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opd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位面之狩獵萬界 線上看-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不可磨滅的貢獻推薦-4nc7g

位面之狩獵萬界
小說推薦位面之狩獵萬界
感谢:08a兄弟、w5011047兄弟的打赏,夏天拜谢了,今天也有加更,不过也要晚一些,兄弟们还是明早起来再看吧。
※※※※※※※※※※※※※※※※※※※※※※※※
这一吸就是三天时间,‘黄少宏’却不知道,他在这里疯狂的吸收龙脉之气和李唐气运,导致这三天之中,长安大乱。
首先在第一天,‘长安城’朱雀门忽然莫名垮塌,往来城门的百姓死伤数十人。
然后第二天,‘大明宫’遭到雷击,宫中虽有阵法守护,却也被天雷轰塌了一座偏殿,现在外面都说是‘李世民’残杀手足,以致上天示警。
第三天清晨,龙首原上空,万千乌鸦汇集,盘旋在大明宫上,久不散去,‘李世民’下旨让守卫皇宫的金吾卫,以弓箭射杀乌鸦,屠千只才将鸦群轰散,鸦鲜血却血洒大明宫。
与此同时,年仅十一岁的皇九子李治在练武之时,忽然走火入魔,昏迷不醒,太医署一众国手,素手无策,只能暂时保住皇子性命。
这连续发生的事情,所有人都察觉出不对,‘钦天监’方面却对此毫无对策。
‘李世民’震怒之下,剑斩御案,命人责打‘袁天罡’、‘李淳风’每人一百廷杖,然后遣人前往化生寺,寻‘空慈’方丈问应对之法。
许是得到了回复,紧接着羽林军就行动起来,搜遍全城,也不知道要找些什么。
当然也有‘羽林军’要来‘龙门客栈’搜查,被‘常松’用龙虎山的名号挡了回去,天师在此,即便羽林军也不敢造次。
‘黄少宏’就这样丝毫不管外界如何,一直在用始皇帝所创吸收龙气、气运的‘紫气御龙经’连续不断的疯狂掠夺地脉龙气和‘李唐气运’。
直到第三日傍晚,他用来布阵的那十二根玉桩同时折断,刚落在地上,就立刻化成玉粉。
却是耗尽了玉桩中的灵力,再也抵不住龙脉之气的冲击了。
‘黄少宏’此时志得意满,他身体已经吸收饱和,就等着‘罗天大醮’之后,找个地方慢慢消化呢。
他刚推开房门,就见‘张天师’正等在院中,见他出来,埋怨道:
“师弟这次却是莽撞了,虽然为兄不知道你这几日闭关搞些什么,但定然与李唐气运和龙脉有关,刚才要不是为兄帮你抹去那龙气波动,怕是此时这里已经被人包围了!”
‘黄少宏’也有些无奈,本来想着时间一到就收工,结果那玉桩乃是凡玉,在龙脉冲击之下,竟然提前报废了,这才有一丝波动散溢出去。
本来他已经抱着杀出重围的想法了,没想到这个师兄竟然帮他解决了!
‘黄少宏’心中感激,先道了声谢,然后问道:
“师兄,不知道‘罗天大醮’准备的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张天师’脸上带笑:
“已经准备好了,就在他‘化生寺’对面起了一座道场,各地前来充当天罡护法的道友也已经到来,就等着明日与那佛门法会一战呢!”
他说完又道:
“师弟跟我来,为兄给你介绍一下我道门各派宗师,有道高真!”
‘黄少宏’却拒绝道:
“师兄,还是算了吧,我觉得今天晚上就可以开始计划了!”
他说着又在自己头上一抹,再次将满头青丝化成灰烬。
与此同时‘黄少宏’脸上肌肉再次发生变化,这货觉得华仔光头造型虽然也帅,但终究比不得那一位。
几个呼吸之后,‘黄少宏’已经操控脸部肌肉,变成了当年‘张卫健’曾经在‘新楚留香’中饰演的妖僧‘如尘和尚’的造型!
然后他双手合十,朝‘张天师’施礼道:
“劳烦道长帮小僧弄一身白色袈裟,不戒要开始打家劫……咳咳,劝人向善了!”
※※※※※※※※※※※※※※※※※※※※※※※※
三更时分,凌烟阁排名第一的功臣,此时还是赵国公的‘长孙无忌’府上,早就接到了大明宫中送过,明日陪王伴驾参加法会的具体仪程。
因为明日要为大唐国运祈福,为圣天子祈福,为天下黎民祈福,所以陪同王驾的朝臣们,都要事先沐浴宫更衣,烧香斋戒。
是以‘长孙无忌’已经按照仪程规定,在酉时之后就水米不进,又在子时沐浴更衣,只等天明便入宫伴架。
这时候子时才过‘长孙无忌’也刚刚沐浴更衣,还没有睡觉,而是点上一炉檀香,在书房之中炼字静心。
可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发现,烛光影动之下,除了自己的影子之外,竟然多了一个人的影子。
这猛然抬头,就见身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身穿洁白僧衣、眉清目秀、丰神俊朗的小和尚。
‘长孙无忌’顿时就是一惊:
“你是何人?”
