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j1w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重生浪潮之巔笔趣-第一千零八零章 蛇鼠一窩,狼狽爲奸看書-pggtg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
连报纸和电视台都播报了,众人顿时一片哗然,一脸愤怒的议论纷纷起来。
见状,叶琳娜索性大手一挥,派人从外面买回来了五十份报纸,发给大家。
一看到报纸上的报道,众人变得更加群情激奋了起来,报纸上写的那些基金会的所作所为,比叶琳娜和老兵刚才所说的还要过分的多。
“简直就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男子再次说出了众人的心声,各种各样颇具有俄罗斯风采的国骂瞬间响彻这个华夏银行。
这些基金会真是一帮脚底流脓的混蛋!
一想到这些混蛋拿着从他们这些骗到的凭单,在国外过着无比奢华的生活,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中在祈祷,愿上帝降下神罚,一道圣光直接将这些混蛋给净化了吧!
这些基金会的所作的一切,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的一根稻草,把他们身上最后一点财富都给洗劫的干干净净不说,并且让他们有种智商被侮辱的感觉!
他们难道看起来,就这么像是个大傻子吗?
此时,他们才算是对叶琳娜的话,相信的十成十了,现在就是上帝来了,基金会也是一群骗子!
看着越来越多人选择将自己的凭单卖给华夏银行,然后拿着六美元走人,叶琳娜瞟了一眼男子和老兵,嘴角微翘,再次对着柜员安慰了几句之后,直接走到了陈鸣永的办公室中。
见叶琳娜这幅大胜归来的模样,陈鸣永殷勤的为自己这位伙伴倒上了一杯茶。
“都搞定了?”陈鸣永笑着说道。
叶琳娜轻轻抿了一口茶,一双硕大明亮的瞟了陈鸣永一眼,毫不在意的说道:“有你出谋划策,怎么可能搞不定。”
在跟陈鸣永在一起工作这几年,素来都是陈鸣永在背后出谋划策,管理银行大大小小的具体事务,而她则负责抛头露面,跟各地政府联络,以及像今天的事情都是她来做的。
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往往只知道她,而不知道陈鸣永的原因。
“主要还是你的功劳,而且那两个托不也是你找的嘛。”陈鸣永一计不轻不重的马屁拍了过去。
嗯,没错,不管是那个训斥柜员,然后又反水的男子,还是那个身上挂满勋章的老兵,都是叶琳娜找来的托。
要不然怎么可能就这么巧合的出现这两个,推动大家将凭单卖给华夏银行的关键人物。
如果不是有这两个人的现身说法和带动,民众绝对不会这么相信叶琳娜的话,更别说几乎全部都愿意将凭单卖给华夏银行。
“不过,那个小柜员倒是要行里的客户经理安慰一下,不要出现什么心理阴影了。”陈鸣永说道。
为了让整个剧情看起来更加真实一些,所以整个计划自然没有告诉那个柜员小姐。
闻言,叶琳娜的嘴角突然闪过了一丝坏笑,神情揶揄的说道:“要不然,让你这个总经理去安慰安慰算了。”
陈鸣永楞了一下,一脸不解的说道:“为什么?”
怎么说,他也是堂堂总经理,区区一个柜员,怎么会轮到他来安慰。
叶琳娜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甚至都有些笑的花枝乱颤的意思。
“你现在也已经是二十五六岁的大小伙子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难道不寂寞吗?我看那小姑娘挺不错的,长得好看不说,而且年龄比你小三岁正合适,并且还是喀山国立大学的金融硕士,配你应该是足够了,除非说……”
“你嫌弃我们俄罗斯姑娘!”叶琳娜的话音骤然提高了八度,态度十分凌厉的说道。
陈鸣永哪受得了叶琳娜这种小媳妇的虎狼之词,瞬间闹了大个红脸,一脸慌乱的说道:“叶琳娜,我哪会嫌弃你们俄罗斯姑娘,只是……”
他在俄罗斯这些年,已经将这里当成他第二个家了,怎么可能嫌弃俄罗斯姑娘,只是太忙了,连结婚的事情都没有想过,更别说娶个俄罗斯姑娘了。
不过叶琳娜这么一说,他的心不由自主的砰砰跳了起来,他之所以一直没有考虑过个人问题,还是觉得俄罗斯离华夏太远了,这要是谈恋爱,结婚的话,太祸害人家姑娘了。
但如果找个俄罗斯姑娘的话,似乎这就不是问题了。
而且他突然想起来,前一段的时候,他父母问他在俄罗斯谈恋爱没有,他回答没有的时候,他父母还说他现在年龄不小了,可以谈了。
当时他也没把这事给放心上,可现在一想,似乎自己父母话里有话啊。
虽然现在在俄罗斯的华夏人并不少,但大部分都是一群来做倒爷的糙老汉子,即便有女的,也是跟着自家老公过来讨生活的,他去哪找合适的华夏女孩谈恋爱?
