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4ib熱門都市小說 我是佐助 愛下-第782章 髮膠手 (上)展示-6m4v9

我是佐助
小說推薦我是佐助
“卍解,天锁斩月。”三天的玩命修炼,终于让一护在最后的关头把其卍解练成了了,这一幕,把一边的露琪亚和阿散井恋次吓了一大跳。
阿散井恋次这边虽然也练成了卍解,不过他这边可是很久之前就已经暗暗修炼这个了,为了让朽木白哉这个大舅哥看得起自己,为了让自己配得上露琪亚这个朽木一族的大小姐,恋次可是非常努力的。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恋次也不可能会留在六番队当朽木白哉的副队长,六番队的副队长一般来说,都是由贵族担任的,恋次可以说是第一个平民身份的六番队队长。
当然这其中也有露琪亚的缘故,如果不是为了露琪亚,朽木白哉也不会让恋次当自己的副队长。
“好了一护,解除卍解,好好休息一下,恢复一下,之后就是战斗了。”在夜一的建议下,让一护去一边的温泉好好泡一下。
“露琪亚你也准备跟过去,不要忘了,你可是他们的重点抓捕对象?还有不要忘了,现在的你还没有斩魄刀”就在一护整理好装备,和露琪亚,恋次一起出去的时候,佐助突然开口说道。
露琪亚在被收押的时候,其斩魄刀就被收去封印起来了。
“这个,露琪亚要不你留在这里吧。”一护在听到佐助的话语之后,立即对露琪亚这么说道,一边的恋次也点头表示赞同。
“放心吧,露琪亚我一定会把他们救出来的。”因为自己的原因,让露琪亚被判死刑,恋次对此非常的后悔,所以他对一护一行人能够闯入尸魂界救人非常的感激,为了露琪亚,背叛护庭十三队都在所不辞。
虽然有一护和恋次的劝阻,不过露琪亚这边决心已定,到最后反而是她说法了一护和恋次,让她一起前去。
“这是对自己的实力多么自信啊。”看着一护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让所有人安全的回到现世,佐助转过头去,没有继续在多说什么,毕竟一护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位可是和路飞,鸣人合称三大民工漫主角的人物,一旦做出决定是很难改变的。
“说起来,原著里面的我,完全就是索隆,石田雨龙的角色啊。”带着这样的自嘲,一行人地下空间,向着双殛之丘冲去。
“旅祸的灵压出现了。”在一行人刚离开地下空间,尸魂界的不少队长立即感知到了一护的灵压。
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卍解的修炼,取而代之的就是一护对灵压的控制非常的粗糙,时刻处于灵压外放的状态,在地下基地,因为有着结界阻隔还无所谓,但是一出现在静灵庭,简直就是夜晚中的漆黑的夜晚中冒出的萤火虫,想看不到都难。
“找到了。”二番队队长碎蜂在感知到一护的灵压之后,立即就冲了过去,虽然这个灵压并不是她想要找的人,不过毕竟都是旅祸,或许可以通过这个灵压,找到佐助。
因为被佐助使用鬼道困住,现在的碎蜂可是对佐助非常不爽的。
“来了吗?不愧是打败我的对手。”
双殛之丘上,感知到一护的灵压之后,更木剑八立即哈哈笑了起来,此时在其身后正是被抓的石田雨龙,还有井上织姬,在更木剑八身边,还有东仙要,狛村左阵,朽木白哉,日番谷冬狮郎等队长,副队长,席官们守卫着,这个阵容明显就是针对想要来救人的旅祸们的。
面对狂笑的更木剑八,一边的东仙要还有狛村左阵同时皱了眉头,十一番队在尸魂界的护庭十三队里面根本就是异类,不少队长都十分不爽更木剑八的脾气,不过无奈的是对方和自己同级别,都是队长。
“一群罪人。”东仙要说着手就摸上了腰间的斩魄刀,无论是为了自己的信念,还是蓝染的计划,他都准备杀死闯入尸魂界的旅祸。
“四枫院夜一,你这个叛徒,竟然还敢来静灵庭。”本来是想佐助算账的碎蜂,在赶到一护等人的身边,看到了一个她又爱又恨的人之后,立即就把佐助忘在了一边。
“呦,碎蜂好久不见。”夜一看到碎蜂出现,笑着对其挥了挥手、
