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02l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笔趣-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相伴-ojyp8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世民实则是一头雾水的。
神咒 川石居士
武珝……
他凝视着张千,随即恍然大悟。
而后,李世民突又皱眉起来:“武珝中了第一?”
张千应声道:“正是。”
李世民随即目光侧向陈正泰。
却见陈正泰面含微笑。
显然第一对于陈正泰而言,还是有些意外的。
当然……他对武珝很有把握,一方面是李义府的反馈很不错,其二是陈正泰对武珝有信心。
其实这个世上……天赋这玩意还真是奇怪。
历史长河里,有人搜肠刮肚了一辈子,写了一辈子的诗,也不见出什么名篇。
可李白年轻轻,随便一首诗,便可超越无数的古人。
同样的道理,有人写了一辈子的文章,而王勃二十五岁,便可著下《滕王阁序》,流传千古,光照万世。
天赋,是不讲道理的,它总能创造出无数的神话,而武珝这样的人,她本就是历史中神话一般的存在,而某种程度而言,一个人在某一个领域能够有着巨大的建树,那么在其他方面,也绝不会低于平庸之人。
陈正泰干笑道:“恭喜陛下,儿臣赢了赌局,可实际上,这赌局却是为陛下赢的,现在百官再无说辞,陛下终于可以放心了。至于这武珝,武珝自幼聪明绝顶,虽为女流,却是可造之材……”
武珝聪明绝顶吗?
李世民恍然之间,想到了什么,不对,武珝这个人……很平庸,至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即便她当真聪明绝顶,那又如何呢?
天下人都没有察觉到她的才能,陈正泰就察觉了出来。
可见……陈正泰观察的很仔细啊。
李世民随即大喜:“好,很好。”
连说了两个好字。
李世民而后道:“朕明白了,终于明白了,此前这赌局,根本就是你设下的陷阱,是吗?”
陈正泰一脸惭愧的样子:“陛下,这话就言过了,儿臣哪里有什么陷阱,实在是那魏相公咄咄逼人,令儿臣不得不硬着头皮应战。儿臣年轻气盛,着了他的道。”
李世民却是虎目张开,掠过光芒,面上带着喜色:“这倒有趣了,可怜那魏家的公子,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连个女流都不如,也不知魏卿家,会不会因此而惭愧,哈哈……”
从前的时候,当着魏征的面,总是魏征很有道理,今日说这个,明日劝谏那个,李世民虽是君,他是臣,可人家代表了正义,所以也只好忍气吞声。
今日就不一样了。
李世民眉一挑,突然兴致勃勃道:“对啦,魏卿家在何处,朕的魏卿家在何处?”
女總裁的特殊男秘
张千听到朕的魏卿家这般的言辞,觉得肉麻的自己都要呕吐了,却是强忍着恶心,道:“就在汤泉宫外。”
李世民挺直身体,虎目顾盼有神,捋了捋自己的须道:“噢,朕想起来了,魏卿家和诸位卿家,还在汤泉宫候着呢。他们都是朕的肱骨之臣哪,怎么可以朕在宫中享乐,而他们在外餐风饮露呢?快,快,都将他们请进宫里来,朕难得来汤泉宫,要好好和他们聊一聊,待会儿,预备汤池,大家都去泡一泡。”
陈正泰脑海里,瞬间就浮想出某个不太健康的画面。
张千哪里敢怠慢,忙是应了,匆匆而去。
新都市狂龍
李世民心情极好,他脑海里还有太多疑惑的地方,一面带着陈正泰往大殿,一面道:“你是如何知道武珝聪明过人。”
“啊……儿臣……”陈正泰尴尬的道:“儿臣擅长观人。”
“如何观人呢?”李世民狐疑道。
“这个,说不好,凭感觉的。”
“你这般一说,倒是显得你神乎其技了。”李世民见陈正泰尴尬,没有继续追究:“不过历来居上位者,并非定要文武兼备,单一个识人之明,便极不容易了……我大唐最缺的便是人才,只可惜……此人只是女流……”
李世民颇有几分惆怅,人都有爱才之心,何况是李世民呢,他突然想起什么:“是了,将这武珝召来,朕要亲眼见见,陈卿家能观人,朕也观一观,且看有什么奇特之处。当然……两个月能作文章,这和大学堂也密不可分哪,若是庸师教导,即便是天纵之才,也没有办法做到。”
他吩咐了小宦官,小宦官忙去传旨。
陈正泰心里想,武则天……当真要和李世民见面了吗?
