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6cg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討論-第856章 暗魔生物讀書-kjg84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56章暗魔生物
因为东南海岸绵长,还要猛然来袭,也被迫分布在广袤区域,形成虽然数量不下数百万甚至千万,却没有主要力量汇聚的场面。
尽在当初,发动了几轮强猛攻击后,如今演变成一点点蚕食得的僵持形势,由数量最多的低阶,作为前线炮灰,大肆掠夺和抢占任何人族兴盛之地。
总之跟随海水狂涨,哪里遭到淹没,哪里有成为厮杀之地,在深海仍旧有大量妖兽,无穷无尽冲杀过来。
各大宗门以及人族修士,前往抵抗的十去其三,也有惶惶数百万之众,金丹元婴满地走,化神上玄不如狗。
随着各种对抗,内陆交易市场,也出现前所未有的火爆局面,妖丹妖婴大幅度降价,海中的材料堆积如山,甚至出现按重量甩卖的疯狂举动。
很久以来,低阶修士囊中羞涩带来的压抑,在这一刻彻底宣泄,一轮又一轮疯狂囤货,甚至从中赚取差价,想尽办法让腰包鼓一些。
无数闭关多年,甚至从不冒泡的隐居强者,也尽数走出洞府,不论寻觅灵材,还是上前方亲自杀妖取材,或者借此契机寻求破境契机,都如小溪入河,逐渐组成庞大的抵抗洪流。
陆寒已经离开落云宗三天,此刻正主宰斑斓殿大厅,接受所有弟子参拜行礼。
区区几十年,这里已经弟子近千,上玄境客卿长老多达四位,元婴修士无数,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去了多少人?”
“启禀前辈,两拨修士共计三百整,最新消息是伤亡三成,却也收获甚丰。”
斑斓殿掌门叶紫寰,跟本不敢抬头,他从没小看过陆寒,但屡屡遭到打击,每个炸雷般的消息,都让其震骇许久。
当初,在主座上的年轻人面前,视苍元如蝼蚁,敲击上玄如土狗,接着又捏死大乘,打爆神照,动辄掀翻宗门。
现在,听闻他已经不亚于渡劫老祖,几乎再无敌手,这一切才区区几十年而已,今天又出现在这里。
他是这里的恩人,也是斑斓殿的天大缘主,虽然只是路过,虽仅仅停留片刻,却等于让玄界再把光芒聚焦。
此地,又要在崛起路上加快脚步了,尤其当前危机重重,等同雪中再次送炭,大恩!
“这里有一堆灵宝,还有几件天宝,拿去做个应急防护,宗门在不在已不重要,少死点人就是胜利。”
嘶!
出手就送灵宝和天宝?
下方泱泱众人,顿时瞪直了眼睛,大惊失色的抬头,就见一件件宝贝,闪闪放光接连飞出,落在主座旁桌案上。
有雪白的小香炉、金花紫碗,黑灰色盾牌,以及青褐色短刃等,无一不是奇物。
太牛逼啊!
“谢陆前辈,恩德功盖四海!”
‘当初在斑斓秘境,有些事还没有做完,陆某要再去看看,并且加几道封印,防止海妖破坏啊!’
这句话,陆寒用了密语,自然也只告诉叶紫寰,然后他飘然离去,后者忙不迭点头,生怕有半点迟疑,其实要去那里何须向他征求。
当年,秘境内爆发巨变,再也无人敢冒进,后来宗门兴盛,他终有实力再次将入口严密防护起来,但在陆寒眼里,那些手段都是孩童伎俩。
他还知道,没人走完秘境的全部,无数宗门和强者蜂拥而入,充其量也探秘并揭开了三四成区域。
若叶紫寰知晓,整个秘地的造就开拓者,就被陆寒掌控在手里,况且里面曾有强大修士存在,并且成功飞升到仙界,恐怕会吓死他。
仅仅一个时辰,陆寒已经降临故地,共有四道杀阵和两层防护,仅仅嗡鸣一声便失去目标,根本对他无感。
旧地如旧,许多地方还有当初厮杀的痕迹,然而不同的是,一股淡淡蛮荒气息,不知从何处涌来,似乎无所不在。
前些时日,他‘委婉’的让天符真人彻底吐出所有,当初为了弄到真绝鬼花,他把小半部分秘境差点翻了一遍。
又以地主身份,到处打劫各个势力,走过的地方已占据秘境小半,即便内部又发生了巨变,也没任何情形可以威胁自己了。
除却天符老头描述的两处未知之地,和一处他当年也颇为忌惮的地方,后来岑泠老妪在此修炼,不知是否到过那里。
‘黑光,白芒,三字怪符……,靠近则吐血,甚至损坏本元。’
‘气泡里沸腾一片幻象,有仙宫有幽冥,以及万灵各界,却只能目视,触之无功。’
‘让渡劫修士摸不到头脑的东西,就真的有些奇怪了,但那几种不知名灵药,必须先搞到手,除了太极神丹,‘三妙丹’也能凑和一段时间。’
即便目标明确,陆寒仍旧游走了一圈当初闯过的地方,首站就是千里凌海,他曾在附近铸成灵婴,几乎九死一生,幸好有个名叫冷莜瑜的女子。
“奇怪了!”