碎蜂本名蜂梢绫,是尸魂界下级贵族蜂家的人,其家代代都是隐秘部队的成员,为四枫院一族效命,其本人更是夜一的弟子,非常崇拜夜一。
所谓物极必反,当初有多崇拜,现在就有多愤怒,在看到夜一的笑脸之后,立即就一个瞬步冲向了夜一。
“碎蜂,这些年进步不小吗。”夜一随即同样以瞬步躲开了碎蜂的攻击,随后看向一护,开口说道,“小一护,这里交给我,你们先走一步吧。”
“了解。”一护点了点头之后,立即再次出发了。
“我已经和当年不一样了。”说着碎蜂就再次出手了,此时的碎蜂眼里只有夜一,一护等人的离开,她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如果是之前的她,是绝对不会这样的,肯定会以静灵庭的安危为第一要务。
砰砰砰。
这次面对碎蜂的攻击,夜一没有闪躲,而是正面迎了上去,双方同时以白打对白打,短短的一瞬间,就交手了数个回合,两人灵压的碰撞,直接摧毁了两人周围的所有房顶。
“这是,没想到她竟然回来了。”随着夜一和碎蜂的教授,夜一的灵压也在静灵庭扩散开来,那些知道夜一灵压的人,立即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
“哼。”一番队的对社里面,山本总队长在感知到夜一的灵压之后,冷哼一声,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敲在地面上。
“蓝染队长,没想到她竟然出现了,这么说另一位说不定也来了,他们会不会影响接下来的计划。”中央四十六室内地下深处大灵书回廊内,蓝染此时正静静在这里看着书籍,市丸银站在其身后不远处。
“放心,一切都在计划之中。”蓝染说着就把手中的书籍放在了书架上,如果有人能够看到现在的蓝染,一定会怀疑自己的眼睛,因为此刻的眼神,并没有戴着他那一贯戴着的黑框眼睛,其身上没有丝毫温柔可亲的气质,反而充满了锋芒毕露的气质,其锐利的双眼,让一边的市丸银都不敢直视他。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发胶手,可以瞬间改变一个人的气质。
“那个潜入到静灵庭的旅祸,查出来他之前在做什么了吗?”蓝染在再次拿起一本书,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
“根据调查,真央灵术学院那边之前有些不对劲,还有就是那里少了一把浅打。”市丸银轻声开口汇报道。
“哦,这么说是为了斩魄刀了,拥有如此实力的人物,又得到了斩魄刀,真是有趣啊。”蓝染说着脸上浮现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好了,你去帮一下东仙要吧,把露琪亚带到双殛之丘。”
“是。”
“我有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这里交给你们了。”双殛之丘上,本来一直低着头沉思的日番谷冬狮郎,突然抬起来,对着其他几位队长说道,之后也没有管他们同不同意,就一个瞬步离开了双殛之丘。
“这家伙。”日番谷冬狮郎的不管不顾的离开,让东仙要和狛村左阵十分的不满,让队长们守在这里是总队长的命令,但是现在日番谷却私自行动。
不过在不满,也没有用,谁让彼此身份一样吗,就连身为四大贵族的朽木白哉此时也不好多说什么。
“石田,井上我来救你们了。”一护在刚靠近双殛之丘的时候,就大声的吼了起来。
“谁让你来救的,我自己能够解决的。”尽管已经失去了操控灵子的能力,石田雨龙在听到一护的声音之后,还是大声反驳起来。
所谓输人不输阵,对于石田雨龙来说,输给谁都可以,就是不能输给黑崎一护,和原版的佐助对鸣人一样。
“终于来了吗。”更木剑八在看到一护等人来到前方不远处之后,立即向前走了好几步,看起来想要抢先出手,不过其随后的行为,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因为更木剑八的斩魄刀竟然砍向了其身边的东仙要。
当。
东仙要的反应十分的迅速,立即拔出自己的斩魄刀挡住了更木剑八的攻击,同时冷然的说道,“更木你想要做什么?”
