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lxk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魔臨 ptt-第三百三十四章 攤牌!相伴-g0qug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剑圣回家了,
带上了扈八妹,
也带上了那份属于薛三的不舍和沉甸甸的思念。
相聚,因为短暂而珍贵,真正的常态,还是为了生活各奔东西;
接下来,魔王们和郑伯爷这个主上,就将分开去做各自的事了。
瞎子和金术可领着一支兵马去了后方;
从最早的护商校尉,没人没钱没械没马,到随后在翠柳堡只能挑选刑徒兵,去晋地后,只能接纳晋地降兵,无数次地看着镇北军和靖南军的优质兵源流着口水;
这一次,终于轮到自己大吃特吃一次了。
薛三领着工匠队伍也出发,支援兄弟部队的攻城。
于昨日,郑伯爷将公孙志和宫望约在了堡内相聚,吃了一顿饭。
因为接下来,将是很长时间的东线无战事;
所以,郑伯爷就将公孙志之子公孙寁一起带去王帐那里,他要去接受靖南王的教导,那就顺带着将公孙寁带过去接受自己的教导。
另外,宫望之子宫璘,也被郑凡调着一起去,任军中参赞。
席间,郑伯爷让梁程坐在自己身边。
每个人的儿子都在自己身边,再加上自己的明示,公孙志和宫望应该都清楚接下来东线三部兵马,到底该听谁的调度了。
做完这些后,郑伯爷就收拾收拾东西,于翌日清晨带着一些随从和护卫径直去了中军王帐。
……
一切的一切,似乎和以前,没什么变化。
王帐位于军寨最中心区域,有独立的栅栏隔开,有着极强的独立性。
郑伯爷的帐篷,就在这个小圈里,距离王帐不远。
可以看出来,公孙寁和宫璘两个人,有些激动,也有些紧张,毕竟,他们要面对的,是靖南王,一个大燕军中,神一般的存在。
相较而言,郑伯爷就从容多了。
“你,去把这些菜洗了,你,去把这骨头清理一下,弄好后,先生火炖起来。”
吩咐完宫璘和公孙寁后,郑伯爷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向王帐。
和门口的靖南王麾下亲卫点了点头后,没作通报,郑伯爷就直接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王帐内,靖南王正坐在那里看着军报折子。
“王爷。”
“过来。”
郑伯爷走近了。
田无镜没抬头,伸手指了指自己案几一侧堆放的折子,道:
“批了。”
额……
郑伯爷点点头,将折子捧起,坐到了下手位置上。
这一来就进入工作状态,郑伯爷是没料到的,但他也没有去置喙的余地。
翻开折子后,发现是从颖都那里发来的,基本都和后勤有关。
这类的折子,相较而言,还是比较好处理一些的。
虽说雪海关的日常工作主持都是四娘在负责,但郑伯爷毕竟在那个位置坐了那么久了,格局,也早就养大,做这些批阅,倒是没什么难度。
通话套话没什么问题只是例行公事的折子,郑伯爷批了后单独放在了一边。
一些寻求延期且没有给出具体缘由语焉不详的,郑伯爷做了“速从办”的批示,下半句没写,但看这折子的人应该都能猜到,那就是“延误者军法从事”。
这一类折子,也被单独放。
还有一些,确实是给出了具体原因的,郑伯爷根据自己的经验和见识判断,应该不是后方的官员在故意拖延,而是实在有现实的困难。
比如望江大雨,冲垮了两座浮桥,导致一项军需输送延误的,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人力和态度短时间就能克服的。
好在,这种情况的折子不多,也就几本。
三类,做好折叠后,堆叠到一起,郑伯爷将它们再度捧起来,走到靖南侯案几前,将三类又分好。
靖南王抬起头,看着郑伯爷,道:
“批好了?”
