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g6优美都市小說 表小姐-第一百零一章 思量閲讀-vm2ro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小的时候,王家管事的嬷嬷是不允许王晞在晚上吃太多的甜食的,一来是对牙口不太好,二来是容易发胖。时候长了,王晞也就养成了习惯。可今天,她接到陈珞送来的牛皮糖,明明知道不应该,还是连着吃了好几块才开开心心漱口上床歇下。
薄明月的日子却不太好过。
他不明白,他调查那个香料的来源已经月余都无声无息没个动静,怎么一夜之间,大家都知道他在找人制香不说,还传到了他二哥的耳朵里,说什么他这段时间到处找制香的大师讨教制香的方法,是为了和人斗香,讨好那些风尘女子,弄得他二哥把他叫去狠狠地训斥了一番,连他祖母也被惊动了,留了他一起用晚膳,委婉地问起他是怎么一回事。
薄明月总不好说他隐隐觉得乾清宫新用的香有问题吧?
没有凭证不说,他还怕自己听风就是雨的,伤了最疼爱他的姑母的心。
但他觉得应该提醒二皇子几句。
太夫人问他话的时候,他不免有些走神,直到听见他六妹妹咯咯的笑声,打趣他“怕是害羞了”,他这才回过神来,茫茫然地用眼神示意太夫人贴身的嬷嬷赶紧给他递个词。
那嬷嬷自然不会得罪太夫人最喜欢的宝贝孙子,忙笑道:“要说,都怪永城侯府的人太浮躁了。儿女婚姻是大事,谁家不是口里含着手上捧着的,哪个愿意比别人家的低半个头?就算是定下来了,还要顾及着儿女的体面,遮掩个一、两分的。只有永城侯府,事情还只是递了个音,她们家就嚷得恨不得人人都知道。怎么能怪七公子伤了他们家的体面呢?”
薄明月总算是知道他祖母和六妹妹在说什么了。
不过,这件事是谁先提的呢?
他送东西给王晞的事并没有有意瞒着谁,因为一般只要事不关己,也就不会有人随意就说给他祖母听。
六妹妹平时行事稳重大方,不像是这样的人啊?
他又使了个眼色给太夫人贴身的嬷嬷。
那嬷嬷会意,继续把太夫人和薄六小姐说的话透露给他:“这话传话的,还不知道永城侯府听到的是些什么呢?侯爷向来治家严谨,七公子送些东西去给那位王小姐赔个不是,也是人之常情。我倒觉得七公子有情有义,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夸得薄明月都要相信了,腰都挺直了几分。
太夫人呵呵地笑,继续说起薄明月的婚事:“姻缘这种事是最让人说不清楚的。不是还有‘好事多磨’这种说法吗?你若是和王小姐有缘,总有再相见的时候。别着急!”
最后这句话,语带调侃。
薄明月满脸通红,不自在地挪了挪坐姿。
他对王晞,的确有些朦朦胧胧的好感,送东西过去,也有试探的意思。至于要不要继续献殷勤,他心里还没有个定数。但他知道王晞曾经陪着通家之好的长辈冯大夫去大觉寺向朝云讨教制香的事,他就寻思着,要是能让王晞陪他去见见冯大夫,让冯大夫给他拿个主意,或者是介绍个能帮得上他的人也是不错的。
至于他为什么不直接去找朝云,他觉得是因为那天陈珞也在,他要是直接找朝云,陈珞岂不是知道他在做什么?