要知道‘长孙无忌’乃是将门世家,自幼文武全才,虽然天资一般,但几十年下来也是武道先天大宗师的境界。
他明白,眼前这个小和尚,能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面前,就证明比他武艺高出许多,此时若呼喊守卫怕也是无用,还不如探探对方口风,伺机而动。
‘黄少宏’此时顶着‘如尘’的容貌,笑着摆手道:
“国公切勿惊慌,小僧不戒,乃是化生寺的护法神僧,专门负责监督各位大人参加法会前的准备事宜,以防有人心不虔诚,对斋戒沐浴之仪程敷衍了事,到时候非但祈福无功,反而恶了佛祖菩萨,反而不美!”
‘长孙无忌’将信将疑:
“你是化生寺护法神僧?老夫与空慈大师相熟,怎么从未听过‘不戒’的名号?”
‘黄少宏’笑呵呵的道:
“国公乃是朝中重臣,可曾听说那日白衣大士,觐见陛下的事情?小僧不才,便是白衣大士身前的护法神僧!”
‘长孙无忌’吃了一惊,那白衣大士可不就是观音菩萨么,那日大明宫中发生所有事情,都是绝对的机密,除了几个朝中重臣有所耳闻之外,旁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他当即信了九成,惊疑之色换上一副笑脸道:
“原来真是神僧,老夫一向崇信佛祖,早已按照宫中传下仪程沐浴斋戒,烧香静心,何劳神僧跑上一趟呢,快快请坐,老夫这就叫人上茶!”
‘黄少宏’摆手道:
“国公不必如此,等我说完事情,马上就走,还要去别的大人家中,督察他们准备仪程呢!”
‘长孙无忌’倒也不强求,恭敬道:
“不知神僧还有什么事情,老夫洗耳恭听,若有所遣,当尽力而为。”
‘黄少宏’微微一笑:“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国公可曾听说,当年舍卫国赵长春家的事情?”
‘长孙无忌’思索后答道:“不曾听说!”
‘黄少宏’点头:“那我就说与国公知晓好了……”
“当年西天灵山,众比丘尼下山,在舍卫国赵长春家召开法会,诵经说法,后讨得三斗三生米粒碎金,回到灵山之后,佛祖说他们讨得金子少了,卖的贱了,不够后世儿孙花用……”
‘黄少宏’说到这里,呵呵一笑:“这正是经不轻传的道理,国公您懂的对吧…….”
‘长孙无忌’一脸蒙逼:“你这是管我要金子?”
“哎……”
‘黄少宏’一脸不悦:“怎么能说要呢,明日国公你参加法会,听那经文时如天花乱坠,自有天主保佑你,你这是赚大了……”
‘长孙无忌’打断道:“天主是谁?”
‘黄少宏’嘴角抽了抽,一口咬定:
“什么天主,我说的是佛祖,您参加了法会,自有佛祖保佑,所以您拿出金子来,得用一个‘送’字,或者‘孝敬’二字,也行!”
这次轮到‘长孙无忌’眼角抽了,不过他是国公,朝廷重臣,些许金子还不放在他的眼里,虽然对强索黄金之事有些不悦,但还是忍着怒气问道:
“敢问神僧,送多少黄金合适,老夫这就唤人取来!”
‘黄少宏’也不说话,只伸出一根手指。
‘长孙无忌’当即走到外面,使人换来管家。
那‘管家’进书房之后,发现书房中竟然还有别人,顿时吓了一跳,‘长孙无忌’介绍道:
“这是化生寺的护法神僧,不戒大师,你去账房给大师取一百两黄金来,送与大师,是老夫对佛祖的孝敬!”
那管家刚要出去,便听见‘黄少宏’忽然说道:
“善哉善哉,出家之人不爱财,国公尽到心意就好,小僧说的可不是一百两黄金!”
‘长孙无忌’原本还在心里埋怨这小和尚贪财,此时又觉得对方是有道高僧了,一百两黄金送到面前,都嫌多不要,顿时肃然起敬,连忙说道:
“十两黄金会不会太少,表达不了老夫对佛门的敬意啊!”
‘黄少宏’深以为然:
“小僧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小僧说的是一万两!”
‘长孙无忌’好悬一头栽在那儿,怒道:
“一万两,你怎么不去抢?老夫哪有一万两黄金给你!”
‘黄少宏’嘿嘿一笑:
“小僧觉得,传经比抢赚的多啊,国公要是拿不出这么多黄金,那珠宝首饰、古玩字画什么的也成!”
