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飛越泡沫時代》-774. 中島美雪閲讀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例行存档,也就是没有对外发行过的意思。
迷失在地球的外星综合舰 冷雪冰川
中岛美雪和工作人员商量,“如果方便的话,能让我看看音乐节的录像吗?”
“这倒不是什么难事……”
工作人员和她说声“稍等”,起身离席,又去打电话。另一名工作人员泡好了茶,送过来。
中岛美雪语气爽朗的道谢,手放到茶杯上。
出道近十五年,又是只专注音乐的音乐人。中岛美雪的经纪人几乎不跟着她,有录音或是排练之类的工作时,事先打个电话,交给对方去安排就好。
今天过来,也是自己一个人。
两年前,中岛美雪为了确认自己的巡演《歌历》的演出录像到波丽佳音这边来。那时,也是自己一个人。
84年到87年,这段时间的中岛美雪处在音乐上的转型摸索期,与知名的摇滚音乐人合作,期间发行的作品充满摇滚风味,一改从前民谣为主的风格。
而《歌历》巡演,可称得上是集她转型期大成的演出。但是,这场演唱会的录像却出了一点问题,即使进行过修复,仍旧不如人意。
以中岛美雪的完美主义,把有瑕疵的录像发行出来,先不被她自己所允许。
当时,正值NAONのYAON举办结束,波丽佳音负责了演唱会的存档录像,确认过了《歌历》的情况以后,中岛美雪被工作人员邀请,也一并看了音乐节的演出录像。
两年过去,到最后,那场录像有瑕疵的《歌历》没有发行录像。一场酣畅淋漓的得意演出,却因为录像技术问题不能公之于世,这自然叫人遗憾。
但遗憾之后,很快,就又被中岛美雪释然。
也许,这几年的尝试,这场集大成的演出,是歌手在舞台上仅此一次的燃烧,是观众在台下仅此一次的体验。是歌手一生只有一次的演出,是与有缘者的一期一会。
没能作为录像带发行的《歌历》,让中岛美雪变得更加珍视演唱会,珍视现场与观众的沟通和互动。
比起上电视,面对摄像机,她更想要通过现场的演出,和与她当期有缘的观众面对面。
而两年过去,当初那个出于好意、邀请正致力于摇滚曲风实验的中岛美雪观看NAONのYAON演出录像的工作人员,如今已经不在这边任职。
但是,那时看过的音乐节的演出录像,仍在中岛美雪的记忆之中。
尤其,有一支地下乐队的演出更让她难忘。又或者说,更为难忘的,是乐队里那个西装革履、仿佛跟舞台、跟乐队花里胡哨的台风格格不入的键盘手。
明明看上去,比起谁来都不像是摇滚歌手。
但是,当他开始演出,中岛美雪就又觉得,他站在那里,就已经摇滚味十足。
在那之后,就没有再见过这个气势十足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他之后有没有继续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
去年的除夕夜,中岛美雪陪母亲一起看红白歌会,晚会上,一支叫DREAMS COME TRUE的乐队登场。
乐队的名字、还有女主唱那有点滑稽奔放的台风与实力超群的唱功,都和记忆中那支地下乐队一模一样。但是,键盘手的位置上,不是那个西装革履、充满力量的青年,而是换成了一个戴着长颈鹿头套的男人。
这么一支在舞台上滑稽奔放的乐队里,有一个长颈鹿男,看上去非但没有违和感,反而增添了一丝的梦幻,连带着喜欢胡闹的女主唱、他们审美成谜的服装,都变得合情合理。
尽管如此,中岛美雪在一边看演出的时候,还是为没能见到那个仿佛格格不入的键盘手感到些许遗憾。
那个青年现在在做什么?还从事音乐的工作吗?
