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rra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獵魔烹飪手冊-第六十五章 再次被改變的規則!-pycoq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什么?”
凉介惊愕出声。
但是,话筒内的女声却是不再答话了,径直挂断。
“喂、喂?”
凉介连连呼喊,根本没有用。
啪嗒。
听筒放回了座机,凉介眉头紧锁,心底猜测着刚刚话筒中女声所说的真实性。
然后,很快的,凉介再次拿起了电话。
“喂,我是凉介。”
“刚刚我打电话找宫本长官,发生了一件事。”
凉介没有隐瞒,将刚刚的遭遇完整的复述了一遍。
就在刚刚那短短几秒内,凉介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不论那个女声说的是真是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只需要如实禀告就好。
至于剩下的?
假的话,他就按照原计划继续。
要是真的?
凉介看向了浦岛。
刚刚听筒内的声音,浦岛也听到了。
这位年轻的警官显然是错不及防,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刻,面对凉介的目光,浦岛很干脆的说道。
“交给您了,凉介长官。”
“我听您的。”
“嗯。”
“如果真的如我猜测的那样……也许,我们的机会来了。”
凉介这样说道。
浦岛愣了愣,他有些听明白了,细细去想,却又有些不明白。
“你认为杀死宫本的人,会只杀宫本一人吗?”
凉介压低了声音问道。
“当然!”
“她很可能和宫本有仇,杀了宫本后就会逃逸!”
年轻人径直点头。
“不!”
“她不会!”
“她盯上了整个‘花樱’!”
凉介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看着凉介的模样,浦岛这一次终于明白了。
嘶!
他倒吸了口凉气。
“长官,会不会太危险?”
浦岛的声音压得极低。
甚至,他这个时候恨不得自己拥有能够传音的秘术。
因为,他已经搞明白自己的长官要做什么了。
实在是太疯狂了!
稍有不慎,那就是粉身碎骨。
“会。”
“但我愿意一试!”
凉介眼中透露着坚定。
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宫本被杀是因为什么,但是他知道这是他的一个机会。
一个用最干脆利落的手段解决问题的机会。
很危险!
但值得一试!
看着凉介眼中的坚定,浦岛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太熟悉凉介了。
这个模样的凉介,早已经是无法劝阻了。
既然这样……
他就加入。
这本身就是他最初的想法。
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危险罢了。
但再危险的事情,对于浦岛而言,都不是反悔的理由。
“算我一个。”
浦岛这样说道。
“谢谢,我……”
凉介看着自己年轻的助手,心底涌起了一阵感动,他是知道这个计划会是多么的危险,而浦岛能够完全的信任着他,这让中年男子的内心,暖暖的。
甚至,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
“我们开始吧。”
“时间不等人。”
“我们先选择一个目标。”
死神之狂徒 王筱蛟
浦岛则是兴冲冲的说道。
“好。”
凉介一点头。
……
一个身材高挑,身穿黑衣的女士,放下了手中的电话。
看着自己同伴放下了电话,另外一位女士忍不住的说道。
“惠丽香,你这样是会暴露自己的。”
說服力:怎樣有邏輯地說服他人 杜梅
这位女士声音没有任何怨气,反而是一种遗憾。
仿佛错过了什么好玩的事一般。
“至少,比你主动介绍自己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惠丽香抢先拿起了电话,你一定会第一时间拿起电话,自报家门的!”
此刻,房间中最后一位女士开口了。
这位女士的声音柔柔弱弱的,可语气却带着一种强硬感。
“香橙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
“我才不会那么做呐!”
“香,你说对不对?”
那个被揭露了内心想法的女士一把就抱住了最后一个声音柔弱的女士,一边用洗面奶,一边扭过头去看着惠丽香。
惠丽晶还没有开口,那个被抱着的女士脸一下子就红了。
“住手!”
“放开我!”
“尤莉你个傻瓜!”
被称之为香橙的女士这样说着,手腕一翻,就把抱着自己的女士扔了出去。
但是,被扔出去的,名为尤莉的女士,根本没有摔落在地面,反而是身形灵巧的一个翻身,就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
“香橙,你竟然想要打我,亏我还想一会儿把零食分你。”
面对着好友的话语,名为香橙的女士根本不理会,直接冷哼了一声。
而这个时候,惠丽香出面了。
“好了,我们得离开了。”
“那些家伙虽然是傻子,但不是白痴。”
“他们很快就会行动的。”
惠丽香边向外走边说道。
奇俠傳
“有什么关系?”
