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0zp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重生足球之巔笔趣-第五百六十五節憋久了(一)相伴-xbkv8

重生足球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足球之巔
6月17号上午,王艾在北京东城区的家里一头汗水的在家里的健身房出来。为了他,家里特意弄了个健身房,就在他的卧室对面。还有几天就集训了,王艾也在抓紧康复,总不能去了香河就整天坐着。
六月的天,正热,好在昨夜下了一场雨,院子角落的地上还有点湿。王艾走到后院,这里是他和许青莲她们的“宿舍”,八百多平的院子结构和老四合院差不多,前边一溜房子是保卫、保姆的,中间的正房、厢房是父母的,后边的一溜房子才是晚辈的。王艾的家就在这,包括卧室、书房、健身房和荣誉室。
后院是一溜并列的房子,一进院普普通通的一间就是王艾的卧室,然后依次是其他用途的,许青莲的卧室在最里边。王艾就走到了许青莲的卧室前,隔着窗户往里看了看,许青莲今天又没在家。自从回国以后,她就不断的和当初人大的同学出去玩,还回了一趟辽阳和营口,有时候还跑到超越娱乐去看张秀云,据她说是为正在紧张筹备即将开拍的电影“同样的青春”把关,嗯,就是拍容志行的那个片子。
父母也没在家,父亲据说去陪领导钓鱼了,大概是研究正闹腾的越来越危险的次贷危机的事儿,母亲今天去超越超市开总务会议,努力引导超越连锁从传统超市向生鲜超市转变。
总之,家里没人。
王艾搬过来一架梯子爬上去,看了看房顶上的货车轮胎内胎,满意的点点头。下来后收好梯子,拉过来一个木架子放在院子当中的下水栅栏上边,把木架上花花绿绿的塑料布放下来,然后再把悬挂的引水管搭在木架子上,引水管的尽头有个塑料花洒,一瞅贼廉价那种。
没错,王艾这个国际级大球星,要在家里露天洗澡了!
这玩意可是,为贫民窟人民的卫生保健做出了突出贡献!虽然因陋就简吧,可好歹是有了。省水省电太阳能,清洁环保无污染,绿水青山就是……
家里当然是有热水器的,一个卧室一个独立卫生间,但露天洗澡的快乐一般人你根本不懂,冲着热水、打着肥皂、一抬头就是蓝天白云,偶尔还有鸽子飞过。
王艾要弄的时候,家里人的眼神,王艾还记得,可那有什么?谁规定大明星就不能露天洗澡了?谁规定世界足球先生就不能用总共加一起才不到十块钱的产品了?兴你们一个洗头膏就一千多,就不行我用小袋装的海飞丝了?
我知道是假的!
打开水试试水温,还好,早上刚加的凉水,现在正合适,要再过两个钟头就烫人了。王艾进了塑料小房间,麻溜的脱下衣服裤衩,伸出一只胳膊搭在外边的架子上。往中间一站,间或吹来一股小风,吹的塑料布哗哗响,嘿,惬意!
水龙头一开,王艾浑身一哆嗦,从健身房带出来的疲惫、燥热席卷而去,舒服的都想唱歌了。天是蓝的,云是白的,风是凉的,水是热的,虽然这只是三平方米的一方狭小天地,却硬是感受到了大自然的气息!
天体海滩肯定是不敢去的,家里日光浴也是不敢晒的,但这两块钱廉价塑料布包围、两块钱内胎、一块钱塑料管加塑料喷头之下,王艾却可以尽情的放荡。
水声哗哗,泡沫飞舞。半晌,王艾扒拉扒拉头发,有些长了,他一直都是留很传统的球头,头发超过一寸就剪发。在家有时候去老邻居那剪,在外有时严竹就给推了,反正又不染,也不搞什么造型。
王艾的发型甚至影响了很多国家队队友的发型,几年前陈涛有一次去染发回来叫王艾一顿嘲笑,从那以后85国奥里别说染发的,连造型都逐渐向王艾靠拢。什么这个明星那个明星,能赶上我们老大吗?
王艾不会说瞧不起谁,但内心的骄傲也足以让他“特立独行”:爷自己就是流行,还追什么流行!
最后冲了一会温水,感受了一下头顶的自然风和水温的交替,王艾恋恋不舍的拧好了喷头,手一伸从外面抓过来干毛巾,一边擦着一边还瞎琢磨,等后海那边弄利索了,这种情况就不用擦了,也不用穿了,直接光着出去,往树底下的躺椅上一爬,什么时候干了什么时候拉倒!你还管着我在家不穿衣服了?
毛巾搭在肩上,王艾的手往另外一边摸,诶?背心裤衩呢?叫风吹掉了?王艾也没在意,索性一挑塑料布钻了出来,然后就看见一个婀娜的身影拿着他的背心裤衩刚要往卧室钻。
听到动静,许青莲回头,然后……
“臭流氓,不穿衣服!”
“女流氓,衣服给我!”
两人同声指责,许青莲忙乱中把衣服一团,往王艾脸上扔,完了就咣当一声关上门,王艾骂骂咧咧的穿裤衩,好悬没套上,反应太大了。穿完了王艾就忍不住了,去推许青莲的卧室门要兴师问罪,不料,卧室门竟然被插上了。
这可是父母家,王艾除了大门、二门和自己房间之外,没有其他房间钥匙。
“开门!”
“不!”
“我不干坏事,就和你说话。”
“就这么说!”
“唉!我马上就要去国家队集训了,这眼瞅又是一个月见不到你,你不想我?临分别之际,有点肺腑之言要和你……深入交流。”
“呵呵!”玻璃窗上出现了许青莲的脸:“露馅了吧?还深入……呸!”
王艾叹息一声,终究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这个词以前在伦敦的卧室中他用过了,挺有情趣的,没想到居然被记住了。
既然被拆穿,王艾也不装了,叉着腰站在门口:“你还是我女朋友吗?一点也不尽义务,我就想要和你亲热怎么了?”
本来听到动静要来查看的几个保卫,鸟悄的从院门附近撤了。
许青莲才不上当,这话以前王艾也说过了,过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男人在这方面是没有脸皮的。当然,小两口在一起,要是要脸,那其实就没意思了。所以,许青莲从刚刚被拉上的窗帘中露出脸来,吐了吐舌头,意思是: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