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討論-第465章:那隻喪喪不對勁(78)讀書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唐果和两个异能者交过手后,就发现这两人不太好对付。
这两人的实力给她的感觉很奇怪。
半步滄桑 小說
她的等级压制不了这两人,按理说这两人应该是四级,但他们的战斗力好像又比四级要弱一些,就像是空架子一样。
嘴唇花就像一个拳击女战士,三枚叶片宽大又格外坚韧有力,快速挥出去的时候,能听到很凌厉的破空声,唐果都有些忍不住分出注意力放在嘴唇花身上。
嘴唇花性感的大红唇花盘,凑近那个火系异能者后,灵活地像只松鼠,快速躲开了扑面的火球,大红唇突然张开,挥动的叶片让异能者不得不拼命躲开,因为刚刚被那大叶片抽了一巴掌,此刻这个异能者左边半张脸都肿的很高,面部好像也没什么知觉了,不知道是不是叶片上沾染了麻痹类毒素。
虽然躲开了三片攻击力超强叶子的袭击,但异能者却没能躲开那性感的大红唇。
嘴唇花“啵”的一下亲在异能者红肿的左脸上,顺便还张开花盘用锯齿状的牙齿啃了一口。
……
“啊——”
男人痛苦的惨叫声,让唐果头皮发麻。
只见火系异能者疯狂后退,想要伸手将脸上的嘴唇花揪下来,但手还没有握紧叶脉,就被一片子啪地一下抽中了手背,嘴唇花的根茎蹬在他手臂和小腹,轻松就弹到了半堵还没有彻底坍塌的矮墙上。
踉跄后退的火系异能者,甩出去的火球密集砸向嘴唇花。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但他的情况比嘴唇花要惨的多,被嘴唇花啃了一口的左脸,此刻伤口纵深,冒着乌紫色的血珠子。
嘴唇花裂开花盘,露出锋利的牙齿,发出“嘿哩哩哩哩”的古怪笑声。
“我要烧了你!”
火系异能者放下左手,看着掌心的毒血,眼眶通红,眼白里慢慢爬满渗人的血丝。
唐果见火系异能者好像暂时不能拿嘴唇花怎样,便回过头来专心对付眼前的金系异能者。
不过还是贴心叮嘱了一句:“唇唇,小心对方,不要放松警惕。”
唐果脑海里忽然冒出一道有些暗黑的萝莉音:“好哒,主人。”
唐果头顶的小花有些不开心,摇晃了起来,慢慢舒展淡粉色的花盏,悄悄伸出一根小须须,偷偷地爬到嘴唇花身边,用小须须抽了唇唇茎秆两下。
嘴唇花不明所以,一巴掌将小须须糊开,注意到头顶落下的火球雨,开始寻找避灾落点。
作为一株变异植物,打不过就跑嘛!
……
C贸大楼一楼出口,无数衣衫褴褛的人慌乱拥挤地冲出大门。
玻璃门窗被打碎,瘦骨嶙峋的男男女女抱着小孩儿边哭边叫地往外逃窜。
喻正西看着在下面维护秩序的队友,还没来得及劝告后面的人群,就已经被疯狂的人群淹没。
“喻队,这些人……”
“让他们撤回来吧,留下一队人,等他们冷静下来,告诉他们如果想去华东安全基地的,可以先登记。”
“是。”
“带着其他人,立刻前往集合地点支援。”
虽然相隔很远,但依旧能看到城市的斜对角烽火硝烟弥漫,喻正西心情分外沉重,愁眉难展。
喻正西速度很快,他心底有些不安,这种感觉如同绵密的短针扎在心脏上,让他很不舒服。
就在往唐果所在方向赶时,喻正西忽然被身后的人叫住。
“喻队,出事了。”
“什么事?”喻正西眉头深敛。
“邓程舟死了。”
喻正西眼底暗色散开:“谁杀的?”
“普通人。”汇报的军人愧疚道,“那些从C贸大楼冲出来的人中,有人发现邓程舟被囚禁,很多人就一下子冲过来,把我们负责守卫的人冲散了,等我们驱散人群后,邓程舟已经被……分尸了。”
“文书洛呢?”喻正西面沉如水。
“还活着,那些被救出来的人好像不认识他,只是对邓程舟更仇恨。”
喻正西斟酌了一下:“分出一部分人,专门看守文书洛,邓程舟死了就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扫清苏城基地其他干部,那些人如果全部跑了,不管逃到哪儿,以后都会成为一个毒瘤,尽可能地消灭他们的势力。”
“文书洛手里握着那些形态变异丧尸和人类的秘密,不能让他死。”
“是!”
……
喻正西赶到预定的汇合地点时,那边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战圈内早已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烈火和崩裂的土块与沙尘,还有插在木头和墙体上的金属残片。
黑色的烽烟和赤红的火光照亮了小半边战斗圈,着火的变异植物痛苦又愤怒,毫无理智地将燃火的枝丫砸在地上,不分敌我。
“你又来晚了。”
唐果坐在半人高的身体上,白净的脸上染着血污,嘴角噙着浅浅的笑,看着跨过残垣朝她这边快步走来的喻正西。
好像,每次她遇上困难,他都会来晚一步。
难道这就是男女CP必须要历经的磨难?
唐果苦中作乐地想着。
再次成為你的新娘
今天也在他們的身邊
喻正西双目紧紧地盯着她,朝她伸出手:“把手给我。”
“不行。”唐果缓缓摇头,右手按在身下的尸体上,身体一直保持不动。
“受伤了?”
喻正西见她灰色地眼瞳中似乎晃过一抹赤色,但那缕光转瞬即逝,像是他的错觉。
唐果脚下黑色的短靴蹬在尸体上,轻轻嗯了一声,笑着道:“所以你现在别碰我,被感染了可怎么办?”
喻正西跨过尸体,双手揽着她的腰,将她从尸体上抱下来,双手摸到她背后湿漉漉一片,一把纤薄的金属刃插在她左侧蝴蝶骨旁,伤口极深,还要一道伤口在后腰,锐利的金属杆从她腰后插进了她的腹部。
他有些不敢看她的伤口,但还是紧紧抿着唇,忍着心疼,抬手将她的脑袋摁在怀里:“对不起,我又来晚了。”
说好了,要保护她的。
却又食言了。
唐果将脸贴在他怀里,温热又熟悉,还有很熟悉的味道,哪怕极淡,也让她非常安心。
“我不会死的。”唐果怕他担心,双手轻轻环住他的腰,脸颊在他胸口蹭了两下,“这点儿伤,不会死。”
“但会疼。”他知道的,“我不是傻子。”
高级丧尸又不是机器人,哪怕初始痛觉偏低,但随着等级提升,他们越来越像人类,感知自然也会越来越贴近人类。
唐果深吸了口气,阖上眼睛:“不提这些,幸不辱命,对方的人我基本上都拖住了。”
喻正西听她语调试图轻快,心里更难受了。
“你这样抱着我,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那就跟你去春城,给你当跟班。”
唐果忍俊不禁,手指勾着他作战服的腰线,轻声道:“会忘了我的。”
“也会再记起你。”
她是他永远不舍得忘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