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陰天神隱-第二十二章 比更好還要更好的世界 (w字大章)鑒賞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有什么问题,直接通过系统告诉我。”
“有什么和黄昏眷属相关的消息,也记得汇报给我。”
“你自己也要明白,根据现实情况修改我给予你的修法——我毕竟不是你,不知道你的需求,想要发挥出烛昼一系修法的最强威力,只能依靠自己去推演。”
“切记,一定不要畏惧改变,对自己也要大刀阔斧,这样才能达成‘革新’!”
【是,尊上!我会学会如何自我修正的!】
在嘱咐了几句发展重心方向后,苏昼便结束了和振奋难耐的安森特的交流。
跨越多元宇宙虚空的交流,其实非常花费能量和精力,如果不是他已经快要抵达天尊之境,体内灵力神通生生不息,只是寻常天仙的话,说几句话就会被抽干,更别说传输修法神通了。
这次蚁人巫妖遭遇黄昏眷属袭击,是意外也不是意外。
是意外,是因为时空编织者的确是突然袭击,出乎所有人预料。
不是意外,则是因为背景大势。
吾 家 有 妻 驕 養成
安森特是先驱空间的探索者,他因为和寂主的因果,在创造的原初世界得到了寂主眷属的任务——这是一种潜在的必然。
而作为极其优秀的霸主神明一级的强者,他会被派遣执行的任务想必选择也不会太多,必然是和其他神系之间有着纠纷的危险任务。
毕竟是大名鼎鼎的探索者嘛,能接到的任务肯定都是那些极端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把命送掉的可怕任务,也就只有先驱眷属才能毫不在意地去完成了。
而被扭曲的黄昏眷属,作为如今多元宇宙真搅屎棍,怎么可能不在这些大事件上横插一脚?
“源点之钥……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会引得罗天神系,寂主眷属还有黄昏眷属一同争抢?”
太空轨道上,苏昼不禁微微皱眉。
他不知道罗天神系背后代表的是哪个伟大存在,但能让几个起码有天帝,甚至更强‘返虚道一’境,可以创造小宇宙的势力抢夺的东西,其重要程度,恐怕堪比涅槃泪不死血这种伟大存在传承。
“哈,不仅仅是封印宇宙,其他世界,即便没有我过去插手,也在自然而然地开始活跃起来,展开纷争。”
微微摇头,苏昼知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故而以安森特为棋,安置一个暗子。
这样,他日后在前往创造之界时,就不必从零开始,耗费精力去收集信息,悄悄发展,普及自己的传承神通积累不朽了。
相比起这个,果然还是地球宇宙的虚无教团是当下的威胁。
只是,苏昼又想起了那些冲击地球宇宙裂隙,强大无比的‘黄昏眷属’。
毫无疑问,这并不是孤立事件。
“果然,虚无教团,也有来自外宇宙的援军。”
与此同时。
久贸易联盟首都,今虚无教团总部。
【……葬地出了纰漏,引动罗天神系和轮转神系开战的计划失败?问题不大,本来就是随手一试而已】
【嗯?不是纰漏,而是遇到了烛昼?】
【怎么又是烛昼?】
原本平静,后面错愕的声音,在星球的地核中响起。
璀璨的星尘凝聚又散开,实质化的灵能波动,证明祂内心并不平静:【终焉十面被烛昼击败,时空编织者被烛昼击退……烛昼,究竟是什么怪物?】
【为什么祂总是能干扰我们的计划?】
虚无教首的声音,带着匪夷所思的语调。