“好了,王爷。这一叠,需要王爷您再看一下,这一叠,我做了批示。”
另外一叠套话废话的没必要说了。
靖南王翻阅了几本,点点头,道:
“知道本王想说什么么?”
郑伯爷点点头,道:“这批红的本事,不去司礼监可惜了。”
“呵呵。”
靖南王笑了,伸手,将这些折子推到一边,道:
“为帅者,想做到事无巨细,太难了,但本王的习惯就是做到事事心中有数,治军如治国,那种一声令下千军万马擂鼓冲锋固然畅快至极,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得坐下来,受累于案牍之中。”
“是,末将受教。”
“下午还会有一批过来,你就按照这样子的,帮本王批阅了吧。”
“是,王爷。”
“伤势如何了?”
“已经没大碍了。”
“虽说武夫的真正依仗,是自己的肉身体魄,但精气化神,体魄和精神,本就是一体,不求得像炼气士那般过分追求自我和道的贴近,但至少得做到不要拖后腿,否则对你日后修炼之途不利。”
这是之前去东山堡见刚从昏迷中苏醒的郑伯爷时看出的结论。
而那一次,郑伯爷先是魔丸附体,再是磕了薛三的药,精神遭遇了双重透支。
“是,伯爷,我记住了。”
靖南王点点头,问道:“吩咐外面送饭食吧。”
“王爷,我那儿早吩咐人准备好了,小火锅,您吃过的。”
“你还有心情准备这些?”
“再忙,只要条件允许,都得吃得好点儿。”
“走吧。”
公孙寁在烧着火,宫璘则坐在那儿偷懒,也不是故意偷懒,而是确实无事可做,郑伯爷一入王帐这么久没出来,他们俩其实就是郑伯爷的俩亲随,也没其他差事可干。
等到看见远处郑伯爷和靖南王走过来时,宫璘马上起身去切菜。
郑伯爷掀开锅盖,亲自将菜都加了进去,他知道靖南王现在很忙,自是没功夫去慢慢涮菜涮肉吃的,干脆一股脑地做个火锅冒菜。
“一起吃吧。”郑伯爷对公孙寁和宫望说道。
二人点点头,都拿碗盛了一些,然后远远地蹲到角落里去了,都是军二代出身的他们,自然不可能没那个眼力见儿。
郑伯爷则和靖南王一人一边坐下,开始用午食。
“西山堡那边,李富胜的攻势一直见不到效果。”靖南王说道。
“想来,是第一波没能拿下,现在进入僵持和消耗了吧。”郑伯爷说道。
田无镜点点头,“不过,有了你的前车之鉴,他倒是特意去侦查了一下,西山堡内,是楚国独孤家的一支私兵,并不是皇族禁军。
虽然,在皇族禁军里,也有一员将领叫独孤念,也是独孤家的人,但并未在一起。”
“这样的话,也就是时日的问题了。”
“慢慢扫,反正也不急。”
“这次,算是末将见过的王爷所打过仗里面的,最慢的一场了,其实,王爷应该更喜欢打这种仗吧?”
田无镜没回答。
“王爷,末将听说,望江的河工还在修?”
“是在修。”
“是为了做什么?”郑伯爷直接问道,“是和伐楚有关么?”
本来,郑伯爷就对望江河工的事很是意外,这边在国战呢,那边,居然还在修河工。
薛三回来后,也说了些关于河工的事。
要知道,三儿是这方面的专家,他看出了问题,那就必然是有问题。
郑伯爷犹豫了一下,又问道:“末将听闻,在望江击败野人主力围困玉盘城时,王爷您就曾下令打造我大燕的水师。”
以前的大燕,根本就不需要水师,但伴随着对外开拓战争的进行,要面对新的地形新的战场环境,水师,是必须要拥有的。
望江河工,很容易就让郑伯爷联想到大燕的那支新打造的水师。
田无镜似乎没打算刻意地隐瞒,
他放下碗筷,
看着郑凡,
道:
“就是本王现在,也不清楚到底能不能成,人力,在天象面前,还是有些渺小的。”
“王爷,这本就是您的谋划……之一?”
