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y47精华都市小說 神魔書討論-第一百四十一章 深淵蜉蝣(1)分享-dr9s2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九月二日,凌晨。
所有的宾客都已经尽兴离开,威图家主楼前的草地上狼藉一片,侍者和侍女们正强打着精神,清理酒宴场地。
收起帐篷和桌椅,清点餐具和酒器,一筐一筐的空酒瓶被敞篷马车运走,小山一样的食物残渣也被迅速清理。
一块一块被踏得一片狼藉,或者染上了油腻和食物汤水的草坪,被工人们用铲子掀起,这些草皮也将被运走。从城外农庄连夜运来的新鲜草皮已经到了大门口,只待铺设上去,天亮时主楼门前又是一片鲜嫩耀目的整齐翠绿。
玩疯了的薇玛,早在几个小时前就已经精神不济,被丢回了自己卧房。
威图家主楼的大厅里,各色礼物堆积如山,一群威图家的老人轻手轻脚的,按照礼单清点着礼物,将礼物盒拆开后,分门别类的,按照礼物的价值高低,或者送入家族宝库珍藏,或者放在公共区域供人欣赏。
司耿斯抱着厚厚的账本,认真的记录昨夜送礼人的性命,礼物的名称和大致特征,以及礼物的市场估价。
送礼的人是谁,和威图家的关系亲密还是疏远,送的礼物价值大概是多少,是高还是低,是市面上常见的普通物品,还是精心准备过的珍稀宝物。
从这些信息里面,可以整理出很多有用的情报,对此司耿斯颇为老道,记录信息时更是谨慎认真。
威图家主楼的三楼,黑森的大书房里,黑森、莉雅、蒂法、乔聚在一起,四个人几乎是同时喘了一口气。
“啊,我的腰!”莉雅张开双臂,很没形象的向后一仰,直接摊到了沙发上,她无力的哼哼着:“虽然,昨天我的闺蜜们奉承得我很开心,但是,真是累坏了。嚯嚯嚯……蒂法,你看到的,你听到的,你能感受到,她们的羡慕,还有嫉妒……嚯嚯嚯!”
蒂法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犹如濒于疯狂边缘的雪橇犬,恶狠狠的盯着乔。
十几天前,乔打开力量海,第一次测试肉体力量时,给了蒂法沉重一击。
而昨天,蒂法简直犹如被雷暴连续劈了一晚上,她整个人到现在都还有点迷糊眩晕。
乔的肉体力量,居然……
一双手不断摩挲着腰间挂着的小法槌,蒂法此刻很想敲碎点什么。
莉雅还在很陶醉的哼哼:“她们都想把她们的女儿塞给乔,可是……没这么容易……嚯嚯嚯,没这么容易……以前她们都看不起乔,在我面前说过很多尖酸刻薄的话,我全都记在心里,我全都记在心里……”
“呵呵,现在发现我的宝贝乔是一个真正的宝贝,现在她们想要凑上来占便宜?嚯嚯嚯,没这么容易,真没这么容易!”
“蒂法,拿酒来,妈妈今天开心,想要多喝一杯!”莉雅猛地坐直了身体,向着一肚皮郁闷的蒂法招了招手。
蒂法‘唰’的一下跳了起来,跑到占据了书房一面墙的酒柜前,选了一瓶年份最老、度数最高,来自卢西亚帝国的高度白酒‘生命之泉’。
‘呵呵呵’,莉雅端着酒杯,小口小口的抿着酒,看着乔傻笑。
‘哼哼哼’,蒂法端着酒杯,大口大口的喝着酒,狠狠盯着乔。
乔看着莉雅和蒂法,只觉头皮一阵阵发麻,他迅速的看向了坐在一旁吞云吐雾的黑森:“亲爱的黑森老爷,你不是说,我的成年礼后,你会给我一个小礼物么?”
“当然,一个小礼物。”
黑森哼哼了一声,犹如一头慵懒的老熊,摇摆着壮硕的身躯,慢吞吞的站起身来。
他走到书房的一排书架前,用力的抽出了书架上相隔比较远的几本毫无关联的书本,然后用力一推。伴随着刺耳的‘嘎嘎嘎’机括声,厚重的,用金属铸成的、外面漆成木纹的书架就缓缓滑开。
乔双手捂住了耳朵,无奈的看着那缓缓滑开的书架。
黑森看似粗枝大叶,实则极其谨慎小心,威图家自家主宅里,他设计的机关都会发出这种刺耳的、足以传出老远的声响。
防盗措施一流,只是每次开启实在太刺耳了一些。
书架后面是老大一个房间,四壁都是厚重的金属板,上面打着硕大的铆钉。一面面厚重的山盾牌保险柜的柜门镶嵌在墙壁上,暗沉沉的给人一种踏实感。
黑森站在一个最小的柜门前,拨动转盘,输入了三十二位密码,然后用力扳动柜门上的把守。小小的柜门里传出了沉闷的机括摩擦声,机括声响了足足半分钟时间,黑森这才拉开了柜门。
‘咚’。
一瓶拳头大小的药剂被黑森轻轻的放在了乔的面前。
精致的药剂瓶用天然蓝水晶雕成,半指厚的瓶子里,是黑色的,纯净、澄澈、静谧犹如黑夜的药剂。
乔小心的拿起药剂,对着屋顶水晶大吊灯看了看。
在那黑色的药剂中,清晰可见一只生得无比优美、动作优雅的奇妙生灵在飞舞。
一只小小的飞虫,舞动的时候,居然能让人感到一种深邃的优美和优雅,让人心境莫名的宁和、安静下来。
甚至,看着药剂中那奇妙生灵的舞动,乔莫名的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生命悸动。
“这是什么?”乔紧握着药剂瓶,他感受到了这药剂的不凡。
乔已经见过基础力量药剂,以及改进过后的初级力量药剂。那两种药剂,就是普通的药水。而手中的这瓶药剂,是活的!
