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txt-第八百八十九章 翻臉看書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楚沧海道:“你冒着那么大的风险逃出来,难道只是为了想再见老爷子一面?”
谢忠军道:“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吧。”
“神密局的安防措施这么好,居然还是让你逃出来了,本事不小啊。”
谢忠军将酒杯放下,向张弛招了招手,示意他把酒瓶拿过来给自己添上。
张弛带着酒瓶和水杯过来,将那杯水递给了楚沧海,又帮助谢忠军倒了杯酒,红酒杯倒满了九分满,实在看不惯这货在那儿晃杯子装逼。
谢忠军看着那满满一杯红酒不由得笑了起来,这小子是不想自己多麻烦他。他喝了口酒道:“当然没那么容易逃出来,我之所以那么顺利离开,是因为有人帮忙。”
张弛饶有兴趣道:“原来你有内线啊。”
谢忠军道:“你也算是神密局的骨干,你有本事放我出来吗?”
张弛被他给问住了。
小 房東
谢忠军道:“能解除警报将我放出来的人不超过三个,表面上我逃出来了,可其实是一个局,我这么一逃,等于把罪名坐实了,安崇光是不是已经在满世界散布我畏罪潜逃的消息了?”
张弛当然知道安崇光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但是他并没有想过谢忠军是安崇光故意放出来的,不过谢忠军的说法也有可能,这帮家伙一个比一个阴险。
楚沧海道:“既然逃了,为什么选择来我这里?”
谢忠军道:“我之所以落到现在的地步其实要感谢你。”
楚沧海道:“听起来对我满腹怨言。”
谢忠军道:“我开始并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背叛我,虽然你跟我合作当时是形势所迫,我也知道你其实心不甘情不愿,我之所以没有及时看清你,是因为我以为你有所图。通天经、镇魔珠谁知道呢,而且我忽略了一件事。”他的目光定格在张弛的脸上:“忽略了你对儿子的感情。”
楚沧海微笑道:“父子之情你不懂。”停顿了一下又道:“其实你本该懂。”
“不懂才不会伤心。”谢忠军将杯中的红酒一口饮尽,又抽了口烟,望着张弛将雪茄在烟灰缸内摁灭。
楚沧海想起了一件事:“对了,老爷子让我给你一样东西。”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
谢忠军接过,信封并没有封口,打开里面只有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是全家福,一男一女带着一个小女孩。
谢忠军从未见过照片上的人。
楚沧海道:“姑父姑母还有个是你姐姐楚文熙。”
谢忠军抿了抿嘴唇,他的身世不是什么秘密,安崇光已经在神密局内部公布了真相,这厮手腕够狠,自从决定对付自己,就没有打算给他留任何的余地。
楚沧海道:“当时姑母已经怀孕五个月了,这一张也算是你们的全家福了。”
张大仙人主动凑上来跟着瞄了一眼,谢忠军有些不满地瞪着他。
张弛笑道:“好奇,不过您跟向局长一点都不像。”
谢忠军怒视张弛,有点想发作。
张弛又道:“忘了您是早产儿了。”心中却叹,老谢啊老谢,其实你是我叔叔。想想这货也是可怜,连他亲爹是谁都不知道。
楚沧海道:“江河,别胡说。”他又笑道:“忠军,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谢忠军将照片收好,起身道:“我该走了。”
楚沧海道:“其实你应该和安崇光开诚布公地谈谈。”
谢忠军笑眯眯望着楚沧海道:“你想留我?”
我与她终结世界 灼眼的亡梦
楚沧海道:“我只是建议。”
谢忠军摇了摇头向张弛道:“你既然回来了,镇魔珠想必就在你的手中,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如果明天这个时候不把镇魔珠交出来,我先杀了萧九九。”
张弛心中一怔,顿时明白谢忠军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不然也不会拿萧九九作为要挟。到了这种地步,张弛也不怕撕破脸皮,笑眯眯道:“不用一天,我现在就能答复你。”
谢忠军愣了一下,这回答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其实镇魔珠对我根本没什么用处,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啊,可你总得告诉我要那东西想干什么?”
谢忠军眯起一双小眼睛眉开眼笑道:“既然你没有用处,何不成人之美,就咱们俩这关系你孝敬我也是应该的。”
张弛道:“你刚才要是不威胁我多好,我肯定就将那珠子给你了,可我这人有个毛病,别人越是威胁我,我就越不想答应。”
谢忠军哈哈大笑,向楚沧海看了一眼道:“他不是你儿子吧?楚江河可不是这个样子。”
楚沧海笑而不语,他意识到今晚必有一场大战,谢忠军利用萧九九威胁张弛一定激起了张弛的危机感,而谢忠军也似乎已经洞察了张弛的真正身份。
张弛道:“咱们之间的事情你何必扯到别人?”
