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7uf精华玄幻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616 字號?港島警務處!展示-bl5dd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yes,sir。”宋子杰拿起瓶酒,用牙齿咬掉瓶盖,咕噜噜,仰头直接吹掉。
“嗙!”当他再次放下酒瓶,用手拭掉嘴角酒花时,眼神已经通红,瓶底也只剩酒沫。
庄世楷让他罚酒吹瓶,不是要整宋子杰,而是要教宋子杰怎么当个好马仔,再让伙计们看看马仔是不是该听话!
做小的是不是该把事情都给和大佬讲!
是不是该准时到场!
这是“小惩大戒”,顺便给宋子杰壮壮胆,让他把事情都放心的说出来。
“壮够胆了?”庄世楷双手拿着筷子,抵住桌面讲道:“说吧!遇到什么事了!”
庄世楷语气平静道,他还不至于为一个马仔遇到的麻烦恼怒、生气。
宋子杰垂着头道:“给人K了。”
“哪个字号的人?”庄世楷扬起眉毛,他还以为是社团里的人做得,毕竟宋子杰是反黑组阿头,有什么争端也和社团方面更有关联,可是边个字号胆子这么肥?连他庄处长的人都敢动?是不是老寿星上吊了?
宋子杰却说道:“高培英。”
庄世楷皱起眉头,扭头问道:“港岛有姓高的龙头乜?”
千與千尋之追逐
周华标、蔡元琪摇摇头。
劍血傳說 吳伯恩
李树堂、曾向荣对视一眼:“没有啊!”
黄启发推开椅子,绕过桌子,对庄sir附耳讲道:“高培英是龙氏船厂的董事…一周前,龙氏船厂发生变故…龙四是阿杰的岳父来着。”
庄世楷松开眉头,抬起眼皮看向宋子杰:“就这点小事?”
宋子杰垂着脑袋,咬牙讲道:“晚上我回家发现老婆在哭,岳父不在家,便凭直觉去找船厂找高培英,让他把老豆放出来!”
“高培英矢口否认和我老豆有关,我情急之下掏枪了,他们的马仔把我打出来了!”
“他妈的!”
“嗙!”庄世楷一掌拍在桌面,整个酒桌一跳,场中的大楼们齐齐挺直腰杆,放下筷子,听着大佬嘴里骂娘,神色变得非常严肃。
大佬骂人!这件事情可能就要死人!而庄世楷知晓龙四和阿杰的关系,知晓龙四当年的偏门背景,不过,庄sir作为大佬没资格阻碍别人幸福嘛…何况当时龙四已经洗白,他便随上一份红封,表达对婚事的赞同。
大清隱龍
至于那些什么商业股权的纠纷?庄世楷没想要去为龙四出头,却有本份要替马仔出头!
本来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家事,可是当庄系聚会,大庭广众暴露出来,阿杰又给人打。
那么家事都变公事了,庄sir有责任撑阿杰一把,把事情给做狠点!
“你的枪呢!”
“拔出来!”庄世楷按着桌子朝宋子杰怒骂道。
“啪嗒!”宋子杰掏出佩枪,砸在桌面,头上雨水滴落在桌上,当中还夹杂着鲜血。
庄世楷望着桌面上警方制式手枪,怒其不争的吊道:“有枪为什么不开!”
“当警察都不懂得用枪!”
黨內民主制度創新
“你连当贼都不配!”
驕女種田:大王妳好棒!
伙计们看着庄sir骂人,心有戚戚,不敢啃声帮腔。
宋子杰答道:“没有证据,违背警例……”
“sorry,sir。”
“sorry你个头!”此刻,庄世楷快速伸手,唰啦一下就抓起桌面上的警枪,按下保险,抽动枪膛,瞄准宋子杰,盯着宋子杰一句不发,好似下一刻就要开枪。
宋子杰浑身一个激灵,一股寒意仿佛从脚底蹿上心头,直接僵在原地不敢乱动。
“啧!”庄世楷却嗤笑一声,顺手关上保险把枪丢回给他:“有枪还会给人揍!扑街仔就是不懂的用枪!”
“别人揍你就开枪打死他!他犯袭警了!你懂吗?”
“啪嗒。”宋子杰俯低身体接住警枪,忽然觉得配枪沉甸甸的重,好似重若千钧,而庄世楷则按着桌面站起身道:“我今天就教你怎么用枪!”
庄世楷目光扫过宋子杰一眼,再迅速的巡过全场。
哗啦啦!
全场警队高层警官,庄系骨干督察立即全部起身,双眼放光的看向长官。
他们最爱帮大佬做私活!而帮兄弟出头?这也是他们的责任!
庄世楷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餐桌,直接走出火锅店大门,快步走向路边的轿车。
“哗!”一顶宽大黑色雨伞撑开,李树堂抓着雨伞木柄站在旁边一路给庄sir撑伞,尽管自己西装肩膀给淋湿,却没让一滴雨落到庄sir头上。
他从庄sir走出店门的那一刻起,便立即撑伞跟上,殷勤拿捏的刚刚好。
周华标则掏出一叠港纸放好,旋即带着兄弟们纷纷出门,来到街道车旁,准备上车办事。
“啪!”蔡元琪给庄sir拉开车门,用手护住庄sir的脑袋,而庄sir弯腰到一半,忽然回头朝里面喊道:“跟上带路!”