若是让陈珞盯上了,以陈珞的性子,就算不告诉皇上也会在二皇子面前说他大惊小怪之类的。偏偏二皇子相信陈珞更胜于他……
再深一些的东西,薄明月担心皇后娘娘,担心二皇子,没有细想,也有点隐隐抗拒细想。
有些东西,就是这样悄悄溜走的。
而此时的他,只想好好的夸夸太夫人身边的这位嬷嬷,不愧是看着他长大的,不愧是太夫人的心腹,说话办事就是漂亮。
他忙对太夫人道:“您别打趣我了。我要是找媳妇,最最要紧的是得孝顺祖母。祖母喜欢我才娶,祖母不喜欢的,我也不会喜欢。”
太夫人被他哄得喜笑颜开,倒有心重新给王晞和薄明月做媒,可上次薄明月也说了,这位王小姐喜欢的是陈珞。年轻人的事她不懂,但如果这位王小姐真的喜欢陈珞,那肯定是不行的。
她可不愿意让自己的孙子、孙女受委屈。
想到这些,太夫人看了薄六小姐一眼。
她的这位孙女在她面前说了那么多的话,怕也是在打陈珞的主意。
若是如此,不管是王晞还是陈珞,恐怕都和他们家没有缘分。
他们家可不能弄出媳妇和姑爷曾经有瓜葛这样的丑闻。
太夫人笑眯眯地望着自己两个如珠似玉的孙辈,心里却十分的冷静理智。
薄明月也好,薄六小姐也好,当然不知道他们的祖母是怎么想的,薄明月咬牙切齿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让贴身的小厮:“给我查,狠狠地查!看是谁在二哥和太夫人面前嚼的舌根。”
薄六小姐则一路紧紧地捏着帕子回的绣楼。
她要给自己好好的做几件衣裳,到时候去参加王晞的乔迁之宴。
至于王晞,她香香甜甜地睡了一觉,就接二连三的接到了好消息。
一个好消息是冯大夫那里。
冯大夫找了一个愿意搏一个前程,去宫里给皇上看病的大夫。让王晞和陈珞尽早安排时间,去见那位大夫一面。
一个好消息是大掌柜那里的。
他给陈珞推荐了一个落第的举人,一个不准备再走仕途的秀才。说是这两人虽然都没有国士之力,却也俱是老实本份,踏实肯干之人,出谋划策能力一般,但帮着打理些庶务却是再好不过的了。
让陈珞自己去看看,选个合适的,或者是把两人都留下。
王晞不免感慨,没有消息就两个都没消息,一有消息就两个一起来了。
这还不得忙得飞起来。
她连忙让王喜去给陈珞传话。
陈珞正在请武骧左卫都指挥使苏同帮着弄些茭白,听说陈裕来找他,他还停留了一会儿,和苏同继续说了会茭白的事这才出了武骧左卫的衙门,以至于苏同和心腹的下属还嘀咕了一会,说:“该不是皇上那边有什么动静吧?我倒是知道有家小馆子,东家是我们金华的,他们卖的就是苏浙菜,去吃饭的也都是我们苏浙籍的官吏。我曾经在他们家吃到过茭白。别的地方没有,他们家肯定有。得提前去打个招呼,让他们帮着留一点才是。”
东西来得太简单就不值当了。苏同想让陈珞承他个人情,准备拖陈珞几天再把这件事给办了。
陈珞得了信却觉得非常的糟糕。
上次他去见过石磊之后就很想去跟王晞说说这件事,可他答应宴请王晞的事儿还没有影子,他想了又想,最后只是送了些点心过去。
如今请客的事依旧没有影子,谁知道冯大夫和王家大掌柜那里却都有了回音,他想回避也回避不了……
陈珞抓了抓头发。
他还从来没有像这样对人失信过呢!
陈珞决定先去见见那个大夫,只好硬着头皮和王晞约定了时间。
王晞那边虽说要宴请薄六小姐等人,可具体在忙的都是王嬷嬷,她定下了名单和宴请开支,反而没什么事了,天天和常珂在一起撸猫玩,惹得常珂都想养猫了。
什么人居然愿意进宫去给皇帝看病?
王晞很好奇,对和陈珞一起出门也就雀跃万分。
到了那天她不仅打扮得漂漂亮亮,还把薄明月送给她的两支百年何首乌给带上了,准备送给冯大夫。
宝剑赠英雄。
冯大夫应该会喜欢这样的礼物。
没想到去了济民堂,见到陈珞,陈珞却给她带了天津卫的大麻花和熟梨糕。
那大麻花也就罢了,好带。可那熟梨糕却热气腾腾,还淋着桂花枫糖,雪白的糕点,金灿灿焦黄的枫糖,还带着扑鼻的桂花香,让王晞不由睁大了眼睛。
陈珞就有些不自在地道:“想着你挺喜欢吃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正好前几天出门去了趟天津卫,他们那里的大麻花算是特色。正巧他们旁边是家老字号卖熟梨糕的,我就把他们家的师傅给叫来了京城,现做了屉熟梨糕。
“你快尝尝合不合你的口味?
“这个桂花枫糖的是他们家的招牌。他们家还有红豆的,黑芝麻的,绿豆的……各式各样的馅。要是合你口味,我让那师傅去你家,教教你们家的厨娘。你想什么时候吃就能什么时候吃了!”
哎呀,陈珞怎么能这样。
长得样样都在她的心坎上也就罢了,行事做派怎么也像她养的小猫崽香叶踩奶似的,每一脚都踩在她的心口上。
太让人感动了。
“人家要是百年老字号,那也是有传承的手艺的吧?”生平第一次,王晞有些言不由衷地道,“让人家去教我们家的厨娘有些不好吧?我要是想吃……”
她想说,去买就是了。
可当她看见陈珞听了她的话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之后,她立刻觉得自己有点矫情了。
人家都把师傅给弄回来了,她要是还不领情,这就好比她送礼,没有送到别人的喜好上,她会很失望一样。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
她忙改了口,道:“不如请师傅多留些日子,我把他们家的口味挨着个全尝个遍?”
这样也行。
好歹他算是投其所好地送了份礼给王晞。
陈珞微微颔首,算是答应了。
莫名的,王晞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