这并不奇怪。
因为对于星尘生命数以百亿年计算的寿命而言,祂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听过烛昼这个名号。
准确的说,在寂静时代结束,灵能归来前,祂就从未听说过,多元宇宙中存在着这么一类物种。
但奇妙的是,简直就像是祂在沉眠时换了一条世界线,虚无教首就在最近这么十年不到的时间,无数次地从银河系,乃至于多元宇宙的各地,听见各式各样有关于烛昼的消息。
绝大部分还都是坏消息。
仅仅是虚无教首知晓的事例,便有数百条。
有的烛昼,吞噬黄昏,天生以虚无为食物,抗拒终末的结局。
有的烛昼,移动星辰,即便是太阳熄灭,万物皆亡,依然流浪宇宙。
有的烛昼,引领生机,再造纪元,重塑全新光辉天地。
有千百无数种不同烛昼,做亿万无尽种不同之事,以自己的方法,在多元宇宙的每一个角落,展现出自己的‘光辉’。
或是审判之龙,或是启明神鸟。
或是直通天际之树,亦或是扛起天空的巨神。
最令虚无教首感到好笑的是,烛昼的敌人,其实是世间的黑暗,一切邪恶与偏见,一切憎恨与绝望。
而黄昏,不过是被波及的其中一种目标。
在先驱空间,许多冒险者会抱怨,他们总是被烛昼追的鸡飞狗跳,被赶东赶西……倘若虚无教首知道这个评价后,必然会不屑一顾地嗤笑。
因为根据祂知晓的种种消息,烛昼可不是这么温柔的物种。
那可是,宁肯点燃自己,也一定要将全部的晦暗从世间驱逐的,决绝又坚定的神兽;更是死亡也无法挣脱,遇到仇敌,哪怕是自杀进入地府,也要将对方打的魂飞魄散的怪物。
而最恐怖的是,烛昼究竟是什么东西,目前也没人能搞清楚。
它似乎根本不是一种物种,而是一种……一种思想。
或许,正因为它仅仅是一种思想,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在虚无教首没有注意的那段时间中,传遍整个多元宇宙吧。
抱怨了一阵后,虚无教首也没说太过在意这个消息。
相比起烛昼,整个世界中有太多更加危险的威胁,这个全新的敌人种类虽然已经对他们展露出爪牙,但却还未真正地展露出自己的威胁。
【就这样吧】
不过在最后,祂还是定下了一些计划,冷静的教首同样不忽视任何有威胁的敌人:【这样一来,最近这段时间,这个宇宙的烛昼,应该就没有精力关注我们了】
无形的信息之潮扩散,宇宙之中,每一个角落,有许多人与兽接收到了这一信息。
于是,森冷寂静的宇宙中,有黯淡的潮于影中涌动。
……
新世界探索部,上午九点一十五分,早晨。
山岭中的空气潮湿带着整整草木清香,浓郁的灵气形成了淡薄的雾气,悬浮于依托山岳而建的总部高楼之上。
白映雪,十九岁,家住魔都河东区一带,两世未婚,在正国新世界探索部工作。
少女每天准时九点零分零秒坐在自己的座位之上,然后认真展开自己一天的工作,绝不摸鱼,也绝不加班,如若必要,便一定会申请加班费,休息之前会喝一杯新款式的豆浆咖啡,然后去逛银河网络,不将工作上的不顺心带到娱乐中,无论是医生还是领导都说她很正常。
虽然才刚刚成年没多久,还在书院挂名进修,但作为前仙神的白映雪工作能力自然是毫无疑问的出众,
昔日她成为苏昼秘书时,还有不少人怀疑她的工作能力,甚至私下猜忌双方是不是有什么不正当的权财交易。
但是当白映雪真的上手之后,那熟练无比的处理速度,极高工作的效率,就将所有背后嚼舌根者打脸了一次又一次。
尤其是当苏昼和汤缘齐齐离开地球后,白映雪变成了新世界探索部中,除却邵启明外的另一颗顶梁柱。
“给我来杯红豆豆浆咖啡,加重糖!”
