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笔趣-第三百五十一章 爲什麼要生下我呢?鑒賞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年幼的赵迁带着哥哥来到了母亲这里。
赵迁年纪还很小,对于这位同父异母的兄长,他也表现得很喜爱,常常跟随在他得身后,想要跟着他去玩耍,可惜因为他还太小,赵嘉并不是那么的愿意带他去玩。这让赵迁非常的难过,他只能期待自己快点长大,他总是在王宫里等着兄长回来,只要兄长返回王宫,他就会缠上去。
而今日也是如此,赵迁看到兄长,十分的开心,缠着他问王宫外的事情,赵嘉并不讨厌自己的这个弟弟,每次外出,他也会带来一些小礼物…赵嘉揉着弟弟的头,告诉他自己去军营的事情,赵迁无比的羡慕,同时又觉得,似乎去了军营的兄长,显得更加的威武不凡,他也叫着想要去。
“等你长大了,我再带你去玩…你还是太小了。”
“对了,母亲让我带着你去见他。”,赵迁这才想起了母亲所交代的事情。赵嘉有些困惑,在他还年幼的时候,母亲就逝世了,父亲又迎娶了一个女人,这才有了赵迁,可是这位名义上的母亲,跟他的关系并不是很好,赵嘉不愿意称呼她为母亲,两人很少会碰面,即使碰面了,也不过是冷漠的寒暄而已。
赵嘉之所以整天都想着外出,就是因为王宫里的这种冷漠,父亲总是陪在王后的身边,赵迁会开心的陪在他们的身边,喊着父亲与母亲,而赵嘉站在远处,看着他们,只觉得自己在这里有些多余,他们才是幸福的一家人。不过,赵嘉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他很喜欢去交朋友。
大概是赵嘉活得很孤独,王宫内没有陪他玩耍的同龄人,当然,赵迁的身边有很多的玩伴,这都是王后所为他安排的。可是他没有母亲…没有会给他安排这些,赵嘉也不在意,自己跟自己玩耍,当他稍微长大,父亲允许他出宫之后,他就开始迫不及待的去交朋友,他认识了很多的朋友。
朝中的大臣们,也非常的喜欢这位聪慧的公子。
大家都说:公子贤良。
只是,这些朋友始终都不是他的家人,因为常常不在父亲的身边,赵王对他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的亲近…赵嘉没有埋怨过父亲,也没有指责过王后,更没有敌视弟弟。在得知王后召见之后,他虽然不知道原因,可他还是跟着弟弟来见这位名义的母亲。
王后笑着,笑得非常的温和,是那样的和蔼,在一时间,赵嘉仿佛看到了自己早已逝世的母亲,王后拉着赵迁和赵嘉的手,热情的说道:“你们能和睦相处,这是很好的事情…我听闻,魏国的王就是不能容忍自己的兄弟,方才导致魏国大乱,秦国肆意的攻打他们的城池,我希望赵国不要发生这样的事情。”
赵嘉点着头,笑着说道:“您放心吧,有我在,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王后笑得更加亲切了,她拿出从前面对客人的那种微笑,方才说道:“我听闻您最近跟李牧的关系很好…我知道武安君是上君所信任的将军,可是作为王的子嗣,你还是不能跟他们相处的过于密切,明白了吗?”,随后,王后又隐约的说起了李牧的诸多不是,包括他与马服君的关系之类,矛头指向了马服君。
“我是担心马服君会拉着他,让他离开赵国…”
“这怎么可能呢?马服君也是赵人,即使他要攻打赵国,也不会用这样的计策…他是个真正的君子,武安君也是如此…”,赵嘉在听到这些言语之后,自然是下意识的开始了反驳,王后也不生气,只是不断的说着这些话,而赵嘉皱着眉头,根本不认可王后的这些话,直到他离开,都是如此。
在他离开之后,王后这才拉过赵迁,她迟疑了片刻,问道:“你知道哥哥为什么不愿意跟你玩耍吗?”
