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o27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次元法典 線上看-第2182章 語言的魔術(大口吃瓜的本喵現在是瓜貓)展示-mynjf

次元法典
小說推薦次元法典
在把两人关押到两个不同的房间之后,方正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审讯,相反,他先找到了那个老太太,向她询问了一下关于这两个人的情况和住宿记录,然后这才带着小兰来到了房间前。
“好了,米拉,你去那个房间外面等着我。”
“明白。”
米拉点了点头,笑嘻嘻的跑到了另外一个关押犯人的房间门口,而小兰看着她离开,顿时恍然大悟。
“方正先生,你是打算用那招吧!”
“哪招?”
“就是那个,让两个犯人相互猜疑,都怀疑是对方先坦白的………”
“你说囚徒困境啊。”
方正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
“的确,囚徒困境在某种情况下挺好用的,但是并不适用于这种情况。”
“是吗?”
听到方正的回答,小兰多少有些吃惊。
“没错,我们都知道这两个人反应不正常,说明他们与被害者肯定有某种联系,但是他们肯定没有杀人,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并不需要关心对方是否会坦白什么秘密。相反,你要是进去就用这招诈他们的话,但凡只要不蠢就能够明白你是在糊弄人玩呢。”
“这,这样啊……………”
“跟我来,让你见识一下警察是什么审讯犯人的。”
方正对小兰打了个手势,然后推开门走进了房间。
被关在这个房间里的是两人之中的矮胖男子,他此刻被拷在椅子上,显然非常不舒服。看见方正和小兰走进来,矮胖子也是脸上露出了一抹不爽的表情。
“我说,你把我拷在这里干什么,小心我告你啊!”
“现行犯被拷住才是理所当然的,好了,请稍等一下。”
方正搬过桌子放在他的面前,然后自己拿了两把椅子,一把放在小兰前面,一把自己坐下,接着他拿出了从死者那里获得的摄影机和空白录像带,然后放在了桌面上打开。看到这一幕,矮胖男子不由的有些紧张起来。
“你,你这是干什么?”
“审讯。”
方正点了点桌子,示意小兰坐下,随后微笑着望向矮胖子。
“你还没有经历过审讯吧,那么我来告诉你,这是一个正规的流程,这位小姐会在这里负责进行笔录———也就是把你和我之间说的话记录下来,而摄像机则会拍摄审讯的全过程,这样一来等到了法庭上,就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检方的提议了………你明白吗?”
“别吓唬人!什么法庭!我才不吃这套!”
虽然矮胖子这会儿也是大吼起来,但是他看着摄像机的表情明显变得紧张了许多,而方正则耸耸肩膀,并没有和他争辩的意思。他只是摆弄了一下摄像机,然后按下了开始按钮。
“好了,那么………开始吧,首先,你的名字,性别,职业,年龄。”
矮胖子明显不乐意回答,但是方正手边的证件又却是让他有点儿紧张,于是最终他犹豫再三,还是嘟囔着回答了方正的问题,而小兰也认认真真的记下了对方的回答。
“那么,接下来我的问题是,你们为何要擅自闯入他人房间,实施盗窃?”
“我不是说了,我们只是在寻找那个女人杀人的罪证!”
“真有意思。”
虽然矮胖子的回答硬邦邦的,但是方正的表情却依旧是面带笑容。
“你们并不是警察,也没有相关的资格,居然就跑到别人房间里翻箱子………说实话,我认为你的这个理由在法庭上是不会被认可的,当然了,如果要我说的话,你们不是去寻找证据,而是去毁灭证据的吧。”
“你,你胡说什么!!”
听到这里,矮胖子顿时大吼了起来。
“我们干嘛要做这种事?难道你怀疑我们杀了那个人?”
“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不是吗?”
方正依旧笑嘻嘻的,似乎完全没被对方影响到。
“你也看了照片,从最后一张滴落了血迹的照片来看,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还没有下雪的白天………”
“没错,那个时候我才刚刚到旅馆啊!”
“那么你有不在场证明吗?”
“……………哎?”
“根据旅馆老板的证词………”
方正翻阅了下他手边的笔记本。
“她说你在来到旅馆之后,休息了片刻就前往了山林里狩猎。而就是在那之后,二垣先生为了拍摄雪女也离开了,那么很有可能是你和你的朋友合伙杀死了二垣先生……”
“胡说八道!!!”