白映雪的办公室中,除却自己外并无他人,但随着少女开口,便有另一个声音微笑着应答:【已经开始准备,1分39秒后送达】
这是新世界探索部,亦或是说,全世界各大高新部门都有配备,用于辅佐工作和日常协助的高智能AI。
自从定点塑造人工灵魂,并在攻克了灵魂数据化代码这一核心技术后,智能AI的发展速度便在偃圣和全球各大专家的推动下进入了高速路,各种各式各样的AI和相关技术都宛如井喷一般出现。
现如今,在正国全国各大首府城市,都已经有了极其完善先进的AI代驾网络,人们可以选择自己开车,也可以选择将代步工具完全托管给各大城市的智能AI处理。
实际上,也有许多基础工作岗位,譬如说清洁,文案处理,资料索引,以及记录员等职业,都已经被AI取代。
整个新世界探索部大楼,能呼吸的活人,不超过七十名。
很快,一辆小车打开办公室门,白映雪点名的怪味豆浆咖啡到了。
“哎,虽然说这样很清静,但是相比起前世,这么大一个部门就这么点活人,果然还是生气太少啦、”
喝了一口咖啡,少女不禁有些感慨。
但是她也很清楚,这才是如今地球正经的发展趋势。
在现在的世界,因为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以及AI技术的突飞猛进,所有基础体力劳动都被智能机械取代。
普及化的核聚变,还有正在实用化,源自九玄界的半永动机能源‘两界灵能潮汐大阵’,加快了这一趋势。
是的,这造成了许多人失业,曾经一度引起了相当大的社会波动。
但是,在普及化的修行,各式各样的竞技竞赛,官方绝对的武力,以及丰厚无比的社会福利下,这巨大的反扑很快就平息了。
现如今,全球民众失业率已经快要抵达百分之七十。
听上去,很可怕。
但是白映雪却不以为意。
别说是现在的地球,哪怕是她的前世,普通人想要工作都是一种奢望。
能够维护维修星间太空都市的人,哪怕是都接受过相关教育,也是极少数、
无论是战斗还是日常工作,各类灵械,炼金傀儡都可以比人类工作的更加平稳而且无错漏,普通人的失业率超过百分之九十,绝大部分人都只能蜗居在生活区,在官方的保护下进行自我修行,争取可以涌现出一位修者,填补上超凡力量的空缺。
单单就在体力劳动这方面,人类的价值,是有史以来的最低点。
但与之相反的是,在创造性,精神性,以及开拓性方面,人类思想的价值抵达了最高点。
没有工作和资源的束缚,令如今地球上的人,都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在不干涉到其他人生活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追逐梦想。
白映雪就知道,自己的父亲失业后,在忧虑了一段时间后,便很快就重振精神,决定前往勾陈界域,参与当地的地下洞窟探索活动。
“我啊,从小就很希望去那些幽邃黑暗的地底,幻想那些深深的地下,是否有什么我从未知晓的怪物,我从未见过的植物和景色。”
那时,原本因为失业,失去了一份公司职员职业的父亲,脸上叠起的皱纹都舒展开来了,
他笑着,畅想着未来,双目中仿佛亮起了光:“确实,失业后,我感觉自己一辈子的努力都被否认了——什么傻逼智能机器人,说取代我就取代我,我工作这么多年的价值何在?!”
“但是,现在,我却忽然明白,我的工作并不是我真的想要追求的价值,只是我为了活着,而付出的代价。”
“我并不是真心爱着这份工作,却将所有意义寄托在其之上,只是为了活着,很虚无。”
即便知晓自己的女儿是天才,是足以成就仙神的未来强者,但是这位平凡的父亲,仍然发自内心地阐述着自己并不成熟,却真挚无比的想法:“人原本就没有什么价值,工作赋予的意义太虚假了,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但现在,我却找到了我发自内心想要去做的事情,而且官方支持,我也有公民点可以兑换装备,可以这么干。”
“映雪,父亲要去追求梦想了,希望你不要觉得我很幼稚。”
当然不会觉得幼稚。
白映雪一点也不觉得幼稚,她甚至感慨。
有个总裁非要娶我 拈花拂柳
在上一世辛勤了一生,直至死亡也没有这么真挚笑起来的父亲,在这一世,居然可以如此开怀。
这……真的很好。
当然,现在的地球,也并不是说完全不需要普通人工作。
毕竟有很多地方,并不适合全部使用AI。
譬如说新世界探索部,其中各种有关于异界,新世界,以及应对未知探索的行动,都不是大部分AI能够承担的——即便能承担,这样的AI也非常稀少。
所以,在这些工作岗位上,邵启明作为代理部长,会去各大书院中官方遴选菁英种子,邀请他们加入。
狐狸殿下,等等我 玖汐凝
自然,宁缺毋滥。
在这个比什么年代,都要接近大同的灵气复苏时代,人们可以不用工作,尽情的享受,堕落,把自己养成肥猪,沉浸在欲望的泥潭中永不自拔。
实际上,养成肥猪都很难,因为修行的高能量利用效率,即便是再怎么狂吃猛喝,只要不是灵食就不可能变胖——而不工作,不追逐梦想获得官方支持,只是单纯混吃等死的人,是不可能每一餐都吃灵食的。
这种人,虽然有不少,但大部分是被人唾弃不屑,甚至难以理解的。
因为那些感官上的刺激,用幻术,用灵能,用生物激素,就可以轻松得到。
但凡是修行过一段时间的人,都可以通过自我分泌激素,令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某种行动中,根本不需要欲望的催动——与之相反,他们是自己肉体,也即是欲望的掌控者。
而与之相反的,想要奋斗,想要通过种种方法实现自身价值的人,竞争也非常大。
对于这些人而言,一份合适的工作,甚至成了奢侈品。
一种,可以向其他人炫耀,证明自己非同凡响,战胜了许多竞争者的战利品!