能跟他谈的,恐怕也就俄罗斯女孩了。
想到这里,陈鸣永顿时陷入了一阵慌乱中,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父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明了……
“我去其他分行,看他们计划执行的怎么样了。”
撂下这话,陈鸣永如同丢盔卸甲的败军之将般,直接抱头鼠窜了,只余下背后叶琳娜既不淑女的狂笑声。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完成方总交代给她的任务了。
其实她手里有好多莫斯科官员富豪家里的漂亮姑娘,按说这些人的身份地位,才是跟陈鸣永正配的,但方总不让她这么做,这就有些遗憾了。
“英雄,愿你有一段不悔的爱情!”
念完这句来自于WOW的著名台词,方辰的嘴角显露出些许坏笑来。
也不知道叶琳娜完成他的嘱托没有,更不知道陈鸣永这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情,但是他相信一定会很有意思。
现在陈鸣永已经二十五六了,而且预计未来至少五六年的时间,还要在俄罗斯继续扎根下去,这要是一直不谈恋爱,不结婚的,方辰自己都觉得他对不起陈鸣永。
所以在接到陈鸣永父母电话之后,他就安排叶琳娜来做这件事了。
再则,作为他手下大将,陈鸣永没少为他立下汗马功劳,他理应为陈鸣永考虑,从这次凭单计划就可以看出。
他这次的凭单计划,不仅仅设计到报纸,电视台,以及华夏银行的总部,还牵扯到各个分行,而这些都是陈鸣永负责的。
也就是说每个分行都会上演这么一出戏,只是身份会有不同,并不局限为领取凭单的普通男子和老兵,有可能是教授,政府工作人员,医生,甚至连主管基金会的官员都有可能出来现身说法。
反正不管怎么说,他这一次,要让这些基金会死的透透的!
说真的,如果不是考虑陈鸣永的感受,他都有心直接给陈鸣永来个拉郎配,两个月之内成婚,争取明年这个时候孩子出生,他给包个大红包。
“也不知道,鲁茨科伊那边会怎么应对?更不知道索罗斯跟鲁茨科伊那边的人搭上线没有?如果没有鲁茨科伊的联系方式,开口啊,我给你一个,作为老朋友,这点我还是不会吝啬的。”方辰看着窗外的景色,笑着说道。
他这次倒要看看索罗斯怎么应对。
而就在这时,一辆防弹版的凯迪拉克低调的驶入了坐落在莫斯科的白宫大楼内。
并且令人惊奇的是,在最高一层的电梯入口,两位大佬,鲁茨科伊和哈斯布拉托夫竟然齐齐等待着,让人不禁猜测来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人物,竟然能这两位如此厚待。
在整个俄罗斯,恐怕就只有叶利钦才能获得这样的待遇,连切尔诺梅尔金,丘拜斯,盖达尔都不行。
电梯门打开之后,两个五六十岁上下,但西装笔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眼神中还带着些许狼顾鹰视,桀骜不驯意味的男子走了出来。
“索罗斯先生,古辛斯基欢迎你们!”