这时候矮胖子终于坐不住了,大喊大叫起来。
“我在那个时候在打猎,根本没有去杀人。再说了,巧克力,对了,那块放在尸体旁边的巧克力又怎么说?你们做巧克力的时候,我可是去了森林里,在那之后一直都没有回来!既然那块巧克力是放在死者身边的,那么肯定就是凶手放的吧,我们怎么可能做到呢?”
“哦,这个啊……………”
“是啊,你怎么解释?”
听到这里,小兰也好奇的抬起头望向方正,事实上,这个问题也是她所疑惑的,然而方正的回答则更是让人大吃一惊。
“我不需要解释。”
“……………哈啊?”
“巧克力出现在尸体旁边,和凶手是否有关,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一点。”
方正面带微笑,摊开双手。
“二垣先生并非中毒而死,而是死于脑部击打,除非你觉得那块巧克力能够坚硬到砸死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
这样也行?
小兰和矮胖子目瞪口呆的望着方正,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可,可是那块巧克力它的确是你们当时做的啊!既然它放在尸体旁边,就说明肯定有人发现了尸体吧!既然那个人发现了尸体,为什么不告诉你们,那不就说明对方是凶手吗?!”
矮胖子这会儿也语无伦次了,而方正则耸耸肩膀。
“的确,你说的有道理。”
“那么……………”
“可是没有证据证明你的推论,这位先生,你要知道,在法庭上,我们看的是证据,而不仅仅是推理,不然的话,我们警视厅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各个都改行去做侦探好了。的确,那块巧克力出现在死者身边是很奇怪,但是目前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块巧克力与死者的死亡有直接关系………所以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去找答案也不迟。现在,我们还是回到正题上吧。”
方正十指交错,靠在椅背上。
“好了,我们还是回到正题上吧,请回答我的问题,既然你们并不是以偷盗为目的,那么你们去二垣先生的房间翻他和女友的箱子,究竟是为了什么?你们到底在找什么?”
“……………………”
矮胖子满头大汗,他的眼睛盯视着地面。
“我,我们真的只是路过进去看看,我们没有找什么东西……………”
“既然你不肯说,那么我只好做一个合理的推测,那就是二垣先生手中掌握了什么对你们不利的证据,所以你们想要拿回,但是二垣先生不肯给,也许是你们双方没有谈妥,也许是什么原因,所以你们杀死了他,然后前来寻找你们所担心的东西。”
“这都是胡扯,我们才没有杀人!”
矮胖子再次大喊起来,而方正则呵呵一笑。
“所以我在问你们,你们为什么要翻二垣先生和他女友的行李箱?如果你不给出我一个合理的答案,那么就只好上法庭向法官解释去了。至少,从你们的行动来看,我的推论是有一定可信度的,而你们除非能够给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行为找个完美的理由,否则的话,我看两位和二垣先生的死应该脱不了干系。”
说道这里,方正站起身来。
“我们还要去给另外一位做笔录,你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思考一下,好了,小兰,我们走。”
“啊,嗯……”
小兰明显有些发愣,不过她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然后收起笔录跟着方正离开了房间。
“方正先生,这样也行吗?”
来到走廊里,小兰也是疑惑的开口询问道,而方正则点了点头。
“当然,审讯也是一门艺术,你跟在毛利小五郎和工藤新一身边太长了,事实上,他们这些侦探的做法并不正规。他们只是侦探,没有执法权,除非警方请求他们协助,否则他们没有权力去审问犯人。但事实上,很多时候直接和犯人交锋,所获得的线索不比侦探去搜查来的少———你还没有发现吗?刚才那个矮胖子回答我的问题时,他只说了自己没有杀人,这句话的另外一个意思就是,他承认了自己是在寻找某样东西的。”
“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小兰也是恍然大悟,的确,她一般跟着工藤新一破案的时候,也经常会遇到犯人闭口不言的情况,而那个时候新一总能够用证据让对方开口。现在看起来,那是因为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工藤新一就没有让犯人开口的权力………
严格来说就算有证据也没用,侦探并没有执法权,他搜查到的证据如果不被警察承认的话,拿到法庭上都没用。
“好了,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半线索,接下来是另一半。”
“一半?”
“没错,现在我们知道他们是在二垣先生的房间找东西,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就是剩下的另外一半………”
说道这里,方正向前走去。
“而我们就要从另外一个人身上得到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