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緣定你 ptt-第二百一十二章 你的血閲讀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他们四个人现在所处的方位是,仲安妮站在门前,与司华悦斜对;李石敏站在窗下的墙根处,与初师爷斜对;而初师爷与司华悦面对面坐在监室中央。
写完闫字后,初师爷抬头看向司华悦,用眼神询问她是否看清楚了这个字。
司华悦点点头,用口型说:“闫。”
初师爷嗯了声,用手指点了点刚才写下闫的位置,然后摆摆手又摇摇头,又写出一个毒,并指了下司华悦。
司华悦用口型问:闫,没给我解毒?
初师爷又嗯了声,神色有些黯然,指了下他自己,摇了摇头,避开李石敏的视线,用口型对司华悦说:我的毒也没解。
不待司华悦发问,他接着在司华悦掌心写了个:仲。
司华悦扫了眼初师爷身后的仲安妮,惊问:她的也没有?
初师爷点点头,写下七个字:她靠你的血压毒。
司华悦不再发问,沉默地看着初师爷,想通过他的表情达意来辨别他所言虚实。
初师爷抬头看了眼高窗外的天色,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已无暇顾及司华悦是否信任他。
在司华悦的掌心,他再次写出七个字:李应该是闫的人。
写完,初师爷无力地叹了口气,一脸挫败地看着司华悦。
这件事,是进了看守所以后,在无人打扰的寂静时光中,他分析出来的。
司华悦反握住初师爷的手,在他的掌心写了三个字:李石敏,后面跟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初师爷没有看李石敏,防止被他察觉到他们在说他,对司华悦点点头。
司华悦脑筋快速转动,联系认识李石敏的前后过程,她闭了闭眼,再睁开,满眼心疼地看了看仲安妮。
虽然着急,但初师爷并未出声打扰司华悦,他深知,想得到司华悦的信任,前提必是要给她思考的时间。
初师爷何等精明的一个人,从进入司华悦这间监室以来,他便看出他们三人素日的关系非常好。
而他,是他们三个人的公敌。
司华悦在初师爷的掌心写下三个字:你能解?
初师爷瑶瑶头,写出条件不允许五个字。
司华悦沉思了会儿,然后起身在屋内来回踱步。
“怎么了华悦?你可千万不要上老毒物的当,他最擅长的就是用谎话诱骗人给人洗脑。”仲安妮提醒。
司华悦神思恍惚地看了眼仲安妮,没有说话,继续在屋内兜圈。
“华悦,安妮说得对,当初我爸就是被他忽悠得去赌博,然后负债……”
“过来。”司华悦打断他的话,带着他走向门口位置与仲安妮汇合。
“怎么了?”仲安妮以为司华悦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单独跟他们俩讲,遂倾身向前。
司华悦单手按住仲安妮的肩,歪头从门上的小窗口往走廊外看了眼,没发现有武警的身影。
她微弯腰,双手食指冲仲安妮和李石敏往一起勾了勾,示意他们俩再凑近一些。
仲安妮和李石敏对视了眼,不明所以地再次往一起凑了凑,几乎头挨着头。
司华悦瞥见盘膝坐在地上的初师爷正在摇头苦笑,显然是在嘲笑仲安妮和李石敏的智商。
将毫无防备的仲安妮和李石敏放倒,司华悦分别点了他们二人身上的五大穴位,防止他们俩提前醒来。
歉意地看了眼瘫倒在地上的二人,她快步走向墙角。
监室内的两个监控分别对应安装在门上方和窗户上方。
司华悦走到距离监控稍远的墙根,初师爷单手扶腰,费力地起身,跟随在她身后。
“谁派你来见我的?”司华悦压低声音问。
以她对监控的了解,这个距离,只要不大声说话,监控里的拾音器采拾不到。
“当然是送你进来的人。”初师爷说。
“我警告你,马上就要天亮了,时间有限,我的耐心也有限,从下一个问题开始,你不要再跟我绕圈子说话!”司华悦最烦说话拐弯抹角。
“好。”初师爷倒也爽快。
“谁派你来见我的?”依然是这个问题。
“顾队长。”初师爷突然感觉开口说话的司华悦有些笨,这么明显的问题还需要问?
“他为什么要你来见我?”
虽然隐约猜到了答案,但司华悦依然有些不敢相信,顾颐居然会撇开闫主任,选择相信初光?
“这你得去问他,”初师爷说:“上次来见我,临走前,他跟我说,会想办法把你送进来,到时候会让我跟你单独见面,谁知……”并非单独。
初师爷按了按腰,瞥了眼地上的仲安妮和李石敏。
司华悦心下一惊,顾颐居然早就料到会有今天!
“好吧,下个问题。”司华悦语气稍缓,问:“我体内的毒对我有什么影响?”