这样的问题,在当时中岛美雪的心里打了个转,虽然没有答案。直到昨天,中岛美雪在电视里看了关于THE BLUE HEARTS的纪录节目。
工作人员打完电话回来,请她到放映室去,“那边已经在做准备了。”
……
果真没有记错。
画面中的女主唱纵情演唱,但中岛美雪的目光却放在那个西装革履的键盘手身上。
工作人员准备好以后,就按她的吩咐,暂时离开。出道十几年,参与制作的作品无数,各种各样的设备都能熟练操作。这样的中岛美雪发话,工作人员们也就放心留下她一个人。
她一个人,在音乐节录像带里,找寻自己想要看到的。
昨天晚上,THE BLUE HEARTS的纪录节目里,一个叫“岩桥慎一”的名字贯穿其中。在介绍这个全程参与、并对乐队伸以援手的制作人时,电视里出现了一张他的公式照片。
穿着西装,相貌年轻硬朗,眉宇间似曾相识。
那位岩桥制作人顶着压力接手了困境中的THE BLUE HEARTS,替乐队奔走,发行地下单曲,最后帮忙联系了琼·杰特,将乐队带到国外。节目中,THE BLUE HEARTS的绝不妥协当然可贵。但是,这位岩桥制作人展现出的品格,更让人肃然起敬。
尤其在中岛美雪看来,不论是作为她自己、又或者是以音乐人的身份,都对他佩服不已。
她注视着画面中西装革履的键盘手。
时隔两年再看,那时曾带给她的感觉也依旧。看着这个青年畅快淋漓的演出,自他身上感受到那份足以冲破西装束缚的力量。
职业装是进入社会的象征,是社会人的枷锁。但是,枷锁束缚不住强有力的灵魂。
这个卖力演出的键盘手的形象,和昨天电视里看到的那个身穿西装的制作人的形象,两者微妙地重合在一起,且契合无比。
这个青年会离开乐队,就是为了专心转入幕后吗?
确认了想要确认的事实,重温过第一次看到那场演出时的心情。中岛美雪向工作人员道谢,离开波丽佳音。
她站在路边,等待着出租车,心中却还回想着岩桥慎一的形象。这时,她忽然想到一件事。
脑中的灵感慢慢积聚。
一辆出租车在她面前停下。中岛美雪报上地址,车子先送她回家。
回了家,她一头扎进自己家中的工作间,在存放着自己未发表曲子的“曲库”里寻找,手指扫过书架上一本本文件夹,在看到其中一本时,停了下来。
《西装下的摇滚》。文件夹的脊梁上,写着这么一个短句。
中岛美雪把它抽出来。
两年前,看过音乐节的演出以后,中岛美雪因为岩桥慎一的表现,灵感迸发,写下了这首《西装下的摇滚》。
但是,曲子写完,对于歌词,她却始终不够满意。原本打算把这首歌放在自己这段“狂乱转型期”收尾的专辑里,但几次修改歌词,最终不了了之,这首歌也暂时被她封存。
直到这一次,看了纪录节目,“西装摇滚”的主角,终于将新的灵感送了过来。
中岛美雪奋笔疾书,将想到的歌词,一句句写下来。
万界神豪之极品兑换 仆街吾不悔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沸腾的愤怒,沸腾的愿望,把它抱在怀里,卷起袖子抱在怀里。”
“即便把领带套在颈上,拴着粗暴的自己。即便把脚塞进皮鞋里,拴着流浪的自己。”
……
“西装下的摇滚,不是为了要给谁看,只是为了自己。”
中岛美雪写下最后一句,把歌词纸拿起来。纸上的字迹一半一半。有一半已经褪色,另一半则发着新墨水的光。
褪了色的那一半,让她想起舞台上恣意挥洒、职业装也不能束缚他的青年。正发着光的另一半,让她想起顶着压力对弱者伸以援手、职业装也未能令他低头妥协的青年。
能在舞台上那样演出的青年,会展现出这样的魄力气概,不让人意外。反过来说也一样,是因为心中有这么一股劲头儿,才能有在舞台上那样令人不能忘怀的表现。
这个岩桥慎一,让中岛美雪联想到战士、斗士……
从他身上,看到某种令人怀念的英勇。
她把歌词完完整整读了一遍。晾干了笔迹,放进文件夹里,拿着它走出家门。
没有经纪人事先打电话和录音室那边预约,当中岛美雪突然出现在录音室里时,工作人员们稍微反应了一下。不过,倒也不至于意外。
音乐人这种依靠状态和灵感的生物,什么时候、以怎样一副模样出现在录音室里,都不是不可能。工作人员反应完了,开始替中岛美雪做录音前的准备工作。
“今天要唱什么?”