这二人,可是整个大唐最赫赫有名的皇帝。
只是……陈正泰心里又不禁嘀咕起来,就是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结果。
陈正泰没有多言,这个时候,他要表现出谦虚,如若不然,就太拉仇恨了,得跟人说,这也不是我陈正泰有本事,只是我陈正泰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在座各位不必介意,运气这个东西,讲不好的。
至大殿,李世民居上而坐。
却又命宦官搬了一个锦墩来,让陈正泰坐在一侧。
等了片刻,李世民有些不耐烦:“怎么,朕的卿家们,都还没有来吗?如何这样慢,去催一催。”
宦官们从未见过陛下对事这样的上心。
说着,外头却传来了凌乱的脚步。
而后,诸臣以礼部侍郎韦清雪为首,浩浩荡荡入殿。
魏征也混杂在人群之中,他欣慰陛下终于回心转意了,估摸着李二郎的性子,属于那种实在避无可避,最终还是乖乖就范的那种……对这等事,魏征很有经验。
所以这个时候,他早有了潜台词,心里有了腹稿。
最強萬界降臨系統 左手執畫筆
那武元庆混杂在人群,他是第一次面圣,所以心里很是忐忑不安,因为那该死的武珝,显得惹得武家到了风口浪尖上,一个不好,武家就要阴沟里翻船了。
众臣行礼。
全球巨星從練習生開始
李世民气度非凡,含笑道:“诸卿免礼,朕来汤泉宫,不过是养一养身体,哪里料到,诸卿竟追了来,诸卿心忧国家,令朕钦佩啊。好啦,既然来都来了,那么……就谈一谈国家大事吧……”
李世民扫视众人,此时他似乎已智珠在握了。
“陛下……”韦清雪率先道:“陛下若是龙体欠安,确实应当静养,臣等鲁莽来此,实是万死。”
既然你李二郎都客气,大家当然也要客气一下,先礼后兵吧。
李世民又微笑。
韦清雪随即道:“臣等来此,是为了两个月前的一场赌局,不知陛下可还有印象吗?”
李世民想了想:“有一些印象,怎么,这赌局如何了?”
陈正泰坐在一旁,心里想笑,陛下果然是明事理啊,到这个时候了,还不露声色。
韦清雪有些摸不透李世民了,陛下……今日很奇怪……当然,这也可能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前兆,还有……方才宦官送进去了急报,那急报中是什么?
緋聞前妻,老公離婚吧
当然,韦清雪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武珝能高中的,这倒不是盲目自信,而是根本不存在这样的选项。
所以韦清雪微笑,倒也不好咄咄逼人了:“陛下既然还能记起,那么臣斗胆,希望陛下能够兑现承诺。”
李世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朕是君子,诸卿家也都是君子,怎么可以失信呢。此次……此次……那与朕的魏卿家公子相约去考的女子是谁?”
陈正泰立即道:“叫武珝。”
“噢。”李世民对武珝的印象更深,颔首:“就是她!”
“陛下……”听李世民特意提到了武珝,殿中的武元庆又开始惶恐起来。
他其实有两个顾虑的,这一场赌局,牵涉到了君臣斗法,是拿国家大事来当做赌注。
所以,一方面,群臣定会埋怨武家有人居然和陈家沆瀣一气。不过好在,自己已经一再解释了,这武珝和武家实在没有关系。
可另一方面,这武珝给陈正泰当了枪使,可武珝这样该死的家伙,哪里考中呢。
她考不中,就要输,输了之后……陛下便要对群臣妥协,这个时候……陛下难道不会憎恨武珝无能吗?所谓爱屋及乌,到时若是牵累到了武家头上,那便真是让武家死无葬身之地了。毕竟武家并非是钟鼎之家,当初不过是商贾出身,根基远不如世族深厚。
他来此的目的,也是为此,一定要好好的解释一下才好。
那该死的臭丫头,真是要害死人了啊。
李世民目光落在这个面生的年轻官员身上:“嗯?卿乃何人?”
