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ck5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天天恰面-第395章 請跟我擊劍看書-d3465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候选者之憩建立在一片广袤的芦苇原上,庞大的试炼场站满了正在等候试炼的候选者。
卡特拉娜一路上嘟嘟囔囔,对这些傲慢的小蓝人心中十分不满。尤其是在那个巨人对罗文出手之后,卡特拉娜心里憋着一肚子怨气。
“真不知道这些家伙在神气些什么?”卡特拉娜从路边的花丛中,扯了几朵暗灵百合花,狠狠的摔在地上。
希尔瓦娜斯看着石板上被踩碎的花朵,一脸惋惜:“这些花草招你惹你了。”
“我不喜欢!要你管我?”卡特拉娜哼了一声说到。
希尔瓦娜斯翻着白眼,主动走到了前排。
罗文听到了希尔瓦娜斯和卡特拉娜的对话,顺手从路边的草丛中摘了几多暗灵百合,快步赶了上来。
“别感情用事,小不忍则乱大谋,给。”罗文把百合花递给卡特拉娜。
卡特拉娜哼唧唧道:“受了欺负还为别人说话,真有你的。”
嘴上说着罗文,身体但是很诚实,卡特拉娜主动接过百合花,放在鼻尖上,轻轻嗅了嗅。
“真香。”卡特拉娜嘴角微微上扬,强行掩饰自己,没有表现出来过多的喜悦。
“不涉及底线问题,没什么影响,别忘了,我们是带着任务来的。”罗文说道。
卡特拉娜捧着花,耸耸肩点头说道:“好了,我知道了。”
见卡特拉娜没有搞事的异象,罗文快步跟上前头部队。
刚刚他去试炼场外围的空地解手,看到了几只巨型以太浮蛇,吓得差点把尿憋回去。
我果然还是有点怂了,妈的,必须想点办法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
“路边的百合花挺香的。”吉安娜微笑着提醒罗文,旁敲侧击道。
罗文愣神,闻到了一丝醋味。
都老夫老妻了,还吃这些飞醋。罗文在魔法包裹中掏了掏,拿出一瓶黑莲花香水,悄悄递给吉安娜。
“我们是来办正经事的,可不是来拈花惹草的。”吉安娜板着脸,安静的跟在罗文后面,走入候选者试炼场后方的大厅。
卡利斯莱茵在候选者之憇驻足,罗文一行在广场等候。
不一会儿两位格里恩人,端着茶水和甜点来到广场,让大家先在这里休息。
眉清目秀的格里恩女孩,在罗文身旁轻声说道:“阁下,卡利斯莱茵有请。不过你只能带两名护卫。”
罗文皱眉,咂咂嘴说道:“行。”
吉安娜和艾格文分列在罗文两侧,一同进入候选者大厅。
卡利斯莱茵站在一名乳白色的晋升圣杰雕塑下方,抬手示意罗文落座。
白玉石质地的石椅温润舒适,落座之后,罗文感觉整个灵魂都得到了放松。
“我们的百夫长军队,对您多有冒犯,还请见谅。他们只是履行了我们晋升之地的规则,对你们并没有什么恶意。”卡利斯莱茵解释道。
罗文听到格里恩的晋升者开始说人话了,没有绕弯子,开门见山的说道:“其实我们来到你们晋升之地,也没有恶意。我们只是想找到过去的事物。”
“不妨直说。”卡利斯莱茵点头说道。
“来自艾泽拉斯的灵魂。”
卡利斯莱茵顿了顿,平静的语气多了一份感情波动:“晋升堡垒囊括了所有生者位面的灵魂,艾泽拉斯的只是一个位面,你想寻找过去死亡的生者灵魂,很难。更何况,所有通过试炼成为格里恩的灵魂,已经忘却了曾经的记忆,他们根本不记得前世发生了什么。”
罗文微微颔首,表示知晓晋升堡垒的规则:“你听我说完,这些灵魂非常特殊,他们生前都是强大的魔导师。凡是触及到高阶魔法的灵魂,都有特殊的能力保全自身。”
“所以你认为他们在我们晋升堡垒?”卡利斯莱茵反问道。
罗文不知道眼前的晋升者为什么要装傻,同样作为晋升者的卡利昂斯,就没有藏私,她将守护者之魂的消息,完全透露给了罗文。
提瑞斯法前任守护者的灵魂,都被拘束在英雄之眠。
“请卡利斯莱茵阁下直面您的灵魂,说谎不符合你们晋升者的人设。”罗文微笑道。