谢忠军道:“好小子,出息了,我答应你,只要你把镇魔珠交给我,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消,我再不找你的麻烦,也不会再找你身边人的麻烦。”
张弛道:“那你告诉我要镇魔珠干什么?”
谢忠军道:“此事与你无关。”
“和我无关你找我干什么?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不是觉得只有镇魔珠才能保你长命百岁?”
谢忠军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肯定是秦老告诉他了,笑道:“你既然知道了,就将镇魔珠给我,不枉你我师徒一场。”这句话一说等于点明了张弛的身份。
事情到了这种份上,张弛索性不装了,端起自己的那杯红酒一饮而尽,摇晃了一下脖子已经恢复了自己本来的模样。
谢忠军啧啧赞道:“不坏不坏,拟态的本领几乎将我骗过。”
张弛道:“您才厉害啊,冒充齐国民,想谋害我未来岳母,在你心中哪还有一丁点的师徒情分。”他向楚沧海道:“舅舅,您就帮我作个见证,从今天起我和我的这位师父一刀两断,恩断义绝。”
楚沧海笑道:“只听说过徒弟被师父逐出门墙的,师父被徒弟给开除还是头一次见到。”
谢忠军听张弛叫楚沧海舅舅,看来这两人勾结由来已久,他笑眯眯道:“张弛,师徒可以断,可亲情不能断,我才是你亲舅舅呢。”
张弛呸了一声道:“你怎么还有脸说这种话,瞧你干过的那些事,是人干的吗?还居然还觍着脸跟我攀亲戚,老谢啊老谢,我实话不怕告诉你,我不但去了幽冥墟,我还见到了我亲外公向天行,这颗镇魔珠是他亲手交给我的,他特地交代,让我千万不能给你,说你是个六亲不认,人面兽心的坏蛋,他只有一个女儿,没有你这种儿子。”
张大仙人还算是口下留情,没把老谢的亲爹给说出来,主要是觉着这件事实在是上不了台面,丢人啊。
谢忠军脸上的笑容渐渐凝结,小眼睛中迸射出阴冷的寒光:“小子,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你三番两次对我身边人下手,何时顾及过师徒情分?又哪里有什么亲情,老谢,镇魔珠我有,可我不能给你,你这种忤逆子人神共愤,你亲爹不承认你是他儿子,秦老将你含辛茹苦地养大成人,结果你不知感恩,反而狼子野心加害于他,你这种人活在世上就是祸害。”
谢忠军虽然脸皮够厚,可被一个晚辈如此数落也难免挂不住面子,一时间恼羞成怒,咬牙切齿道:“小畜生,今天我不杀你……”
“怎么着?誓不为人对不对?你本来就不是人。”张弛说完这句话,手中酒杯已经向谢忠军砸了过去,先下手为强,今天老谢既然主动送上门来就没有放他走的道理,如果让他走了,以老谢的人品保不齐做出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情。
谢忠军眼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看到那玻璃杯来到近前,右掌拍击出去,啪!的一声将玻璃杯拍了个粉碎。
张弛丢出这玻璃杯之后,一个箭步已经冲向谢忠军,大吼道:“破阵三十六拳。”
破阵三十六拳乃谢忠军传授,现在张弛就用他传授的武功来对付谢忠军。
谢忠军心中这个气啊,虽然他对不起张弛在先,可是看到自己一手栽培出来的徒弟用自己教给他的武功对付自己,难免有种郁闷到极致的感觉,这简直就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养虎为患啊!
其实张弛就是故意气他的,让老谢也尝尝被人背叛的滋味,当初他对付秦老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楚沧海站在原地没动,还不到他出手的时候,其实他和张弛抱着同样的想法,不能让谢忠军就这么走了。
面对张弛携带风雷之势而来的双拳,谢忠军冷哼一声,也是一模一样的招式迎击出去,姜是老的辣,不给你小子一点颜色看看,你特么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睛。
两人四拳撞击在一起,两股不同方向的霸道力量相互冲撞,在冲撞的中心形成了威势惊人的气爆。
蓬!
整个客厅都摇晃起来,客厅上方的水晶吊灯剧烈晃动,因冲撞而掀起的层层气浪,宛如排浪般向四周辐射而去。
辐射范围内所有的家具摆设纷纷移位,谢忠军背后电视机的屏幕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中心凹陷,又如蜘蛛网般碎裂开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