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vqxz优美都市异能 萬古奇聞 txt-第286章 雪鶯的執着推薦-q1cmc

萬古奇聞
小說推薦萬古奇聞
仙池县被异常之气息弥漫,理应不是偶然事件,这种不凝也不散的朦胧之气十分罕见,既不同于灵气,也区别于妖气。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其存在,“有缘”的人美其名曰:仙气。
当萧墨竹来到仙池县后,清楚的感知到了“仙气”,任他已经是渊禾之力的化身也吃惊万分,因为人们口中眷顾着仙池县的“仙气”,更像是异妖的力量!
魑魇、利维塔、典衣的气息已被萧墨竹深刻的记住,还有极寒天瀑的连接光柱下多次出现的玄繇,如今萧墨竹未曾见识过的异妖也只剩夜魔德库拉,和炎魔帝丰,只是他们分别在美加大陆和菲利大陆,那是萧墨竹没有去过的地方。
那么现在仙池县这里的气息,又是谁的呢?
疑惑的萧墨竹不禁想到了东面的章百山,天池十九峰,以及由古至今都隐居于章百山之中的不仙山一脉,蒲氏一族,或许他们与此有关……
九炎的最东北,自古以来都是章百山一带,上上下下已是几千年,这里也和玉京山、雪炼峰一样,流传着有各种各样的传说,妖怪志异与仙魔神话。
纵观这些时日的不仙山一脉,可谓是有了大动作,蒲氏本家在不仙居也有百多人之众,而今分散于章百山脉的外围,像是在进行某个不为人知的计划。
冷空气渐渐在山中降下,顽强生长于低温大山的青翠植被也挂上了白霜,当面向东方的山坡被清晨第一缕曙光照耀时,亮晶晶的霜花让章百山的美景也升华了。
不仙居中,难得没有“重兵”把守,空荡荡的超广阔庭院洋溢着素雅与古朴的气氛。
在蒲氏的祠堂里,蒲雪莺身着一袭淡绿色连衣裙,披着粉红的外套,她的长发有些散乱的垂在背后,一个乖巧的发夹将额前的头发别在了头顶。
虽说蒲雪莺打扮得很休闲,但看她白净的脸上还挂着疲惫,似乎她才刚从甜美的梦里醒来,现在,她的表情却相当的不高兴……
“父亲,为什么要这样说,明明哥……墨竹哥他需要帮助的时候,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放弃他?”蒲雪莺像是受了委屈,焦急的对着祠堂里一个宽大身影说道。
手中捏着三支细香,不急不慢的在旁边烛火上点燃后,不仙山蒲氏的当代当家蒲天鹤,向祠堂正上位的列祖列宗牌位鞠了三躬,又凝望了供桌顶上密密麻麻的牌位一会儿,这才转过身来,看着他的女儿。
“现在萧家已经不是以前的萧家,萧墨竹也不是以前的萧墨竹!假如萧墨竹还存活于世,再贸然接近他不会有好结果,曾目睹蓉北小镇残迹的术士发出了警告,萧寂战死,萧墨竹也很可能已经走火入魔、堕入妖道……”蒲天鹤摇着头,感叹的说。
而还不等父亲说完,蒲雪莺不满的打断了他的话,眼泛泪光的道:“可是墨竹哥和我有了……婚约,不是吗?”
也许的不愿看着女儿伤心,蒲天鹤再次转身,背对着蒲雪莺,说:“以纸记录约定只是一种形式,契约束缚契约者本是天经地义,可惜,当初与你定下契约的是萧墨竹这个人,而现在,他还算是‘人类’吗?”
“父亲!你这是强词夺理!外面那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就乱传,墨竹哥就是墨竹哥,我相信他一定会安然无恙回来的!”蒲雪莺捏紧了小拳,完全不顾自己蒲家大小姐的矜持,大声的对父亲嚷道。
“唉!”
蒲天鹤低叹一声,继续劝道:“一开始是为了让你离开章百山,萧家还算值得托付,与之结为姻亲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可情况已经不同了!萧家的自家事都难平,何况最近妖患不断,外界的危险程度比章百山更甚,婚约的事就此作罢……”
作为一族之长,蒲天鹤自问理智而果断,让女儿舍弃婚约也是替她着想,可是此刻的蒲雪莺却听不进这些“善言”,气呼呼的一跺脚,之后转过身就逃离了祠堂。
日出清晨,蒲氏的祠堂里传出了一声声的叹息。
不仙居隐藏在章百山脉之中,由巨大的结界覆盖着,掩去了整座不仙居,即使是手段高超的术士也难以从外发觉,不过这种不仙山灵术的巨型结界的防御却并不是特别突出,因此常日里会有许多族人把守,蒲氏一族定居于此,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
后林之中,好不容易才静下心来的蒲雪莺张开了双臂,轻柔的灵力飞舞在她身边,时而变成灼炎,时而化作冰雾,招式的转换犹如吐纳呼吸般自然,只不过树林子颇有些受影响……
蒲雪莺天赋优异,自不周老人的试炼后也能熟练的掌握冰息之术,以此来修炼自是事半功倍。
不过这才没过几分钟,心头的杂念就迫使蒲雪莺因恍神而收功,在和父亲怄气跑出来后,她始终静不下来,心头仿若悬着一个大石,时刻都惦记着。
蒲雪莺放心不下的,就是曾与她有婚约的萧墨竹,那个转眼消失了半年之久的男子。
虽然萧叔叔的意外逝去让萧家深受打击,但墨竹哥没理由会不辞而别,都这么久了也不见音讯,究竟他遇上了什么事呢?蒲雪莺背靠着一株青绿树干,忧心忡忡的想着。
这位古老术士一族的大小姐,毕竟历事不多,唯一一次出远门即是与萧墨竹朝夕相对,单纯的心自此有了“归属”,满心都是萧墨竹的影子……
半枯的叶子遇风则落,缓缓飘下,后林里一时之间一片寂寥。
轻声一叹,蒲雪莺情不自禁的揉了揉眼睛,烦闷难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奇怪的感觉拨动了蒲雪莺的心弦,仿佛周围有什么存在,既隐于形,又隐于心,意外的被蒲雪莺察觉到了。
“是谁?有谁在那里吗?”无法确定也无法锁定异样感觉的来源,蒲雪莺环顾着四周,怯生生的问着。
可惜她的疑问无法得到解答,后林静悄悄一片,如若无人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