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江湖梟雄笔趣-第一四六三章 連鎖反應相伴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杏花山保双村,蔬菜大棚内。
放哨的青年带着病秧子三人进入大棚之后,便开始穿过那些赌桌,向着最里面的方向走去。
“哥们,你们这地方,看起来生意还挺不错的哈!”病秧子看见那些赌桌上并没有现金,而是全部用的筹码,就知道这地方的赌注肯定是不带小的。
“还行吧,整个安壤,论赌博这一块,我们家算是大的了!当年安壤这边矿业好的时候,许多大老板有钱没地方花,玩的更凶,在胜利屯那边,有一个沈Y的老板,把一个抗战时期的废弃防空洞给装修了一下,在里面开起了赌场,听说里面玩的老他妈花花了,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每天的流水轻松上亿!后来中央来这边打黑,那个赌场就关闭了,我们这就是那时候发展起来的,这么多年一直没出过事,抽水子也比较合理,口碑不错,回头客自然也挺多的!”青年一边解释,一边带着三人走到了大棚最尽头的位置,站在一处用混凝土隔出来的房间门口,敲响了防盗门。
“咣当!”
几秒种后,一个彪形大汉敞开房门,看了一眼门口的青年,又看了看他身边的三个人:“怎么了?”
“豹哥,这三个人是高来庆的朋友,之前文哥打过招呼,说等他们到了,让我把人领过来!”青年解释了一句。
“啊,进来吧!”叫阿豹的壮汉点点头,指着门口的一个塑料盆开口:“手机关机,扔里面,然后再进来!”
“几位,我们这地方特殊,你们多担待!”带路的青年笑了一下。
“没事,能理解!”病秧子点点头,把手机扔在门口之后,迈步走进了房间里。
他们面前的这个房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里面就是水泥墙,也没有装修,但是却摆放着七八个保险柜,在一张桌子边上,一个坐在老板椅上的中年,正在用平板看着电影,此人看起来大约四十多岁,身材很胖,头发略微稀疏。
“文哥!高老大说的那几个朋友来了!”阿豹带着三人进门之后,对中年轻声开口。
“啊!好!”中年伸了个懒腰,将电影暂停,看向了三人:“你们就是高老大说的那几个朋友?”
“对,我叫宁金水,这俩是我兄弟!”病秧子做了个自我介绍。
“我叫杨文琢!”男子点头打了个招呼,笑道:“高老大跟我是很多年的朋友了,既然他张嘴了,你们就在这住着,这一片的蔬菜大棚,都是我承包的,你们随便找一个,先住下来吧!”
“文哥!谢了啊!”病秧子听见这话,抱拳道了个谢,转语道:“文哥,既然你这也挺忙的,我们就不打扰了!”
“好!”杨文琢收留他们三个人,只是受人之托,并没有过度寒暄,跟他们见一面,也就算给了介绍他们过来的高来庆一个面子。
“哎!文哥,你们这地方,都玩多大的啊?”张鹤此人是个滥赌鬼,在监狱的时候就喜欢玩几手牌,此刻身处在赌场这种氛围当中,顿时有点按捺不住了。
“呵呵,有大有小!”杨文琢微微一笑:“你也喜欢玩几手?”
“嗯,运气不好,赌瘾还不小!”张鹤呲牙乐了。
“阿豹,给这位兄弟拿一万块钱筹码,算是送的!”杨文琢对阿豹微微侧头。
“哎呀文哥,那多不好意思啊!”张鹤眼神一亮。
“没事,我跟老高关系不错,他的朋友来了,我照顾一些也是应该的!对了,我们这边还养了一批姑娘,你们要是有需要,就跟外面的荷官说,我会跟他们打招呼,满足你们的需要!”杨文琢语罢,继续看起了电影,像他这种规模的赌场,各种配套都比较完善,外面的一片大棚里,住宿、饭店、还有暗娼,包括抽点冰什么的都能满足,主要不是相当过分的要求和设施,其他的基本都很齐全。
“文哥发财!”张鹤接过阿豹递来的筹码,张嘴喊了一句,随后跟病秧子三人一起退出了房间。
“哎,宁哥,介绍你来这的朋友,挺有力度啊!这安排的太到位了!”大头出门之后,看着张鹤手里的一万块钱筹码,在羡慕的同时,也后悔自己没跟杨文琢套套近乎。
“还行吧,社会上这点事,不就是人情往来嘛!你玩几手吗?”病秧子被捧了两句,洋洋得意的问道。
“算了,我对赌博没啥兴趣,要不咱们俩一人整个娘们呢?”大头此刻虽然也手痒,但肯定舍不得用自己的钱去赌,退而求其次的撺掇道。
总裁专属:豪娶冷情妻 青青子衿a
“也行,走吧!”病秧子微微点头,跟大头奔着一个场子里伺候局的青年走去。
……
翌日一早,杨东迷迷瞪瞪的在韩飞家里的沙发上醒来,此刻韩飞还没睡醒,躺在旁边打着呼噜。
“哎呀我艹!这点酒喝得,绝对是到位了!”杨东揉了揉太阳穴,呼吸着酒气拿起手机,想要看一下时间,结果却看见了五六十个未接来电,心里咯噔一声,快速给钱树丰回拨了过去,以他的身份,别人能打这么多电话找他,说明绝对是出了不可控的大事。