“嗯。”
田无镜将拿起筷子,在地上画了一条线,点了点,道:
“这是望江。”
郑伯爷点点头。
在这条线的尾端,田无镜用筷子划出了三条杠,道:“这里,是蒙山山脉,也就是你上次入楚时走过的地方。”
郑伯爷又点点头。
“望江自蒙山西侧入楚,最后,流入楚国大泽,这里,到这里,是楚人的运河,楚人借着这条河,控制着大泽以西一直到齐山这一大块区域。
当年,楚人的水师,也是顺着这条河北上入望江,隔断了江面大破了无疆的东征军。
你上次入楚,走的是蒙山山脉以东。”
郑伯爷马上道;“那里倒是能坐船行进,也有一些望江分下来的支流,但水道很短,也很不好走,只有那些商队走私的小货船可以行一行,且从这里进去后,还得面对绵延曲折的蒙山山道,那里,到处都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
我军根本就不可能从这里入楚。
而如果走孟山以西,固然有足够的河面可行,但那里,楚人的水师密布,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封锁河面。
若是从这里强行打进去,和直接大军出南门关借道梁国攻楚没什么区别了。”
就在这时,
田无镜的筷子刺入“望江”之中,向东斜拉向孟山以东。
“这………”
郑伯爷当即豁然开朗。
他之前,真的没想到,会,会,竟然会用这种法子!
他想过水攻水淹,毕竟古往今来这样子的战例不少,但镇南关所在的位置,想要引水来淹,近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田无镜的着一个点拨,才算是将原本的疑惑,完全解开了。
一时间,郑伯爷再抬头看田无镜时,真的是有些咂舌。
田无镜没理会郑伯爷的神色变化,转而专注于自己的叙述:
“夏汛之际,不仅仅是望江江面,其下支流的水位,其实也比一年中平时要高,蒙山以西,河道宽阔,但我大燕水师根本就不是楚人水师的对手,走这条路,是死路。
而一旦成功让望江一时改道,岔入支流之中,那么,蒙山以东的河面,短时间内,就能行得起大船了。
我大燕水师,就能够趁着这个机会,在楚人水师根本来不及反应之际,从改道的支流里,自蒙山山脉以东入楚。”
听到这里,郑伯爷马上道:“这应该不是水师入楚。”
田无镜微微颔首,道:“水师新建,虽然造了几座大船,但都是样子货,就算是加上从当初司徒家那里接收过来的一些残存水师,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就形成不了什么战力。
所以,本王本就没打算用水师进行什么奇袭,水师入楚,目的,是帮本王载一支兵马入楚。
这支兵马在成功入楚后,会趁着楚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迅速东进。”
说着,
田无镜用筷子点出一个点,
“这里,是镇南关。”
随后,
田无镜又在“镇南关”后点了一个点,又依照这个点,画了一个圆。
郑伯爷抢答道:“这里,是上谷郡,这个点,是上谷郡郡城。”
上谷郡,郑伯爷带公主回来时,走过那里,那时的他,伪装成一个贩粮至边关的商人。
所以,到这里时,郑伯爷也就将自己的筷子抓起,在“上谷郡”那个圈的西南角,点了一个点。
“王爷,这里,应该是这里,有一座城,叫荆城,荆城南面,是楚国境内的渭河,楚人郢都外的那条觅江,其实就是渭河的一道支流。”
觅江江面其实很窄,算不得江,但因为建都于此的传说,所以得以称之为“江”,有种钦定的意思。
田无镜没说话,看着郑凡,似乎是在等着郑凡继续说下去。
郑伯爷到底不是当初的愣头青了,最重要的是,他走过这里,思虑了一下,马上继续道:
“荆城,扼渭河之险要,乃上谷郡对外之咽喉,若是那一路从蒙山以东入楚的奇兵急行军奔赴于此,占据荆城,就相当于掐断了整个楚国上谷郡和楚国本土的联系!”
