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812章 惹不起,惹不起鑒賞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浦生彩香听池非迟说得那么直白,怔了怔,试探着问道,“那……组织呢?”
“看本事。”池非迟嘶声道。
“还是组织好。”浦生彩香认真得出结论。
池非迟没做评价。
组织确实看本事和忠诚决定地位,不过是不是‘工具’他可不敢保证,而且组织做得更狠绝,被舍弃的‘工具’也被彻底销毁。
这话不能说,搞不好朗姆就在监听着。
浦生彩香给了自己一个结论,说回之前的话题,“高山乙女是极东会三代目的私生女,她也没什么地位吗?”
“都一样,”池非迟将车停在街口,前面就是浦生彩香现在的住处,等着浦生彩香下车,突然嘶声问道,“你之前养那只猫是什么样的?”
“啊?”浦生彩香抱着登山包下车,不明白池非迟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还是笑着分享,“是一只黄白条纹的猫,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不过它的眼睛蓝得像最晴朗的蓝天一样,很好看。”
池非迟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下去。
“那我先回去了,再见,今晚谢谢你!”浦生彩香笑着关上车门,转身一个人朝住处走去。
这条街距离商业街很远,路边都是三层五层的公寓楼,停了满满一排车,整体比较清净。
华灯初上,一户户人家窗口亮着灯,偶尔有电视机节目的声音传出来。
池非迟坐在车里,重新点了支烟,拿出手机回复鹰取严男发来的邮件。
能看得出,浦生彩香的母亲之前应该把她教育、保护得很好,虽然从小没有见过父亲,但浦生彩香的本性不坏,性格开朗活泼,跟人相处也有一套。
来之前,他还跟琴酒发邮件谈起过浦生彩香。
琴酒问他怎么对浦生彩香做这种安排,他的回复是:她跟我们不一样,她的血是热的。
只不过,浦生彩香的母亲再婚之后,她似乎就成了她母亲心里过不去的坎和累赘。
从她母亲坚决站在她继父那一边开始,她母亲心里的天平就已经倾斜了。
作为父母,只要两三年时间,就能让一个女孩患得患失,看起来性格没有多大变化,但遇到危险和挫折会第一时间尝试逃避,过份敏感,有情感依赖倾向。
有情感依赖倾向的人,在通过A排解了压力、获得了安全感或者愉悦的心情后,就容易对A产生依赖,将过多感情寄托在A身上。
A可以是人、是动物,也可以是某个物品。
之后一旦需要安全感或者需要排解烦恼,就会开始寻找A,找不到就会不安、情绪低落,同时也会害怕被抛弃,不惜改变自己的人生观和个人兴趣。
这类人也是最容易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人群。
对于浦生彩香来说,这个A之前应该是那只猫,由于父母对她情绪方面的忽略,在她压力大、情绪低落的时候,猫就成了陪伴她、听她倾诉的对象,她也随之将多余的感情寄托在猫身上,慢慢就习惯将过多感情押在某个事物之上,在猫丢失之后,失去情感依赖的浦生彩香又把对猫的情感依赖,转移到了他身上。
至于原因……
荒洪大陆之无上王者 守兔的木头
池非迟抬眼看后视镜,易容脸上那双眼睛也是蓝色的。
他一直觉得奇怪,在0331训练基地时,他跟浦生彩香的接触不算多,为什么浦生彩香会依赖他。
现在他懂了。
其实在第一次见面,在他当着浦生彩香的面出手伤人,在浦生彩香被他们带上车后,那姑娘就感觉自己生命受到威胁,还被隔离孤立在车上,对未来的境遇忐忑不安,再看到他易容后的蓝色眼睛,心理自我防御机制将他和猫划了等号,用以逃避过大的精神压力。
在浦生彩香自身没有伤害、安全离开后,心里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感激情绪。
换言之,在那个时候,浦生彩香就已经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倾向了,‘加害者’自然就是他这个挟持浦生彩香上车的人,只不过那个时候,浦生彩香还没有产生过强的依赖感,只是原谅了他的‘迫害’。
之后在0331号训练基地,才让浦生彩香真正产生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同时忽略了其他人,把他这个本来就有依赖欲望的人当做主要目标。
这一切,不仅他没意识到,恐怕浦生彩香自己都没有发现。
池非迟默默理着思绪,抽完一支烟,在车内烟灰缸里把烟按熄,看着手机上浦生彩香传来已经回家的邮件,回复了个‘明天忍住疼,高山乙女会主动跟你搭话的,到时候顺水推舟’,开车离开。
弄清楚了事情原委,他也不用一有空就瞎琢磨到底为什么了。
对于未发育完的小女生,他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就算关系好,看谁也都是自家女儿,情绪敏感的小女生更是麻烦,太浪费工作时间了。
惹不起,惹不起。
……
第二天,天空一早就飘起了小雨。
浦生彩香按时到了高山乙女的纹身店,如数交了纹身需要的五万日元,还拿出一张图纸,递给高山乙女,“您看这个可以吗?”