师傅不好当 字母b
婚战如荼:前妻别跑
“杨总!你总算给我回电话了!这个电话再打不通的话,我都快疯了!”钱树丰接通电话之后,嗓音沙哑的开口。
“你别急,出什么事了,慢慢说!”杨东听见钱树丰声音不对,开口安慰了一句。
“昨天晚上,医疗团的人在酒店那边出了事,死了一个,还有一个没脱离危险期呢!”钱树丰语速很快的开口。
“你说什么?我不是让你护好他们了吗?!”杨东闻言,陡然提高了音量,连带着酒都吓醒了,医疗团对于鸿慈医院有多么重要,杨东心里是相当清楚的。
“我的确派人跟着了!但只是跟到了酒店门口,谁能想到对方会在酒店里面动手啊!你说,我总不能找一群舞刀弄枪的人跟在那些医生身边吧?不然他们得怎么想啊?”钱树丰很无奈的开口。
恋人一个月 迷路的安徒生
“事情现在怎么样了?”杨东闻言,也吐出一口浊气,在此之前,他始终让自己身边的兄弟们避着那些医生,不想过度的展露江湖气,更没想到有人会在这种政F扶持的项目上,对京城来的人动手。
“我们已经报警了,根据警方那边的反馈,这应该是一起有预谋的袭击!我的司机吕蒙也因为这件事受了伤,目前人也在ICU呢!”钱树丰闹心扒拉的说完这话,继续又道:“今天早上,医疗团那边的医生们听说了这件事,普遍的意思都是不想继续留在安壤了,全都准备回京!”
“怎么会闹出这种事呢?”杨东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心情变得焦灼起来:“嫌疑人抓住了吗?”
“没有!人全都跑了,而且警方那边,目前也什么反馈都没给,只说在调查!对了,死的那个医生叫做倪文建,他的家属接到消息,也正在往安壤这边赶,这件事,咱们是推出去,还是接过来?”钱树丰继续问道。
“……接过来吧!”杨东沉吟片刻,继续开口道:“不管这些医生最终是否会留下,但是他们都是咱们请来的,现在人出事了,咱们如果不管不问,显得也太不近人情了!”
“明白!那你是回来坐镇,还是躲一下?”钱树丰再问。
“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有什么好躲的!你在公司等我,我马上回去!”杨东掷地有声的开口。
“你在哪啊,我安排人接你?”
“算了吧,我自己打车回去!”杨东扭头看了一眼,发现韩飞还在睡觉,也没叫醒他,换好鞋之后,一边跟钱树丰通着电话,一边离开了韩飞家里。
……
杨东回到公司的时候,倪文建的家属已经到了鸿慈公司,他的父母和妻子,还有一个六岁和不满一周岁的孩子,全都从老家赶了过来,全都被安顿在了会议室里,老人哭哭啼啼,倪文建妻子怀里的孩子似乎也受到了影响,同样哭个不停,在这种严肃的气氛之下,搅得人心神不宁。
“杨总!你回来了!”正在安慰倪文建家人的钱树丰见杨东到场,跟他打了个招呼。
“这几位,都是倪医生的家人?”杨东轻声发问。
“对!”钱树丰叹了口气:“已经哭了一上午了,倪文建的父母也都是医生,一家人都挺通情达理的,知道这件事跟咱们没什么关系,所以没说什么不好听的,我跟他们保证过,一定会配合警方,还倪文建一个公道!该说的我都说过了,两位老人的情绪刚好一点,你就别劝了!倒是孟文斌那边,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他们都在我的办公室里呢!倪文建的死,已经引发连锁反应了!”
“我去看看,让人把倪医生的家人照顾好!”杨东点点头,随后大步流星的向着钱树丰的办公室走去,推开门之后,孟文斌那边的一行人,全都在办公室里或坐或站,屋里因为有人抽烟,所以味道也挺呛的。
“小东,你来了!”孟文斌看见杨东进门,对着他点头示意。
“嗯!”杨东微微点头,看向了孟文斌:“师哥,倪文建的事,我也是刚知道,关于这事……”
“行了,你别解释了,该了解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孟文斌看着杨东,深深地叹了口气:“小东,原本昨天在饭桌上,我已经跟大家聊过鸿慈医院的事情了,所以很多人都是准备留下的,但现在毕竟发生了一些我们预料之外的情况,所以……”
“我能理解!大家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杨东没让孟文斌把话挑明,点头应声。
“杨总!你也知道,我们都是医生,关注的点无外乎治病救人,所以给你打工,这没问题,但是如果受到人身安全的话,大家就得慎重考虑了,毕竟大家背井离乡,都是为了多赚点钱,但你给出的薪水,其中并不包括我们要冒着工作之外的风险,对吧?”一名中年抬起头,很现实的向着向杨东问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