强大神念向远处延伸,本已经被扩大的凌海岸边,诡异的一片干涸,随着飞行仍未见半滴水渍,但他脚下早该水势涛涛了。
秘境内同样黝黑无光,灵目运转向前望去,一个巨型大坑向下蔓延,原本凌海中心,戏剧性的只剩一汪水塘了。
黑水寂静,占地不过十几个足球场,规模只剩浩荡时的万千分之一,着实让陆寒盘桓好久。
这里为何要发生巨变,天符真人给的答案也是模模糊糊,在他当年大难不死后,跑到次秘境时,正好在巨变之后,处处都是新鲜面貌和气息,因此才有了开辟一说。
两个时辰后,他又站在当初斩杀蜘蛛和蜈蚣怪的地方,此地竟然变成一座六百丈高的山峦,周围凭空多了几根粗糙石柱。
有更荒冷的气息,从石柱上散发出来,似乎都来自蛮荒,上面残留着一股股强大妖兽的余味。
而后,又掠过那条巨大深渊,这里的鬼魅邪灵,多半都在上次被绞杀殆尽,幸存残留的根本无法兴风作浪。
但尽头处,他曾经用榨干火山炼丹的地方,击杀鬼界十大圣灵之一的‘森鸟’所在,地面已经塌陷了数十里,深度数百丈,无数妖兽白骨,几乎将半个大坑填满。
分析这些新增的骸骨,大的足有几十丈,境界上基本能和大乘期修士抗衡,小的仅如犀牛,还未生出灵性。
坑内总计至少上百具之多,最上层的似乎才被吃掉不久,血腥气息犹在,现场让人悚然。
‘曾经,我打跑过一个化形大妖,他多半已经坐稳神照级别了,但似乎并非残忍弑杀的家伙,可能又有新的大妖冒泡。’
回忆中,那是个肌肤有点黝黑,穿着陈旧步衣的青年,两道目光深邃,曾经给了陆寒很大压力。
化形成人族后,还左手拄着黑红色拐杖,右手晃动白色羽扇,脖子上还套着三个陈旧的铃铛,铃铛上可有真绝鬼花,此妖曾经是岑泠飞升前的灵宠。
被打跑后,再也没见到他,就连各大势力进来搜刮,也未听闻被此妖出面弄死的,或许因为胆小彻底隐匿了。
没过多久,陆寒到达捕获真绝鬼花的地方,让他咋舌的是,当初三纵三横的山岳,此刻全都挤在一起,中心地带曾经被鬼花之灵布下大阵,现在踪迹皆无,更别提藏匿里面的洞府。
但细看之下,这些堆积在一起的山岳,似乎像一张脸谱,五官七窍都在,占地数百里方圆,正对着自己狞笑。
“孽障!现形吧!”
突然,陆寒一拳捣出,但方向却是西侧黑暗之地,拳头上顿时弹跳无数粗大电弧,照亮周围虚空,流星般轰击而去。
“吼——!”
震耳暴叫声中,拳罡尚未接近,就从那里冒出更多的黑色电弧,化为无数长矛,向中间迅速合拢,一支长约百丈,粗细堪比水缸的雷矛诞生。
‘轰咔!’
