指尖被灼烧焦黑的肌肤……仅仅是引召出一瞬间,便对主人体魄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
自己如今,还远远驾驭不了它。
“是我的掌控力太弱了……”
宁奕苦笑着抬头。
猴子瞬间从凝重恢复成淡然。
“前辈?您刚刚看见了么?”宁奕挠了挠头,问道:“还需要我再来一次么?”
我的超级逆天分身 奔跑的风筝
大圣摆了摆手,极其淡定道:“不必了。我都看清了。”
宁奕长长舒了一口气。
那就好。
不愧是大圣啊,那么微弱的力量,隔着牢笼都能感应到,刚刚那缕弧光出现的时间太短,就连身为掌控者的自己,都怀疑是否引召出了那缕不朽特质。
“星君境界,寻常途径,我已没有更多的提升了。”宁奕认真望向猴子,道:“眼下决战在际,我想尽可能提高自己的实力……所以特地来问一下前辈您,这三股特质,当前境界,我可以动用么?”
若是可以动用。
这便是自己最大的底牌!
比起四卷执剑者天书,这三特质合一的力量,更加恐怖。
恢复淡定的猴子,双手按着膝盖,悄无声息地在古旧衣袍上擦掉刚刚渗出的一些汗液。
他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宁奕。
宁奕不明所以,又挠了挠头,“前辈?”
“你想在星君境界,动用刚刚那股特质力量?”猴子像是听到了一个愚蠢的笑话,他讥讽道:“无须我多说,作为掌控者,你应该也清楚……单单是神性这单一的不朽特质,能够运用自如,便能造成何等级别的破坏。”
更何况,这三合一的,极其三股特质特性的力量!
宁奕听不懂猴子意思,长叹一声,“恕晚辈愚钝,前辈有话直说便是。”
短暂的沉默。
“你这小子,踩了天大狗屎运。有执剑者给你送‘神性’,有我给你送‘纯阳气’。”猴子不再客气,真真正正讥讽道:“若没有我和执剑者传承,你这个境界,从哪来的‘不朽特质’?这根本就不是你本该动用的力量。”
“换句话说,你是天下间少有的‘大造化者’。所有越境而战的天才都是这样,提前动用了下个境界的力量,并且能够承担其越境的负荷。”说到这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猴子的神情复杂起来。
他的语气没那么刺人了,淡淡道:“不是说你天赋不好,而是‘大造化者’时常会养成一种理所应当的拔升心态,将透支当做习惯。”
“这世上,既然有境界之分,那么必定是有道理的。提前借用下个境界的力量,那么晋升便会变得困难,理所应当的,破境之后,便会成为更强大的存在。”
猴子说到这里。
宁奕忽然想到了千手,沉渊君。
以及一路上走来,所遇到的许多天才,还有自己。
沉渊君星君境界便可一刀斩破莲花阁阵法,按大圣意思,便是提前挪了下个境界的“力”,所以他破境之后,自然而然在涅槃楼层站得更高……因为他在星君之境,便窥到了涅槃的某一层楼。
徐藏的跌境而修,便是这个道理,跌境是他窥探“生死”的手段,境界在跌,杀力在涨,于是“向死而生”之后,直接成为大成涅槃!
这世上的天才,殊归通途,都是这样。
包括扶摇,包括洛长生,包括……自己。
之前被困在命星境,便是自己提前透支拔升了太多星君境的力量。
这世上三千大道,诸多道路,本没有什么境界之分,但登楼窥层,彼此环顾,的的确确存在高下之别。
于是,万千修行者修行大道,有了万千修行法。
所求的,不过是登高,望远。
明明目光高抵七八层楼,偏偏降低身段,身在五层六层,这也是一种手段,但……长而久之,未必是件好事。
“宁奕,有句话,我本不想说的。”
猴子沉默了一小会,轻声道:“你跟陆圣一样,是有机会窥见大道终点的人。要看清自己的本心啊。”
宁奕也沉默了。
沉默的这片刻时辰,他想了许多事情。
许久之后,宁奕露齿一笑,“前辈,您是在教我修行。可是……我要做的事情,是赢敌。”
赢下与韩约的对决!
