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7ro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暗流之門笔趣-第兩千零七十二章 新說法熱推-k2lsc

暗流之門
小說推薦暗流之門
“那什么,卡伦普带着卫跑向你们那边去了,赶紧叫人把收敛尸身的棺材准备好!不然走到哪里都是那一股味,待会的饭不要给我放肉!”
还在保持通话的王涛捂着鼻子向红衣做出交待,而从背景中后退的画面就能看出他正在沿着一条巷道移动。不然一直待在大街上的话就会被焦糊的烤肉味所笼罩,若能想明白这味道来源的话便会让其止不住地犯呕。
其实在附近也有许多的信众同样在跟着移动,他们这么做的动机基本同王涛差不多,那就是都不愿被卫的焦香气息笼罩起来。甚至其中一些心理素质较差的还不得不扶墙让胃部放松一下,不然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受到刑罚似的。
当然能沿着宽阔街道传播的热气流也是原因之一,能避在巷道中行走就没人愿意在大街上接受烘烤。
“知,知道了……”
暗河中收到通讯的红衣显然也因为王涛的话语想到了什么,再结合之前发生的事情便也使得心态略有些低落。不过能重新找到别的事情去做总归要比抱头呜咽要强,这么一来倒是令她暂时将格鲁古人的恶劣对待忘到了脑后。
从手镯终端获得的信息便知道卡伦普很快就要回来了,一来一去都没有同路上的王涛等人做交流,效率奇高得就仿佛是专程奔着收尸而去的。红衣结合自己在白色空间中做出的答应就有些心头惴惴,自己似乎是说了不得了的东西了?
记得当时答应的是“随便什么都好”来的?
虽然在以前只是将这句话当口头禅来用的,但红衣现在却意识到似乎有些事情开始跑偏了:一般人谁会拿这种玩意当正经承诺呀?可如果正有哪个不一般的玩意将之当真了呢?那自己是不是还真得硬着头皮去履诺?可那不正常的玩意会做出什么要求?会不会是那种让人将灵魂都交出去的可怕行径?
想着想着就不由在心中冒出了各种各样的传说,以至于整个人都被吓得如同筛糠似地抖动了起来。那些传说通常是以哪个人答应了山鬼,哪个人答应了水鬼,或者哪个人答应了林鬼什么的为开头,但他们必然是要在履诺的过程中出现大纰漏,然后再被愤怒以及的鬼怪拖走吞吃。
如此喜闻乐见的故事通常是用来警告常人不要说话不算话,但问题就是有些承诺在许下的时候就似乎是太过宽泛了,以至于可以被心怀恶意的家伙拿来滥用。再想一想卡伦普那家伙可以说从上到下都不似人行,所以一看上去就有非常大的嫌疑会坑害自己,如果是旭川公子的话……
红衣想到这里就赶紧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在吃了许多亏和苦难后就很难再如从前那样天真幼稚。就算对于英俊帅气的面孔没抵抗力也还记得对方是个外来人,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还不至于对那个家伙盲听盲信。
心中的想法开始跑偏时就会一路顺延着下去,甚至于还冒出了与眼前情形不相关的猜测:“那涛呢?涛也算是与自己相处一阵子了,他的脾性值得信赖么?”
要知道双方的通讯已经在王涛移动后不久便被匆匆关闭,可以说红衣能从卡伦普想到旭川就已经很跳跃了,再跳跃到王涛身上就真的很没章法。而将心思花费在缺乏更多证据的事情上也是徒耗经历,她便只得挥手向着身边的信众们吩咐到:“尔等就别再继续围在此地了,来上二十个汉子随我一起去搬运棺材,我记得在其他的洞室中刚刚才运来几个的。等‘那一位’到来之后就得立刻将死者殓入蒙布,然后再等老巫师来此敬送一程!”
在安排的时候还算是符合解决问题的步骤,哪个事情放在前面哪个事情放在后面也算是井井有条。但是心有疑虑的信众们却还在为莫名其妙的撤离而慌张,所以他们首先就向红衣提出了更为关切的问题:
“呃……我们不躲一躲吗?”
“是啊,你看这些四目族都躲起来了,那我们也该跟着藏起来呀!”
大量的提问可以说都与安全有关,信众们依旧等在这里便是看在红衣身为教团一员的份上,因为大家都觉得这一位应该知道些什么。就是因为想对发生的事情得到个说法才会忍下耐心,而不是专门为了等待吩咐才站在红衣周围的。
毕竟这个统治河青城的的团体本来就是以封神弄鬼而上位,只有以一连串的歪理诠释了部分规则才能让自身权利看起来非常“正当”。但如果这么做的话就得不停的用歪理去遮掩歪理,用谎言去遮掩谎言,以至于就不得不将很多东西都重新诠释一遍。
这种事情一开始还可以为自己带来不少的利益,而身为团体的一员便也需要常常以口舌之能去巩固地位。但这也意味着当危机到来的时候还得跟着去继续诠释,不然就只能承认自己其实对于天地大道一无所知。
而无知者是没有资格带领大家的,不然人们就只需要向高山大河顶礼膜拜就够了,完全没必要让几个寻常之辈对大家指手画脚。好在红衣还真知道格鲁古人是为何匆忙躲藏,也清楚那卡伦普并不会对大家造成伤害,至少是不会对除自己以外的人们多做些什么的。
“一群愚昧之辈连白色空间都进不去,那么就当然连说错话的资格都没有,这样的一群家伙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勉强在心中以刻意营造起来的轻蔑来提高自信,但受到大家询问的女子在嘴上说的却是另一套。
“圣哉,这一切都是暗流大神的旨意,今日里有人要成圣了!但那圣人并不存在于格鲁古人之间,他们便需要躲进静室之中认真反省,否则就会因为自身的不足而招致大神不满。我令尔等去取棺木便是为了承载圣人之体,这可是多少年才会出一次的好事情,在手脚上切不可怠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