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75t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撿漏 ptt-4209 養屍地分享-hs951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见棺发财!”
涛细棍站在棺材头部,手里拿着撬棍,大声叫喊。
曹养肇这当口站在地面手中握着绳索,平平静静叫了一句。
“开棺大吉!”
张浩轩和小张零幻动手印,齐齐指向棺椁。
“起!”
“起!”
“起!”
叱喝声中,涛细棍手中撬棍狠狠一掰,手腕又复一扭!
随着涛细棍的动作,曹养肇在地上切换方向,双手一挽收紧绳索,随即用力狠拽!
两个人一个棺椁上,一个地上,又是站在对面,看似简简单单的动作,却是饱含了无数的力道运用。
不是搞这一行的老鸟,根本玩不转。
“地脉龙神,开了喂开!”
“走起!”
起字落音,涛细棍撬棍一抬,棺椁盖子应势而起,跟着向外前推!
与此同时曹养肇即刻收绳,往后急退,嘴里大声叫道:“天官摸金,大富大贵,开棺来咯——喂——嘿!”
而张浩轩和小张零则起身念着符咒。
哗哗哗……
一个在地下推,一个人在上面拉。重重的大叶紫檀棺盖在两个人无间的配合下径自轻轻松松就上到五米高的地面。
曹养肇绕到大树后固定住绳索,长长久久吁了一口气。
青空之上,圆月破云而出。
啪!
唰!
张浩轩和张零拉开红布遮盖月光。
这时候金锋才慢慢起起身,走向坑边俯首俯视。
棺椁中,赫然摆着一具湿尸!
“嘿!”
“咦?”
“哈!”
双腿卡蹬在两边的涛细棍哈了声眼睛放光:“湿的嘿!头发还在!老外的也有湿家伙!”
“曹爷!好东西捏!”
曹养肇俯身在棺盖上压了根细红绳,又将冠盖固定好这才回头大量,忍不住啧啧有声满是惊喜。
“养尸地!”
“有点意思!”
“大宝贝。好宝贝!”
跟其他湿尸一样,这具棺椁内部也注满了清水。炽亮的月光打在红布上,棺椁在红光之下照出一片诡异的殷红。
棺椁中的尸体穿着当地天然植物编织的袍子,双手平平放在小腹。除去面部有些发胀外,五官依旧清晰可见,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他的头上还戴着一顶白色的冕冠,上面还有蓝色的流苏。这是隐修会麾下耶稣会的传教士专属制服。
耶稣会的人员包括了汤若望、南怀仁这两个被康熙封了钦天监的大人物。还有影响了东桑历史的沙勿略和斐迪南。
他们的宗旨,就是传教!并通过传教影响当时的皇朝,继而扩大信仰。将神圣之光洒遍世界。
湿尸这种东西在国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要知道,整个世界上唯独的六具湿尸全在神州。最著名的当属辛追,保存最完好的是凤凰山的那具血湿尸。最神奇的当属砀山香尸。
另外还有汉代凌惠平湿尸,明朝泰洲女湿尸。
国外湿尸只有在童话王国有过发现,严格来说那都不能叫湿尸,只能叫鞣尸。
因为产生湿尸的条件非常苛刻,不是光有那条件就能产生湿尸,而且还要看死者自身身体的构造。
另外还有当地环境的讲究。
比如说在埋下去的五百年内特殊环境造就了湿尸,但到了后面五百年,地理环境变化之后,湿尸也就会变成干尸甚至变成一般的骸骨。
曹养肇嘴里说的养尸地,那也是有说法的。
在国内很多家庭霉运连连,于是就请先生来算,完了先生叫迁老人的坟。
随后在把坟扒开棺椁起开,赫然发现埋下去几年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老人尸体没有腐烂,有的还长了白毛。
这就是所谓的养尸地。
这是因为地脉地气的原因所导致!