“您刚刚的话语意思,我明白了。若有一日晋升涅槃,这股特质力量,便是我登顶不朽的机遇。”宁奕咧嘴笑得很开心,“也就是说……即便是涅槃境,这股力量对我而言,都是一种透支。更何况是当前之境了。”
囂張寶寶:爹地欠賬還錢!
猴子张了张嘴唇,欲言又止。
这小子,比自己想象中要聪明得多。
“在我看来,修行到大道终点,果然很好。但如果身边无人,独守大道,也太孤独了。”宁奕笑了笑,真诚道:“比起成为不朽,我更愿意陪着我爱的人一起,走向世界终点,当一朵浮沉浪花。”
这句话,在哪听过?
猴子有些恍惚。
是了。裴丫头对自己说过。
“说这些话,您恐怕很难理解吧?”宁奕苦笑一声,道:“但其实有时候,凡人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我不想成为神灵,我就只想在地上安安静静当一个凡人,真的挺好。”
猴子听了这些话,忽然觉得“虺骨酒”也不香了,一切都索然无味,他脊背向后靠去,靠了个寂寞,屁股缓缓向挪着,整个人靠在石壁上,心底才稍微踏实了一些。
猴子按着酒坛,盯着宁奕看了许久,忽然笑骂道:“姓宁的臭小子,刚刚那些话,听起来好像是一副不怕死的模样。但如果真不怕死,何必跑过来找我?”
“是啊,我怕死……而且怕得要死。”宁奕耸了耸肩,一副脸皮厚到极致的无赖模样,浑然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前辈您说得一点也不错,如果不是担心与韩约决战打输,又怎么会过来找您呢?”
看到宁奕这个反应。
猴子脸上的笑意缓缓僵住了。
“丫头已经醒了,我已经不怕我再也见不到她了……但人总是贪心的。”宁奕自嘲笑道,“多活一会儿,总是好的。我情愿自然老死,岁月流尽,毕竟我还年轻,那是太遥远的事情……等到大限真正要来,可能我就反悔了。前辈,您认识我这么久了,难道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猴子沉默良久,这次是真正的沉默。
他轻声感慨道,“宁奕啊,你和陆圣真的不一样……我怎么也想不到,你这样的人,能成为执剑者。”
要背负天下苍生性命的人,骨子里流淌的血液并不高尚,也不光明。
宁奕哈哈一笑,他听出了猴子的意思,并不恼火,反而一本正经贴近笼牢,认真问道:“前辈,要不我把执剑者天书给您,您老砸了笼牢,替我去拯救世界吧?”
“滚蛋。”
猴子翻了个白眼,接着低声自语,咕哝了几句宁奕没听清也没听懂的话。
他哐哐哐弹了两下笼牢,光屑四溅,雷音震得宁奕耳膜鼓荡。
“记住了,你欠我的诺言,还没兑现呢。”大圣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正色道:“宁奕,在找到我的兵器之前,你不能死。”
“前辈,我也不想啊——”
宁奕扼腕叹息,满面愁容,连连摇头,道:“只可惜,韩约修行六道轮回,开了五盏天门,只差一盏,便可圆满。按前辈你刚刚的点拨,这是透支了大成涅槃的力量,再加上先天灵宝琉璃盏加持。”
“这一战,我很慌啊……”
这一番话说出来,宁奕就差把“乞讨”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说完之后,宁奕便眼巴巴看着猴子,满脸可怜。
猴子默默攥拢双拳,气得牙痒痒。
要不是这笼子隔着,他真想把这欠揍小子打一顿。
忒没出息了。
大战当前,来后山送酒,原来是想从自己这儿套取造化?
“死了便死了吧。”大圣吨吨吨喝着酒,没好气道:“老子兵器不要了,你丫的活该被人打死。”
宁奕嘿嘿一笑,能伸能缩,道:“前辈,能多借点纯阳气么?”
猴子瞥了宁奕一眼,默默转过身子,背对宁奕,眼不见心不烦。
宁奕心底叹了口气,道:“要不您再随便教我两招防身,不用太强,跟砸剑差不多就行,或者窥探窥探天机,随意提点一句?”