一见这两位,鲁茨科伊和哈斯布拉托夫不由快走了两步,热切的说道。
嗯,没错,鲁茨科伊在此等候的,正是国际金融巨鳄索罗斯,且不说索罗斯本身的身份,以及背后有美国作为靠山,仅仅冲着索罗斯刚刚给他捐献了五千万美元,以支持他继续跟叶利钦争斗,都值得他做出这样礼贤下士状。
再者,索罗斯旁边那位也不是什么等闲的人物。
古辛斯基,这位从小在俄罗斯长大的犹太裔,现在在俄罗斯也是排名前三的大富豪,仅次于方辰,和首都银行的斯摩棱斯基。
其在苏维埃倒下两年前,就已经组建了大桥银行,并利用卢布汇率贬值上大捞一笔,可以说是俄罗斯第三大民营银行,而今年,古辛斯基又盯上了传媒业,出资在俄罗斯独立电视台开辟新频道,后来又购买该电视台77%的股份。
随后,他又控制了《今日报》和《七日》周刊,收购了著名的“莫斯科之声”电台,最近又与美国人合办一家叫做《总结》的周刊。
根据鲁茨科伊的了解,跟古辛斯基合办的美国人,其背后就有索罗斯的影子。
或者准确的来说,是犹太一族的影子,毕竟两人都是犹太人嘛。
也正是古辛斯基介绍索罗斯跟他认识。
大概寒暄几句之后,鲁茨科伊便请索罗斯和古辛斯基坐到办公室。
刚一坐下,鲁茨科伊便迫不及待的问道:“索罗斯先生,刚刚关于基金会发生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说真的,华夏银行突然出了这么一招,尤其是让莫斯科电视台和《莫斯科早报》揭露基金会的真相,着实打的他有些措手不及。
这倒不是说,这成立基金会的都是他的人。
说个不好听的,现在基金会就是一块无比诱人的大肥肉,不仅他想吃一口,连切尔诺梅尔金的人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势力都想要在上面咬一口。
也就是方辰和叶利钦一系没有沾染基金会而已。
叶利钦一系中的两名大将,丘拜斯和盖达尔一直都无比厌恶,以权利为自己牟取财富,所以他那边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做基金会的,即便有,也是偷偷摸摸在做。
而方辰那边就更不用说了,中俄贸易公司,华夏银行,俄罗斯汽车联盟又有哪个不是成吨成吨的给方辰挣钱,方辰自然犯不着沾惹基金会。
其实,本来卢日科夫和卡丹尼科夫则跟他的情况其实是差不多,有一部分手下需要靠他们吃饭。
要是不能给予足够的利益,又怎么能拉拢到人?维持这庞大的根系?
要知道,他即便是派系的树冠,也要源源不断将养分输送到根部,才能保证整棵树的茁壮成长。
只是奈何,他没有卢日科夫和卡丹尼科夫那么好命,跟方辰那么亲近,卢日科夫和卡丹尼科夫的手下基本上做的都是方辰的生意。
比如说从的中俄贸易公司拿货去卖,又或者帮着俄罗斯汽车联盟运送一些走私车,打通一些关节等等。
这些就足够他们赚的了,再加上卢日科夫和卡丹尼科夫的明令禁止,所以真正掺和进基金会的大人物,其实也就是他和切尔诺梅尔金而已。
不过,基金会的真相被揭露,甚至被取缔掉,他本身是不在乎的,又或者说,他本来计划是在自己当上总统之后,亲自将基金会的真相给揭露出来的,弄不好还要借几个基金会经理的脑袋来用。
毕竟,他已经将俄罗斯视为自己的私产,而这些基金会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在盗窃他的私产!
他怎么能忍!
而他之所以留着这些基金会,甚至容忍这些基金会在俄罗斯为非作歹,其目的就是为了打击叶利钦的私有制方案,从而能够进一步的打击到叶利钦!
毕竟说到底,这些基金会是私有制的产物,如果没有私有制的话,又怎么会有基金会这样贪婪的怪物!
所以全是叶利钦的错!
叶利钦应该为这些基金会对俄罗斯人造成的伤害负责!
即便这个怪物的出现,有他的纵容,甚至推波助澜。
他相信等到基金会再运作一段时间,伤害到的俄罗斯人再多一些,一旦民众知道真相之后,愤怒的火焰一定会将叶利钦烧成灰烬,到时候他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成为总统了。
而现在,一切都被方辰提前引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