高山乙女接过图纸一看,扬了扬眉角,“你自己画的?”
图上画的是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花纹线条流畅,蝴蝶两边飞扬的翅膀错位,合起来一看又像只眼尾上吊的狐狸假面。
两种动物完全融合了,很有意思的创意。
“好看吗?”浦生彩香笑眯眯问道。
“确实不错,”高山乙女盯着图上的画看了又看,“黑色的?”
浦生彩香点了点头,“就是黑色的。”
高山乙女抬眼看了看浦生彩香,觉得这女孩大概是脑子有坑,既然不是彩纹,又何必来她这里用手雕手艺受罪,劝道,“你要考虑好,如果只是想尝试一下,就去商业街那边的纹身店画上去,大概一个月就能洗掉,不疼,也不会后悔,就算想纹上去,他们那些地方用纹身机大概三个小时就能搞定,我这里估计要疼上六七个小时。”
“我考虑好了。”浦生彩香点头。
高山乙女见下雨天街上没什么人,索性去关了店门,又从一叠钱里,抽出两万日元递给浦生彩香,才转身往遮了帘子的里间去,“这是退你的钱,跟我来吧,我先说好,你受不了疼,就中途叫停,不过要是决定不纹下去,那些钱我可不退给你。”
“知道了。”浦生彩香跟上去。
高山乙女将一把把尖端镶嵌细针、有着钢质长柄的雕刀放在浦生彩香面前,像极了大型行刑现场。
浦生彩香总觉得高山乙女是在有意吓唬她,觉得有些好笑,背对着高山乙女坐到垫子,脱了外套和衬衣,抱着腿坐好,露出光洁的后背。
高山乙女抬眼看到女孩皮肤娇嫩的背,总觉得太糟践,强忍住赶人的冲动,上前跟浦生彩香反复确认了位置,沉着脸准备动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蘸墨针头一下下快速刺进女孩后背靠右肩的地方,皮肤很快红肿了起来。
高山乙女看着背对她抱膝坐着的女孩,有些意外,“接下来会更疼,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从皮肤来看,这应该是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两个小时下来,居然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地扛着,让她突然想起了当年的她。
她那会儿差不多也是十五六岁的年纪,被她那个位高权重的老爸认了回去,用了一个月时间才把那满满当当的纹身纹完,她是咬着牙扛下来的,靠的完全是心里苦闷、以及对未来的期待所换取的毅力。
浦生彩香感受着一下后背火辣辣的疼痛,笑道,“不用,我还能承受。”
比起被放弃,那不算什么。
她只是有点后悔,要是昨晚没能见到拉克,没有拉克听她说说心里的苦恼,她更能扛。
那些事,她不想跟仓桥建一说。
或许是她母亲一天天重复她父亲是个丢下她们、不负责任的男人,哪怕她能感觉到仓桥建一的悔恨和对她的在意,但还是亲近不起来。
“要不要加点别的颜色?”高山乙女不知道浦生彩香心里的想法,不过她喜欢坚韧的女孩子,语气也不自觉地柔和了不少,“在图案上加点红色,疼是一样的疼,不过会更像狐狸假面,要是你喜欢其他颜色的话,我也可以帮你调整,橙色,蓝色,紫色……”
浦生彩香摇了摇头,“不,就黑色,他好像喜欢黑色。”
“男朋友吗?”高山乙女没再坚持,手里雕刀上的针一下下刺进红肿的皮肤里,没有留情,她不想因为放轻力道就毁了这个图案,以这女孩的倔性,要是毁了,估计还要折腾着怎么弥补,那更疼。
“嘶……”浦生彩香吸了口凉气,“不是。”
“那就是喜欢的人?”高山乙女问完,见浦生彩香沉默,又继续道,“他是极道成员?要是为了别人,就自己受罪留下这种一辈子洗不掉的东西,那也太傻了。”
“我只是想记住他,”浦生彩香声音很轻,很认真,“他让我觉得,我活着还有依靠和意义。”
高山乙女失笑,“你才多大年纪,就像没有活着的意义了?”
浦生彩香想了想,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抛弃过她们母女的父亲?为放弃她的母亲?为了那些遇到麻烦就会眼睁睁看着她被带走的朋友?还是为了现在那些不能真正明白她的新同学?
保守秘密就会孤独。
还好她有拉克,就算平时见不到面,但至少让她觉得活着还有值得期待的事,还有人能听她絮叨,等她回家报了平安之后再开车离开。
昨晚她发了邮件之后就站在窗后,看着停在街上那辆车离开,她看得很清楚,拉克是在等到她的消息、等她回复‘安全’之后才离开的。
高山乙女也没指望浦生彩香能给她什么有意义的回答,继续说着别的事,“算了,你现在后悔也晚了,你是高中生吗?”
悠然的时光 南辞雪
“国中生,”浦生彩香皱眉忍着疼,“上原国中的学生。”
“我后悔了,”高山乙女埋怨道,“要是有人举报,我会有麻烦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