甚至可以,因为可以工作,进而获得的‘认同’,就是他们快乐的源泉。
这种源自于灵魂上的‘愿力’,他人真挚的感谢和期待,才是刺激他们的‘灵魂激素’。
苏昼的道,行于大地之上。
而众生的道,也同样如此。
由苏昼引领的时代,开启了一个他所无法预料的未来。
工作时间到了,白映雪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正如同之前所说,整个新世界探索部,只有不到七十个会呼吸的活人。
但实际上,真实的员工却远超这个数字。
为什么?
因为从来就没有说,非要是活人,才能够工作。
【白秘书好!】
【啊,看见白秘书我就知道肯定到了休息时间了】
【白秘书,苏部长什么时候回来啊?每天等着视察也太累了!】
一声声灵魂传讯传出,而白映雪笑着挨个回复:“好好好,中午好~”
“瞧瞧你们这些死鬼,死了也要工作,快点滚去休息啦!”
“苏部长大概下午到吧,他今天上午要去和三十六圣一齐参加一个机密会议,懂得都懂好吧?”
登时,灵魂通讯便心领神会:【懂了懂了!这下我们部门,也要有位圣席了!】
这些灵魂传讯的背后,都是一些因为意外死去,进入电子冥府,最终却决定回到人间,继续工作的干员。
听上去,似乎非常恐怖。
就连灵魂的劳动力都要压榨,死后还要复活继续工作,这个时代究竟能不能好了?
气抖冷.jpg
但这个前提是,灵魂的工作是非自愿的。
而在现在的地球,工作岗位可是珍稀物资,只看能力。
别说非自愿,哪怕是自愿也轮不到。
白映雪能看见,那些灵魂所在的办公室,有着约莫两个人大小的黑色服务器,上面有着灵光正在转动。
这正是私人专用的冥府服务器,可以配备诸多模块,完成各式各样的工作,而且因为没有肉体的束缚,灵魂工作的效率很快,倘若需要物理操作,服务器还能临时控制一些机械躯体,甚至是动用生物质的赛博改装体出动,临时‘复活’,回归人间。
在如今的地球上,生与死的界限早就被打破了,甚至可以说,失去肉体本身,只能算是重度残疾,只要灵魂完好,随时都能治好‘伤势’。
甚至,还有人,因为一些血脉上的纠纷,一些现在技术还没有办法彻底根治的病患,会主动放弃肉体,进入电子世界,亦或是置换一具全新的身体,投入到生活中。
旧爱成婚:顾少诱爱入局 子宴
和长生一样,死与生的界限模糊,会对过去的伦理道德体系,乃至于社会家庭关系造成巨大的冲击。
但这冲击,却并总是坏事。
就好比如说意外流产,对一个家庭而言毫无疑问是莫大的悲哀,但倘若这孩子意外天赋異稟,早早就有了灵魂,那么把灵魂养大,时候到了就重归躯体,却也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啊,中午好,汤缘前辈,还有夏夏!”
来到食堂后,白映雪并不意外地见到了理论上应该正在放假的汤缘。
毕竟这个男人说是要休息,但实际上,他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这个别扭的家伙让他闲着反而会茫然,甚至会和家里的家具说话,造成床头柜灵械化。
只要闲下来让他自己闲逛,汤缘就会闲逛到自己的办公室去。
但颇为令白映雪惊讶的是位于汤缘身旁的少女,冷夏夏。
这位汤缘一直都在帮扶的小女孩,如今已经是初中的年纪,她在校成绩优良,很早就表现出了出众的能力,以及未来想要去新世界探索部工作的意愿。
“啊,中午好,白小姐。”
虽然仍在工作,但却一脸精神的汤缘正在给冷夏夏夹菜,而有些气鼓鼓的少女,似乎还在为男人不告而别两年这件事而生气,但却同样也在给汤缘夹菜,他笑着说道:“冷夏夏说想要来我工作的地方来看看,我就带她来了,参观一下灵械大队。”
“没事的,我已经和部长申请过了,不能去的地方不会去的。”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
白映雪嘀咕了一声,她才不会担心这种事——新世界探索部真正的机密信息都在异世界呢,正国这边的只是一个中枢总部,就没什么不可以给其他人看的。
反倒是汤缘的灵械大队,也是新世界探索部的重要劳动力。
那些被开灵的电子造物,虽然说有些难以管理,但只要汤缘愿意,那么对方就是一个人的军队。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地球,各种工作岗位大大缩小的原因了:汤缘这种人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他们一个人就相当于一个大型团队,真的加班社畜起来,哪里还有其他人被剥削的份儿啊!