‘长孙无忌’气的浑身打摆子,手都哆嗦了,正考虑要不要叫人将这妖僧叉出去。
看着气急败坏的‘长孙无忌’,‘黄少宏’摇头叹道:
“国公不愿那就算了,世间又有几人能如圣天子那般,送上十万两黄金,请千僧讲法呢,只是明日法会,国公便不要去了!”
‘长孙无忌’闻言一怔:“皇上赏赐了化生寺十万两黄金?”
‘黄少宏’点头道:
“正是如此,国公若是不信,明日法会你一问便知!”
‘长孙无忌’咬了咬牙,朝管家道:“叫人抬一万两黄金过来,送给大师!”
那管家见自家国公不想说笑的样子,当即领命去了,过了足有半个时辰,便有八个家丁,每四个抬着一口大箱子,脚步沉重的走了进来。
那‘管家’朝‘黄少宏’道:
“大师,这一口箱子里装的是五千两黄金,两口正好一万两,您看用不用我差人给您送到寺里去呢!”
黄金密度大,一立方米黄金是十九吨左右,一万两才三点几吨,根本不占什么地方。
‘黄少宏’笑着摆手:
“就不用麻烦了,这点钱财虽然不多,却是长孙大人的一片向佛之心,贫僧自当亲自送往化生寺,怎敢在有劳诸位施主呢!”
他说着用手虚抓,那两口箱子轰然破碎,里面的马蹄金全部飞了出来。
‘黄少宏’此时催动十三层‘龙象波若功’他故意控制没有显化龙虎,却散发出璀璨耀眼的佛门金光。
‘长孙无忌’本来因‘黄少宏’说出白衣大士那等隐秘之事,对他身份信了九成,还有一成疑虑。
此时见他佛光纯正,显然修炼佛门功法已到登峰造极之境,当得‘神僧’之名,便是那最后一丝疑虑也消散了。
随着‘黄少宏’虚空发力,那上万两的马蹄金,全部聚合一起,在他真元之下,搓圆捏扁,最后塑造成一根九环锡杖和一尊黄金钵盂出来。
只不过那九环锡杖足有鹅卵粗细,上面原本镂空杖头部分,被塑造成实心的金瓜模样,倒也气势十足。
‘黄少宏’一手提着黄金锡杖,一手拖着大号的黄金钵盂,笑着颔首道:
“那就多谢国公善行,佛祖不会忘记你的,小僧这就告辞了!”
‘长孙无忌’散了万两黄金出去,对他无甚好感,但还是敷衍道:
“大师难得来府上一次,何必着急离去呢,不如……”
‘黄少宏’驻足道:“那我就再留……”
‘长孙无忌’不等他说完,瞬间改口道:
“不如老夫亲自送你出去!”
‘黄少宏’哈哈大笑,就要离开,但忽然又觉得,自己只是索要钱财,好似差了些意思,不符合自己行事的风格。
又转头道:“长孙大人,现在你的向佛之心是有了,只是还有一点不妥,不知贫僧当不当说……”
‘长孙无忌’忽然眼皮急跳,感觉有些不好的问道:
“哪里不妥?”
‘黄少宏’指了指‘长孙无忌’的发髻:
“您六根不净啊,如何能参加法会,不如贫僧来帮你吧!”
说着将黄金钵盂一抛,伸手就朝‘长孙无忌’头上按去,后者下了一跳,催动真远就要动手。
可‘黄少宏’手掌带着无上佛光已经抢先按在他头顶上面。
‘长孙无忌’在这一刻,直觉对方手掌上如泰山压顶的般的力量涌来,只单纯的力量就把他凝聚的真元震散,筋骨震松,再无还手之力。
‘黄少宏’一按即收,收手回来的时候,正好接住抛飞落下的黄金钵盂。
而‘长孙无忌’的浑身毛发,已经被他以妙到豪颠的力量震落。
其脑袋也与‘黄少宏’一样,变成了一个光溜溜的秃头,其他部位也是如此,当真六根清静了。
这时候‘长孙无忌’浑身筋骨被震松,酸软无力,只能勉强站立连喊话都喊不出来。
‘黄少宏’左看右看:“咦,好像还少了点什么!”
随即将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烛火上。
等他走后,‘长孙无忌’站在那里不能行动,只能等待身体慢慢恢复,他的光头之上,被烛火烫出九个水泡,然后又被那小和尚生生抠破,成了九个结疤,老头子欲哭无泪啊!
这一宿‘黄少宏’光顾了几十位明日要陪王伴驾参加法会的大臣家里,俱都索取黄金,帮人剃度。
‘黄少宏’觉得自己为大乘佛法东传,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天亮十分,一个如同马车轮子大小的黄金大球,飞入化生寺,‘轰’的一声,落在大雄宝殿之前,将地砖砸出一个深坑,金球上面有人用手指刻了几个字,长安信众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