“更木,你竟然。”看到自己的好友被攻击,狛村左阵立即拔出自己的斩魄刀斩向更木剑八,更木剑八这边立即脚步一退,挥动手中的斩魄刀挡住了狛村左阵的攻击。
“更木你想造反吗。”朽木白哉在看了跟在一护身后自己的妹妹朽木露琪亚,视线就放在了更木剑八的身上。
“造反,不,只不过我欠那个家伙一个人情而已,而且更主要的是我看你们不爽,来吧你们三个一起上吧。”不愧是更木剑八,战斗狂人,一开口就挑衅三位队长,而且还想以一敌三。
“你果然疯了。”东仙要说话的时候微微摇了摇头,同为队长,彼此实力差不多,想要一挑三,不是疯了是什么。
“一护,你还不快去救人,下一次我们在好好比试一下。”
“多谢了。”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一护,恋次,露琪亚的立即呆住了,等听到更木剑八的话语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一次不会让你逃了。”就在一护准备动手的时候,朽木白哉突然出现在其面前,作为贵族,朽木白哉可是非常骄傲的,三个人围攻更木剑八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
“你们现在开始行刑。”东仙要突然对身后的副队长和席官们开口命令道。
“是。”看守石田雨龙和井上织姬的席官,说着就准备动手,不过随后就被人一脚踢飞了,是十一番队的斑目一角,只见斑目一角三拳两脚,就把周围的席官全部击飞。
趁此机会,绫濑川弓亲则是上前解除了石田和井上身上的锁拷。
虽然斑目一角也是席官,不过席官和席官也是不同的,斑目一角可是能够卍解的席官,如果不是怕自己的卍解暴露,其和一护的战斗,不可能败那么快。
“你们十一番队好大的胆子。”如此一幕,让东仙要快要气疯了,虽然其本身是一个瞎子,不过在灵压的感知之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一清二楚。
“你们还看着做什么,快抓住他们。”随着东仙要的命令,几位副队长立即开始动手了,第一个出手的自然是九番队队长东仙要的副队长,桧佐木修兵,随后吉良伊鹤,也开始出手了。
只有乱菊在那迟疑了一下,不过随后也冲了上去。
被碎蜂抓住的几位副队长,之后在他们各自队长的担保下,都被放了出来,雏森桃这边虽然蓝染死了,没有办法担保,但是还有浮竹十四郎在啊。
“露琪亚,你先带他们离开。”恋次说着就拔出斩魄刀上前拦住了乱菊。
“我知道了,石田同样,井上同学,这边。”露琪亚点了点头之后,立即就迎上了石田雨龙和井上织姬。
“露琪亚同学你没事就好了。”
“这是内战啊。”佐助说着走向了在一边的看戏的十一番队的草鹿八千流的身边,因为各自都有对手,八千流这位副队长,反而闲了下来。
草鹿八千流在静灵庭可是非常有名的,某种程度上她比碎蜂,卯之花烈还要有名,因为其实静灵庭女性死神协会的会长,而碎蜂,卯之花烈,伊势七绪,松本乱菊只是会员。
静灵庭的护庭十三队,有些方面和现世的学校的学生差不多,那就是有着各式各样的协会,什么茶道协会,书法协会,插花协会等等,对了,还有男性死神协会,除了山本总队长之外,其他的男性协会,基本上都在里面挂名,包括朽木白哉。
不过很可惜男性死神协会在静灵庭是垫底的。
静灵庭每年的绝大部分预算,都是分配给女性死神协会的,男性死神协会虽然不满,单页没有什么办法,毕竟,你还想不想找女朋友了。
女性死神协会里面可是有着所有的女性死神的,如果因为争预算被其盯上,那基本上就代表你只能当一个单身狗死神了。
“你是小一护的朋友。”八千流在看到佐助之后,显得十分的高兴,那怕更木剑八现在所做的事情,是背叛尸魂界的事情,对于八千流也是无所谓的事情,只要更木剑八高兴就可以了。
“是。”佐助点了点头,就看向了场中的战斗。
因为队长级别的战斗,灵压扩散的压力太大,副队长之间的战斗,已经打出了双殛之丘,事实上这也是他们故意的,露琪亚在静灵庭,那怕没有朽木一族的加成,也是很有人缘的,毕竟都是同期的同学。
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这些人都不想死,在队长的面前,他们还会象征性的打一打,一旦离开了队长的视线,就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