田无镜满意地点点头。
不过,他还是加了一句,
道:
“年尧,是个极为谨慎的人,根据密谍司的探报,楚军这次的粮草并未安置在镇南关后的军寨里,也不是上谷郡郡城,而是………荆城。”
“年尧,应该是害怕我燕军在扫掉镇南关外的大多数障碍后,不去硬攻他镇南关,而是分出多路兵马绕镇南关南下,故而才将粮道安置得这般靠后。
他的本意,想来是将战局不仅仅局限在镇南关以南,不仅仅是一座镇南关,甚至包括了上谷郡郡城以及整个上谷郡。
其实,楚人的上谷郡早就空乏了,没有咱们晋东十室九空这般严重,但拿来当战场,楚人也不会心疼。
而若是我军能提前趁楚人不备,一举拿下荆城,就能将楚人为这场战事调集和准备的粮草,付之一炬!
那时,楚人军心必然大受打击!”
田无镜摇摇头。
“王爷,末将说得不对?”
“望江一线,征发民夫无数,强行让望江改道,淹没周遭无视,新建水师进入楚国之后想再出来基本不可能了,也会随之覆灭。
付出这般代价才运送过去的那支奇兵,仅仅就是为了焚毁粮草打击一下楚人的军心?
郑凡,
胃口,
可以再大一些。”
“再大一些?”
田无镜用筷子将整个上谷郡连带着镇南关一起圈了一遍,
道:
“本王,是要那支奇兵卡住荆城这一点,阻绝楚人援兵,断绝楚人粮道;
到时候,镇南关,镇南关四野的军寨军堡,上谷郡郡城以及其内其他城池的大数十万楚军,都将被隔绝在着一尊大瓮之中!
本王,
要将他们,一举吃掉!
本王,要让那个年尧,要让他大楚皇族禁军主力,让大楚那些贵族私兵主力,全都葬送在这里。
一下子失去了这些精锐,楚国,必定元气大伤,莫说再行北伐了,接下来镇南关上谷郡在我大燕之手,想要什么时候南下,都由我大燕说了算,他楚人,只能被动受着。
这一战,本王要将他大楚,打成大乾!”
郑伯爷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当田无镜将其心中的计划和盘托出后,
郑伯爷心惊于这张棋盘之大,也震撼于田无镜的胃口之大。
所以,田无镜说外围的攻城战事,可以慢慢来,不急,因为他想给楚人足够的动员时间,让楚人调集更多的兵马援军和粮草军械赶赴上谷郡;
他想,一劳永逸!
此战若成,
将不逊数年前十日转战千里连灭赫连家和闻人家,哪怕是千年后,也依旧会成为观史者津津乐道的一役。
田无镜用筷子点了点先前郑伯爷戳出来的荆城的位置,
道:
“你给本王说说,这支奇兵,谁来领,合适呢?”
来了,
来了,
熟悉的感觉,
熟悉的方式,
熟悉的节奏,
又来了!
郑伯爷抬头,看了看靖南王。
这一次,
郑伯爷没推脱,没故意地去推荐别人,因为,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了。
好处,已经吃下了,再推脱,就显得太矫情也过于没有意义了。
既然知道必然是自己,那自己就大方一点,痛快一点,干脆一点,每次都扭扭捏捏的,也没那个必要。
所以,郑伯爷这次,很上道,也很直接。
“王爷,这一战后,末将要镇南关。”
“本王给你。”
“这一战后,末将要晋东。”
“给你。”
“这一战后,末将要成为名副其实的成国大将军。”
“理所应当。”
“还有………”
“还有什么,说。”
“请王爷帮末将想个封号,叫什么侯好来着?”
————
感谢LH灬同学成为《魔临》第一百三十八位盟主!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