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ptd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金色綠茵討論-第〇九二章 岳家的一口水缸讀書-snkw5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王员外是个友善亲切的人,他热情地邀请羊一和他同行。
羊一离开昭文馆,是不辞而别,给谁也没打招呼,只是取走自己的行囊后直接走人。换下道袍再蒙上中年化的人皮面具,黄裳当即从汴梁消失。
思来想去,羊一还是决定去一趟邢州五峰山,因为他推断鲁达可能会去那里。
鲁达辞官,这个羊一管不着,但他很可能认出了自己就是师尊‘周侗’,只不过没有明说。已经过去了十九年,羊一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鲁达把这件事澄清。
鲁达和武松不同,他是自己真正的徒弟,‘周侗’只是挂名,实际上他应该对周侗没有任何感情。
所以出了汴梁城,羊一便朝着北边走去,却在城外遇到了王员外和他的车队。
王员外是相州内黄县麒麟村人,那里距离汴梁三百五十余里地,内黄县就在羊一去往邢州的沿途。
编纂《万寿道藏》、剿灭方腊,黄裳的名气太大了。为了掩人耳目,羊一一副中年文士打扮,而且他闲暇时也的确习惯了捧着本不知什么名堂的书翻一翻。王员外邀请羊一同行,也不光是他,只要往北的行人他都邀请。
汴梁往北有黎山,山路中常有落草剪径的强人出没,行人容易被打劫,所以去往北边的人会尽量聚堆,人越多越安全。
怎么走都是走,所以文化人羊一就接受了王员外的好意,与他们一起同行。
总共有五十多人,按理说不少了,一般小毛贼不会来招惹。但或许是队伍中七八辆载满货物的大车稍微显得炫富,硬是让几股毛贼凑齐了三十多人和三十多把钢刀横在了路上。
幸亏有羊一,他只是拔剑斩了领头的三个土匪头子,其他毛贼便知道遇上了硬茬,跑得比上山的兔子还快。
逃过一劫的王员外和其他行人当即跪了一地,感谢文武双全的‘周先生’。大家凑了凑,准备了一份还算丰厚的谢仪奉给他,羊一婉拒了,因为他不缺钱也不需要钱。
到了内黄县境,王员外死活要拉着羊一去他家里做客,很是真挚。伸手不打笑脸人,羊一便顺路跟着他来到了麒麟村。
麒麟村是大村,王员外不是村里唯一的员外,却是村中首屈一指的富户,而且还是村子的保正,也就是村长。
好吃好喝款待三天之后,王员外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他想聘请羊一给自己的儿子当老师。
王员外很钦佩羊一文武双全,他为子求师的心也非常真诚,给出的脩金、膳食、节礼等条件都相当优厚。但实际上,羊一主要还是不着急赶路,而且自己与方腊、邓元觉等人厮杀后的伤势还没有痊愈,需要好好修养,所以他便答应了王员外的聘请。
当然,王员外的儿子、六岁的王贵还算机灵也是一个原因。但即便如此,再次化名‘周侗’的羊一也声明先教一年,并不保证一年后还留在麒麟村。
王员外全盘答应,这毕竟是一个双向选择的事情,万一一年后发现羊一并非好私塾先生,他也可以依此理由送神。
王员外祖上不是本地人,但也在麒麟村居住三辈了,攒下了偌大一番家业。他祖上是长安人,如今在关中仍然有一些未出五服的族亲。
于是,羊一在内黄县麒麟村当起了私塾先生,而且很快有了三份脩金。
同村还有一个汤员外,他的儿子汤和今年也是六岁,同样到了开蒙的年龄,便满脸堆笑让汤和一起过来读书习武。
隔壁村的张员外,六岁的儿子张显,也是同样原因,进入到了羊一的私塾里。三个员外关系很好,三个‘员二代’同样是发小好友。
王贵、汤和、张显三人,和其他同龄的童子没什么区别,有幼童的调皮,也有该有的聪慧,无论读书还是习武,天赋资质都是中等。
说实话,羊一教授他们并没有用心,得过且过而已,因为他确实没有想着在麒麟村久待,一旦伤势完全养好,就会立马走人。
但岳飞的出现,让羊一在麒麟村一留就是十一年。
私塾刚开课不到两个月,岳家寡妇姚氏领着七岁的岳飞跪在学堂门口,跪了整整一个下午,祈求羊一收下岳飞为学生。
羊一一开始并不想答应,因为万事都得讲规矩,读书习武就要掏学费,否则对王汤张三家员外很不公平。贫穷让人同情,但穷有穷的活法,不一定非要和富家子弟攀比教育。
让羊一改变主意的,是岳家屋中的一口水缸。
岳母姚氏和岳飞不是内黄县人,岳家祖辈居住在距离此地一百多里外的汤阴县岳家庄,原本也算得上殷实人家。但一切都让七年前黄河那次百年一遇的洪水改变了。
半夜洪水突然涌来,岳飞的父亲只来得及将妻子与尚在襁褓中的小岳飞推进大缸里,他自己便被洪水冲走了。
那一次洪水很凶猛,汴梁城中都遭了灾,而且直接让黄河改了道。姚氏抱着岳飞坐在大缸里随波逐流,一直漂到麒麟村才被王员外的庄丁救下。
原先的家,汤阴县岳家庄已经变成了河道,一村的人差不多死干净了,没死的也没了家和土地。
王员外是大善人,他给了姚氏一间小屋,租给她了三亩地,还时常给姚氏一些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如此她才能艰辛地将岳飞拉扯到七岁。
原先岳家家境不错,姚氏是个识文断字的妇人,远比一般村妇有见识,她很清楚教育对于岳飞的重要性。但是,家里实在太穷了,穷到只能跪下来求羊一。
那口救了母子俩性命的大缸就在岳家的堂屋里,里面没有盛水,而是被擦得干干净净。水缸上面的墙上,龛位里供奉着——陈抟老祖仙位。
一百六十多年前,扶摇子陈抟路过汤阴县岳家庄,吃了岳家一顿饭,送给了岳家一口大水缸。
陈抟对岳飞的先祖说:把这口缸好生留着,百年后它是你们岳家子孙的机缘。
姚氏说,七年前让他们母子活命的,不是水缸,而是陈抟老祖。
因为陈抟,羊一收下了岳飞。
他对姚氏说:“我不收飞儿做学生,我要收他为徒。”
.
.
注:岳飞家的水缸,的确为扶摇子陈抟所赠,此事在《说岳全传》中有详细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