莉雅和蒂法还在一小口、一大口的喝着酒,但是她们的目光,全集中在了乔的身上。
“深渊蜉蝣药剂。”
黑森站在乔面前,背着双手,低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乔。
“真正的超凡药剂,能够让人快速踏入超凡的神奇秘药。”
“它是蓝图,是模板,是无数条修炼之道中的捷径,是无穷黑暗中的灯塔,指引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最高的效率,获取最强的超凡之力。”
“开辟力量海,是战士;开辟能量海,是骑士;开辟精神海,则为大师;三海开辟之后,打开七脉中的任何一条,沟通无穷无尽的狄克拉海,就是正式踏足超凡!”
“这是最正统的三海七脉修炼法,沟通狄克拉海后,以呼吸法吸纳无穷狄克拉之力,以呼吸法将三海七脉真正铸造成型,这就是从凡人化为非人的过程。”
“如果说,修炼是盖房子,那么单纯依靠呼吸法修炼,就是给你一块地基,告诉你房子未来的形状和功用,你自行一步步的尝试,收集材料、雕琢材料、堆砌材料。”
“你要考虑房子的高矮,你要设计房间的大小,你要构思每一间房和隔壁房间的空间结构、相互关系、搭建过程,你更要考虑你拥有的地基是否能承受你搭建的建筑等等。”
“在这过程中,稍有不慎,稍有一点错误,就好似万尺长的堤坝上出了一个小小的白蚁巢穴,未来整个堤坝都有可能彻底崩溃。”
“而这秘药,超凡秘药,直接根据你的身体情况,根据你的原始力量,给你套上最完美的建筑框架。”
黑森低头看着乔,沉声道:“框架已成,配合对应的呼吸法,采集到的狄拉克之力,自然生成最完美的属性搭配,只要不断的往框架内填充材料,自然而然就能拥有完美的建筑结构。”
“安全、高效,更能直接带来一些奇异的力量属性。”黑森的鼻头通红通红,在灯光下犹如小灯泡一样发着光:“所以,开辟力量海时拥有的原始力量,才如此重要,你昨天,才会引动全场无数宾客的震惊和嫉妒!”
乔聆听着黑森的讲解,他紧握着手中的深渊蜉蝣药剂,问道:“奇异的力量属性?就好像,多隆少将他们拥有的奇异力量?”
黑森微笑:“是,就是他们拥有的奇异力量。”
面孔酡红的莉雅在一旁笑道:“大沼泽阴影狼,更像是刺客;深渊火焰龙,更像是狂战士……这是帝国拥有的两种秘药序列。”
“那么,我手中的深渊蜉蝣药剂?”乔晃了晃手中的药瓶:“属于哪个序列?阴影狼,还是火焰龙?”
乔想起了在金锚俱乐部门口,五位帝国军少将联手大战朗基努斯的场景。
三名少将身形虚化,变成阴影突袭围攻。
两名少将通体喷火,火焰烧光了自己的衣服后狂呼鏖战。
“你手中的药剂,序列比他们高。”黑森抿了抿嘴。
乔的瞳孔一凝,他看着黑森:“那么,我修炼的那部呼吸法,肯定也不是帝国军的基础呼吸法喽?”
“啊,当然,序列比他们高!”黑森耸耸肩膀,很坦然的说道:“我们不是怕你年轻,在外面乱嚷嚷么?”
“违禁品?”乔站起身来。
“绝对的违禁品,不能让外人知道一个字的违禁品,花费了天大代价才弄来的违禁品!”黑森很认真的看着乔:“包括你手中药剂的名字,都不能泄露一个字的违禁品。”
“那么,你们?还有,蒂法,薇玛?”乔看了看已经喝得有点醉熏的蒂法。
“我们都有,而且,也都绝对是违禁品。”黑森咧开嘴笑着。
“我喜欢违禁品!”乔摇摇头,他看着黑森:“我还没开辟精神海,也能服用?”
“哪怕是从未修炼的凡人,都能服用。”黑森微笑道:“药剂和自我修炼并无冲突。有很多急功好利者,或者……得到‘眷顾’之人,他们会在短时间内连续服用超凡药剂。”
黑森用鼓励的语气对乔说道:“试试吧,试试吧,言语只是虚妄,实践才是真实。”
乔点了点头,拔出药剂瓶塞,一口将药剂倒进嘴里。
一股淡淡的清凉之气在体内扩散开。
眼前逐渐有一层黑雾扩散,一股让人心地宁静的黑暗气息温柔的包裹了乔。
前所未有的困乏之意袭来,乔打了个呵欠,重重的倒在了沙发上,沉沉睡了过去。
整个书房的灯光闪烁了一会儿,灯光黯淡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