而白映雪直至如今,还是觉得自己和昔日的灵王,同为苏昼的秘书这件事感觉有点难以想象,匪夷所思。
吃完午饭后,白映雪就回去继续工作。
最近这几天,新世界探索部颇为热闹,有不少苏昼的友人都前来此处意图拜访。
虽然那时候苏昼不在,但是来访者都留下了礼物,邵启明代收了这些礼物,绝大部分都储存了起来,不过却有一位名为陈志诚的部长熟人,送来了一盆毛茸茸看上去很暖和的灵植蒲公英,摸起来非常舒适顺手,故而被邵启明放在了苏昼的办公室中。
“哎,说起来,最近这么两年忙归忙,但是的确很充实啊。”
坐在自己座位上,打开个人终端,白映雪伸了个懒腰,展现了一下自己颇为贫瘠的身段,这位凤凰传承持有者不禁陷入思考:“话又说回来了,部长不在,我们部门运转的也这么良好……”
“是不是代表着我们部门其实已经完全可以把部长优化掉了?!”
想到这里,少女登时目光一亮。
“这白映雪说什么呢!”
新世界探索部顶层,刚刚和邵启明一同抵达的苏昼很轻松地就通过仙神级的感应力,听见了白映雪的自言自语。
当即,他便面色一黑:“啥意思啊这,我要扣她薪水,让她无偿加班!”
“哎哎,别生气。”另一旁,邵启明忍着笑安抚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一个只能依托你存在的部门,和不需要你也可以良好运转的部门,你更希望出现哪个呢?”
顶层之上,山间流风凉爽,气温微寒。
苏昼微微一愣,他能听出自己的友人话中有话。
所以,原本就只是开玩笑的他点了点头,认真地回答道:“的确……还是不需要我也可以良好运转,延续下去的‘部门’,更加符合我的期待。”
“不过,我更期待的是,在有了我之后,一个可以变得更好更强的‘部门’。”
邵启明笑而不语。
这正是苏昼和他来到此处的目的。
暂且不谈苏昼回归自家部门后,和诸位新老干员的见面和交谈,对新世界管理部各类职权和项目的了解过程。
彻底搞清楚最近这两年,新世界探索部的工作过程的苏昼,有些欣慰地关上了自己的个人终端。
“大家做的都很不错啊——倒不如说,远超我的想象!”
他侧过头,和坐在一旁的邵启明感慨道:“探索了一共三百一十七个异世界,确定了超过一百九十个世界的开辟顺序,算上国外部门的合作,已经将‘天神刻度初始开辟点’,缩小到了不到两百个世界中。”
“这样下去,再过个一两年,就能找到天神刻度最初的坠落坐标了。”
倘若放苏昼自己去找,他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自己探索的速度能够这么快。
毕竟,他只是强,而并非是全能,像是这种需要和全世界各大组织联合,通过文献,记录,实地勘测,确认勘误后,才能勉强确定的‘世界开辟顺序’,也一样需要很长的时间和精力才能一一确定。
他就算可以,也不会去这么做。
毕竟,苏昼的时间,的确非常宝贵,再加上他经常要前往异世界,不能长时间地投入在这方面,所以有新世界探索部在探索之余额外帮他确认,的确是节约了苏昼很多时间。
“这是自然。”
而邵启明垂下眼眸,作为这一项目的主持者,他颇为自豪这点。
除此之外,苏昼在最近这么几天,前往全球各地观察后,也的确感慨良多。
此时此刻,地球之上,电子冥府已经步入正轨,灵魂工作者和‘复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人类对‘死亡’的法律已经进行了好几次的大规模商讨和修改,最终确定,只有灵魂和肉体双重残破,才能被称之为法律意义上的死。
灵魂同样享有继承权和人权,纯粹的魂体生命,包括获得智慧的幽魂,各类复苏自我觉醒的魂魄,都属于自然人范畴。
偃圣的研究,已经不再会被人警惕,而是可以荣登大雅之堂,成为一门显学传承,被人研究。
苏昼今天上午和偃圣见面时,就已经察觉到,这位霸主地仙的圣席,已经凝聚了相当的‘不朽’。
只要世间还有电子灵魂的存在,还有电子冥府的存在,他就永不消亡。