菲米的双手叠着平放,皮肉保留得极其完好。鲜活的皮肤上还能清楚看见手背的纹路。
因为在水中的缘故,暴露出来的手和面部肌体皮肤除去颜色略显苍白之外,无论是光泽和紧致度,都要远远高于国内的其他几具湿尸。
红布笼罩下,保留完整的菲米尸骸叫人生起层层恐惧。就连经历过化生池大战的朱永革都有些头皮发麻。
“金爷,您请!小心有毒!”
“嗯!”
最后的拿宝大活自然非支锅龙头莫属。
涛细棍手脚并用上到地面和金锋交换位置。
金锋双脚卡在土坑两边,俯下身子,杆子探出当先轻轻拨开菲米的右手。
淡淡的红光下,金锋的脸映着菲米的脸。素不相识的两个人隔空对望,尽皆无言。
菲米的胸口上挂着一枚纯银的拉丁十字架,在菲米的左手中指和无名指上,金锋看见了两枚戒指。
一枚是传教士自己的信物,一枚是隐修会颁发的传教戒指。看起来菲米在当时的职位还不算低。
有了这两枚戒指也就确定了菲米的身份。
菲米自己的信物戒指是一颗无色蓝宝石,另一枚传教戒指赫然是一颗猫眼石。
猫眼石是五大顶级珠宝之一。当年的汤若望在传教时候得到的传教戒指就是猫眼石。
这是身份的象征。
菲米的传教戒指也是猫眼石,这让金锋有些吃惊。
神圣之城的传教制度和佛门的传法大相径庭,阿克曼对自己讲过,他们有一套非常特殊隐秘的传教系统。
尤其是几个世纪之前,他们的传教方式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念些经文就能叫人心悦诚服的加入其中。
而是,通过其他不同的手段和方式,比如说医术驱魔和学识等等。有病的先把病治好,中邪的又把恶魔赶走,最后再把所有人都改信上帝。
这种手法其实在神州都是用老了的。无论是塞进鱼肚皮里的陈胜王,还是黄河石人一只眼,还有什么刀枪不入无生老母,最奇葩的天王洪秀全等等种种,都是玩的这个套路。
只不过,神圣之城的传教士们利用的是更先进的科技和医疗手段。
试想一下,当传教士们只用了区区一颗药片就能治好一个濒死的病人,那种神迹是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的。
就像是汤若望治好了孝庄侄孙女的高烧一样。剩下的传教自然也是顺理成章。
杆子再探,金锋发现菲米身上再无他物。
国外的墓葬制度在各个时期大相径庭。但基本上除去几个特殊时期外,他们的墓葬制度都是薄葬。
国内争议了无数年的关于曹操墓真伪,最大的困难和疑点就是陪葬品。
曹操生前主张的是薄葬,但以当时曹操加九锡的身份,薄葬就是个笑话。曹丕也不会让自己老爹寒酸磕惨入葬。
国外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薄葬。文化和理念和最重要的信仰的不同,他们在死后都不会携带太多的东西进棺材。
带的,只有最重要的和生起最喜欢的!
杆子再探出一截,轻戳菲米尸身各个部位,并没有任何发现。金锋不慌不忙挪动杆子顺着菲米身体周边缝隙。
棺椁清水随着戳动而荡漾,涟漪重重让金锋的脸变得扭曲,也让棺椁里的菲米似乎在红色的水中活了起来。
“忒!”
忽然间,一个小小的震动传到金锋手心,如同八级地震。
金锋手一滞,眉头一紧。杆子轻轻移动再戳两下,防护头盔玻璃上热气再起。
收了杆子金锋双脚踩到棺椁两边,右手探出伸入棺椁清水中。
在六十到八十年代间,神州出土了很多古墓大墓。考古先辈们在清理棺椁时候都是赤手,并不带任何防护设备。
因此好几回都有专家和大师傅被棺椁里的毒水沾染,到了后来就实施了严格的防护制度。
即便如此到了现在,很多老专家在清理现场的时候依然使用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