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xzg好看的都市小說 問丹朱-第二百六十一章 悶坐分享-nq1l2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铁面将军迈进一间屋子,陈丹朱紧随其后跳进来,再探头向外看,然后才舒口气。
“鬼鬼祟祟的。”铁面将军走过去坐下来,“这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陈丹朱说:“不是见不得人,是不要打扰到别人。”怏怏的走过来,看到铁面将军坐下了,便自己去一旁扯了一个垫子,坐下来倚着桌案长叹一声,“将军您年纪大了不懂,这是年轻人的事。”
铁面将军哦了声:“你们年轻人有什么事啊?”
陈丹朱叹气:“没什么事。”又坐直身子,看着桌子上摆着的茶水点心,跟三皇子那边的似乎差不多,可能都是皇帝优待的御膳吧,她自己斟茶,再拿起一块点心吃了,点点头,味道果然是一样的。
有吃有喝填满了乱乱的心绪,陈丹朱随口问:“三殿下也在这边歇息啊?”
铁面将军嗯了声:“三殿下还有很多事要忙,前殿后宫来回跑太耽搁。”
陈丹朱嚼着点心感叹:“三殿下太辛苦了。”
铁面将军道:“年轻人你不懂,能多辛苦些是好事。”
陈丹朱撇撇嘴,喝口茶,这才看到只自己吃喝,铁面将军倚座不动,忙将点心往将军这边推了推:“将军你也辛苦了,吃点吧。”又亲手给他斟茶。
铁面将军摇头:“老夫年纪大了胃口小不用这些。”
父亲年纪也很大,但吃的也不少啊,陈丹朱笑道:“将军是不想摘下面具吧?其实不用在意,我不怕,我又不是外人。”
铁面将军不理会她,也不碰那些吃喝。
陈丹朱也不强求,自己捏着点心悉悉索索的吃,心神漫游——三皇子和那个宁宁已经相处的这么随意自然了啊,三皇子句句时时刻刻都唤着,自己虽然坐在那里,但如同不存在。
唉,陈丹朱垂头看着手里的点心,曾经她觉得跟三皇子很亲近了,但当齐女出现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她和三皇子的亲近本就是靠着先机偷来的,现在真正的主人来了,她这个假冒的自然黯然失色。
也好,她始终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治好三皇子,齐女来了,就能治好三皇子,以后三皇子再不会有这么多饮食禁忌,不会被人轻易的算计,也不用再跟着自己,被自己的声名所累——
虽然想的都明白,但不知道为什么,陈丹朱看到手里的点心上溅起一滴水花,真好笑,点心上还会有水花,她不由笑了,笑了才回过神,感受到眼底的湿润,顿时又有些慌乱,她怎么掉眼泪了!
这有什么好掉眼泪的!太丢人了!
陈丹朱悄悄的抬起头看铁面将军,铁面将军自从坐下来都没有变过姿势,倚靠着椅背,铁面遮住脸,看不到他的神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年纪大了,容易犯困吧?
陈丹朱忙借着端茶,抬起袖子飞快的擦了眼泪,小声的唤“将军?”
铁面将军嗯了声:“什么事?”
陈丹朱讨好问:“枫林说将军以后住军营了,那我能不能随时去探望将军了?我这次来——”
铁面将军身形动了动,打断她的话问:“又给老夫做了什么药啊?”
这次还真没有——她一心急着来宫里想着能见到三皇子,来的急急忙忙什么都没带,陈丹朱做出不安震惊的神态:“将军,您又哪里不舒服了吗?您在陛下这里,我以为将军用不着我的药,没想到——”她忙伸出手,“让我给将军诊脉看看。”
铁面将军摆手:“不用,老夫没事,就是随口问问,要不然你还有别的理由来见老夫吗?”
陈丹朱愕然,旋即又哈哈笑了,也是,铁面将军是什么人啊,她在他面前耍那些小心思,不是给他看的,是给世人看的。
“好,我知道了。”她笑道,再捏起一块点心吃,“将军住军营,我要是想见将军的话,就让竹林带着去,去军营就不怕冲撞皇帝陛下。”
铁面将军不置可否,任她随意,看着女孩子把桌上一盘点心吃完,又喝了两杯茶,虽然眼底还有微红,但脸色精神很多。
“吃饱了就回去吧。”他说道。
陈丹朱也才注意到盘子空了,略有些尴尬,讪讪道:“御膳的东西难得吃到。”说罢起身施礼告退,“多谢将军,那我走了。”
铁面将军嗯了声,看陈丹朱走了出去,但几步后人又跑回来了。
“将军。”陈丹朱瞪圆眼,问,“你找我来什么事啊?”
她都忘记了,是铁面将军找她来的——总不会来这里吃御膳的点心以及喝茶吧?
铁面将军道:“原本有事,但现在没事了,你回去吧。”
这样吗?适才三皇子说将军在和皇帝议事,所以要找她说的事情议完了,不需要说了是吧?想到三皇子,陈丹朱又几分怏怏,应声是:“丹朱告退了,将军再有事随时唤我来。”
铁面将军嗯了声,看着陈丹朱再次向外走,但这次还是没有走出去,而是又急急忙忙的向内退回来。
“怎——”铁面将军问。
刚开口陈丹朱就急急的回头,对他嘘声,躲在门口指了指外边,用口型说“三皇子——”
应该是三皇子歇息过后要继续去殿内忙碌了,铁面将军问:“三皇子在外边怎么了?又不是不能见。”
陈丹朱急的对他摆手,压低声音:“别说话别说话,将军,你不懂。”
铁面将军摇摇头,拿起一旁的书卷看起来,不再理会她。
陈丹朱站在门后隐没在阴影里,看着门外不远处投下晃动的人影,太监们抬肩舆,有女声说话,有身影坐上去,然后地上的影子凝固,似乎过了很久,那影子才散开,然后脚步杂乱渐渐远去。
陈丹朱轻轻的吐口气,三皇子当然不是不能见,但她现在不太想见了,见了,总觉得尴尬。
“将军,我走了。”她说道,垂着头走出去了。
走到门外还能看到三皇子的肩舆向大殿而去,她怔怔看了一刻。
枫林在门外站着和竹林说话,见到她出来忙道歉:“我问过了,不方便进后宫给金瑶公主送消息让她来见你,不过我会将这件事转告金瑶公主,让她知道你来过。”
陈丹朱对他笑了笑:“枫林你太客气了,谢谢你。”
枫林忙笑道:“丹朱小姐脾气真好,竹林跟着你是享福了。”
竹林冷眼看着他,这福气你怎么不想来享?
陈丹朱哈哈笑:“竹林也很好啊,能有竹林帮我,我也是享福啦,好了,竹林,我们走吧。”
刚要迈步,有女声从另一边传来“丹朱小姐。”
陈丹朱转头看去,见宁宁手里捧着一个小匣子婀娜走来。
“是你呀。”陈丹朱对她一笑,“有什么事吗?”
宁宁将小匣子递来:“殿下吩咐过给丹朱小姐带的点心。”
陈丹朱嗯了声,伸手接过:“谢谢你。”
宁宁屈膝一礼,再一笑:“丹朱小姐客气了,那我告辞了,殿下身边离不开人。”
陈丹朱嗯了声,看着宁宁转身向那边大殿追去,她捧着小匣子一直追随着宁宁的身影,直到她到了肩舆旁边,跟肩舆上的三皇子说了句什么,三皇子便从肩舆上探身向这边看来——
那么远,她已经看不清他的脸了,陈丹朱收回视线。
“竹林,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