“不孕,没了。”初师爷说。
“仲安妮呢?你刚才说她体内的毒是被我的血压制着,这是不是代表她还会毒发?”
“对。”
闻言,司华悦目光一紧,赶忙问:“大概会是在什么时候毒发?”
重生之土著逆袭
“这我说不准,就脉象来看,能拖个年儿半载的。”初师爷想到了袁禾,续道:“恐怕袁禾也一样。”
看来还包括高师傅他们,司华悦脸上掠过一抹阴云,接着问:“我能信你?”
初师爷扑哧一笑,像听到了多么可笑的笑话般,“顾颐信我就行。”
司华悦脸垮了下来,凝视着初师爷,近距离看,发现他眼窝和脸颊深陷,灰白色的肌肤上的鸡皮疙瘩特别明显。
“为什么之前你的状态看起来很好?”司华悦实在搞不懂闫主任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是在外面,他糊弄不了我,可这里是看守所,虹路啊,哪里能让我辨别得清?”
初师爷骤然的苍老与他的语气一般让人心生悲凉。
“哦,对了,还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顾颐他爸是申国武警机动师28师的师长,这里的武警就归他爸直接管辖。”
司华悦失声地“噢”了一声,她没想到被自己狠揍了一顿的顾颐,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家世背景。
武警机动师的战斗力非常强悍,若战时有需要,他们是可以立即转隶为野战部队的,可以说是国家防爆维稳的利器。
难怪这里的武警看起来跟别家看守所,甚至监狱有着很大的不同。
“我也是被捕之后才琢磨出来的。”初师爷苦笑着说。
顾颐连番两次带人进入单窭屯,里面就有武警机动师的人。
奉舜的治安一直很好,就是因为28师的大本营在这里。
长期跟政.府和警察打游击的初师爷怎么会不知道这些?
28师的师长姓顾,他先前以为只是一个巧合,毕竟顾姓并非稀有姓氏。
顾颐带兵进入单窭屯时,他只是隐约察觉到不对。
但当时疲于奔命,加之他的注意力都在搜集母毒上,所以,这事他根本没时间去深思。
直到上一次顾颐来看守所提见他,跟他说会安排他和司华悦单独见面,他才恍然明白,眼前这个一直被他轻忽的人,是顾子健的儿子。
试想,这里昂贵的关押费用,岂是他这个没有亲人的犯人能担负得起的?
而且,谁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在这里打马虎眼?
这可是奉舜市唯一一家高戒备看守所。
初师爷是个遇事善于分析思考的人,在虹路看守所,最多的便是时间,足够他将生平所有的困惑都思索开。
而在这同时,另外一个人的身份背景,他自然也猜到了,那就是边杰的父亲边福民。
跟这样一群人对上,他万幸自己还活着,同时他也热切地想保留住性命,看看外面那些人最终的下场。
司华悦根本就不知道,初师爷并非是自发地要帮她什么,而是在分析出顾颐的身份背景后,他屈服了。
能让这样一个智囊型的人屈服的人,屈指可数。
“好了,不说他了。”对于身份背景这些外在的东西,司华悦兴趣不是特别大,初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惊讶很快便被她消化一空。
只不过,下次如果再跟顾颐动手的话,或许她会卖他老爷子一个面子,少揍他两拳。
“闫主任在整件事里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司华悦问。
“你只需知道他不是一个好人就行。”初师爷心说,你又不是警察,我干嘛要回答你这么详细?
因为闫主任的身份并非一言半语能说得清。
“再有,他根本解不了我下的毒,虽然他自诩毒蜂子,但我跟他分属两个不同的派系,我们各有自己的毒路。”
说到这儿,初师爷想起先前向顾颐开出的五个条件。
“当初我的话你们不信,偏听偏信他的鬼话,现在仲安妮和袁禾体内的毒是否被耽误了,我也拿不准了。”
见司华悦皱眉,面现不信任,初师爷笑了笑说:“疾控中心也不是只有奉舜这一家,顾颐肯信我,或许他已经带哪个曾中毒的人去首都的疾控中心检验过了。”
由于没有得到顾颐的答复,仅听初师爷一面之词,司华悦依然很难做到全信。
“你还能活多久?”
现在已经不是关心仲安妮和袁禾等人体内的毒的问题了,而是眼前这个人的命。
如果他死了,或许包括她司华悦在内的所有曾中过毒的人便全完了。
“撑不过半个月。”初师爷脸沉了下来,嘴角却扬了扬,扬起一丝凄凉的笑。
“怎么才能解你体内的毒?按照你开给闫主任的那张方子吗?”司华悦问。
“不,那方子只是一个续命的幌子,我不可能给他真的方子,里面只有一味药是可用的。”初师爷说。
司华悦愣了下,见他定定地看着自己,她明悟一笑,“我的血。”
初师爷点点头,“你的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