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vhe超棒的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阿曼蘇爾的項圈閲讀-sw9pp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加尔鲁什阴沉着面孔道:“希尔瓦娜斯,你没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
希尔瓦娜斯咯咯一笑:“实不相瞒,这样的命匣还有十七个,遍布艾泽拉斯各地。”
也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吉安娜神情微变,倒是客气了些:
“希尔瓦娜斯,祝掌门希望能与你合作,请随我来,不要让我们为难。”
希尔瓦娜斯知道不是对手,不默作声跟在后面,同时,祖尔金使用四天神之力,暗中通知祝踏岚。
锦绣谷一战,祝踏岚一直在冷眼旁观,他很清楚,谁胜利了对自己都会不利。
陈.风暴烈酒意外逆转,赶走了不可一世的神圣巨龙弗丁,击败了希尔瓦娜斯,祝踏岚却高兴不起来,他想起了女儿的仇,眼见着报仇遥遥无期,不禁黯然神伤。
祝踏岚无奈,只能加强防御,防止陈.风暴烈酒趁胜进攻。
正在绝望之际,玄牛砮皂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
“祝踏岚,还没到最绝望的时刻,希尔瓦娜斯就快到了,你要切记,希尔瓦娜斯背后是圣光之愿礼拜堂。”
在与陈.风暴烈酒的决斗中,玄牛砮皂关键时刻曾出手相助,祝踏岚对他很是信任。
听到属下汇报希尔瓦娜斯来访,祝踏岚急忙迎出去,见到仅仅由残破骨骼构成的女王,曾经的大酋长落到今天这幅田地,忆起她之前的傲慢和跋扈,祝踏岚忍不住心中暗爽,忍不住奚落一番:
“大酋长,欢迎您来到锦绣谷,想当初我为了见你一面,在帐篷外等了七天七夜,滴水未进,差点饿死我,今日见到女王殿下神采依旧,真是可喜可贺。”
希尔瓦娜斯转身,发现引自己来的三头熊猫人不见了,暗暗吃惊,不动声色道:
“祝踏岚,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气,我劝你对我要客气些,没有我,你见不到德莱尼人阿玛多。”
祝踏岚粲然一笑:“不愧为骄傲的大酋长,可惜你并未看清楚形势,我有四风谷的光铸兽人,又有锦绣谷一半熊猫人,想要与阿玛多合作并不难,或许不需要你从中牵线搭桥。”
希尔瓦娜斯面色一变,只见身旁围上一群熊猫人,对着她射出一道道圣光,汇聚在一起形成一颗光球,将她包裹在其中。
“不!”
刚刚复活的希尔瓦娜斯非常虚弱,圣光的力量带给她可怕的折磨,好似处在烈焰中灼烧,忍不住发出惨叫声。
祝踏岚冷冷下令道:“不要让她死掉了,七天之后我们再谈,希尔瓦娜斯,这就是你的报应。”
回到了豪华宫殿内,祝踏岚命人以希尔瓦娜斯的名义,出访圣光之愿礼拜堂,寻求与阿玛多的合作。
圣光之愿礼拜堂,变成阿玛多模样的阿曼苏尔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弗丁,气不打一处来。
锦绣谷,弗丁因为惧怕伊崔格龙躯崩溃,只逃出一小部分,化作一头迷你幼龙,依旧惊魂未定。
“弗丁,你太让我失望了。”阿曼苏尔埋怨道:“为了帮助你打造龙躯,我耗费了多少珍贵的魔法宝石,可是你呢,仅仅是伊崔格的幻象就吓得你魂飞魄散,看吧,人们都知道了你的弱点,你以后还有什么用处?”
弗丁虚弱的哀求道:“不,主人,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阿曼苏尔问道:“如果你再次见到伊崔格,还会吓成这样么?”
弗丁惶惶不安:“兽人实在太可怕了,我怕。”
“你可真是一个无用的废物。”阿曼苏尔想了想道:“只有直面恐惧,才能战胜恐惧,伊崔格的幻象是么?接下来你要一天二十四小时面对伊崔格,直到你不再畏惧为止。”
送走了弗丁,阿曼苏尔正要休息半晌,有属下汇报,锦绣谷祝踏岚派来了使者,声称希尔瓦娜斯在他手中。
阿曼苏尔挥挥手,命令那使者进来。
使者是一名年轻的熊猫人,倒也乖巧,客客气气的行礼:
“阿玛多大人,祝掌门希望两家能结盟,共同对抗陈.风暴烈酒。”
阿曼苏尔转头问一旁的地狱咆哮:“陈.风暴烈酒最近在做什么?”
地狱咆哮回答道:“陈.风暴烈酒成为了大酋长后,立刻在奥格瑞玛大兴土木,建造一座豪华宫殿。”
阿曼苏尔冷哼一声:“小人得志,不过他的实力太强,倒也不得不防。熊猫人使者,回去告诉祝掌门,圣光之愿礼拜堂愿意与锦绣谷结盟,只是有一件事,不能杀死希尔瓦娜斯,留着她还有用处。”
熊猫人使者道:“祝掌门对希尔瓦娜斯的实力很是忌惮,正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她。”
阿曼苏尔犹豫了一下,拿出一个金色项圈递过去:“将这个交给祝踏岚,只要给希尔瓦娜斯戴上,她就只能听从项圈主人的命令,我听说潘达利亚的四天神都是天人合一的境界,请他们鉴定下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使者接过项圈离开,阿曼苏尔闭目思考半晌,下令道:“地狱咆哮,基尔罗格,黑手,你们三人各自带领一支船队,从艾萨拉,杜隆塔尔,北方城堡三个方向进攻,最后合兵一处,围攻奥格瑞玛。”
基尔罗格惊讶的问道:“大人,我听说元首马尔高克想要借道塞拉摩的圣光之门,已经与陈.风暴烈酒商议好了,如果我们贸然发起进攻,陈.风暴烈酒很可能撕掉协议。”
阿曼苏尔冷声道:“只要我们占领了奥格瑞玛,塞拉摩的圣光之门就是我们的。”
占领奥格瑞玛难度太大了,几乎不可能完成,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摸不到头脑,只能执行命令。
奥格瑞玛,力量谷。
一座宫殿正在开工,陈.风暴烈酒前呼后拥,亲自前来视察进度。
想想从前在这座城市受到的委屈,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如今终于轮到自己成为主人,不禁意气风发。
只可惜萨尔不在了,如果能将萨尔踩在脚下,当成狗养,那才真正的一吐胸膛中的恶气。
牛头人酋长罗姆揣摩到了陈.风暴烈酒的心思,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来一头光铸兽人,竟然与萨尔一模一样。
陈.风暴烈酒收到后大喜,将其命名为萨尔养在身边,
回到酋长大帐,陈.风暴烈酒意外见到了卡德加。
卡德加扔过来一份情报,高声道:“阿玛多派来了三路大军,分别从艾萨拉,杜隆塔尔,北方城堡发起进攻,船队日夜兼程,很快就要到了。”
陈.风暴烈酒愣住了,问道:“德莱尼人阿玛多不是元首马尔高克的属下么?”
卡德加冷哼一声道:“谁知道呢,或许阿玛多不想让出洛丹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