“因为我年幼。”
“不,因为他说你母亲是个娼妓,他认为你母亲是个娼妓,所以不跟你玩。”
“娼妓是什么意思啊?”,赵迁茫然的瞪大了双眼,王后冷着脸,说道:“你可以问你的父亲。”
赵迁一脸的困惑,而只是过了片刻,他发现母亲哭了起来,王后从前逢场作戏,所有的这些,对她而言,没有半点的难度,当赵迁发现母亲哭泣之后,非常的惊讶,他猛地站起身来,说道:“母亲!您怎么啦?!为什么要哭泣?您别哭!”,赵迁着急的也要哭了起来,王后这才说道:“我是因为你兄长的那句话而哭泣的。”
“记得吗?他说你的母亲是个娼妓…”
“他说你是娼妓生的…”
当赵王来到了宫内的时候,他看到了正在哭泣的王后,王后在看到他之后,急忙停止了哭泣,擦掉了泪水,站起身来拜见他,赵王看着她脸上的泪痕,心里一颤,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后摇了摇头,说道:“无碍,只是身体有些不适,不敢让您担心…”
“啊?怎么了?”,赵王一脸的担心,他将王后搂进了怀里,又哄了起来,王后在赵王的怀里继续哭泣,赵王又是为她擦泪,又是说着笑话,终于是哄住了她。虽然王后一直都不肯多说什么,可是赵王还是很敏感的感觉到了什么,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赵王如此想着,不过自己也没有再提。
赵王非常的宠爱这位王后,哪怕她从前只是个娼妓,哪怕她曾嫁过人,哪怕她的品行并不端正,哪怕她还背叛过赵王,赵王明明知道这些,却还是深爱着她,男人的第一次,大概都会让他们拥有一种别样的责任感,可以无视对方的身份,只是想要得到她,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这是赵王第一个女人…当初若不是父亲的反对,只怕她还会是赵王所娶的第一个女人。
赵王抱着她,跟她聊了许久,直到王后睡下的时候,赵王这才叫来了宫女,询问她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宫女告诉他,公子嘉曾来拜访。
赵王心里更加的困惑,直到次日,他跟着王后,赵迁一同吃饭的时候,赵迁忽然抬起头来,询问道:“父亲…娼妓是什么啊?”
“嗯?”,那一刻,赵王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下意识的举起手来,又放下,这才问道:“这个词是谁告诉你的?”
“兄长他说我是娼妓生的…说我母亲是个娼妓,母亲不肯告诉我那是什么意思…”
“砰~~~”,赵王猛地起身,一脚踹翻了自己面前的木案,因为父亲的暴怒,赵迁害怕的哭了起来,他说道:“母亲说的,母亲还哭了!”,赵王的双眼赤红,他看着赵迁,说道:“你不准再说,寡人要是从你嘴里再听到这个词,一定会杀了你的!”,赵迁再次大哭了起来,而王后也是抱着自己的儿子,两人一同大哭。
赵王只觉得心烦意乱,就要往外走。
王后急忙拉住了他,“上君,您要做什么?上君?”
赵王咬着牙,说道:“寡人要去教训一下这个不孝子!”,王后哭着说道:“请您不要这样做,他先前就曾多次辱骂我,欺辱弟弟,我不敢告诉您,是因为担心迁啊,嘉他将来是赵国的王,群臣都喜欢他,就连武安君也很喜欢他..我倒是无所谓,若是等他长大了,我们又不在了,那迁..迁该怎么办啊?”
赵王愈发的暴躁,他吼道:“寡人还活着!寡人还在!赵国不是他们说了算,不是李牧说了算,不是嘉说了算,寡人说了算!!”,他一把推开了面前的王后,愤怒的离开了这里,看着他离开,王后这才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开始哄着怀里的孩子。当赵王来到了嘉的住所的时候。
嘉正在读着书,跟自己的侍卫们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赵王冲进来的时候,侍卫们即刻行礼,赵嘉也是站起身来,有些开心的朝着赵王俯身行礼,赵王冲到赵嘉的面前,他如同狂风一般,他一脚踹在了赵嘉的胸口,那一刻,赵嘉朝后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案上,他感觉自己的呼吸仿佛中断,有那么几刻,他窒息了。
周围的侍卫们惊呆了,他们想要冲上来,却显得有些迟疑。
“都给寡人出去!”,赵王大吼道,侍卫们低着头,逃离了这里。
赵嘉许久缓过神来,痛苦的看着父亲,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开口问道:“父亲…为什么?”,赵王弯下身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脖颈,将他提了起来,这才愤怒的质问道:“你说你的弟弟是什么?你说你的母亲是什么!?”,赵嘉呆滞的看着父亲,他摇着头,“我什么也没说…额…”
又是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怎么敢羞辱自己的母亲呢?这就是你读书读出来的道理吗?!”,赵王嘶吼着,又不断的拉拽着赵嘉,当天,侍卫们全部低着头,他们看到赵王将公子嘉从屋子里拖拽了出来,一路拉到了王后所在的地方。
“认错!”