“臣武元庆,乃是那武珝的兄长。”
李世民兴趣更浓,想不到这武珝的兄长都来了,他不禁多打量了武元庆一眼,这武元庆,生的倒是相貌堂堂。是了,他的父亲乃是武德年间的工部尚书,也算是开国功臣。他的妹妹尚且如此聪明绝顶,此人也一定很有才学。
武家此次算是立下了大功劳,可惜武珝是女子,不好恩赏,如今,他兄长在此,正好……将来重用她的兄弟,也免得说朕赏罚不明。
所以李世民格外的和颜悦色:”武卿家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武元庆已酝酿了一下,而后,努力的挤出一点泪来:“请陛下明鉴,贱妹无才无德,心性乖戾……她与我们武家,并无瓜葛啊。”
李世民听罢,一脸震惊。
陈正泰一脸冷漠的样子,看着武元庆……从前……他对于武珝是只了解她的背景,知道她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陈正泰也猜测到,这也可能和武珝的生长环境有关。
可当亲眼见到了武珝同父异母的兄长,听到了这一番话,顿时觉得寒风刺骨。
皇女逼婚記:夜帝太腹黑
有一个这样的兄长,那么其他人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一个少女,失去了父亲的保护,与母亲相依为命,而身边围绕的却都是武元庆这样的人,似乎……任何女子都只有两条路可走,要嘛比这些人更强大,比任何人都要冷酷,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挣扎求生。
要嘛……早已被人逼死了。
可陈正泰依旧面露笑容,没有声张。
武元庆继续道:“这武珝,实在是不守规矩,她当初便离了家,与我们武家已是恩断义绝了,武家没有这样败坏家声的女子……她一切都和武家没有任何的关系。贱妹……不,这个贱婢……哎……这等家丑,臣实在不该揭出来,只是此婢,擅长装腔作势,引人同情,实则却是心如蛇蝎。她哪里晓得读书,和大字不识没有什么分别,更别提做什么文章了,此次……她去院试,臣是始料不及啊,万万想不到……她居然……居然……”
李世民听到这里,面上的和善渐渐的消失。
李世民在听的过程中,不由得瞥了陈正泰一眼,却见陈正泰一言不发,只是面上含笑。
只是……武元庆这番话,不由令李世民心里震怒,李世民道:“这样说来,她资质平庸,作不得文章?”
“一个黄毛丫头,怎么做的了文章呢,陛下不要说笑。”武元庆心里松了口气,总算是将关系撇清了,到时她考砸了,成了笑话,可别怪到武家头上。
李世民眸子猛张,眼眸更加的咄咄逼人:“这样说来,这急报有假吗?”
丹靈 胡子辣茶
“什么?”武元庆诧异的抬头。
李世民面上冷若寒霜:“朕说的是贡院来的奏报,贡院里明明说,武珝高中了第一,为此次院试榜首,朕想问你,一个做不得文章的人,怎么会成为雍州案首呢?”
雍州……案首……
武元庆一听,率先是发懵。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他一个下臣,怎么敢多嘴多舌的继续问,只是觉得一切都匪夷所思,那武珝……自己当然从来没有关心过她,平日里连面都懒得见的,只晓得是个黄毛丫头,偶尔听自己夫人提起,说武珝在府上如何如何,心里便越发的憎恶,在他看来,这武珝实不过是武家的累赘。
他尴尬一笑:“陛下……陛下言重了。”
李世民豁然而起,声音冰冷如刀:“难道……朕的话还有假?武元庆……都说长兄为父,你为人兄长,就是这样看待你妹子的吗?世上怎有你这样薄情寡义,这般愚不可及之人!”
…………
第二章送到,等会还有,今天睡过头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