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egd熱門言情小說 《人魔之路》-第931章 詭異的印記閲讀-sdr0m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北河单纯仗着肉身之力,要挫败赵天坤可以说极为容易。不过仅仅是肉身之力,却无法祭出精魄鬼烟或者施展搜魂这种神通。
所以之前他以长鲸吸水之势,吞噬了此地的灵气后,就立刻祭出了精魄鬼烟将赵天看给重创,而后直接搜魂。
“噗通!”
不消片刻,随着他五指一松,赵天坤的身躯便栽倒在了他的脚下。而今的此人,已经没有任何的生机。
至于北河,体内本就不多的魔元消耗无几后,容貌再次变成了一副垂垂老矣的样子。
搜魂了赵天坤后,他的脸色极为沉着。
通过搜魂他得知,原来万古大陆上,可不止赵天坤这位他当年的旧识以及熟人。
当年通过天罡开启那条通道,离开南土大陆的元婴期以及少部分结丹期修士,被守在外面的天罡施展了迷魂术,对方试图以此找到他。
只是当年的北河,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南土大陆,后来更是靠着自己突破到脱凡期,度过雷劫后离开。
虽然没有找他的蛛丝马迹,但是赵天坤这些人,并未被天罡给斩杀,而是被对方以莫大法力,全部带回了万古门。
毕竟能够在南土大陆上突破到元婴期修为的,各个都是天资极高之人,到了万古大陆后,有很大的概率能够突破到脱凡期。
而短短一百多年时间,赵天坤就已经突破成功,这就是一个例子。
原本以此人的天资和修为,能够在万古门受到重用,但是赵天坤因为得万古门中某个身份不一般的同辈之人,所以被派来了洪临城这鬼地方。
之前的此人,也是因为想要调离此地而发火。
另外让北河在意的是,他手中有洞心镜的事情,并未从赵天坤这种当年离开南土大陆的修士口中传开。
天罡有命令,让这些人将这个秘密守护,似乎不想让他怀有洞心镜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
毕竟此宝乃是万古门的顶阶法器,若是被人知道流落在了人族一个小小的脱凡期修士手里,恐怕不少人会四处寻找他的下落,若是此宝落在了其他人手中,恐怕更难找回来。
虽然他手中有洞心镜的事情没有大肆宣扬出去,天罡却让赵天坤这些从南土大陆上来的修士,时刻要留意到他的动静。
甚至对方还有意派出了诸多当年南土大陆上的人,前往天澜大陆的人族境地,看看能否寻找到北河的踪迹。
这让北河心中颇为后怕,看来那法元期老怪果然没有放弃他,暗中费了不少的心思要找到他的踪迹。
看了脚下赵天坤的尸体一眼,北河激发体内不多的魔元,屈指一个弹射。
“咻……呼呲!”
随着一簇黑色火焰激射而出,他脚下赵天坤的尸体当即被他点燃,而后化作了一堆灰烬,在轻风的吹拂之下,弥漫在了石殿中。
他前脚刚刚做完这一切,神色就微微一动,并看向了大门的方向。
此刻若是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之前离去的那个名叫秋棠的元婴期女子,正带着一个身着青衫,脸上时刻都挂着一抹笑意的青年走来。而观那青年的修为波动,跟赵天坤一样,赫然有着脱凡初期。
于是北河身形一动,立刻离开了此地,从后门的方向消失不见了踪影。
而他前脚刚刚离开,秋棠就带着青衫青年走了进来。
刚刚踏入此地,此女目光就有些疑惑的扫视着空空荡荡的大殿。
“张前辈请稍等片刻,晚辈这就去将城主找来。”眼看赵天坤不在此地,就听此女道。
“且慢!”而被她称为张前辈的青衫青年,这时却眉头一皱的制止了她。
“嗯?”秋棠不解。
“似乎有些不对!”只听青衫青年道。
他感受到了此地残留的一股法力波动,同时他的目光还在地面上扫视了起来。
若是仔细的话,就会发现在地面上,有一层灰白色的粉末。
而对于这种灰白色粉末,此人可不算陌生。
秋棠脸上浮现了一丝警惕,她顺着青衫青年的目光看去,当发现那层灰白色的粉末后,她也想到了什么,不禁花容失色。
……
这时的北河,早就已经离开。可以说来的悄无声息,杀了人走得也无迹可寻,没有任何人发现他。
他知道在杀了赵天坤后,洪临城应该会陷入骚动,甚至引来万古门的一些高阶修士。
于是他便立刻给黄又元传信了此事,而后直接离开了洪临城。
北河来到了城外一片广袤的荒地,随意找个地方藏匿起来后,就静静等待起来。
而跟他所想的一样,他在斩杀了赵天坤后,只是半日的时间,城中就彻底骚乱了,甚至就连洪临城的护城结界都开启了。
而且还有一位来自万古门的无尘期修士,第一时间通过传送阵来到了此城,开始着手调查赵天坤陨落的事情。
对于这一切,北河可谓一无所知。
“咻!”
他等待了两日的时间,只听一道破空声传来,一道倩影悬浮在了他头顶斜上方。
北河微微一笑,身形一跃而起,来到了这道倩影的前方站定。
而赶来的这位,自然就是黄又元了。
“嗯?”
黄又元在看到北河佝偻的身形后,顿时露出了极为惊讶的神情。
“你是谁!”
下一息就听此女看着他问道,同时脸上还露出了明显的警惕。
因为眼前这个佝偻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跟北河完全不同,二人根本就不是一人。
“黄前辈不用觉得奇怪,北某修炼了一种奇特的功法,能够将外貌还有气息给彻底改变。此行为了救洪前辈,所以北某不打算以真面目示人。”北河解释。
闻言,黄又元对此却不甚相信的样子。
因为眼前的北河,除了脸上的面具之外,跟之前可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对此北河有些无语,他能猜出为何黄又元对他的话不信。而不但是此女,恐怕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怀疑的。
于是他抬起手来,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苍老的容颜。
当看到北河阴翳苍老的模样,黄又元眼中疑惑更甚,他可看不出北河的容貌。
北河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他便当着此女的面,运转起了天魔吐纳大法。
一时间周围的灵气向着他滚滚而来,没入了他的体内,继而被他给炼化成了精纯的魔元。
随着他体内魔元渐渐充沛,北河的容貌顿时发生了变化,开始慢慢变得年轻。
“这……”
亲眼看到这一幕后,黄又元只觉得无比惊骇,同时更是暗道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种奇特的功法。若非她亲眼所见,她是很难相信这一幕的。
“嘿嘿嘿……”
北河一阵笑,接着他身躯一震,从他的体内便弥漫出了一股股精纯的魔元。
而后就见他的容貌,再次变得苍老,最终成为了之前的样子。
北河将面具戴在了脸上,“怎么样,现在黄前辈总算相信了吧。”
“啧啧啧……”
黄又元对此一阵啧啧称奇。
这种奇特的术法,不但能让容貌发生巨大的改变,气质还有气息也跟最初完全不同,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压下心中的震动后,只听黄又元道:“走吧,我们现在继续赶路。”
“嗯。”北河点头。
接着两人便身形一动,向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此行还有多久。”这时黄又元看着他问道。
“快的话,应该要半年。”北河回答。
这是洪轩龙告诉他的,对方被困的地方,是在黑云海的深处,路程可不算近。
“嗯?”
就在北河刚刚回答完黄又元的问题,他的神情陡然一凌。
此刻他感受到在他的体内,有一道淡淡的神识印记,仿佛凭空出现。
“终于等到你了!”
与此同时,只听一道让他有些耳熟的女子声音,从印记当中传来,响彻在他的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