宁奕知道,自己师傅赵蕤,占卜之术独步天下,就是得了后山的造化。
眼前就坐着这么一位活生生的不朽。
既然来了,还送了酒,不带走点什么,那自己还是宁奕么?
笼牢的另外一边。
不出宁奕所料,任凭自己施展三寸不烂之舌,猴子丝毫不为所动,一口一口喝着虺骨酒,置若罔闻。
其实关于跟韩约的这一战,宁奕的信心还是有的。
就如他在云海上跟叶红拂所说的。
这一战,他必胜!
这是一种信念,更是坚毅如磐石的道心。
这一连串的“漫天要价”,“讨价还价”,其实都是他的小心思。
果不其然,喜欢清静的猴子,被宁奕吵得不耐烦了,恶狠狠回头,瞪了宁奕一眼,后者立马噤声,伸出一根手指。
“前辈,好歹晚辈来送了一趟酒,您既然不愿帮我这一战,那么不如答应晚辈一个小小,小小的请求。”
又玩什么花招?
猴子皱眉,这次只说了一个字。
“放。”
宁奕脸上的笑意缓缓消散。
他的脸上写满认真:“前辈帮忙捏杀影子的事情,晚辈看出来了。”
那条后溪,残留着虚无的影子气息,其实十分微弱。
但宁奕是执剑者。
倒是也巧,普天之下,也就只有他能感知到了。
猴子眯起双眼,不言不语,等着宁奕后文。
宁奕声音沙哑,缓缓伏在地上叩首,道:“晚辈……在此谢过前辈出手之恩。”
“晚辈只要活着一日,答应前辈的,便绝不会忘。”
取兵器。
送好酒。
其实……宁奕一直都在寻找陆圣的下落,也从未忘了自己的诺言。
这一拜。
猴子坦然受之。
他冷哼一声,心想这小子倒还算是有点良心。
宁奕柔声笑道:“裴丫头对我说了,前辈愿意点拨修行,这是天大福分。”
“那是……自然。”猴子还是那副软硬不吃的模样,只不过语气已经有些棉和了,他淡淡道:“裴丫头我瞧着欢喜,教便教了,你无须替她谢什么。”
“那是我未来妻子。”
宁奕摇了摇头,笑道:“所以今日特地想与前辈求下一愿。”
“前辈,若宁某未来可助您脱困,可否替丫头解开劫力。”宁奕深吸一口气,道:“她是紫山风雪原的传人。”
将军府世代缠绕诅咒……
自己修行至此,已经看出那份诅咒的不同寻常,极有可能,是与影子有关。
这一愿,替丫头而求!
宁奕深深望向猴子,眼中充满希望,他期盼着得到一个回答。
笼牢里的枯瘦身影只是摆了摆手,道:“宁奕,你……想得太多了。”
猴子并没有给宁奕一个正面回答。
他幽幽道:“裴丫头的事情,你就不必操心了。还是多担心一下……接下来的决战吧。”
大圣爷仍然是背对宁奕的姿态。
他缓缓抬起手指,指尖落在石壁之上,天光垂落,那截干枯而有力的手指,戳.入壁面,抖落一层簌簌灰尘……
他似乎是在写字。
坐在笼牢外的宁奕,身躯猛然一震。
猴子在石壁上,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写了四个叠在一起的字。
第一个字,是“碎”。
第二个字,叠在“碎”字之上……
前后四字,写完之后,那一片方寸石壁,支离破碎,似乎被一股虚无缥缈的因果之力充填。
宁奕看懂了猴子写的那四个字。
“碎……在……甲……子……”
到此戛然而止。
神海之中,忽然掠出了一连串的画面。
妖孽邪王腹黑狂妻太逆天 菱雪櫻
甲子城,遭遇毫无预兆的突袭。
三圣山大胜。
鬼修败退。
自己倒掠北境大荒。
再回蜀山。
这短短十数个时辰的记忆,在一瞬之间,如走马观花一般闪逝而过,宁奕的脊背绽了一个冷颤,裴丫头在水帘洞天的话语此刻响起。
“甲子城赢了……天道分身没找到……韩约……会认输吗……”
……
……
(PS:12月11日会大爆发,所以今天只有这些。诸位莫怪,等11日看个痛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