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上門狂婿笔趣-第兩千七百八十八章 奪寶殺人鑒賞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虽然在下不知道哪里冒犯了贵派,但是既然前辈想要赐教,在下也就却之不恭了!”
说着肖思瞬就运转起周身的元力,想要徒手和那长老过招。
看着肖思瞬丝毫没有寄出武器的意思,擂台之下的弟子们又再次面面相觑道:“这也太不尊重人吧!”
“就是,和人对战,怎么可以不拿出自己的武器呢?”
“哈哈!你们说这小子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武器太不入流了,自惭形秽,所有才不敢祭出来的!”
此话一出,场下的弟子也纷纷安静下来,没一会儿,就传出一阵整整齐齐的嘲笑声:“哈哈哈!还是师兄高见!这小子从出现到现在都没有拿兵器,想来真是这个原因了!”
因为他们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压低,所以被肖思瞬听了个一清二楚。
肖思瞬本身就是一个孩子,现在被人当众这样嘲笑,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了,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尔等鼠目寸光,我就算是手无寸铁也可以一骑绝尘,让你们望尘莫及!”
那掌门听到肖思瞬这样说,眼里闪过一丝兴趣,眼神也在肖思瞬的身上停留了片刻,没一会儿就移开了。
小子天赋绝佳,性子却有待磨炼呀!
那长老如何听的肖思瞬这话,眼里的戾气更是毫不掩饰的朝着肖思瞬射来,牙齿也咬的直响,“小子!你实在是欺人太甚!既然你看不起我们这些用剑的,那么我有何必将就什么长幼之分呢!”
话音一落,就见他将手上的灵剑快速的舞动起来,随着他身形的移动,场下弟子也开始快速的后退开来,待到他们站定之后,肖思瞬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剑阵包裹起来了。
没想到那长老如此轻描淡写的剑招之间居然暗含着如斯骇人的剑阵!
随着剑阵的收拢,肖思瞬的脸色也难看起来。
不仅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剑阵对他的威压,他更是感受到随着剑阵的逼近,自己体内的元力也越发稀薄了。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
这样想着,肖思瞬就运转起全身的元力,朝着剑阵的一个地方狠狠地撞了上去。
“砰!”
随着声音的传出,肖思瞬也狠狠的跌倒在地上,但是剑阵却纹丝不动。
那长老自然感受到了肖思瞬的动作,“哈哈!小子,你这样只会消耗自己的元力和精力,对我的剑阵没有丝毫影响的!”
听到长老这样说,那掌门也看了过来,眼里的兴趣也消失殆尽了。
之前的豪言壮语似乎只是一场笑话!
在掌门眼神即将收回来的时候,他突然愣了一瞬,随即眯起眼睛,越发关注起剑阵里面的肖思瞬了。
绝色炼丹师
在肖思瞬倒地的瞬间,他怀里的寒光也随即挣脱了出来,它看着这个剑阵,兴奋的跳跃了几下,在旋转几圈后,唰的一声飞到肖思瞬的手上。
肖思瞬看着将自己从地上带起来的寒光,不解的问道:“寒光,你不是再次自封了嘛?”
因为肖思瞬的跌倒,导致他手上被自己捏出的伤口再次浸出了血渍,但是肖思瞬没有丝毫发现,因为血渍都被寒光吸收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液的滋养,寒光此时光芒大盛,将已经近在咫尺的剑阵都逼退了。
看着四散开来的剑阵,那长老难以置信的张大嘴巴,“不可能!这小子不会剑术,如何能够将我的剑阵逼退!”
感受到威压的减弱,肖思瞬心里一喜,老匹夫,既然你不仁在先,那么你也不能怪我无义了!
随即肖思瞬双手紧握寒光,对着自己先前撞去的地方狠狠一挥,就看到一道剑光闪过,剑阵就不攻自破了!
随着剑阵的消失,长老更是面色苍白的跌坐在擂台的边缘,身上的气焰十分萎靡,“怎么可能呢!”
