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南宋風煙路》-第1830章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展示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林阡,你的救山东,终成了夺山东……和你欺越野、谢清发、吴曦,如出一辙!你,你好得很啊……”杨鞍哪有闲工夫关注李全,一颗心全系在林阡身上,情绪过于激动,差点没能站稳,杨妙真担忧地一把将他扶住:“哥哥,妙真可以作证,师父他并没有……”
妙真比杨鞍怀疑林阡要早,可是归途上已然全打消——真要夺山东,何必等今日?两年前杨鞍别说没实权而且还有罪,是林阡不惜抹黑自己也要给他洗白,可是这一切,冲动之下的杨鞍全抛到了脑后!
林阡听到这话才明白,就不该小觑李全这小人,他抵死挡在杨鞍的视角下,害得自己此行的三大目的——清理外敌、解决内讧、澄清自身,只差最后一步却完成不了!但这一步再难都必须立即跨,再迟些,盟军和红袄寨的嫌隙只会越拉越大……
“我只想做鞍哥的兄弟。”虽然林阡不知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但还是硬着头皮非转守为攻不可,当下开口、自辩,“盟军和红袄寨长久合战、生死偕行,互为你我,并不冲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端的是剖出了一腔肺腑,“金军覆灭在即,我收之一二是大势所趋,与驾驭宋盟毫不抵触。前日剑冢破阵,合则合,分则分,也并不曾强求。”
“新屿的死,完颜合达设局、移剌蒲阿收尸,你当真能与他们共融?!成大事者,果然不拘小节!”杨鞍惨笑,字字戳心,“段亦心和莫非,你也从来都在回护!妻子原是敌国,仇人全是战友,你的天下太大,恕我杨鞍、难以融入!”曾几何时,杨鞍也以为自己能慢慢接受林阡的构想,可此情此景大概是因为恨屋及乌,对金宋共融的憎恶一发而不可收,索性算起了旧账总账。
“鞍哥,请相信我。他们四个不是仇人,而是十分关键的证人,可以帮我追查新屿之死——我比谁都想手刃那个幕后黑手。”林阡冷静求和的样子,与杨鞍的暴躁求分,无疑形成了鲜明对比。
凰年
“唉,规劝杨鞍,主公成也拥趸、败也拥趸。”陈旭不动声色以羽扇拦住了正待开口的徐辕、柳闻因等人。为何十三翼逐一回归,杨鞍反而开始对林阡离心?陈旭比林阡更懂,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由于李全激醒人性劣根,林阡越是无为而治,杨鞍越被为渊驱鱼。盟军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任林阡就这样单枪匹马地继续与杨鞍周旋下去,一个都不要帮腔。
“主公。独孤大侠要我等通传——金军发现阵法玄妙,正在撤离……”当是时,林阡和杨鞍尚未破冰,前线忽然传来急报。
鬥 羅 大陸 四 終極 鬥 羅
“什么!”群雄皆惊,猝不及防,“金军要逃?!”怎么可能!
被围得水泄不通的金军插翅也难逃!所以杨鞍和石硅才会把他们降为微末。然而?阵法玄妙?又出了什么妖?!
陈旭第一个明白了,阵法是超出三维的,金军虽被围死却确实有机会逃,只不过是天时地利人和的问题而已……
宋谍苦于“惊鲵”蛰伏、不久前刚救出主公的“真刚”又正在为内讧的红袄寨防御外敌,故而未能及时发现:片刻前宋军眼见的天翻海覆风起云涌,竟是金军金蝉脱壳的预警——
剑冢的变故果然与几日前的戾气作乱不同,表观是余震不断,内在是金军潜行……

