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操盤手札記 線上看-第九百三十七章 你這是偷竊行爲

操盤手札記
小說推薦操盤手札記操盘手札记
李欣刚才那番仗义执言的话为张云芳和冯珊解了围,冯珊逃过酒桌上这一劫后心怀感激,她端起桌上的果汁对李欣说:“李老师,我敬您一杯。”
酒过三巡之后,桌上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点,财务部长奚晶问李欣:“咱们现在平仓以后,接下来什么价位能再做空?”
李欣说:“这个很难估计,得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奚晶的这番话让苟峰想起了他今天让李欣来参加这个饭局的主要用意,于是他接过话题说:“我的感觉很准的,接下来咱们稳定盈利已经是大概率事件了,所以前段时间大家讨论的那个融资计划还是得抓紧尽快执行为好,这样的话咱们将来的利润能成倍增长,这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啊。”
黎文听了以后立刻随声附和道:“就是啊,这件事情拖了那么久还迟迟定不下来,这太不正常了,眼前这样的大好局面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奚晶当然知道苟峰和黎文说这番话的用意是什么,这个计划目前就卡在李欣这里,于是他偷偷看了看李欣的表情,然后说:“对啊,要是早几个月实行这个计划,那我们这一次的利润很可能就是175万元的2~3倍。现在是亡羊补牢未为晚矣,接下来还有大把的机会,应该顺势而为才好。”
李欣当然更清楚他们说这番话的含义是什么,他已经懒得再在这个问题上跟他们多费口舌了,所以只要他们不点名,他就只当是没听见一样,他低着头吃饭,什么话也不说。
李欣之所以会这样,是他知道刚才酒桌上因为自己不喝酒的那一番言论已经让酒桌上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了,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再耿直地表明自己反对融资计划的态度,那今天晚上这顿饭就吃不下去了。
瀟然夢 小說
我的竹馬是明星
苟峰见李欣不说话,他猜不透李欣的心思,于是他又换了一个话题说:“刚才我听冯珊叫你李老师。既然当了老师,那就应该用心教这些年轻人啊。”
李欣笑道:“冯珊当初第1次叫我李老师的时候,我就明确表示受不起,让她直呼其名叫我李欣就好了。至于教她们这件事情嘛,我一直都在尽心尽力教的,不信你可以问冯珊。”
冯珊说:“是的,李老师一直都在教我们的,我也跟他学到了很多东西。”
可是苟峰却对冯珊这种说法不以为然,他没理冯珊,直接对李欣说:“用心教那就得教点儿真东西,你每天只让她们录数据,整天摆弄那几个Excel表格,这有什么用啊?”
李欣说:“做期货、做投资分析的基础就是数据分析啊,整天摆弄那几个Excel表格就相当于是在练基本功,怎么能说没用呢?再说了,关于分析问题的方法,每天的早会上都在讨论,大家都在互相交流,这也都是互相学习的过程啊。我不相信他们听了这么久没学到点儿有用的东西。”
苟峰转过头去问冯珊和张云芳:“你们学到点儿有用的东西没有?”
冯珊和张云芳点点头说:“是学到了很多东西。”
苟峰接着又问:“那你们说说看,从李欣这里学到了什么?”
张云芳和冯珊听了之后面面相觑,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冯珊回答说:“感觉是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一下子却说不出来具体是些什么。”
侑夢失憶小故事
苟峰像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样,立刻回过头来问李欣:“看见没有,我就说他们没有学到什么具体的东西吧?得有实实在在的具体的东西才有用,很多泛泛而谈的东西听着很有用,可是要实际使用的话,却发现这些话根本没有可操作性。”
陷阱少女
李欣两手一摊,说:“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我想到的、能讲的东西都在讨论会上跟大家分享过了,要是你们认为在我这里实在是学不到什么东西的话,那就只能说明我才疏学浅不能教别人了。有句古话说师傅领进门学艺靠个人,投资分析的精髓就藏在那些Excel表格里,你得把它融会贯通才能悟出其中的道理。我记得以前我还说过一句话,叫做若要写好诗,功夫在诗外。任何一个师傅都只能教你基本功,至于能不能学到功夫的精髓,还得靠你自己多琢磨。”
苟峰听了李欣这番话,认为李欣是在耍心眼,想要虚晃一枪溜之大吉。于是他决定紧追不舍:“你也不用太谦虚,我们大家都知道你还是有些真东西的,可这些真东西你整天像宝贝一样藏着,不拿出来跟大家分享,这可不行啊。”
李欣反问道:“你觉得我有什么东西藏着没有拿出来跟大家分享呢?”