中岛美雪把文件夹递过去,“请看看这个。”
录音师接过这一首《西装下的摇滚》。
……
“母亲!”
电话一接通,中森明菜语气开朗,和千惠子打招呼。
“明菜酱!”
千惠子有样学样,听声音,精神不错。
晚上回了家,中森明菜听电话留言,有母亲千惠子的一条。看了看时间,算着千惠子还没有睡,把电话给回拨过去。
“岩桥君——”
千惠子问候了女儿几句,忽然提到岩桥慎一的名字。
不提正好,一提,中森明菜自己刹不住车,对着母亲炫耀,“母亲也看了电视吧?岩桥很了不起吧?”
“对吧、对吧?”她像只兴奋的小猫。
这个反应,把千惠子逗得直笑,无暇说自己要说的话,先笑话她,“总之,明菜酱的心里,一定觉得岩桥了不起。”
母亲的话,让中森明菜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虽然有一点不好意思,但却完全没有就此收敛的打算,反而认认真真回答:“没错哦~”
现在,整个业界都在谈论岩桥慎一。
电视台和唱片业界的人,对他的评价再上一层楼。经过这件事,他在业界的地位水涨船高,如今任谁也不能小瞧了他,只把他看作是个普通的音乐制作人。
歌手艺人们,也都知道了有这么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中森明菜回事务所,事务所的经理也对岩桥慎一赞不绝口,觉得答应参加他牵头的企划,是个再正确不过的选择。在周围一片对岩桥慎一的关注与赞赏当中,反倒是经纪人大本最为克制,只感慨了一次“岩桥桑不得了”,别的一概没有多说。
中森明菜当然知道岩桥慎一为人干练,头脑聪明。
不仅如此,还知道他又坏又狡猾呢……
但是,像现在这样,突然之间,四方八面都是他的名字,所有人都在谈论他。中森明菜既为岩桥慎一自豪,觉得他值得这样的赞赏。
可是,心里另外一个角落,又因为这件事,感到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现在,对着母亲千惠子撒娇,夸奖岩桥慎一了不起。这点幼稚的模样,或许正是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在以另外的方式体现。
“本来,前几天我在电视里看到你的广告,还有最后岩桥君的名字,就觉得他很厉害了。看了节目以后,更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千惠子告诉女儿,“节目播出后的隔天,出门遇到邻居家的太太,还被她叫住问了一堆。”
千惠子边说边笑,“明菜酱刚出道时,我每次出门都被邻居家的太太们叫住,问一堆关于你的事,后来,大家新鲜感过去,还以为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呢……”
“结果,又被叫住。”千惠子话头一转,“问的还是岩桥君的事。”
中森明菜“诶?”了一声。
“邻居家的太太和我打听,有没有从明菜酱这里听到过关于岩桥君的事,还把他夸了一顿。帅气硬朗、有男子汉气概……”
花 都 最強 醫 神
千惠子复述了两条,觉得好笑,打住了。
但中森明菜自己,却被母亲的话逗得哈哈大笑,“连邻居的大婶也喜欢他吗?”
“我可是努力再努力,才没有说出岩桥君的事。”千惠子跟女儿开玩笑。
中森明菜当然知道是玩笑话。只要母亲想,谁也从她那里打听不到。岩桥慎一当然很了不起,现在,任谁也知道这件事。
她这么想着,就想给他打电话,想见他,当着他的面故意开他的玩笑,和他说,上了年纪的太太们可喜欢他了~
想着想着,不禁觉得心里寂寞。
结束了跟千惠子的电话,中森明菜又往岩桥慎一家里打电话。这个时间,岩桥慎一还没回来,家里的电话打不通。她又改打传呼。
“现在一定是个在夜总会里得意忘形的社长桑……”
中森明菜放下电话,像个自己跟自己玩的小孩,自言自语,嘀嘀咕咕念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