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vel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的妹妹是idol 愛下-020章 十月櫻,卿之影。推薦-vte0j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是吗?”孙胜完眨了眨眼睛,手指点着手背上的电子表,嘴唇鼓起。
“那…我们到底还去不去汝矣岛啊,话说欧尼现在那里根本没樱花,你去那里能看到什么?”
“去,当然要去啊~~”裴珠泫立即拍板。
“这是你自己选的啊,要么你陪我去一趟樱花国的京都,要么你就陪我去汝矣岛逛一逛。”
“欧尼你所谓的逛一逛,就是…穿着这个?”
孙胜完指着自己身上与周围行人对比,非常格格不入的衣物。
“不过看在这衣服是欧尼买的份上,我就不计较啦…”
浅蓝色,那是那个梦里,那个男生一直穿着的颜色。
为了买到与梦里所看到的那件和服一模一样的款式,裴珠泫直接搜索了几家可以在樱花国进行代购的网络销售平台,由此买下了这一件,还有自己身上这件紫色的和服。
但…真的这样,就可以算是向前一步触摸到了有关于那个人的东西了吗?
当心理闪现出这样的想法的时候,裴珠泫已经开始牵着孙胜完的手走在了汝矣岛公路,那个曾经开满樱花的街道上。
……
“摩西摩西~~momo酱,快点起来啦,老师马上就要过来点名了,听说今天室长会亲自过来巡查的呢~~”
清晨睁开眼睛的时候,躺在宿舍的床上呼呼大睡的momo被一通电话吵醒。
按下接听键的瞬间,SANA独特的哼唧声犹如破开封印,刺激着她恰好也处于懵懵懂懂的耳膜上。
“哦~~SANA啊…啊~~我好困…”
勉强从床上坐起身的时候,momo一边握着电话,一边将上半身压在腿上。
“快点起床,不然迟到了今天你又要被罚站了!”
SANA严肃的训斥声在momo这里毫无威严。
“啊啊~~对不起啊,昨晚我把欧尼酱以前制作的微电影重新看了一遍,凌晨的时候才睡着。”
“真的?欧尼酱还有什么他制作过的微电影是我不知道的吗?”
SANA迅速换上了喜滋滋的语气“回去传一份给我看,作为交易,我今天帮你打卡怎么样?骗过老师的点名那种?”
“好…那我继续睡喽~~”
放下手机,momo顿时没了睡意,也许是想到了昨晚看的微电影,眼里尽是迷离的色彩。
背着一个宿舍的朋友们躲在被窝里看的微电影,实际上就是那种性质的小电影。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去看那种电影了,每次想要戒掉的时候,可能是将里面的男女主角换成了自己和另一个人,所以会有种食髓知味的上瘾感。
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开始接触到那种东西的。
真的只是为了因为意外目睹了欧尼酱和Sakura在他的房间里亲热,为了弄清楚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偷偷的自学了搜索与下载的方法。
还是…是为了别的想法。
先不想这些了,momo摇了摇头,重新躺了下来。
侧身看向窗外的时候,这种高度,可以很完美的与天空上的太阳来一次视觉上的对撞。
“欧尼酱…他应该快来首尔了吧?说好的要来看我的…”
所以一旦他真的来了之后,这次一次不管是付出任何的代价,我都要永远的把欧尼酱留在身边,不允许这世界上出现第二个Sakura去“抛弃”他。
摸了摸手指上的戒指,momo甩去脑海中烦忧的念头,眼神重新坚定了起来。
我已经决定了的,要带着欧尼酱重新看看这座城市的美好,与他一起穿梭融入在首尔的人生人海当中。
……
“哈秋~~”
修真書生 春秋血
中世紀西秦帝國
泷一很突兀的打了个喷嚏,一向身体素质很强的自己,仅有的几次生病都是在非常特别的环境下被造成的。
偶尔经过公交车站的时候,车上,站台上满是赶路的人流。
在这茫茫人海中,泷一竟有种茫然自失的感触。
超腦 黃易
“都不容易啊…”
生活在首尔这座城市,除了努力和努力之外,真的别无其他的办法了。
傲嬌世子被翻牌
只是,泷一却摇了摇头,相比起繁华的首尔,自己的心里似乎还寄存着另外一个地方,还有一个人。
每每想到那个人的时候,心里便会升起无法言说的关切感。
在这些年里始终只围绕着Sakura做着所有师出有名的事情的时候,那个人成了Sakura之外最大的意外。
意外的还夹带着一种静谧到极致的平稳感。
最最最重要的是,关于这两年心里所牵挂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去那里看一看才好。
万里无云的天空,吸入一口便会感受到胸腔内的所有负面情绪被清扫一空。
就像从东京住处出发前,会仔仔细细的先将屋子彻底的清扫一遍一样。
因此,现在的首尔的天空,就像那时的屋内可谓是一尘不染,这让原本就很激动的泷一愈发的欢欣起来。
曾经分走自己太多心神的司考已经彻底结束,合格证与律师资格证已取到手中。
看起来生活都很顺利,除了Sakura未能前来赴约那件事之外,一切都很充实。
咦?
突然这个时候,泷一察觉到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而出。
也可以说,是有什么东西在提醒着自己。
“似乎有个非常重要的约定…差一点就要忘记了。”
驻足在南山塔之下,泷一放下摄像机,瞳孔仍在锁定着塔身的顶端。
从这里,汉江,63大厦…
一切从momo还有那个女生嘴里所听说过具体描述的地标建筑物,现在都在一点一滴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月妖雪 月妖雪雪
不过…
明明是在这些地方准备留下脚印,证明自己来过。
却仍是有种好似像某个人借了一些东西,该到了去归还的时刻的觉悟。
汝矣岛公路…
驚世凰歌
眼前的路标牌正用韩文,中文以及英文三种语言文字竖立在自己的前方。
泷一心不在焉的站着,手机上还在接受着不断从东京发来的信息。
自报告抵达首尔之后,nako对他的关切已经深入到每十几秒都有一条信息发来。
“已经站在汝矣岛公路上了,路过此地与悠哉悠哉的走在这条路上的人很多。
只是这个季节,盛开的樱花规模却无法与东京的代代木公园相比了,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曾经盛开过,凋零后的余韵的。”
编辑着信息与nako交流着,之后抬起头目光在这些树枝上扫视。
被完整规划的城市已经让这些樱花树生存的环境,似乎无法与首尔人共同拥有这片土地。
与存在着包容以及东京人,或樱花国个敌人对樱花特有的情节相比,这道路的两侧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少会像泷一转成停下脚步。
他们或是在为生活前行,或是为了其他的目的。
至于这些并排在公路两旁的樱花树…
突然,一枚小东西飘进了泷一的肩上。
头顶的那颗樱花树掉落下了一枚十月樱的花瓣,它自然的随着再度飘过的风,顺利的自泷一的肩膀滑过,坠落在地上。
然后在下一刻的抬头….
“叮铃叮铃….”
微弱的铃铛摇动响彻在耳膜的四周….
國手棋醫
泷一看了一眼始终是保持着贴在大腿右侧未曾有过动作的那只手,就是那个时候,他回过头。
一道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的倩影,从自己的右方一米之外的地方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