除此之外,生圣的研究,也得到了突破。
许多肉体损毁的人,亦或是死亡后进入电子冥府的人,如果想要再次以物理手段干涉现世,就需要一副肉体,而这肉体的制造者,便是从属于生圣旗下的一家名为‘全新人生’的生物公司。
这家生物公司并不轻易接受身体定制,只有得到了官方许可以及自愿签名的人,才能来到此处,自己设计一副自己满意的躯体。
无论是身材高低,容貌美丑,性别男女,亦或是几个额外心脏,几个额外器官,都是如此。
虽然说,民间有很多人反对这点,认为这样会导致‘容貌’和‘身材’的不真实,灵魂和肉体的不匹配,造成种种混乱。
但是也有人持赞同观点。
他们认为,人类的智慧,要胜过天生的肉体定位,既然是智慧的人类,就应该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无论是修法还是拟道,都可以自由修正性别和容貌,既然在仙神时代这种事没有问题,那为什么现在的地球就要反对用科技手段达成这一点呢?
这很显然,也是一个有关于新时代修行世界全新伦理的命题,苏昼对此保持关注,但是颇为无所谓。
毕竟烛昼什么都是,还在这里纠结性别美丑还有身材,实在是太落后了.jpg
有本事变个死星战舰啊!
真正令苏昼侧目的,还是生圣偃圣两者联手后,为全人类展现的一种全新未来。
“人造躯体搭配电子冥府,死亡,真的还有意义吗?”
他轻声自语道,青年不禁笑了起来:“只要人想活,就能一直活,存续下去……真想不到啊,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的轮转不朽法加速推动了属于‘神木的正确’吧。”
“的确。”而邵启明也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他轻声笑道:“自从你的轮转不朽法普及后,长生,乃至于全民永生的话题,就一直在激烈地谈论。”
除却这些外,先驱探索者的存在,某种意义上,也在地球完全公开了。
现在,基本是个人就知道,在地球上有这么一种人,他们会被某种力量选中,前往异世界探索种种或是阴森恐怖,或是明媚美好的远方。
一部分人向往,一部分人恐惧,而一小部分人,已经置身其中。
不得不说,这还要归功于九溟和邵霜月。
这两个小家伙,正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他们是地球上头一个胆大包天到敢于搞‘先驱空间直播’和上传‘先驱空间探索视频’的家伙,正是因为看见这两位探索者如此胆大包天却没有任何惩罚,反而收获了不少人心愿力后,地球上的诸多先驱空间探索者才纷纷不甘示弱,涌现出了一大批相关的直播主和视频上传者。
现如今,他们已经成为了地球直播行业的一大重点经营区域,许多直播平台为了签约一位强大的探索者,可以付出天价酬金签订契约!
就好比邵霜月和九溟,这两位虽然表面上看没什么,但是作为某种意义上的招牌,正国官方可是倾斜了不少根本无法用财富计算的资源!
“噗,这两个家伙,没想到也能引领时代……难怪他们进行了‘先驱考核’,这的确是某种意义上的先驱者了。”
“都是好事。”
哈哈大笑了几声,苏昼笑着将终端上的新闻翻过:“真好啊,现在的地球……”
抬起头,他看向自己办公室的窗外,青年凝视着月亮,平静道:“能够自由选择未来的道路,拥有永恒的生命去求索梦想——或许,这样才能算是生命完整的姿态吧。”
“并不完美的人类,一步步走向完美,探寻更多的可能性,探索更远的未来……伟大存在的正确,如若展现出并不扭曲的姿态,可真是令人向往啊……”
想到这里,苏昼沉默了一会。
他在心中,对蛇灵疑惑道:“雅拉,伟大存在眷属,也可以这么开心吗?也可以如此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
“为什么不行?”