“以他们的力量,来多少,我都能够打飞!”
尤莉活力十足的说道。
“小心一些。”
“根据现在的资料来看,‘花樱’远比想象中的强大。”
“他们只是隐藏了自己。”
沉稳的香橙提醒着。
“是啊,隐藏。”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憶江
“所以……”
“我们才要让他们全都暴露出来。”
惠丽晶说着就走到了窗边,一跃而出。
同行的尤莉、香橙也都一跃而出。
前者脚尖连点,每一次都是沉稳、迅捷。
后者却是无比轻盈,宛如飞燕。
很快的,三人就消失在了午后的阳光中。
……
【是/否消耗20点饱食度,1点食之兴奋,学习大威天龙法?】
当老和尚讲解完后,杰森的眼前就出现了这样的文字。
杰森并不感到意外。
在之前,他就所猜测。
而现在,只不过是证实罢了。
“是。”
杰森给与了肯定的回答。
【消耗20点饱食度,1点食之兴奋,学习大威天龙法基础。】
【大威天龙法(基础):这是童守寺初代大师‘明王’留下来的秘传,是那位大师结合了数种秘术所创造的独特秘术,可以聚集特殊的力量,以‘龙形’附着在身上,让被附着者的实力获得极大提升;效果:消耗一定的体力,以3秒做为准备时间,获得全属性+0.2的加持,持续期间,将持续损失体力】
(标注:它的龙形只是形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龙)
……
看着【大威天龙法】的详细解释,杰森双眼一亮。
他的目光锁定着全属性+0.2。
基础级别就增加全属性0.2,那……大师级别呢?超凡级别呢?
会增加多少属性?
还会不会出现更多的特效?
一想到这,杰森就变得激动起来。
不过,当看到【大威天龙法】从基础提高到入门需要30点饱食度和2点食之兴奋后,他就迅速的冷静下来。
饱食度容易获得。
食之兴奋?
太难了。
尤其是对于杰森来说,食之兴奋完全的不够用,每时每刻都是缺少的状态。
“需要更多次的‘狩猎’!”
杰森默默的想着。
而童守寺老和尚则是再一次的感叹着。
杰森真的是天赋异禀!
从【替身发】开始,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杰森强大的天赋了。
可每一次见到,童守寺老和尚都忍不住的再次感叹。
“果然,我的选择是对的。”
“将童守寺交给杰森这样真正的大师,才是最正确的。”
“我这个冒牌货,终于能够退休了。”
想到这,童守寺老和尚心底是真正意义上的松了口气。
他已经可以想象,随着时间的流逝,杰森一步一步的彻底强大起来后,童守寺稳如泰山的模样。
而且,这个时间并不会太久。
十年!
十五年!
最多不超过二十年!
杰森就能够达到历代童守寺大师的平均程度。
甚至,是直追二代、三代童守寺大师。
到了那时,他也就能够安心的闭眼了。
想到未来的美好,童守寺老和尚忍不住的嘴角一翘。
但是,马上的,老和尚就想到了杰森现在的麻烦。
“大师,请您一定小心。”
“花开院家分家‘入主主家’的试炼,远比想象中的残酷。”
“也远比想象中的……阴险。”
老和尚斟酌了一下后,才说出了这个词汇。
“已经感受到了。”
杰森回答着。
花开院晴的邀请函莫名没有了,足以说明一切。
还有今天晚上的‘场外卡’选拔赛,更是让杰森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只是一个开始。”
“或者说……”
“给与的,永远都是对方想要让大师您看到的,而剩下的,才是他们真正在意隐藏的。”
老和尚提醒着。
“我明白。”
“今晚的战斗,他们怎么可能就只是这么简单的告知我们。”
“无非,就是提前告知我们新的规则,搅乱我们的‘心’,让我们去‘积极适应’这个新规则,但是当我们赶到现场时,再次改变规则罢了。”
杰森说着就是一笑。
在之前听到新规则的时候,杰森就已经有了类似的猜测。
在常人看来十分的不可思议和不要脸。
但是,在杰森看来,真的是日常水平。
因为,在‘不夜城’里,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长见了。
“大师,您真是聪慧。”
老和尚原本是想要再次提醒的,不过,在听到杰森的话语后,老和尚就微笑的双手合十了。
他想要说的,杰森已经自己领悟到了。
这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剩下的?