“是,曹王府……”沉寂多日的曹王府,原来是静待时机、厚积薄发,蓄积出这样的一场惊天剧变——
自打林阡憨憨一刀把仙灵阵给轰出来,“卧病不起”的林陌就已发现:曹王阵法因为能量跃迁到激发态而出现了新通路,理论上可以帮金军从虚空中快速转移;而且不同于八月从莒城到马耆山,这一次是远程传送,意味着金军可以彻底逃脱林阡的虎掌!
但这通路若隐若现,与现实并不是那么容易接轨,必需找到九个关键地点串联——打个比方,九把钥匙才能开一把锁。而林阡、战狼等人缺席这几日,曹王府竭尽所能也只寻到七把而已……
就算驸马说得没错,即使奇迹真的发生,万人撤离也需要鱼贯而出的时间,那么从头到尾金军的行动都应当瞒过宋军——因此,曹王府这些天一直用“偶尔骚扰”“筹谋海上遁逃”来实而虚之。所有的示弱和凌乱都是幌子,甚至金帝都陪他们一起……
骗过盟军,骗过红袄,才给了宋人内斗的沃土。只提供环境,不推动形势,任由恶化,是林陌的一贯手法!
不过,强招必自损。上回从莒城直接转到马耆山后,金军就不得不毁弃了那条通路,有来无回。若是新通路开启、使用,过后曹王阵法将永远作废,再不在人间复存。简而言之,是钥匙,也是断龙石。
可还能有什么办法?金军必须失地存人,否则弹指之间亡国!
林陌当机立断,横竖要逃,何不逃得出其不意,扬眉吐气?那就挑十月廿九,趁着林阡后院起火逃,能害他后院之火永不熄灭,实打实的横插一脚、以逃代攻、以战养战!
好个林陌,他不在此地,杀伤力铺天盖地。

“也有夔王府……”
求生欲,帮夔王和仙卿也像李全、林陌一样打出了漂亮的翻身仗。曹王府所缺的两把钥匙,正是他们不请自来帮林陌发现的。到这一瞬,水到渠成!
虽然八月底夔王府就发现了,和曹王府合作也没用、索性不合作,但此番为了活命,不合作了这么久的两大王府,还是不小心合作了一次——
跨时空的星石 风灵娜
说来还有些好笑,曹王府本来不打算和夔王通气,可两个月以来夔王府安插了不少人在墙根,今次无意间就起到了互帮互助、团结友爱的效果……
所以这场浪费时间、白费力气的“群狼扑虎”,虽然李全的初衷是要救大金并为自己在红袄寨夺权,却被仙卿中途改变和利用成了金军逃跑的障眼法,倒也还是救了大金……眼看夔王府正在跑路,薛清越和邵鸿渊,本为先锋,竟成弃子!

“可别给他们去西线……”林阡闻讯也难得震惊,涉及自己大本营,生怕吟儿难应急,当然要去帮独孤一起拦阻。
无论现在去挡来不来得及,拖住一个劲敌是一个!
“滑天下之大稽!怎可能有这种事!”杨鞍却不相信这种可能性,坚决不让林阡离开,毕竟矛盾还没完。他印象中八月金军虽发生过虚空转移,但距离较近、迟半刻不算什么,而且这几个月金军屡遭绝境也没再用过阵法跑,突然来这么一出“远程转移”“非得赶紧去”,而且正好插在林阡百口莫辩的中途,杨鞍觉得匪夷所思,林阡的借口罢了!
“主公!”“二当家……”雪上加霜的是,哨骑纷纷回传——
金军到底有没有撤,尚且还是扑朔迷离的;但江星衍的叛宋投金,竟是眼见为实、铁板钉钉——是的,此刻江星衍在金军!不管阵法到底有没有新通路,他都确实在剑冢内陪着曹王府人一起苦寻。
“什么……”顾此失彼的飘云和陈旭,这才发现星衍不在身边已经很久……
为何会这样?!江星衍,你不是说要主公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不是说不会再乱跑了,你还帮石硅回归了不是吗!江星衍你这个说话不算话!飘云一边担心地暗骂星衍,一边顿生不祥预感……主公许诺,战功加身,这么好的机会都回不来?我们要永远失去他了……
“江星衍竟是金军”的谣言,稳妥帮杨鞍缠住了林阡——金军可能逃跑只是盟军一面之词,林阡现在去帮那就是通敌,则杨鞍李全理直气壮乱山东;但林阡若存着侥幸心理不去,则金军真逃了那便可能川蜀板荡。捉襟见肘,空前绝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