场下的弟子也因为剑阵的消失受到了不小的撞击,还不容易稳定了自己的身子后,定睛往擂台上一看,一道惊讶声破空而出,“看!他手里拿着剑!”
于是所有人,包括那个长老都朝着肖思瞬看去,在看到他手上的寒光时,更是直接从擂台上跌落。
一拳歼星 剑走偏锋
看着这样失常的长老,场下的弟子更是不敢有丝毫的移动和声音发出,所以一时间整个世界都寂静了。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位长老再次出现在擂台之上,用灼热的眼光看着肖思瞬手上的剑,欣喜若狂的叫嚷起来:“哈哈哈!输得不冤枉!不冤枉!”
看着长老输了还一副兴奋异常的样子,擂台之下的弟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肖思瞬了。
掌门人从椅子上站起来,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肖思瞬手中的佩剑。
不仅仅是掌门人,连带着擂台之上的其他几位长老也站立起来,带着疑惑而又惊喜的眼神看着肖思瞬手里的佩剑。
许是他们的眼神太过于露骨,肖思瞬想把寒光藏起来,但是寒光却极其喜欢这里,居然挣脱了肖思瞬的手,径直朝着空中飞去。
“哈哈哈!原来这并不是你的灵剑呀!”
最开始出声质问肖思瞬的那个剑修见状大声嘲笑道。
此话一落,在场的所有剑修都对寒光露出了觊觎的神色,但是碍于掌门人还在这里,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寒光在半空中飞舞。
肖思瞬原来也不知道寒光剑是如此的稀有,自己不是剑修,仅凭自己的元力,依靠着寒光剑就可以突破那位长老的剑阵,要是寒光出现在一个剑修的手中,那简直是如虎添翼呀!
就在这时,原本站立起来的凌霜剑派的掌门人突然动了,他飞身朝着寒光而去,整个身体好似利剑出鞘般,没一会儿就和寒光在空中交锋起来。
随着一人一剑的你来我往之间,整个擂台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剑气削出了无数道剑痕。
因为寒光剑上沾染了肖思瞬的血渍,所以肖思瞬也可以感受到寒光是兴奋的。
寒光虽然是灵剑,但它现在还没有认主,所以在交战了数十回合之后,还是败下阵来,掉在了掌门人的手上。
那掌门人拿着寒光,眼里带着欣喜的光芒,重现回到座位前。
在他正准备坐下的时候,那怪人怪笑两声,“呵呵!你们凌霜剑派的作风也不过如此嘛!”
此话一出,凌霜剑派上上下下再次将目光集中在肖思瞬两人的身上。
怪人将这些目光视若无睹,闲庭信步般从擂台的一角移动到掌门的面前,抬起头,直直的看着掌门人,“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这样说着,还用眼神示意众人看掌门人手中拿着的寒光剑。
额!
这,这剑好像确实是掌门人从那小子身上拿来的,但是这样说又好像不太对劲呀!
但是这剑又确实是那小子的呀!
擂台上下将整个过程看的清清楚楚的,一时间到也不知道 该怎么评判自家掌门人的举动了!
掌门人此时也把目光从寒光身上移动到了怪人的身上,停留了好长一会儿后,掌门人喊了一句:“你们将他困在这里!”
话音一落,掌门人就借着寒光就舞出一道剑气,直直的朝着怪人的面门而去。
随着剑气的发出,寒光也兴奋的发出一声剑鸣,在剑气舞出之后,掌门人的身形也快速朝着肖思瞬掠去,一个起落间就带着肖思瞬离开了擂台。
先前与肖思瞬对战的长老看着自己掌门的举动,身形使劲晃了晃,险些再次从擂台上掉落下去。
自己身为剑修,自然明白灵剑对于剑修的意义,但是掌门人这样明目张胆的强取豪夺实在是有辱自己的身份呀,更不要说现在居然还想夺宝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