“我没错…”
“认错!!!”
“我没错…”
孤苦伶仃的身影跪坐在地面上,脸上满是血水,浑身都因为疼痛而蜷缩在一起,从血泪交加的视线下,他隐约看到父亲高高举起的木棍,王后抱着迁正在为他求情,他听到父亲的嘶吼,“寡人就不该生下你这样的儿子!”,赵嘉倒了下去,他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赵嘉醒来的时候,侍卫们已经不敢再来找他了。
而为他医治的医悄悄的告诉他,赵王已经立下了公子迁为太子,太子迁。
赵王刚刚宣布了自己的命令,群臣就开始了劝谏,公子嘉身为长子,他的母亲又是第一个王后,他理当来继承王位,公子迁年幼,而他的母亲….群臣的反应非常的激烈,从赵王宣布命令的那一天开始,大臣们就不断的来劝说赵王,让他改立公子嘉为太子。而群臣的劝阻,在这过程之中,只是起到了反作用。
当庞煖高举起拐杖,训斥王后品行不端,训斥赵王的行为的时候,赵王愤怒的令武士们将他打出去。武士们惊呆了,他们看着白发苍苍的庞公,他们哀求般的看着庞公,希望庞公自己能出去,他们不能对庞公下手…庞公只是长叹了一声,他离开了王宫,对外称自己生了病,再也不来见赵王。
赵人都说,庞公要走了。
而不只是庞公,先王时的大臣,像赵晖这样的人,都来劝说赵王,希望赵王能改变命令,赵王无动于衷,任由这些人说,这惹怒了赵晖,同样已经年迈的赵晖喊出了娼妓岂能为后,随即,他被下狱。
而最后前来的却是李牧,庞公一直都是死死拉着李牧,不肯让他来劝谏。
可是李牧最后还是来了。
看着李牧,赵王只是苦涩的看着他,询问道:“寡人从不曾亏待您…将您当作自己的亲人那样对待…难道大臣来干涉君王的立储的事情,这是可以的吗?”
“上君..公子嘉贤良…他又是长子…”
三十一幻境
“寡人还没有死,为什么大臣们都开始亲近公子了呢?”,赵王反问道,李牧并没有办法,立储的问题,向来就是很敏感的,故而大臣们也不愿意参与,尤其是在国君年轻力壮的时候,可是这一次,他们的确是做了,只是因为那位算得上贤良的公子,可惜,赵王没有听从任何一个人的劝谏。
赵王就是这样的固执,而这个国家里,是他说了算,大臣们全部反对,也是无果的。赵王的心腹建信君,就没有反对这件事,他不在意这些,因为他的身体很不好,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或许自己都看不到储君即位的那一天,再说,他这个国相完全是因为赵王的宠爱而上来的,若是赵王不在了,无论继承者是谁,他肯定都是要被罢免的。
而另外一个没有反对的就是郭开,郭开表示他支持赵王的一切命令,这让赵王对自己从前对郭开的惩罚感到愧疚。
公子嘉躺在床榻上,赵王不再允许他外出。
他流着泪,想着父亲的那句话。
“你为什么要生下我这个儿子啊….”
ps:吾闻冯王孙曰:赵王迁,其母倡也,嬖于悼襄王。悼襄王废适嘉而立迁。迁素无行,信谗,故诛其良将李牧,用郭开。屈不缪哉!秦既虏迁,赵之亡大夫共立嘉为王,王代六岁,秦进兵破嘉,遂灭赵以为郡——史记·赵世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