而赤色的蛇灵颇为惊异地摇了摇头:“虽然说,我们遴选眷属偶尔是挺严格的,而且也需要许多考验……但谁说了,考验就要艰苦,束缚,又不能快乐?”
“别忘记了,苏昼,不是我们强迫那些生命,走上我们的道路……而是他们选择了和我们一样的道路,和我们同行。”
“我们仅仅是与他们同在,赠予他们力量和机缘。”
如此说道,灵魂空间中的雅拉,声音罕见地庄严起来:“故而,那些在常人看来难以理解的苦难和艰辛的生活,其实对他们而言,就是无拘无束的快乐。”
“你瞧,就像是你今天早上遇到的那个叫做李寒山的新烛昼,他工作修行之余还要写小说,每天写那么多字,常人看来肯定是很难理解,觉得很辛苦吧?”
“这的确辛苦,但是他写的时候,会很开心。”
虽然李寒山在写了一段后很快就摸鱼打游戏去了,但苏昼点了点头,因为事实的确如此。
眷属,并非是伟大存在的从属,‘随神身后’之人。
他们,是‘与神同行’之人。
想到这里,苏昼干脆地站起身,令一旁的邵启明有些惊讶地抬起头。
然后,表面温和的青年,便听见,自己的友人的沉声宣告。
“决定了!”
苏昼的声音低沉,也清晰无比:“启明,我要去做一款游戏。”
“它要将伟大存在的特殊之处,各自的正确,各自正确的迷途和扭曲,以及互相之间的关系,全部都展现出来,让所有人都知晓。”
“没有什么可遮遮掩掩的,自埃安世界归来后,我就明白了,‘爱’是无需遮掩的,伟大存在的道路也是如此。”
“唯有公开了祂们的正确,才能让更多的人免受蛊惑,被扭曲,进而成为……怪物。”
说这句话时,苏昼回忆起了埃安世界的太阳皇。
一位先驱眷属的种子,最终变成那般难看的模样,对整个埃安世界造成如此大的伤害,实在是令人难以释然。
埃安世界不应该如此,不应该承受那些苦难。
但倘若,太阳皇从一开始就知晓黄昏的本质,知晓先驱的爱,知晓诸多伟大存在的‘正确’……
他还会那么简单的被蛊惑吗?
或许最终的结果不会变,但是时间就会变得相当长了吧。
长到苏昼到来时,可以扭转这一切。
所以青年的语气坚定。
“阿昼……”
邵启明能听出来,自己的友人并不是开玩笑,也不是一时冲动。
他是真的想要这么做,想要……将那些隐藏在历史的尘埃之下,隐藏在无尽时空彼端的伟大存在之道,用最简单,最概括,并不清晰的方法,展现出来。
不是为了真的去宣传祂们的正确。
苏昼只是想要,让所有人都清楚的知晓,这个多元宇宙中,有那么一些无法用人类的道德和善恶去评价的强大存在,准备了许多种道路和可能,等待着人们的探求,等待智慧生命踏上。
与其被动地等待那些存在的选召,不如自己主动去了解,然后选择接纳亦或是拒绝。
苏昼知晓,这是很困难,也很危险的一步。
和伟大存在相关的信息,本身就具备一定的力量……如果不做好准备,很可能地球就会成为祂们定位的坐标。
但是实话实说——因为天神刻度的存在,它一开始就是所有伟大存在的目标。
正如同穿梭而来的雅拉那样。
既然如此,本就已经不可能更糟糕,那为什么还有畏首畏尾,不主动去了解未来注定会接触到的那些存在呢?
想到,就要去做。
“好。”
理解了这一点,所以邵启明也站起,他点了点头,青年对自己的友人,平静地微笑:“那我们就试试吧。”
“嗯。”苏昼微微点头。
他已经见过了这个地球,这个世界。
这的确,是一个已经很好,比他过去想象还要更好的世界。
但是,青年的心中,仍然还有一个更好的图景。
所以,他要去尝试。
尝试去缔造,一个比更好还要更好的世界。
2021年,10月21日,正国三十六圣中央委员会宣布,由正国主持,于月面处修建的大型月球城市生态圈‘新乡’将正式宣告启用,将会有超过十位圣席前往参与启动仪式。
与此同时,新年来临之前,今新世界探索部部长,正国安全局特殊行动大队大队长,苏昼,将于同日接过‘理圣’之席,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年龄三十岁以下的新圣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