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7xx精华都市小說 盛唐不遺憾-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cx0pn

盛唐不遺憾
小說推薦盛唐不遺憾
李安进入圣山城内,看到最有精神的就是城内的将领了,他们看上去精神还算不错,士兵也还凑合,但明显没有完全吃饱,应该是半饱的状态,为了节省体力,城内巡逻的士兵,好多都没有穿戴铠甲,手中仅有比较轻便的兵器,毕竟,穿戴铠甲太重了,对士兵的体能消耗很大,而在吃不饱的情况下,过多的消耗体能,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
城墙上的士兵,因为是站着不动的,所以,基本的铠甲都穿戴了,远远看过去还算威武,可实际上却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威武,因为吃不饱,所有战士的战斗力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粮食太短缺了,就算是对王国非常重要的士兵,也不可能完全吃饱,为了能多撑一些时日,只能让士兵吃半饱,从而节约更多的粮食。
当然,也不是所有士兵都吃不饱的,最精锐的兵马是肯定能吃得饱的,这样才能保持足够强大的战斗力,另外,军中百夫长以上的军官,也是能够吃饱的,他们要是都吃不饱,那就没法统领麾下的士兵了,他们才是最重要的。
李安在半路上遇到的押运粮食的五百精锐士兵,就是吃得饱的,他们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杀敌,才能更好的完成他们的任务。
“真是太可怜了,不但百姓吃不饱,就是士兵也吃不饱饭,看看这些士兵,一个个的都瘦成什么样了。”
李安开口感叹道。
陈龙点头道:“李侍郎说的是,之前路上遇到的士兵都吃得饱,还以为所有士兵都吃得饱呢?没想到只有部分士兵能吃饱,大部分士兵都只能吃个半饱,这东女国缺粮的情况,看来比预想中的还要严重一些。”
不过,尽管这里缺粮严重,但李安也不会给他们太多的帮助,毕竟,携带的粮食要运往归昌城的,那里才是东女国的核心之地。
在得知李安的身份之后,圣山城的官员显得非常恭敬,也非常的高兴,因为大唐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只要有大唐的帮助,他们就一定可以度过这个危机。
一路上鞍马劳顿,李安一行人是真的很疲累,所以,自然要在圣山城修整一日了,歇足了再离开也不迟。
在圣山城外五十里,五百将士已经抵达,领头的将领也见到了自己的家人,他们迅速准备,将家里的存粮全部装车,因为他们存储的粮食比较多,所以,足足装了几百车,全村老幼都忙的不可开交。
这一次,这名校尉不但要接走自己的一大家子,同时,也要接走全村老幼,一共有二百多人,算是一个很大的数量了,毕竟,这些都是亲戚和邻居,大家关系都比较近,在这段时间内,他们为了保护大户,也付出了不少,不能将他们丢下。
不过,他们的行动早就被人看到了,在多次打劫不成之后,临近的山贼轮流派人盯着这个大户所在的村落,只要村子里发生什么大事儿,他们马上就能得知。
看着如此多的车辆上装满了粮食,就算再蠢的人,也能想到他们这是要逃了,要是真的逃走了,那临近的山贼们可就没有了指望,所以,无论如何不能放走这些粮食。
很快,大户要逃离的消息,就被传到了临近几个山贼的耳中,他们一听大户拉着粮食要逃走,顿时大为兴奋,可一听到居然有五百士兵护卫,他们又感到很是头疼,这些山贼的数量都在二三百人,如何打的过五百士兵,这简直与送死没有什么两样。
“足有两三百车的粮食,居然有这么多,看来他们真的是富的流油啊!”
“这么多粮食,不能就这么放走了,一定要截下来,只要得到这些粮食,咱们山寨一年时间都不用为粮食发愁了。”
“可他们有五百士兵护卫,另外,他们村民也有两百多人,咱们怕是吃不下。”
一群山贼头领商量了起来。
“看来,咱们只有联合其余几家一起动手了,可惜了,这么多粮食,必须要平分了。”
山贼头领最终还是下了决定,那就是联合其余几家山贼,大家一起动手,击溃五百士兵,夺取几百车粮食。
其余几家山贼也是同样的意见,他们在得知情况之后,第一时间就派遣麾下人马赶往截击的位置,他们心里都非常清楚,半路上肯定会遇到老熟人的,最终,有四家山贼在半路上遇到了,他们选择的埋伏地点是同一处位置,因为那处位置是最佳的位置。
既然四家山贼遇到了,他们自然很识趣的达成了联合,他们联合起来的总兵力突破一千人,比五百士兵要多一些,战斗力也许不如士兵,但他们也有自己的优势,他们是埋伏待敌,是在暗处,而士兵却是在明处,在被突然袭击的情况下,士兵肯定会很吃亏的,另外,他们已经缺粮了,不拼命就活不下去,而五百士兵吃的是皇粮,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被饿死,在这种情况下,到底谁更强悍一些,这是显而易见的,一千多山贼的危险性更大,他们一旦近距离厮杀,这五百士兵未必肯尽全力,而一旦五百士兵逃走,剩下的村民就不再是阻碍了,如此,他们一定能够获得这些粮食,然后各家平分就行了。
之前,他们也不是没想过联合抢大户,奈何他们并不清楚这个大户家里有多少粮食,他们只知道这个大户家有余粮,到底有多少余粮,没有人知道,万一余粮仅够三百人吃喝一个月,如此,联合进攻的意义就不大了,几家一分就没有多少了,所以,山贼们都想独吞,可大户与村民建立了许多防御设施,箭塔就有十几个,防守的比较严密,进攻几次伤亡都很大。
可如今,他们发现这个大户居然有几百车的粮食,这个数量大大超过他们之前的预料,如此,与别家山贼联合一起行动,就没有阻碍,反正粮食足够多,就算大家一起分也能得到不少。