巨爆当场炸开,强光掀开秘境面纱,几百里内都被照亮,冲击力量瞬间扫平一切,也迫使对方露出身形姿态。
雷矛能把陆寒拳罡化解,可见其蕴含的力量,对轰处的虚空,已经扭曲成一大团旋涡,如风车般旋转起来。
首先见到的确是一张怪脸,和堆积的山峰形状果真相似,周围有黑色光晕环绕,仅仅听见快速的念诵了一段怪异的咒语,妖物便露出恐怖真容。
巨大身躯堪比黑暗化身,钢毛倒数凶牙利嘴,头生一只紫红怪角,妖目阴狠森森,背后长着三根骨刺,外形非常可怕。
一对分叉型的利爪,表面电弧闪烁,在此獠出现时,他背后的黑暗空间,也跟着向前压来,欲要吞噬一切。
“哼!才时隔不久,你又进来扫荡了,此獠不知从何处而来,似乎被封印了许久,远古凶性宣泄之下,这秘地已经成了他的美食乐园。”
嗡!
西南虚空,莫名颤抖几下,就挤出个身影,脸上还有些苍白,造型比较狼狈,正面带嘲讽,一副幸灾乐祸之色。
浑身血痕累累,双肩有几处焦灼漆黑,胸前还挂着利爪扫过的伤痕,气息还算稳定,似乎不久前经历过厮杀。
陆寒一瞥,顿时看见脖子上那个铃铛,但拐杖和羽扇都不见了,此人分明就是当初的那个化形大妖变神的青年。
‘奇怪!我怎么越发看不透这家伙了?’
两人互相扫视,青年也惊讶和一凛,当初他看陆寒,以上境姿态腐蚀晚辈般,只是发现这人族的丹田气海处模模糊糊。
现在,直接变成一层光影,进能看见外形,内在之处皆为虚幻般,再细看时就形同旋涡,有种要掉进深洞的可怕感觉。
“吼!嘎嘎嘎……!”
未等陆寒回应,他身前已经剧变,怪脸妖物先是冲青年震怒般大吼,继而高声狞笑,似乎在宣示自己是胜利者。
接着就有恐怖的妖异气息爆发,此妖仅仅向前一扑,竟然跨越十几里,已经到达陆寒眼前。
彻底看清其身躯后,原来足足上百丈高,腹部一收一缩,中间有块扭曲的黑斑,顿时鼓荡几下,就喷射出大量炫光,形成漆黑漩涡。
“小心呀!此潦是暗魔类的生物,这秘地如此漆黑,和它的主子,曾经共同作孽大有渊源。”
青年竟然开始提醒陆寒,他现在的肌肤不再黝黑,无数条白色斑纹爬满肉身,并发出淡淡亮光,整个身躯都充满妖异。
陆寒无暇理会,冷冷的看了黑光形成漩涡一眼,似乎已经掉进深渊,永远无法复生,将彻底沉沦为妖魔的一颗棋子般。
噗!
他口中,顿时喷出一道银白闪电,未有半点声响,便打入漩涡核心。
怪脸妖物第二击也到了,一只利爪膨胀千倍,铺天盖地狠狠拍下,周遭虚空也似乎跟着压来。
“嗷——!”
风暴压迫陆寒,导致其身躯微微下沉,但他丝毫未动,似乎在等待什么,直到一声痛叫,头顶山岳之力就诡异消失了。
只见怪脸妖物,猛然抽身暴退,双爪捂住腹部,痛叫声越来越高亢,庞大身躯甚至扭曲变形,最终坐在地上,来回翻滚数圈。
蓦然张开大嘴,一道银白电弧射出,其痛楚神色才逐渐缓解,站起后气喘吁吁,一抹畏惧的看向陆寒,最后又被涛涛凶焰代替。
浑身开始发光,光濛濛中更加壮大,堪比乌黑大山,比先前气息还有恐怖。
好像被彻底激怒,扭曲的面容更加丑陋,浑身的妖异程度,一节节攀升后,顿时达到神照巅峰水准。
“你完了,它要吞噬这里,我已经吃亏数次,此獠体内另有乾坤。”
青年声音一颤,高声叫喊几句,慌忙没入虚空,似乎开始远遁规避,一副十分惧怕的样子。
附近,尖锐风声大起,阵阵黑光冲来,陆寒瞳孔收缩,因为他看到自己面前,莫名出现个亩许大小的漆黑洞口。
未及有所动作,四周光线顿时更暗,有刺鼻腥风迎面吹到,感觉空间在向前猛推了他一把,下一刻就身处漆黑陌生异地。
无论天地和四周,在此皆不成立,只有黑濛濛的一片,甚至连三大至尊法则都不存在,比混沌更加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