苟峰说:“我想你应该有一个比较成型的数学模型吧?要是没有一个好的数学模型的话,你看行情不会这么准的,光靠你在早会上那些泛泛而谈,是不可能做出那么精准的分析的。你应该把你这个数学模型拿出来跟大家分享,这才是你该有的态度,这才是融入集体的态度。”
苟锋以前就几次三番说到过数学模型这件事,只不过他当时说得还比较隐晦,只是点到即止。可是今天却不同,他这番话等于完全摊牌了,把李欣逼到了墙角。
李欣此时已经退无可退了,他不再考虑别的,他只想让苟峰死了这条心,于是他直话直说:“行情会怎么发展,我会跟你说。但是行情为什么会这样发展,我是肯定不会跟你说的。”
李欣这番话说得既硬气又直接,所以即使苟峰已经有了三分醉意,可他还是一听就明白了李欣的意思,李欣这番话等于宣告了他朝思暮想要搞到核心机密的那个打算彻底落空了。这个失败让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火冒三丈地说:“那我还要你呆在发展研究部有什么用?”
要是坐在对面说这番话的人不是李欣,苟峰恐怕早就破口大骂地说:“你给老子滚,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可就是因为对面这个人是李欣,所以苟峰已经一忍再忍了。尽管这样,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出来苟峰这番话说得非常重,所有人都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所以餐桌上刚刚缓和下来的气氛立刻又紧张了起来。
李欣也怒了,他一拍桌子说:“苟峰,你要搞清楚两件事:第一,我在不在发展研究部、在不在龙盛贸易公司不由你决定。这得由我自己、或者由龙运凯来决定。我再说直白一点吧,我离了你照样继续赚大钱,可你要是离了我,你期货账户上会有近500万元的利润吗?现在亏损多少都不知道。第二,我来龙盛贸易公司是凭技术吃饭的。在这个合作过程中龙盛贸易出资金,我出技术一起赚钱,然后我凭本事领工资。除了我自己该得的钱之外,我不会奢望不该我得的东西。比如我就不会去想得到属于龙盛贸易公司的那些资金,因为这属于偷盗行为,想一想都觉得可耻。基于同样的道理,我劝你也不要想得到属于我的那些数学模型,不然你这样也属于偷盗行为。看来你连这个问题都没想清楚,这说明你脑袋不清醒,难怪你整天琢磨着想要我的数学模型!我的数学模型能给你吗?给了你之后我还有什么用?你拿着这个数学模型就自己干去了!”
重生炮灰军嫂逆袭记 柒月星火
说完这些,李欣站起身来把面前的碗筷一推,说了句:“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我先走!”
他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苟峰、黎文和奚晶等人面面相觑地坐在那里,半晌回不过味来。
李欣真的搞不懂苟峰是个什么乌龟王八蛋!这人一天不惹事生非好像就不舒服似的。他心想:既然你想干仗,那么老子就跟你干!
与此同时他也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苟峰这种人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自己想要在龙盛贸易公司跟他和平共处的想法看来太幼稚了,自己在龙盛贸易公司呆下去的时间不会长久了。可是自己这个时候不能走,得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走得坦坦荡荡的,要不然外人看了还以为自己怕了苟峰,是被他赶出龙盛贸易公司的。
几乎就在同时,酒桌旁边的苟峰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李欣是永远不可能跟自己一条心的,这个人不能长久地留在龙盛贸易公司,不然的话将来自己早晚栽在他手里。
可就像李欣说的那样,他一时半会儿还真的离不了李欣。李欣一走,他在期货上就没办法赚钱了。他暗暗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横下一条心对黎文说:“明天你找机会跟李欣摊牌,态度强硬一点儿,就说我说的,融资做期货这件事情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他现在的想法跟黎文的想法几乎一模一样,在各种计策都使完之后还没有效果,他就要霸王硬上弓了。他就不相信没有了李欣的参与这件事情就赚不了钱。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赚不了钱,也要先把那几十万元的回扣拿到手,这才是实实在在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