卡利斯莱茵轻叹一声:“我就知道卡利昂斯失踪的这些天,她的思想出现了问题。”
“既然阁下知晓守护者的存在,那我就不隐瞒了。不过这里是晋升之地,晋升堡垒的律法对你们同样有效。我可以将您的请求,诉说给执政官,但在此之前,我希望各位可以在此安静等候。”卡利斯莱茵答应向晋升堡垒的执政官,复述罗文的请求。
罗文的目的达到之后,坦诚笑道:“我们艾泽拉斯的生者奉行等价交换的原则,还有,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够和你们的执政官见一面。”
“这个请求我同样会复述给执政官。”
“麻烦了。”
卡利斯莱茵走后,艾格文说道:“看来晋升堡垒,也并非是救赎灵魂的圣地。这里依然有着谎言和交易。”
“就是,还不如在工业区生活。”吉安娜搭话道。
罗文懒得思考晋升之地的规则与灵魂有什么内在的关系,他只想找个宽敞舒坦的地方睡一会儿。
小队成员都是高阶职业者,短时间内可以不用睡眠休息,罗文不行,他已经连续二十个小时没合眼了,继续修仙,罗文害怕自己直接在晋升之地,变成灵魂形态。
试炼场,希尔瓦娜斯很快在候选者的百夫长军团中,找到了试射的区域。
希尔瓦娜斯百步穿杨,赢来阵阵喝彩。
卡特拉娜没什么特长,看热闹也没意思,只能趴在石桌上小憩。
伊瑟拉则是找了一块平台的草甸,自然侧卧在花草中入睡休息。
晋升之地的自然之力充裕,在这里入睡可以尽快的补充体力和力量。
在暗影界,伊瑟拉可以不用担心自身力量衰弱,影响翡翠梦境的稳定。
炽蓝仙野的心能和自然之力,可以以最快速度恢复伊瑟拉的力量。
为了应对接下来的任务,伊瑟拉觉得还是要做些准备。
萨鲁法尔简单吃了些甜品,在试炼场上,看到了满身盔甲的裁定者队长。
萨鲁法尔在征求试炼场掌炉者的首肯后,在武器架上拿起一柄长剑。
恰好裁定者队长也手持长剑,正在巡视试炼场的新晋格里恩士兵。
“我刚刚问过掌炉者了,他说这里的试炼场,可以自由挑战任何一名试炼场内部的生物。”
裁定者转身看着这粗壮的兽人,输人不输阵道:“没错,但你要事先想清楚,你可是生者。试炼场可没有修复肉体的方法。我劝你还是不要随意申请挑战。”
“没关系,点到为止就好。裁定者阁下,请过来跟我击剑!”萨鲁法尔手痒,他也想趁此机会,了解一下晋升之地战士的战斗力,以便为接下来的任务做准备。
裁定者有点想认怂,但他无法忽视格里恩士兵的期待眼神。
无奈之下,裁定者队长为长剑注入圣火,后退一步,进入战斗状态。
萨鲁法尔低吼一声,双手握剑,主动出击。
铿!
萨鲁法尔冲锋而至,裁定者队长熟练的交出格挡技能,但依然被冲出了数步。
好强的力量!
裁定者心中暗暗称奇,好多年了,自从那位强大高贵的兽人战士破格进入晋升天塔,晋升之地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兽人战士。
斩击,连续斩击!
萨鲁法尔双手握剑,剑锋虽未开封,依然刀刀烈火。
裁定者队长技能熟练,连续招架,边打边退。
“当心!”萨鲁法尔决定动真格了,他提剑逼退裁定者队长数步,周身泛起血红色光芒。
进入狂暴状态的萨鲁法尔,挥动重剑,砍出一击,看不到剑锋光影的顺劈。
裁定者队长开启剑在人在,试图抵挡这凶猛一击。
剑锋横在胸前,做足防御准备,可包裹着温润圣火的长剑,依然被硬生生的砍断了。
不过萨鲁法尔在这最后关头,遵守点到为止的承诺,狂暴姿态收放自如,重剑只是斩断了裁定者队长的长剑,没有伤及他的盔甲分毫。
“感谢您的迎战,你的大度,给了我许多经验。”萨鲁法尔真正的向裁定者队长致谢。
“甘拜下风,兽人阁下。你的气魄让我想起了一位老朋友,他和你一样是一位兽人。”裁定者单手抚胸,敬佩萨鲁法尔的勇气与荣耀。
萨鲁法尔从罗文少爷那里得知暗影界是所有生者的归宿,晋升堡垒,则是所有高贵圣洁灵魂的安息和救赎之地。
听到裁定者队长说有兽人的灵魂来到了晋升之地,萨鲁法尔心中不免升起一份自豪的感情。
“您的这位朋友是?”