老和尚也相信杰森会做得足够好。
当然了,老和尚在杰森离开时,还是做着最后的提醒了。
“大师,您还年轻。”
“一时的得失,算不了什么。”
“最为重要的是,活着。”
“只有活着才有一切。”
“只有活着才能看到奇迹。”
老和尚十分诚恳的说着。
“当然。”
杰森更加诚恳的回应。
没有谁比杰森更加懂得‘活着’的重要性了。
他不活着,怎么回家。
他不活着,怎么为老爵士报仇。
最強狂仙 清風飛揚
他不活着,怎么品尝那些从未吃过的美食。
活着,太重要了。
所以,实力也太重要了。
为了活着,且活得更好,他要强大!
一次一次的强大。
强大到能够肆意的活着。
老和尚看着杰森离开藏经室的背影,他明显的能够感受到杰森身上的气息又一次坚固了一分。
这显然是心灵上的坚固。
落跑甜心:惡魔校草,撩夠沒!
“大师,有着一个目标吗?”
重生校園之商女
“且准备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了。”
“实在是太好了。”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
老和尚心底默默想着。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一个有着目标的人是多么的幸运。
甚至,上苍都会帮助他的。
目送杰森远去后,老和尚转身返回了藏经室。
他小心翼翼的将这些童守寺的传承放回了书架上,然后,再次拿出了之前看着的经文。
又一次的,老和尚一边翻阅一边记录着心得。
莫名的气息开始出现在老和尚身上。
这气息散而不乱。
随着时间的流逝,甚至开始一点一点的凝固在老和尚周围。
速度不快。
却也不慢。
不过,随着老和尚将经书翻阅完成后,一切就消散了。
老和尚仿若无觉。
他站起来,将这本经书放回书籍,又拿出了一本经书,再次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读了。
但每隔一段时间,他去读。
他就发现新的感悟。
这让他再次怀疑自己的天赋究竟是有多差。
别人只需要一遍就能够领悟的东西,他却是需要这么多次,都无法领悟。
果然,他不适合当和尚。
又一次的,老和尚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
夜晚,花开院晴的司机接上了杰森、纱仓姑娘。
“晚上好。”
坐在后排的花开院晴向两个队友打着招呼。
这个时候的花开院晴没有再像平日里穿着便装,而是穿上了阴阳师的狩装,身上的装饰品也多了几件,分外吸引杰森的目光。
依靠着大毅力,杰森这才偏转了目光。
“晚上好。”
纱仓姑娘大大咧咧的打着招呼。
一身运动装,只是在手上绑了拳击绷带的她,看不出任何的紧张。
杰森?
还是一如往常。
普通的服饰,背着装有自己砍刀和面具的背包,飘散着香味的葫芦则挂在腰间。
花开院晴用目光扫视着两个队友的状态。
当看到两人都没有问题后,这才点头。
“开车!”
花开院晴一声吩咐,车子启动了。
于此同时,花开院晴开始说着更加确切的信息。
“这次场外卡的比赛是在一艘船上,大概有200人左右参加!那些混蛋,也是真看得起我,里面有不少是‘里世界’的家伙,还有不少是小有名气的那种,我们一定要小……”
叮铃铃!
花开院晴的话,还没有说完,车载电话就响了起来。
年轻的阴阳师接起了电话,下一刻,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啪嗒!
这个年轻人几乎是将话筒扔在了座机上,愤怒溢于言表。
“他们怎么敢!”
“怎么敢!”
花开院晴咆哮着。
足足四秒钟后,花开院晴才冷静下来,他看着脸色淡然的杰森和不解的纱仓姑娘,说道——
“赛场没有变,还是在那艘船上。”
“但是,时间推迟到了黎明前一刻。”
“因为,他们又一次改变了规则——我们不单单要战胜那些混蛋,而且还有着时间限制:1个小时!”
“当太阳完全跳出海平面后,如果我们还无法获胜,那……那艘船就会爆炸。”
“他们推迟时间就是为了安装足够多的炸弹!”
“该死的混蛋!”
说着,花开院晴再次咒骂起来。
杰森的神情则有些莫名。
他轻声念叨着。
黎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