“大佬!”宋子杰如梦初醒,睁大眼睛,望着雨夜、前方的人群。
五湖传 以天之名
庄世楷凝视他两秒,收回目光,转身迈步上车。
“啪!”中间加长平治车门关紧,李树堂收伞坐上后面一辆车,蔡元琪上驾驶座给庄爷开车。
一名名警员们各自上车,街边十几辆黑色轿车的车灯同时亮起、闪烁、一条车队长龙在街边复苏,一起冒着雨夜前去尖沙咀给“兄弟”撑场子!
人在江湖行,不管是好兄弟、还是没过几次面的兄弟,但凡是同一个头马,同一个旗帜下混的兄弟,一旦遇见事都必须不分亲疏远近替兄弟出头。
否则你跟兄弟分亲疏,那么兄弟要和你讲道理了!
“唰!”
“唰!”
“唰!”
公路。
一辆辆轿车疾驰着。
溅起一片片水花。
尖沙咀,龙氏,喔不,高氏船厂、董事长办公室。
高培英靠在龙四平时坐的沙发上,抚摸着椅子上的皮料,嘴角满是笑意的道:“呵呵,这么多年龙四一直坐在这张椅子上发号施令,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商界巨鳄啊?我呸!”
“谁坐这个位置都是老板!”
“现在我就是!”
高培英竖起大拇指,用手指指向自己,神情非常得意。
“呵呵呵,高老板,恭喜恭喜。”黄律师端着一杯威士忌轻,放在办公桌面,手上还拿着一杯威士忌道:“恭喜你掌控船厂,当上大佬。”
每个能成功的恶意收购,黑幕商战当中都少不了一个“黑律师”,而黄孟达便是协助高培英做好一切的“黑大状!”
腹黑狀元的庶女嬌妻
只是黄律师叼着根雪茄,拿着威士忌,比高培英更肥头大耳,论气质还不如高培英呢!
毕竟高培英十几年头目也不是白当的!多少有点大佬气度!像个野心家!
可黄律师呢?
那副贱样扯上领带,穿上马甲,跟TM“软饭曹”一个气质!
風雲幹坤訣 恨世追魂
“叮!”高培英举起酒杯和黄律师相碰,收回手浅饮口酒,翘起跟食指讲道:“还要黄大状帮忙啊……”
“小事小事。”黄大壮含糊地答应道。
“哼,那个臭小子以为穿上官皮就了不起,还想让我把到手的东西吐出来?呵呵,他以为他是谁啊!雷洛?庄世楷?一个高级督察就把自己当根葱了。”高培英好似想起什么不屑的笑道。
黄大状满口答应道:“放心,港岛是讲法律的地方。”
“有那些文件在,他绝对翻不起风浪!”
黄大状忽然挤眉弄眼的笑道:“我在律政司有些熟人…”
“哈哈哈,这样啊!那我们公司以后的案子就委托给您啦。”高培英嘻笑道:“你也知,兄弟们刚开业,混饭吃,多少会有点麻烦……”
这时黄大状喝下酒,点点头,没有用语言回答,一切尽在不言中。
“啪!”这时一名马仔推开门,穿着黄色夹克,站在办公室门口喊道:“高生,有大麻烦了!”
“嗯?”高培英皱起眉头,重重的放下酒杯:“说!什么麻烦!”
他脸色有些不悦,带着浓重的威严。
马仔慌忙讲道:“有十几辆车直接杀进船厂!几十号人持枪正冲这里杀来!”
“啊?”高培英神色错愕,急忙叫道:“是哪个字号的人?”
他们公司才刚刚重新“开业”,第一货还没有正式上市,前面就流了一批“样板货”到市面上试试效果。
而且样板话看起来还不行,给识破的几率挺高,他们正准备重操旧业,怎么就人杀到老家来了?
高培英有些慌乱,拉开抽屉,试图取出武器…
黄大状眼看不对,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这时一道黑色西装人影走进房间,挡在门口,一步挡住“黄大状”的去路,并且瞥头看向办公桌一眼,接着合拢西装在办公室中间长沙发上坐好。
“港岛警务处!”
“这个字号够不够大晒呀?”庄世楷跷起二郎腿,单手搭在沙发背上,一个人端坐在宽大沙发中间,饶有兴趣看着对方苍白无力的面孔:“你说,够不够大晒?”
蔡元琪、周华标等十几名警官站在庄爷两侧,团团把办公室围起。
周星星、袁浩云等人则把守着大楼长廊,死死压着整座船厂,让各路马仔都掀不起一点风浪!
“庄,庄,庄爷……”高培英收回拿着枪的手,脸颊肌肉颤抖,重新坐回椅子。
他两分钟前,还很喜欢这张椅子,现在却想快点逃走,可惜却没有机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