“杜隆坦,二十年前,我也是在试炼场,第一次看到他。他跟你一样,信仰淳朴的容貌。”裁定者队长回忆起这位老朋友,脸上布满了笑容。
萨鲁法尔听到杜隆坦酋长的名字,一脸惋惜和愧疚。
他惋惜这位好酋长死在了古尔丹的手中,愧疚于,他的荣耀跟杜隆坦的酋长根本不值一提。
在那个旧部落时代,只有杜隆坦和他的霜狼氏族,拒绝了古尔丹的暴政,遵循了兽人古老的荣耀和传统。
虽然遵循传统的代价过于高昂,但幸好有杜隆坦,向所有兽人表明,还有兽人没有遗忘这一切,还有兽人愿意为过去的荣耀扛起大旗,为部落新生的力量,做一个英雄般的表率。
“不,队长阁下,我比不上杜隆坦酋长。他是一名真正的兽人战士。我不是。”萨鲁法尔苦笑道。
裁定者队长摇摇头:“您能来到晋升之地,说明你的灵魂得到了执政官的肯定。不可否认,杜隆坦是一位高贵的战士,但您也具备一名高贵战士的特质。等你回到生者的世界,我想您也可以像杜隆坦酋长一样,为自己心中的责任,多做一些事情。在杜隆坦酋长没有忘却过去记忆的时候,我从他的记忆中了解到,他最后悔的事,是没有在黑暗之门开启之前,向古尔丹发起玛克戈拉…”
通过杜隆坦酋长,裁定者队长和萨鲁法尔慢慢的聊了起来。
裁定者队长生前也是一名高贵的战士,他英勇的战死在燃烧军团的入侵之下,死后来到了晋升堡垒。
二人聊的越来越投机,萨鲁法尔主动向裁定者队长,说起了在库国的生活。
一番详谈之后,裁定者队长惊讶的说道:“您说的这个地方,真的存在么?”
裁定者队长得到萨鲁法尔的答复后,心生向往…
歌利亚在试炼场,找到了罗宁。
它有点不服,想跟罗宁重新交手。
“施法者,我刚晋升成为歌利亚时,在一名施法者手中吃了败仗,时过数千年,我现在依然耿耿于怀。你的法术让我回忆起了曾经的战斗,刚刚的交手,意犹未尽,现在,我向你发起试炼挑战。”歌利亚巨人遵循试炼场战斗规则,俯身低头,宽大的金属战盔,贴在罗宁胸前,申请挑战。
罗宁摆摆手,周身浮现一层奥术护盾:“别搞,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跟人打架。”
你跟上一名施法者交手失败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不对,你说的上一名,也是人类么?
罗宁突然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歌利亚巨人。
“我可以迎战,不过你要告诉我,你之前交手的施法者,是不是人类?”
“人类?你这样的?”歌利亚巨人声音浑厚,语气模糊道。
罗宁皱眉,继续说道:“长得跟我像的也算,你详细描述一下他的长相。”
“他的外貌和身材跟你差不多,不过眼睛和耳朵有点特别。他生着金色的眼瞳和尖尖的耳朵,举手投足透露着一股宗师的威严。”歌利亚巨人说道。
罗宁脑海中快速过着历代守护者的肖像画,好像只有一名守护者的模样,跟歌利亚巨人说的施法者类似。
初代守护者—阿洛迪。
“名字呢?”
“你到底应不应战,打赢了我,我就告诉你!”歌利亚巨人有点不耐烦,我都告诉你了,你这挑战还接不接了。
狡猾的人类!
罗宁一狠心,奥术光芒涌动,双眸泛起湛蓝色光辉,迅速进入战斗状态。
“来!我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