粮食数量够多,这是四股山贼达成共识的最主要原因,而且,他们有足够的信心,可以将这些粮食全部劫下,他们不相信吃皇粮的士兵,会真的跟他们拼命,他们对这几百车粮食是志在必得。
四股山贼埋伏在粮车必经之路的两侧,由于植被足够茂密,所以,完全不用担心被发现,他们要出其不意的发起突袭,先杀杀官兵的锐气,然后,将这些官兵全部吓跑,之后,他们就可以得到这些粮食了。
五百名士兵分成三组,一百人在前面开路,最后面还有一百人殿后,其余三百人保护粮食和百姓一行行进,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阵型了。
领头的校尉显得有些不耐烦,他对自己的父亲有些怨言,他这次回来的时候早就已经说清楚了,让自己的父亲赶紧做好准备,自己回村之后,队伍立马就得出发,至少,不能耽误太多的时间,以免被山贼发现,从而遭到危险。
可他没有想到,他的父亲虽然早就做了准备,但关键的时候,做事他磨蹭了,而且,还非常的不听劝,现在粮食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把人和粮食弄走就行,其它的东西就没有必要携带了,可他的父亲不这样认为,在所有粮食装车之后,又去装载大量的衣服,还有家里的各种物品,大大耽误了时间,临走的时候,又多次不顾任何人反对,在家里到处搜寻,生怕有什么东西被落下了,这进一步耽误了时间,气的校尉直接将自己的父亲个抱上了马车。
做将领的自然知道山贼的厉害,现在山贼们都饿疯了,在这种情况下,极有可能会在半路上打劫,就算他有五百士兵,也不敢托大,毕竟,他领导的五百士兵并非精锐,而且,吃的也不是太饱,战斗力比山贼强不了多少,能避免冲突,自然是避免最好,而耽误的时间越久,遇到山贼拦路的可能性就越大,损失也就会越严重,甚至有可能丢掉这些非常重要的粮食。
“回去,我要回去,哎呀!我怎么把它给落下了,那可是我的宝贝啊!”
刚走到半路,校尉的父亲便焦急的要求回去,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落下了。
“不行,不能回去。”
校尉生气的说道。
“要回去,我把几年前买的翡翠玉猫给落下了,这个宝贝当时足足花了我一挺金子呢?这可是宝贝,要是被人拿走了,那就太可惜了。”
校尉父亲焦急的说道。
校尉忍不了了,开口道:“父亲,现在都什么时候,还想着宝贝,我们要尽快赶回圣山城,多耽误一刻就多一分危险。”
“危险,能有什么危险,你有这么多士兵,山贼看了都吓跑了,不敢打劫的,要是没有这么多士兵,我也不敢耽误,可现在既然有这么多兵马保护,那咱们又何必着急呢?”
校尉父亲笑着说道。
此刻,校尉真的是气死了,原来这老头之所以不急不慢,是因为自己儿子带了五百士兵,让他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安全感,毕竟,这五百多人黑压压的一片,确实能够让人产生安全感。
不过,这老头显然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这五百人大部分都没有吃饱,战斗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而山贼虽然同样饥饿,但为了夺取食物,山贼是会拼命的,而这些吃皇粮的士兵,却不会愿意真的拼命。
自古有云,一人拼命十人难挡,当一个人真的不要命的时候,十个人都是难以拦住的,拼命是非常可怕的,可以让战斗力大大增强,从而让敌人胆寒。
“父亲,小心使得万年船,山贼都饿疯了,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的,就在不久前,王宫精锐兵马都被山贼突袭了,两三百山贼居然突袭五百精锐士兵,如此疯狂,太可怕了。”
校尉认真的说道。
“那不是自取灭亡吗?”
校尉说道:“的确是自取灭亡,可宫中精锐兵马也损失不少,父亲再看看我的兵马,一个个的都没吃饱饭,万一遇到突袭,损失只会更大,最重要的是粮食的安全,万一粮食被抢,你们到圣山城吃什么,现在粮食才是最重要的,区区小玩意算的了什么。”
老头被吓住了,再也不敢提回去拿翡翠玉猫的事情了,不过,这老头已经耽误太长时间了,而耽误的这些时间,让山贼有了更充足的准备,在埋伏的半山腰上,山贼们已经准备了好多大石头,还有砍伐的大树干,这些东西一旦扔下去,可以给行进中的人马造成巨大的损失。
前锋一百人通过山贼埋伏之地的时候,这些狡猾的山贼并没有做什么,直接把这些前锋人马给放过去了,他们要的是粮食,并不在意歼灭多少官兵,他们与官兵无冤无仇,他们只想要粮食。
当中间的队伍抵达的时候,山贼们动手了,他们为了减少自己的伤亡,哪里顾得上三百士兵和二百多村民的性命,他们千余人一起动手,将大量石头和滚木,全都扔了下去,顿时,下面是一片哭爹喊娘的叫声。
这些石头和滚木是从半山腰扔下去的,而且,是从道路两侧一起扔的,这不但威力巨大,而且,根本就没有躲藏的地方,顿时,三百士兵和两百村民伤亡惨重,好多人当场就丢掉了小命,伤亡率至少在一半以上。
这一切都怪校尉的父亲,要不是他耽误了太多时间,山贼根本就不会有这么长的准备时间,也不会给他们造成如此的的损失了。
一根齐腰粗的树干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校尉的脊背,将校尉咋的口吐鲜血,当场就重伤了,身边的士兵也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村民更是脆弱的,损失就更大了,而那个罪魁祸首的老头,却没有一点伤,可他非常的懊悔,他知道自己做错事了,要不是他这也舍不得,那也舍不得,就不会遭到如今的重大损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